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五章:動手!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頭撞到屋中放置藥材的桌角,額頭瞬間殷出一絲血紅。 柳蓉快步走向史醫士,快速的將史醫士扶正躺下,擔心史醫士出現大問題,這一摔一撞,可是可能會出現腦震蕩的可怕結果,這些人竟然連一個老人,都這麼下的...

所有人都忍不住起一陣雞皮疙瘩,不為別的,而是在柳蓉身上真的感覺到了殺氣,就彷彿,眼前這個身量不高,一身官服的女子,真的對人動手,殺過人一般。

所有人不禁搖搖頭,一定是錯覺,一個小姑娘怎麼可能做過這樣的事情,不過據說眼前這柳大夫之所以能當御醫,是因為處理外傷在行,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身上才突然有這麼鋒利的氣息。

要知道這柳大夫同永城郡主關係最是要好,永城郡主的兄長可是邊疆的大將軍,給那麼多動過刀子的人處理過傷勢,怎麼著也會沾染上一些邊關將士的氣息不是。

這些人卻不知道,柳蓉確實是殺過人,當初那到蓉府害死姚管家夫婦的領頭人,就是她親手殺的。只不過這件事情被所有人淡忘了,恐怕也只有果親王府的段護衛,以及跟著段護衛一起去蓉府的人記得。

不過柳蓉從來沒後悔因此雙手上沾染過血,因為那些人該殺。

當然,柳蓉現在做這些不過是嚇唬嚇唬那梁吏目罷了,不為別的,只是因為這個人,真的真的,太討厭了。這絕對是柳蓉從上輩子開始積累到這輩子,遇到的最叫人討厭的人。

梁吏目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發現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在那一瞬間竟然也怕了,不禁臉色更加難看。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氣勢竟然被一個毛頭丫頭壓下,若是今日不好好的處理了這毛頭丫頭,恐怕以後他在這太醫院也就再沒有什麼威勢可言了。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的目標可是在太醫院作威作福,在院判之下,所有人都要遵從他的意思。

卻沒想到特地弄出來的一個御醫的位置,竟被眼前這個小丫頭片子給佔了,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小丫頭,恐怕你連五里地也沒有走過,竟也敢說自己殺過人。」

「若你真的殺過人,那正好,太醫院怎麼可能要殺過人的人當太醫,正好將你送到順天府去,讓順天府尹處置。」梁吏目看著柳蓉一句一句的說道,說到最後,卻是將之前因為柳蓉一句話,積壓下來的情緒發泄出去。

即便如此,梁吏目看著柳蓉也沒有真正的動手,還是像之前一樣威脅,就梁吏目自己也沒注意到,因為柳蓉之前的表現,叫他心底深處不自覺的產生一絲忌憚:「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離開太醫院,自請離開太醫院,只要你立刻寫奏摺請辭,我便原諒你之前的一切不敬。」

「若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梁吏目看著柳蓉:「我可不僅僅只能在太醫院,就是宮外,你也要小心了,別不小心就丟了小命。」

聽到梁吏目的話,史醫士不禁更加擔心,梁吏目雖然衝動行事,但確實是有幾分本事。不說宮外如何,就是宮內,被梁吏目盯上,那也是絕對危險的事情。

要知道宮中多少做事仔細的醫士,不明不白的就給那些貴人上錯了葯。給貴人上錯了葯,這可是大罪,還有那被莫名其妙的牽扯到後宮儲位之中,最後弄的砍頭的。

太醫院中更替的大夫多,除了正常的生老病死,對於宮廷厭惡的請辭外,最多的便是這樣米明奇妙的牽扯最後死亡的。這是老人血的教訓埃雖然他不確定那些人,以及事情中是否有梁吏目背後伸手,但是柳蓉這般和梁吏目對立,對於她以後在皇宮之中生活,可不是好事埃

史醫士越想越擔心,他實在是不忍心這麼一個天賦極佳的大夫,就因為這些人際關係,最後落得悲慘結局。

就在這個時候,史醫士便見柳蓉嘴巴微張,就要開口說話。不禁看著柳蓉快速開口,唯恐柳蓉先一步又說出什麼驚人的話來,給她自己招惹出更大的麻煩:「柳御醫,若不然你便退一步。」

