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四章:會咬人的狗不叫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上前就要對對方動手。 「別,大人,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是之前的柳大人說的,」磨葯之人趕忙快速的開口,唯恐山羊鬍子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 卻說柳蓉到得屋中,掃視過周圍,便見屋中的人都忙碌的...

山羊鬍子眼睛微微眯起,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凶光:「你恐怕還不知道皇宮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你可想知道,你頂替的這個位置,上一個坐這個位置的人如何了?」

柳蓉聽著對方言語之間的威脅,看著山羊鬍子的目光不禁變的更加冷。她到這個世界后,真不知道遇到過多少過多少危險,而這樣威脅她,還和她是同樣的身份,都是大夫的事情,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雖然她不覺得大夫之間都能和睦相處,但是一個大夫應該擁有的,眼前這個太醫院的山羊鬍子還真沒有。

柳蓉懶得和對方再繼續浪費時間:「真叫你失望了,我還真對你說的這件事情沒有任何興趣。」

「另外,我想告訴你,身為一個大夫,需要做的事情只是看病救人,而不是這般如同三姑六婆一般背後論是非。」柳蓉說完,便向前走去。既然這外面的人不告訴她,那屋中的人,總有膽子大一些,願意回答她問題的吧。

她還真就不信了,進個太醫院,還要折騰這問題那問題的。

這可是治病救人的人呆的地方,可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聚集的地方,若只是這樣烏煙瘴氣,那她只能說,這樣的地方叫她失望了。

山羊鬍子聽到柳蓉說的話,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柳蓉再罵他像八婆,臉上瞬間變黑:「有膽子,你就將之前的話再重複一遍,相信不相信,我讓你明日就再進不了太醫院!要知道我叔父,可是這御醫院的院判,可是正六品的醫官。」

柳蓉聽到山羊鬍子的話,不禁氣樂了:「我爹還是李剛呢。」

「李剛?李剛是誰?是哪位大人?」山羊鬍子一愣。

「李剛是你外祖父。」柳蓉隨便的接了一句。

山羊鬍子面色更黑:「不要給臉不要臉,我看你還是識相點,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趕緊自動請辭這御醫之位!說不定我高興了,還能讓你在御醫院中繼續呆著做個九品醫士。」

「恐怕還真要叫你失望了,我這人別的愛好沒有,就好一口罰酒。」柳蓉淡淡的看著山羊鬍子開口,已經完全不想和對方繼續扯淡:「另外我送你一句話。」

柳蓉說著,看向山羊鬍子一字一句的開口:「會咬人的狗不叫。」

柳蓉說著便走快步走進屋中。

山羊鬍子卻是滿臉不解:「她這句話什麼意思?」

之前被柳蓉詢問到哪裡可以報道的磨葯之人弱弱的開口:「可能,可能是說大人您連獵狗都不如。」

「你說什麼1山羊鬍子瞬間大怒,衝上前就要對對方動手。

「別,大人,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是之前的柳大人說的,」磨葯之人趕忙快速的開口,唯恐山羊鬍子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

卻說柳蓉到得屋中,掃視過周圍,便見屋中的人都忙碌的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有認葯取葯的,還有在搖頭晃腦背誦藥方的,亦或者坐在桌子前,抄著往年病案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蓉終於看到一個大熟人,不禁快步走向前,只見她不遠處有一個老大夫正不斷的翻看著醫書:「史御醫,太好了,沒想到今兒個第一天來,就能遇上您。」

那史御醫明顯一愣,抬頭一看,看到柳蓉時,不禁露出笑容:「柳三小姐,沒想到你也來太醫院了。」

史御醫說著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趕忙拍拍自己的腦袋:「瞧我這記性和反應,三日前聖上已經下旨讓你入住太醫院,如今我們可是同太醫院做事了。」

「不過你可不要稱呼我御醫了,我哪裡是什麼御醫,我只不過是個醫士罷了,以後便叫我史醫士吧。」史醫士笑看著柳蓉說道。

柳蓉本曜拒絕史醫士,後來想了想,又看了看所有人都因為她之前叫老大夫史御醫,而看著他們,有些目光還不大對勁,最終對著史醫士點了點頭:「史醫士,可以告訴我要到哪裡報道嗎?」

「我第一次到太醫院,不太清楚太醫院的規矩,也不知道自己在這邊要怎麼做才好。」柳蓉看著史醫士說道。

史醫士笑起:「不用擔心,一會我帶你去院判那邊走一趟就好了。」

「史醫士,你沒有時間陪這新來的人去院判那裡了。」

正當史醫士對著柳蓉說著,柳蓉終於放下心來,便又聽到之前就叫人討厭頭疼的聲音了,這個該死的山羊鬍子,還真是銀魂不善。

柳蓉不禁眉頭緊鎖的看向對方:「別人有沒有時間,還要你做主不成?」

山羊鬍子得意的看向柳蓉:「自然,這太醫院,院判之下,有沒有時間,那都是我說了算。」

「而我現在就已經下了決定了,史醫士沒時間陪你去院判那裡,不僅沒時間,你今天也沒有辦法去院判那裡,而明日,就會有太醫院的奏章上到聖上面前,柳御醫不尊旨意,沒有按時報到,視為抗旨不尊。」山羊鬍子說到最後,忍不住笑起。

柳蓉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無賴之人,看著山羊鬍子的眼睛不禁露出冷芒。

一旁的史醫士擔心柳蓉做出什麼來,趕忙上前拉住柳蓉:「不要衝動,這梁吏目背後除了有院判,還有太妃,不好得罪。」

史醫士對著柳蓉快速低聲提醒道,擔心柳蓉做出什麼事情,以後有危險:「先避一避鋒芒,老夫一會帶你去找院判。」

「不要以為你們說話我聽不到,史醫士,也不要以為你是院史的人,我就不敢動你,在我面前敢這樣嘀嘀咕咕,想暗中幫柳御醫的忙。一旦叫我知道你暗中幫柳御醫的忙了,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梁吏目看著柳蓉得意的說道,說到最後嘴角歪歪的笑起,眼底露出彷彿將柳蓉玩弄於鼓掌之中的笑容。

柳蓉深吸一口氣,不得不說,她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討厭的人。

柳蓉淡淡的看著梁吏目:「你知道嗎?以前也有很多人,用你這樣的態度對我,你想知道他們最後的結果嗎?」

梁吏目絲毫不在意:「用這樣的態度對你,還能有什麼結果,最後看到你哭了?」

梁吏目的話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笑起。

史醫士卻是忍不住擔心的看著柳蓉,擔心柳蓉出什麼事情,畢竟如今是在太醫院,而今院史的人都出去執勤去了,不在太醫院中,完全沒有辦法幫他們,若是不小心出了什麼事情可如何是好。

柳蓉也不在意所有人跟著嘲笑的狀態,只是淡淡的開口:「後來,他們都死了。」

「被我親手殺死的。」

屋中的空氣瞬間降溫。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