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三章:到太醫院報道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2-31 00:01  |  字數:3957字

第三日,天méngméng亮,蓉府院子

冬兒小心翼翼的捧出鍾姨娘兩天前送過來的御醫官服遞給柳蓉,伺候柳蓉起g,待得看到柳蓉將官服穿上,一張小臉興奮的通紅:「小姐,您穿這一身衣裳真有氣勢,特別是這衣服前面的鳥獸圖和這腰帶相配,襯著您整個人可精神了。」

冬兒說完,忍不住又念叨了句:「這衣裳穿小姐身上真好看。」

柳蓉看著已經興奮的找不到南北的冬兒不禁一陣好笑:「這衣裳和左大人在順天府穿的衣服也差不了多少,哪有什麼好看的。所有官員的衣裳都差不多,不過是制式上有些微的區別罷了,瞧給你興奮的,要是喜歡,回頭我脫了叫你試試。」

柳蓉說著又整理一番冠蓋,今日可是去太醫院的第一日,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就是柳蓉也忍不住再三整理自己的衣裳,擔心哪裡歪掉了。

這感覺還真像當初第一次穿上大夫白大褂的感覺,只是一身衣裳穿了,就覺得自己瞬間不是以前的自己,恍然自己似乎需要嚴肅了,需要認真了,說不上的感覺。這一次的感覺也一樣,神聖而高貴。

她果然還是最喜歡當大夫上班的感覺。

而且這感覺和平日里到同善堂坐堂的感覺完全不同。也或許是平日里她只是以學徒的身份出現的原因。

冬兒沒注意到柳蓉的變化,卻是在柳蓉開口說回頭衣服叫她穿上試試的瞬間將頭搖的和撥浪鼓一般:「這可是小姐的官服,冬兒怎麼能穿,再說也穿不出小姐的氣勢。」

「只有小姐這般方能襯出衣裳好。小姐可是這世間女子當官的第一人,雖然只是個醫官,可那也是官,我聽永城郡主說,好多府邸的小姐都羨慕小姐羨慕壞了,還有好多人都立志要像小姐一樣呢。」

「而且聽珊瑚說,這兩日媒婆都快將文定侯府的門檻踩爛了,還都是些好人家派來的,只把柳夫人還沒順過來的氣,又給氣的病病懨懨,據說這幾日連飯都吃不下,只能喝點流食了呢。」

「活該,誰叫她總是這麼針對小姐您,要我說,這都是報應。」冬兒狠狠的說道。

柳蓉確定衣服上下沒有問題,便領著冬兒向外走,一邊走,一邊對著冬兒不經意的問道:「母親病了,可知道如今是誰在母親身旁照顧的?」

「是巧兒姨娘。」冬兒示意小廝將馬車前放好小凳子,抬手扶著柳蓉踩上小凳子上馬車:「據說楊姨娘還有旁的沒地位的姨娘都不願意靠近夫人,擔心夫人脾氣大,她們照顧稍微有點不順,就會懲罰她們。」

「巧兒到底是夫人身邊出來的,以前雖然距離遠了不少,這會卻是主動照顧夫人呢,可惜夫人身體越加不好了。」冬兒對著柳蓉說著從珊瑚那邊聽來的文定侯府的事情。

柳蓉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若不是難得聽到柳夫人不好的事情,冬兒一般也懶得提及柳夫人的事情,這會見柳蓉沒什麼興趣,便扶著柳蓉上了馬車,興奮的說起其它同柳蓉有關的趣聞。

說也好笑,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大夫太有商業頭腦了,柳蓉被封為御醫的聖旨一下,竟立刻有那大夫開醫學館,還別說,第一天說開,第二天就許多貴家夫人小姐蜂擁而至,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究竟如何,反正這大夫一行,在這大夏貴fu圈火了。

「小姐果然是最厲害的,到現在我還覺得您被封了御醫像是在夢裡呢,他們一直說呢,說整個大夏史上都沒有女醫官,您卻做到了,成了女醫官,冬兒學問淺,什麼都不懂,但是聽著那些百姓們說這些,便覺得心底卻覺得熱乎乎,覺得……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呢。」冬兒看著柳蓉胡亂的說著,眼底的崇拜和閃亮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

柳蓉忍不住用食指戳了一下冬兒的額頭:「好了,不就是當個醫官嗎,瞧給ji動的,趕緊吩咐馬車快一些吧,別回來第一日赴任便遲到了,叫太醫院裡的人印象不好。」

「誒!」冬兒應了一聲,liáo開帘子便催促車夫,轉過身,卻是立刻忘了柳蓉之前說的話,不知道是想到什麼,又忍不住興奮起來:「小姐小姐,你知道嗎?如今京城的百姓,都知道小柳大夫就是柳三小姐呢,她們可開心壞了,聽劉老說,這會日日都守著同善堂,就希望能在同善堂再遇到小姐呢。」

「不過我聽說,當了御醫之後,就不能再到那些地方坐堂,也不能接si活什麼的了,似乎說是得了令出去做事,若是不按照規定,找理由推諉不回來都會被降罪呢,小姐可一定要仔細呀。」冬兒說著事情,又不禁擔心起後續狀況。

如此卻是念念叨叨了一路,到得皇宮前才停下,送柳蓉下車,最後依依不捨的隨著馬車回去,沒走幾步,便探出車窗戶對著柳蓉大聲開口:「小姐,冬兒下午再來接您回去。」

柳蓉望著冬兒那狀態,忍不住笑起來,本還對去太醫院有些緊張,不覺得微微放鬆。

入宮門,換腰牌,大致說了自己是第一次到宮中當差,要去太醫院,便有一個小太監領著她向宮中太醫院在的位置走去。

望著巍峨的宮牆,踩著青石板路,一步步向前走,竟有一種腳步聲回dàng的感覺,這種感覺遠遠的,卻感覺還不錯。

不多久,柳蓉便被領進一個院子前,依舊是紅色的宮牆,中間的門上掛著太醫院三個字。

小太監領到了路,便對著柳蓉點了點頭,退了出去,留下柳蓉一個人。

柳蓉卻是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