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二章:出主意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只是記住了一點點,加上自己的理解說的,擔心這中間有什麼問題。 「繼續說。」皇帝卻是凝神而聽,看著永城郡主的眼睛也微微發亮,顯然對這樣的辦法很是滿意。 永城郡主微微鬆一口氣:「就是這樣...

待得走到御花園,永城郡主遣了跟在一旁伺候的宮女,柳蓉才問起永城郡主進宮面聖做什麼,畢竟是見日理萬機的皇帝,若是沒事情,肯定是能少見就少見了。更何況過兩日就要選秀了,恐怕當今聖上也就更忙了。

「這次入宮,其實最大的目的是來獻琉璃配方的。」永城郡主看著柳蓉低聲說道。

柳蓉微微一愣:「怎麼突然就選在這個時候了?這獻配方的時機可也是要選好了才有用,若不然恐怕只會顯得突兀,叫人多加猜疑。」

永城郡主看了一眼周圍,確定沒有人才再次開口:「這也是不得已,最近很多人都在琉璃坊周圍徘徊,段護衛還這中間發現了聖上的秘衛。」說到最後半句話,永城郡主的聲音壓的幾乎叫人聽不到,若不是永城郡主說到後面,是靠在柳蓉耳邊說的,柳蓉恐怕也聽不到。

柳蓉不禁微微皺眉,沒想到這中間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她這段時間確實是太忙了,竟都沒時間注意這些事情。

永城郡主卻是繼續開口:「本來昨日便想同你說的,但是你一直都在宮中。最後便下了決定。」

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才再次開口:「不過這次也是正好符合你當初說的時期,我們才決定向聖上獻琉璃配方的。」

「江南因為冬日太過寒冷,種下的糧食大批凍死,百姓沒有糧食度日,如今陷入恐慌。這會便有大批難民在往京城湧來。偏偏國庫空虛,雖然撥了銀子,卻還不足。如今京城看似安穩,還能為了沖喜這些災情選秀,實則都是因為聖上不想和宮裡的太后爭執,想將注意力全放到這件事情上。好全力處理這件事情。」

「所以,所以,我便按著你說的,選在這會將琉璃秘方獻上去了。」

永城郡主看著柳蓉認真的說道:「柳蓉,我這突然的選擇的時機可還好?」

「好也不好。」柳蓉沉吟了一會,才皺著眉頭對著永城郡主開口。

「為什麼?有什麼問題嗎?」永城郡主不禁對著柳蓉快速問道,這個辦法本就是柳蓉想的她,也只有柳蓉才知道什麼時候是最適合將東西教出去的了。

柳蓉卻沒有快速回答,渀佛在想什麼一般,好一會才開口:「好是將這東西獻出去了,也就不用太擔心以後的問題了,不好卻是反應的太快了。聖上的人為什麼會到琉璃坊附近,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嗎?而你們發現這件事情后,立刻就做出這樣的決定,這不叫人懷疑嗎?」

「這……」確實像柳蓉說的,聖上派人到琉璃坊附近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永城郡主的面上不禁露出擔憂:「那要怎麼辦才好?」

柳蓉不禁眉頭皺緊:「容我好好想想。」

永城郡主點頭,乖巧的,一旁安靜的等著,看著柳蓉,絲毫不敢打擾到柳蓉。

好一會,柳蓉才對著永城郡主詢問:「聖上見你獻上這些東西后,可還有其它的反應?」

「有。」永城郡主快速點頭:「聖上當時就要頒布一個旨意,讓京城百官都向我學,給江南的災情捐些銀子或東西。」

「還說這琉璃配方無價,說我善良,一個女流之輩都能舀出這樣的東西捐助江南百姓,百官更應該如此。我聽聖上這麼說了,覺得不好意思,又開口捐了五萬兩銀子。」永城郡主說著看著柳蓉,見柳蓉眉頭越皺越緊,心中也不禁越來越緊張:「這,這不好嗎?」

「倒不是不好,只是這事你怎麼不勸一勸聖上?還再舀出五萬兩銀子。」柳蓉皺著眉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詢問:「你可知道,這樣的事情會叫你們果親王府陷入尷尬的境地?」

「這,怎麼會呢?」永城郡主不太相信。

「琉璃配方所有人都知道是很值錢的東西,你在這個節骨眼獻上去了倒也還好說,可聖上要發動百官做這件事情,你就該勸了,這捐款之事,自古由來都是自願的。萬一有哪個清官兩袖清風,捐不出銀子,其它人卻都能捐出多的銀子,豈不是害了這清官?」

「不說這一點,就說你之後又捐這麼一筆銀子,叫以後的官員如何捐銀子,大家都只知道是你果親王府的人開的頭,害的大家都要受這個累,所有人無法怨念聖上,如此一來就會全部恨到你身上了。」柳蓉眉頭越皺越深:「到時候,有個不好的,記恨的,從中作梗,說不定你兄長在邊疆都要危險。」

