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九章:叫人頭皮發麻的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人的情況。若是這些人自己完蛋了還好,若是中間有個病變,說是御醫弄出來的結果,恐怕也是件頭疼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這次秀女里,還有她們文定侯府出來的四小姐柳芙。對方恐怕不會讓她安安心心的宮值,指...

卻說那些從太醫院跑出去的人,卻是去通知那些想要從外值調回來宮值的御醫們。

外值院中,一個御醫聽了從太醫院中跑出來的人說的話,面色瞬間難看:「這柳家的毛頭丫頭什麼東西,不靠正當手段入太醫院也就罷了,這會竟然也敢搶宮值的位置,我看真是嫌活膩了。」

「三日後秀女不是就要入宮了嗎?我倒是她怎麼宮值。」這御醫說著微微一頓,對出來報信的人開口:「你替我好好盯著,說不定她手一抖,就將那大府邸出來的秀女需要的藥方子寫錯了,添了什麼東西進去。」

御醫說著眼底一絲光芒一閃而過:「到時候可要好好的向院判大人報告。」

那人聽到御醫的話微微一愣,隨即快速的點頭應是。

而太妃處,也有人將蘇御醫的話以及上官辰做的事情傳到,不少人都吩咐下去,盯著柳蓉。

只不過大多不是好意,因為這次選秀,她們可是讓她們母族送進不少女子,可不希望真出現和必定受寵的,搶了她們以後可能的依靠的風光。

選秀不要以為只是給當今聖上選後宮的女人,一般在一開始,也會挑掉幾個皇子相中的人,以免中間出現什麼問題,只不過以前這樣的事情是妃子們做,這次是太妃們做而已。而這些會下這些吩咐的太妃,顯然是同一些太醫院的人一樣,生了出一些齷齪的想法,覺得柳蓉和當今聖上關係也不淺的。

倒是當今聖上的生母,也就是上官辰的祖母,熹太妃卻是笑起:「那蘇御醫是個不會說話的,這柳蓉倒是個不錯的,在這樣的言語下,恐怕一般女子都受不了,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會哭了。卻是個堅強的。」

「留意著吧,方便的話再給些照顧。若真是個不錯,即便身份低了些,給大皇子當個側妃也不錯。」

熹太妃說完,卻是不再注意這些事情。

而當今太后聽了這件事情后,卻是微微眯起眼睛:「派人去接觸這柳蓉,再查一查聖上那邊的想法。若真是聖上喜歡的,又能拉攏過來,讓她不選秀,破例入後宮也不錯,只要是聽她話就好。若是個不聽話的,便幫院判一把吧。」

太后的話說到最後,帶著一股子冰冷的寒氣。

柳蓉可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進個宮當個御醫,還會引的各方各種心思。若是知道了這些人的想法,恐怕會無語問蒼天,當然,更大的可能是直接告老還鄉。

至於別人說她還年輕的話,她絕對會告訴別人,心老和年齡老是一回事。

不過即便如此這一整天下來,柳蓉也累壞了,待得和史醫士一起緩緩的走到宮門外,望著漸漸遠去的宮牆,只覺得身體發虛,若不是冬兒來接的馬車已經停在宮外,她一出來,就能上車回家,恐怕這會要在皇宮外找個地方好好坐下歇一歇了。

只是報道第一天就發生這麼多事情,還真是叫人不能想象後面會怎麼樣。

她這累,倒不是身體累,而是心累。

越是權利的中心,卻是傾軋的厲害,而這種刀光劍影,從來就不是明面上來的,有時候只是一句含沙射影的話,也許你接不好,就會倒霉。還倒霉的莫名其妙。

雖然柳蓉只是御醫,在太醫院這樣的地方而已。

但是就因為在這樣的地方,這裡的人和宮中的女子接觸太多太深,看的也太多太深,有些個甚至和那些位置比較高的女人們牽扯甚深,反倒是小動作越多。

她果然是比較適合那種真刀真槍,直來直往,不適合這種說話都要三思的地方。她還是比較喜歡和永城郡主玩耍,開玩笑,喜歡同楊少閔做生意,閑著沒事時,逗逗左庭軒也是不錯的事情,得想個辦法,做一個清閑的御醫,至少是當一個特例,不用這樣日日和這些太醫院的大夫們折騰小心思御醫。

不過在這之前,還得考慮考慮選秀的時候,宮值的事情。

史醫士特地提醒了,肯定會有很多的大問題。

入宮選秀的秀女們,都是各個大府邸出來的女子,背後說不定還有太妃太后們的影子,而她被安排在宮值,也就代表著還要看著這些人的情況。若是這些人自己完蛋了還好,若是中間有個病變,說是御醫弄出來的結果,恐怕也是件頭疼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這次秀女里,還有她們文定侯府出來的四小姐柳芙。對方恐怕不會讓她安安心心的宮值,指不定給她弄出些什麼事情來。要知道當初在威北侯府,柳芙可是就敢設計她,若不是她發現端倪發現的早,恐怕還真要名聲被污,這會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