柳蓉淡淡的看了一眼史醫士。

史醫士看到這淡淡的目光,不禁一僵,知道勸說柳蓉沒用,不禁輕嘆一口氣,想到柳蓉可是這世上最有天賦的大夫,萬一在太醫院折了,那是整個大夏的損失,史醫士一咬牙,硬著頭皮看向梁吏目:「梁吏目也不要這般繼續逼著柳御醫了,你又何必和一個年紀比你女兒還小的人如此斤斤計較,這未來終歸是這些年輕人的,再說你在太醫院如今的地位,有沒有這御醫的稱謂,又能有什麼區別。」

他在太醫院能平安那麼多年,可就是因為一直安安穩穩,不冒頭,不過他絕做不到看著一個極有天賦的人被毀掉的事情,所以這一次破了這麼多年的功,也只能認了。

柳蓉一旁自然能看出史醫士的變化,以及維護,雖然對太醫院印象不好,但是對史醫士卻忍不住有一些感動,畢竟她同史醫士也沒有太大的交流,對方卻願意這般幫她說話。

也因為這一點,柳蓉倒是有些不忍叫史醫士的努力白費,最終在史醫士說話之間,都沒有開口。

可柳蓉會體諒史醫士,卻不代表別的人會體諒,特別是那種目空一切,在太醫院折騰許久,有個不大不小的背景的人,對他們來說,這種遊說,也是找死,挑釁,他可不介意出手對付一個沒用的死老頭。說不定還能藉此敲打敲打院史。

梁吏目想著,對著史醫士大聲開口:「老不死,不要以為你是院史的人,就能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這裡還沒你說話的份。」

梁吏目對於柳蓉心底有一絲不安,不敢動手,卻不代表他不敢對史醫士動手:「若是你再敢多嘴一句,你信不信,不用明日,我便能讓你自己離開太醫院。我想有的是人想要升到醫士的位置。」

「柳御醫,你也不要再拖延時間,立刻說一個結果,若不然,我不介意太醫院出現一個做事太不小心,不斷摔到,最後弄的全身是傷的女御醫。」梁吏目看著柳蓉說道,雖然忌憚,卻也終於決定出手了。

柳蓉挑眉:「梁吏目,你這威脅人的話,似乎已經說了四遍了。」

梁吏目瞬間面色鐵青,因為柳蓉這是笑話他,只會嚷嚷,卻沒有實際:「既然你這麼想死,那就讓你死上一次。來人,還不給我將新來的人綁起來1

梁吏目看著柳蓉危險的眯起眼睛:「我就讓你看看,我說的話,是真是假,是不是有這樣的力度。」

梁吏目看著柳蓉說完,便看向一旁跟在他身後的人,他身後的幾個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最後使勁的點了點頭,快步的向柳蓉走去。史醫士心中一慌,趕忙上前攔著,卻是被人一把推開,直接額頭撞到屋中放置藥材的桌角,額頭瞬間殷出一絲血紅。

柳蓉快步走向史醫士,快速的將史醫士扶正躺下,擔心史醫士出現大問題,這一摔一撞,可是可能會出現腦震蕩的可怕結果,這些人竟然連一個老人,都這麼下的了手,還有一點點身為大夫的自覺嗎?

柳蓉心中一團怒火燃燒。

而正在柳蓉心中一團怒火燃燒間,幾個對史醫士出手的人,已經走到柳蓉身旁,伸手拽柳蓉的手臂,拽的柳蓉手臂直接生疼!

卻說,離太醫院不遠處,上官辰正快步的向太醫院走去,眼底流露著興奮和開心,再不多長時間,他就要見到那個他在御書房見過後,就再沒見過的女子,那個總是對別人好過自己的女子,那個他覺得新奇,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女子。

想到見到柳蓉的場景,上官辰的腳步忍不住加快起來。

跟在上官辰身後的小太監和大宮女不禁無奈,只能快步小跑著跟上前,好在這樣的事情,伺候大皇子這麼久也就只出現過這麼一次,就是現在。

不一會,上官辰便已經領著伺候的太監宮女走到太醫院門前。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