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六章:大皇子對柳蓉的感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子的大宮女玲玉卻受不了,只這片刻,眉頭就已經皺的能夾死一隻蒼蠅,只不過知道大皇子對柳蓉的態度,也不敢在這會表達出態度,到底是奴婢。需要的就是主子喜歡,才能有出路,所以即便是覺得不高興也要因為主子的態度...

「你敢1柳蓉瞪向拽著自己手臂的人,將那人嚇一跳,不覺得鬆了鬆手,又趕忙抓住,然後看向梁吏目,等著梁吏目開口。

「笑話,這是太醫院,除了院史院判,就是我最大,我有什麼好不敢的。」梁吏目高聲說道:「愣著做什麼,我的命令你也忘了嗎?」

「他為什麼要記著你的命令?」正當梁吏目對著跟著自己的人呵斥之時,身後卻是傳來冰冷的男聲。

梁吏目頭也不回,快速的開口:「你算哪根蔥,也敢管我的事情,不想活了嗎?」

「大膽,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還不將這大逆不道,敢頂撞大皇子的人抓起來1梁吏目的聲音一下,便聽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卻是上官辰身邊伺候的大宮女玲玉開口喝斥。

屋中的人都不禁一呆,全都立刻看向聲音傳來的位置,待得看到上官辰身上的五爪金龍衣服時,所有人大驚,趕忙對著上官辰躬身:「見過大皇子。」

而那梁吏目更是嚇的再不敢說話,這會聽了別人對著上官辰行禮,才反應過來,趕忙對著上官辰跪下:「大皇子恕罪,小的,小的不知是大皇子,多有冒犯,還請大皇子恕罪,畢竟,畢竟不知者無罪……」

梁吏目說話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小,因為上官辰壓根不看他,只是快步走到柳蓉身前,擔心的看著柳蓉:「柳……柳三小姐你可有受什麼傷?」

說話間,瞪了一眼因為上官辰靠近,完全忘了自己還抓著柳蓉的人,那人被上官辰的眼神嚇的瞬間跪在地上磕頭。

柳蓉對著上官辰搖搖頭,走到一旁將史醫士扶起,稍微檢查了一下身體,確定沒有什麼大的問題,才對著上官辰道謝。

一旁的大宮女玲玉見柳蓉注意一個小小的大夫,都比大皇子要多,面色不禁不好看。這會可是她們的主子救了柳蓉,柳蓉竟是先看了別人的情況后,才對大皇子道謝,實在是太不懂規矩了。

而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他們還真沒見過一個人,能對一個堂堂皇子,還是大夏唯一的皇子,也就是說,有可能是下一個大夏皇帝的人,如此淡然對待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注意到大皇子的表情,絲毫沒有一絲一毫的不高興,甚至是帶著微笑,渀佛這樣才是應該的。

天,他們這是看到了什麼。上位者不是娜擻卸運們不尊重的行為會十分不高興的嗎,可眼前這一幕這是。

至於那幾個幫梁吏目的人,則是腳軟,和這些關心大皇子和柳蓉的態度的人不同,他們感覺到大皇子對柳蓉不一樣的態度后,還預感到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的仕途完了。

好吧,他們沒有仕途,應該說他們的醫途完了。

如今期待的,就是大皇子能懲罰他們不要懲罰的太慘!

上官辰卻是完全不管柳蓉的順序,也不管這些太醫院裡的人的想法,只是靜靜的等待柳蓉,微笑著看著柳蓉對他打招呼。

對於他來說見柳蓉對著自己點頭就已經十分高興了。他依舊記得第一次見柳蓉的時候,柳蓉也是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一個病人身上,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安危,甚至為了治病救人,還下跪懇請逐她自己出府,在他眼中,柳蓉便是這樣的人。一個,擁有著,他從來沒見過的性子的女子。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蘀人著想身上。

從來不像太子府里的那些女子,不會為了一點點蠅頭小利互相傾軋,拼死拼活,也不會為了爭寵而變得面目全非,表裡不一。有的只是自己的原則,全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子英氣。叫人嚮往的氣質。

他還一直擔心京城動亂會讓柳蓉發生什麼改變,而今見柳蓉還保持著這一點,他反倒是更喜歡,只覺得過去欣賞的那人還在,叫他開心不已。只是越是喜歡,越想靠近,反倒是越不敢太靠近,卻又希望為對方做許多的事情。