再就是院判,她要離開太醫院出宮的時候才知道,那梁吏目可不單單是被廢了吏目的職位,還因為敵視柳蓉被上官辰要了性命。而梁吏目是院判的外甥,這件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結束,絕對會有爆發的時候,一旦爆發,恐怕就是大事。

而太醫院的其它大夫也是,因為她是個特例,雖然面上都對她笑著奉承,背後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若是一直這個狀態下去,恐怕也是早晚會出毛玻在任何地方,都是要實力說話,可不是簡單的有靠山就行的。

她還真是頭疼,怎麼她才到皇宮就折騰出這麼多問題,而且還要面對這麼多的可能,這接下來的日子恐怕要頭疼的不行。若是柳蓉知道,那些太妃也盯上她了,她恐怕會更加頭疼。

果然,一個大夫做大夫治病救人,當這治病救人不是單純的治病救人後,就會叫人討厭。

偏偏這御醫是聖旨,違抗聖旨的事情她可吃不消,至少這一年半載里,她都必須當御醫,待得這聖旨的事情模糊了,才能想辦法請辭。

冬兒見柳蓉緩緩的走到馬車跟前,卻沒有上馬車,只是站在馬車前發獃,本來興奮的情緒,變成滿滿的擔心:「小姐,小姐,你沒事吧,可是哪裡不舒服?」

聽到冬兒開口,柳蓉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就這麼在馬車前站了一小會,搖搖頭,趕忙隨著冬兒上馬車。

冬兒卻是擔憂的看著柳蓉,早上小姐入宮的時候,可不是這般狀態的:「小姐……」

見冬兒擔憂的神情,柳蓉才發現自己嚇到冬兒了,不禁對著冬兒笑起:「就是想到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頭疼,今天剛被安排了宮值的事情,以後都要到宮中坐著,等待宮裡的貴人們,有人生病什麼的了。」

「小姐想什麼問題呢?可不可以告訴冬兒?讓冬兒替小姐一起分擔。」冬兒不禁對著柳蓉開口道,只是說到最後聲音變低:「雖然冬兒幫不上什麼忙。」

柳蓉不禁撲哧笑起:「你想什麼呢,你家小姐能有什麼問題。」

「我啊,就是擔心宮裡的人生病的太少了,我這天天呆在宮裡豈不是無聊死,這可不是我想要的埃」

聽到柳蓉的話,冬兒不禁目瞪口呆:「小姐,你就是為了這樣的事情發獃啊?」

「那還能是什麼事情?」柳蓉瞥向冬兒:「也就是這樣的事情你家小姐解決不了了,哎,我總不能逼著那些人生病吧,真是叫人頭疼……」

看到柳蓉正兒八經的說著這樣的話,還一臉苦惱的模樣,本來還有些擔心的冬兒不禁一旁笑起:「小姐,你真是的。」

「擔心這事做什麼,我巴不得小姐能多歇一歇呢。」

「果然小姐還是入宮當御醫的好,不僅被好多人都佩服,還能比平日清閑,不用像在外面這樣累。」冬兒說著又看了眼柳蓉:「真好,回來我便去鍾姨娘那裡,告訴鍾姨娘小姐你現在的情況。」

說著話,冬兒嘟著小嘴顧自喃喃:「順便還能去氣上一氣柳夫人,讓她老是找我們的麻煩,眼紅死她。」

柳蓉不禁好笑的看著冬兒,心情也不禁放鬆。

想那麼多做什麼,這些事情不還都沒發生嗎?再說說不定還不會發生呢。

人啊,就是想的多了,揣摩的多了,累壞的。

這累壞,不僅僅是人的身體累壞了,連心眼也會累壞的。

一個一天到晚不斷的想著會有人找自己麻煩,會有人害自己,最後猜疑多了,發生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覺得是別人算計自己,再到最後,可能就變成了,既然你們害我,我也害你們。

其實不過是恰好發生事情罷了。

事實上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去揣摩這些事情,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做事,到時候盡量不犯錯便是了。

當然,真要是有人出手故意陷害對付她,她也不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怎麼捏。

到時候,那些人怎麼出手的,她正正噹噹的加倍還回去便是了。

想通一切,柳蓉對著冬兒不禁露出一個笑容:「冬兒,我發現有你在真是件不錯的事情。」

冬兒聽到柳蓉的話,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那是,有冬兒照顧小姐,小姐絕對會越來越好的。」

「唔,嗯,嗯,有你在,你家小姐覺得自己總會變得比你不在的時候更聰明。」柳蓉笑眯眯的看著冬兒說道。

冬兒微微一呆,完全不解柳蓉的意思,直到馬車到得蓉府門前,下得馬車才反應過來,對著柳蓉忍不住跺腳:「小姐,不帶這樣說冬兒的,冬兒哪裡笨了1

柳蓉不禁哈哈笑起,一邊笑,一邊跑進蓉府,避免冬兒暴發。

當然,冬兒是不敢對柳蓉發脾氣的,最後自然是府邸里其它人一片雞飛狗跳,就是段護衛留下來的兩個護衛,也被冬兒收拾了一頓,柳蓉則是躲在屋中腹黑的壞笑。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