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會說話很可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醫士面上一喜:「院判果然是高,這樣就不用院判動手,就將這柳御醫完全孤立了。」 說著醫士卻是有些擔憂的開口:「只是怕院史插手柳御醫的事情,那史醫士就是院史的人,對這柳御醫貌似不錯。若是...

柳蓉微微訝異,沒想到這中間竟然還有這樣的問題在,之前她就有些奇怪,這院判本應該對她態度不好,畢竟對方的侄子因為她被貶了。可偏偏這院判對她的態度只是冷淡,就如同確實對你有些芥蒂,也表現出來了,叫柳蓉微微放心。

而後還給了她宮值這樣的任務,雖然她不是很懂,但是按照那跟著院判的學士解釋,也可以看出宮值會比外值要好一點,畢竟宮值可以接觸到貴人們,說不定能靠上靠山,那就不僅僅是在宮中當個御醫的問題了,說不定家裡的人都能因此而榮華富貴。

這樣的差事給她,似乎過於好了,畢竟院判更該冷藏她才是,不過想到上官辰在太醫院做的事情后,柳蓉也就不再注意了。

畢竟上官辰說了那些話,給她個宮值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所以也沒注意,而現在看來,還真是不一般。

如此一想,柳蓉卻是對著史醫士重重的點了點頭。

還好有史醫士提醒,若不然,她還真不知道新入宮選秀的秀女竟然也要她照看,到時候沒個準備,說不定會出大問題。

看來這院判到底是仇視他,只是苯好處,這樣反倒是叫她忽略了其中的不安好心。

說不定就會在她當值的時候,還會給她弄些事情出來,到時候即便她背後有上官辰,沒理的情況下,上官辰即便想要幫忙,說不定也鑒於事情的情況無法幫忙,幫不上忙。

而就在柳蓉這麼想著的時候,她離開的院判屋子中,那個給柳蓉介紹侍值的醫士也忍不住對著院判開口:「大人,您給那柳御醫的位置是不是太好了,這次可是有好幾個外置的人想要調到內值來,而且我們都收了好處。」

院判沒有看說話的醫士立刻開口,只是淡淡的翻開眼前的醫案:「這不是正好,到時候直接說是大皇子吩咐下來的,沒有辦法拒絕便好了。」

醫士面上一喜:「院判果然是高,這樣就不用院判動手,就將這柳御醫完全孤立了。」

說著醫士卻是有些擔憂的開口:「只是怕院史插手柳御醫的事情,那史醫士就是院史的人,對這柳御醫貌似不錯。若是有院史在,恐怕即便那些御醫也不敢對柳御醫動手,更何況這背後還有大皇子。」

「秀女們不是馬上就要入宮了嗎?院史有心,背後又有大皇子又如何,總是敵不過犯錯的。大家再看好柳御醫,若是柳御醫不小心跟錯了主子,害了不該害的人,就是大皇子恐怕也保不祝」

「而且據我所知,文定侯府也有女兒入宮選秀。年輕人總是希望自己家的府邸越來越興隆,總會因為一些事情做不該做的事情,走不該走的路,不是嗎?」院判淡淡的看著醫士問道。

醫士面上一喜,立刻點頭。如今梁吏目去了,他可就是院判手下的第一人了,如果柳御醫出錯,沒有辦法再在宮中當御醫,這御醫說不定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年輕人一來就鋒芒太露,那些老人總是要不高興的。老人不高興,年輕人出錯的概率也就高了。你回來去告訴那些人,他們當不了宮值的原因。」說著話,院判對著一旁的醫士吩咐道。

醫士趕忙點頭,隨即就向外走去。

待得醫士走後,院判才將醫案翻到下一頁:「如今的年輕人,就連醫案寫的都沒有以前進來的人好了,太醫院真的是越來越不如以前了。」

說話間,眼底有著一絲痛,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梁吏目的事情。

柳蓉可沒想到她猜到了一些事情,卻沒猜到別人的具體手段,只是一路往回走,一路不斷的思考可能出現的問題,以免到時候遇到了危機手忙腳亂的。

嘆氣,地位高是好事,只是這麻煩的事情多了,也是叫人頭疼。

而史醫士領著柳蓉回到太醫院擱置藥物,和一些醫案的屋中,指著一張空著的位置告訴柳蓉,以後柳蓉坐在這個位置就可以,宮值每天呆在這裡等著傳喚就可以了。

而那些學士聽到史醫士的話,瞬間一驚,都沒想到柳蓉一來,竟然就得這麼好的差事,更沒想到院判竟然會給柳蓉這樣的差事,說不定以後若是空出院判的位置,這柳御醫還能後來居上,

想想也是,院判又如何,有大皇子在柳蓉背後,即便不想低頭,也要低頭埃

其中有幾個人聽了這件事情後面色變了變,都快速離開太醫院,也不知道是要去哪裡。

不過其中也有些微個聰明的,一眼就看出這中間的貓膩。

但凡在宮中呆的時間比較長的人都會知道,宮值對於御醫來說雖然是美差,卻也是相對的。對於太醫院的新人來說,反倒是外值更好些,雖然少了同貴人們相處的機會,卻也少了一些因為爭鬥傾軋而可能存在的危險。