柳蓉若是知道上官辰的感受,恐怕會無語。因為大皇子的態度,實在不像他的身份,他這些狀態和想法,全身上下都透露這一個氣息,那就是抖m的受虐氣息。

好了還不行,非得人家態度冷淡才舒服,這不是抖m是什麼。

卻說柳蓉沒有第一時間反應,對大皇子感謝,也並非柳蓉高尚,或者其他,只是因為她不知道怎麼和上官辰相處而這般罷了。

這個所謂的大皇子,明明和她沒有想象中的熟稔,偏偏對她十分好,而且每一次好的態度,都叫她不知該怎麼反應。因為過了相對有的關係里的那個度。

反正對方對她好的態度中有些讓她不能適應的東西,說不上來為什麼,但是存在。

所以一項對左庭軒隨意怒意的柳蓉,面對大皇子,卻需要思考,她需要思考該如何態度面對上官辰,用什麼態度對待上官辰。

卻說這樣的態度,大皇子受的了,貼身伺候大皇子的大宮女玲玉卻受不了,只這片刻,眉頭就已經皺的能夾死一隻蒼蠅,只不過知道大皇子對柳蓉的態度,也不敢在這會表達出態度,到底是奴婢。需要的就是主子喜歡,才能有出路,所以即便是覺得不高興也要因為主子的態度忍著。

不過嘴巴雖然忍著,看著柳蓉的目光卻是很是敵視。

大皇子大約也是覺得這麼安靜不好,也想同柳蓉多說些話,眼角瞥見梁吏目幾人,立刻想到之前還沒處理的事情:「柳御醫,這些人的職位應該都還沒到御醫的品級吧。」

雖然問題是對柳蓉問的,但是大皇子也知道柳蓉是剛到太醫院,所以目光卻是掃向屋中的其它人,那些想要表現的人有些緊張,一時之間說不初話,最後還是受傷的史醫士開的口:「是的,大皇子,這些人都是八品的吏目和九品的學士而已,還些個是沒有品級的。」

「既然官職都比柳御醫低,有什麼權利對一個御醫動手,誰借了你們膽子,還是說,你們背後還有什麼人指使?」上官辰雖然面對柳蓉就會忍不住緊張,對待這些太醫院的人,可就沒有面對柳蓉的感覺了,說到最後一個字,更是嚴厲至極。

幾個對柳蓉出手的人都跪著,這會哪裡敢出聲回話,只能將腦袋搖晃的和撥浪鼓一樣。

不說身後沒有人指使,即便是有人指使,這會也不敢說啊,一旦說了,這可就不僅僅是自己倒霉的事情了,那就是真正的沒有什麼退路了。

「既然沒人指使,那你們之前又是在做什麼,你們可知道這是以下犯上,難道你們不知道以下犯上是大罪嗎?」大皇子淡淡的看著這些跪在身前的開口:「還是說,你們這是在不滿聖上的聖旨,若是如此,我正好一會要去聖上處請安,不介意將你們的想法帶給聖上。」

大皇子的話一下,卻是將幾個人瞬間嚇的膽都差點破了,誰敢對皇帝表示不滿,連對皇子表示不滿都不敢,更何況是對皇帝。這會若是將這些話傳過去,無論是任何緣由,他們的小命也全都搭上了。

想到這一點,幾個人趕忙對著大皇子上官辰一下一下的磕頭:「大皇子饒命啊,臣,臣知道錯了1

「你們對我何錯之有,你們應該認錯的對象錯了1大皇子淡淡的看著幾個人說話。

幾個人中,有那聰明的,立刻反應過來,大皇子是要讓他們給柳蓉磕頭認錯,趕忙調轉身子,對著柳蓉快速磕頭:「柳御醫,我們錯了,您就大人不見小人怪,把我們當一個屁放了,饒了我吧。」

而其它人見這人的反應,心中跟著反應過來,立刻按著對方的狀態學習,一個勁的對柳蓉磕頭認錯。就連之前對柳蓉一直當自己是個人物,二五八萬,找柳蓉麻煩的梁吏目,也是對著柳蓉不斷的磕頭,甚至各種說自己的不是,最後甚至開始打自己的嘴巴。

柳蓉被這一幕折騰的愣了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上官辰這恐怕是為了給她出氣,順便在太醫院立威,才逼著這些人對她認錯,求饒。如此一來,以後在太醫院的人也都知道上官辰對她的態度,是她背後的人,不會再有人敢對她這般出手。

柳蓉心中不禁感激,不過同時也有些頭疼。上官辰的想法和行為都是好意,但是施行的方式卻是有些不對,這是讓她親自對這些人打臉,接下來,這些人也自然而然的記恨她了。

雖然大皇子走後不會直接對她做什麼事情,但說不定會在她的湯藥什麼上,弄出些小問題。

見柳蓉沒有立刻開口饒恕他們,這些人心中卻是更加恐慌,不禁快速的對著柳蓉道歉,希望柳蓉放過他們,他們也知道他們自己做的確實過分了。

而一旁的上官辰也不是愚笨之人,見柳蓉遲疑,立刻知道這中間的問題。

柳蓉若是下手罰人,這些人自然會記恨柳蓉,但是若是他下的手,這些人卻不會記恨他,因為身份和地位相距太多,同樣的事情,他做是天經地義,而柳蓉做,就會產生記恨。

上官辰想了想,對著跪在柳蓉跟前的人開口。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