永城郡主一聽柳蓉的話,臉色瞬間慘白:「這,這可如何是好?」

柳蓉也是頭疼不已,自己在太醫院還有一大堆的事情,沒想到果親王府這邊又出了這樣的事情,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今日就解決不可,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必須想到辦法才可以。

柳蓉想著不禁來回踱步。

永城郡主看著柳蓉不斷的來回走著,心中也是焦急的不行,更是後悔怎麼自己就這麼自作聰明的亂做主了,也不先問問柳蓉的意見,這樣的事情,後面做也是一樣的,雖然沒有當面來的效果好。但至少不會給果親王府帶來什麼麻煩。

突然,柳蓉腳步蹲下。

永城郡主面上不禁一喜,趕忙快速上前:「可是有什麼辦法了?」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不禁無奈:「算是運氣好,有了一個辦法,不過你一會要立刻去面聖,勸說完聖上,並將我說的辦法告訴聖上。」

永城郡主終於鬆一口氣,面上露出笑容:「就知道柳蓉你最厲害了,究竟是什麼辦法?趕緊告訴我,趕緊告訴我。」

柳蓉嘆一口氣:「辦法很簡單,把命令百官捐助變成一場義賣。」

「義賣?」皇帝看著永城郡主不禁微微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永城郡主想著柳蓉對自己說的辦法,又仔細的思考了一遍,才對著皇帝開口:「皇帝伯父之前的方式其實有些半逼迫的意思,不若皇帝伯父召集太后太妃們捐一些日常比較喜歡的小物件,然後辦上一場拍賣會。」

「拍賣會就是,就是聚集所有貴族官員以及京城排的上名號的商人一起聚會,競價買這些東西。」

「到時候可以說賣東西的銀子都會送到江南,救助江南那些受災百姓。而這場拍賣會名字就可以叫義賣。目的是給江南受災百姓籌集善款。」永城郡主說著偷偷看了一眼皇帝,她畢竟沒有能一下子將柳蓉的話都記住,只是記住了一點點,加上自己的理解說的,擔心這中間有什麼問題。

「繼續說。」皇帝卻是凝神而聽,看著永城郡主的眼睛也微微發亮,顯然對這樣的辦法很是滿意。

永城郡主微微鬆一口氣:「就是這樣,皇帝伯父,若是覺得銀子還不夠,還可以將琉璃配方給拍賣了。」永城郡主沉吟了一下,想著柳蓉說的辦法,以及說完這最後一個辦法后,還告訴她,若是不想利益都攤薄,可以不做這件事情。以及,這個辦法能完全消除琉璃坊過於賺銀子,對果親王府的影響。

永城郡主最終是一咬牙,看著皇帝繼續說道:「這拍賣的方法和一般的方法不一樣,卻是直接賣分銷地的權益。」

事實上,就像是現代專賣店一般,賣各個城市的經營權。當然,在古代沒有品牌權這樣的說法,一般商家根本做不了,一旦有人模渀,了解了具體的狀態,就是人家自己的了。但是皇族,皇帝不一樣。因為他可以將這東西規定做官辦,自然也就能拍賣配方,以及控制拍賣各個城市的經銷權。

皇帝聽著永城郡主說完,卻是眼前一亮,眼底更是驚嘆:「真真是好辦法,沒想到靜兒竟然還能想出這麼好的辦法來,如此一來江南的救災的銀兩說不定都不用愁了。」

永城郡主不禁不好意思,這根本就是柳蓉想的,不過柳蓉真的是太厲害了。不僅醫術好,還能想出這麼厲害的辦法。永城郡主第一次覺得,有柳蓉一個人,就能讓一個家族真的完全不同。

大致又說了些,永城郡主便告退了,她還要去找柳蓉一起出宮,回去。

卻說永城郡主一離開御書房,皇帝便面容沉下,變得同平日一樣威嚴:「李公公。」

「奴才在。」

「去查一查永城郡主離開了御書房後去見過什麼人。」皇帝對著太監淡淡的吩咐道。

李公公不禁微微訝異:「皇上難道是覺得這辦法不是郡主想的?」

皇帝卻是看向前方:「若真是郡主想的,之前朕開口說讓大臣捐銀子之時,郡主便該阻止了。卻不會是過了這麼久之後才回來說這件事情。顯然是有人出了主意。而且郡主說的辦法真真精巧,絕不是一般人能想出來的。我倒是想知道誰有這般能耐。」

皇帝說到最後聲音變低,幾乎是喃喃出口。

李公公站的近,卻是全部聽進耳中,趕忙應了聲是,便退了出去。

不久,李公公便快步回來:「聖上,真叫您猜中了,郡主離了御書房,便去了太醫院見您新封的柳御醫,據宮女說,中間說話的時候,有一段時間還遣退了所有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