畢竟新人根本不明白宮中貴人們之間的關係,說不定不知不覺的就成了一顆棋子,最後還不明不白的變成一顆棄子。所以宮值對於新人來說,是個危險不過的差事。

院判確實是個厲害的,這是明著幫忙,事實上是要叫新來的柳御醫倒霉埃

而屋中也有兩個和柳蓉地位想當的御醫,一個姓許,一個姓蘇,這會聽到柳蓉在這裡當值,都上前同柳蓉道賀。

之前在大皇子出現后,兩人也是想要同柳蓉道賀的,不過到底是老人,又是地位和柳蓉相當的,實在做不出來討好的事情,畢竟面子上過不去,這會聽到柳蓉以後宮值,才過來同柳蓉道賀。

柳蓉點頭表示感謝。

「以後都是同僚了,可要互相幫助才是。」許御醫顯然是個熱情的人,雖然有四五十歲了,也不見外,看著柳蓉笑嘻嘻的開口:「說來,柳御醫是怎麼同大皇子相熟的,我看大皇子對柳御醫可是相當不錯。」

「是啊,看著豈止不錯,柳御醫來當御醫可惜了,若是選秀,說不定能當個太子妃呢。」另一個蘇御醫顯然是個不會說話的,但是這句話卻是將屋中的許多人的心聲都說出來了。

就是,能有大皇子如此對待,何必來和他們搶這一口飯。

許多人心中都不禁這麼跟上一句,那些討好的人,面上討好,心中想的卻比這個過分多了,只覺得柳蓉就是靠著色相,才讓聖上破的例,再加上大皇子對柳蓉又怎麼好,這中間的關係,只讓他們在心中腹誹不已。

畢竟一個大夫要成為好大夫,可是需要許多好閱歷的。不靠關係,如何能入宮,到得所有大夫都擠破頭,還擠不進來的太醫院。

而這蘇御醫的話一出,顯然讓屋中也安靜了好一會。所有人都不禁看著柳蓉,興奮的等著柳蓉回答這個尷尬的問題,或許從心底,他們是想柳蓉出醜的,

畢竟男人都是不喜歡一個女子壓在他們頭上,偏偏如今有這樣一個女子出現,壓在他們上面,背後還有這麼強的靠山,他們面上雖然討好,但是心底的滋味自然是不能外道的。

如果這個女子能出醜,他們心底也就順暢了。

史醫士大約是感覺到了其中的一些心態,忍不住皺眉,接著擔心的望向柳蓉,擔心柳蓉生氣發怒,亦或者回答不好出醜。

他和劉老有交集,自然知道柳蓉是靠著什麼走到如今這一步的,也因為知道和了解,對這個年紀不大的大家小姐更加佩服,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年輕,天才,性格善良,所有的一切,都叫知道的人更加想幫這柳三小姐做些什麼。

他實在不希望這樣好的一個女子,在這樣的事情上回答錯誤叫人詬玻這麼想著對這蘇御醫也就加更不喜,這樣的問題,如何能在一個未出閣的女子面前提及,萬一傳將出去,以後影響到親事可如何是好。

所有人都等著柳蓉出醜,不過註定要叫大家都失望了,柳蓉面對這樣的問題,不僅沒有尷尬,還露出一個笑容,彷彿思考不介懷的開起玩笑:「我也是這麼想著,奈何醫術太好,聖上覺得我更適合當御醫,便錯事了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了。」

那蘇御醫其實是一個直爽卻不會說話的人,這話一出,也知道有問題了,萬分擔心出什麼事情,到時候再傳到大皇子那邊,恐怕倒霉的就是他了。這會聽到柳蓉得體的回答,才不禁用手擦了一下額頭冒出來的汗,臉上一連笑著點頭:「柳御醫說的是,說的是,若是柳御醫不來當御醫,恐怕那些秀女就都沒機會了。」

蘇御醫的話一出,所有人的頭上忍不住飛過一排烏鴉,有這樣說話的嗎,分明是給人家招惹禍事,不知道的恐怕都覺得這蘇御醫是故意的。就是柳蓉也這麼覺得了,臉色不禁微僵:「蘇御醫這麼說,我恐怕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史醫士也是上前,快速的開口:「不會說話就不要亂說話,柳御醫是一個未出閣的女子,你怎麼能拿這些亂說話,還不快給柳御醫道歉。」

柳蓉聽史醫士開口,不禁微微訝異,畢竟史醫士比蘇御醫的地位要低,這樣開口說話,恐怕蘇御醫會不願意,不想蘇御醫竟然是立刻點頭:「史醫士說的是,都怪我,我不會說話,還盡亂說。」

見蘇御醫從善如流,柳蓉微微釋然,也從中了解到,恐怕這蘇御醫是真的不懂怎麼同人說話,這樣的人竟然能在宮中生存下來,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事情。

如此一來,大家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就各自回位置了,就是還想開口詢問些什麼,打探點消息的許御醫也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柳蓉卻是從書架上取出一本醫案開始觀看。這段時間和劉老學習基礎的醫術,卻是將日常用的文字都掌握了,再加上本身醫術墊底,看著這些東西半看半猜的,倒也能看明白其中的問題了。

正好借著勁好好學學中醫。不然真的有人病了,可就麻煩了。總不能皇帝皇子生病,身體內出問題,她大喊一句開刀吧,恐怕不用太醫院院判處理她,皇帝也會直接讓人將她拉下去砍了。

一研習起醫案,柳蓉倒也暫時忘了即將來臨糟心事情,開始認真的研究起來。

大家都想到太醫院來,也是不無道理的,因為太醫院日常給人看診了,看診的又都是貴人們,所以都會做好筆記,將病人的狀況詳細的記錄下來,然後將用藥狀況也寫下來,對著這些東西,醫術可比在外面聽人講一點一知半解的東西厲害多了。

不過柳蓉不知道,蘇御醫的話雖然解決了,但是終究會給她引來不少的問題。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