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二章:因禍得福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參領的身體恢復。 這會照理說,護軍參領應該在自己府上養傷才是,怎麼反倒到皇宮來了。 因為好奇,禮部shi郎不禁豎起耳朵聽護軍參領同皇帝說話。 「皇上,還請您務必要獎勵文定侯府的...

皇宮

禮部shi郎離開文定侯府前,便一路趕往皇宮,接著便跟著小太監快速向御書房走去,路上可是因為柳蓉的事情已經耽擱了一些時間,所以這會必須快些到御書房才是,好在若是聖上問起為何遲了,可以提及一下文定侯府的事情。

到得御書房,才發現在他之前,御書房竟還來了其它人,而叫他驚訝的是,來的人竟是一直養病不曾上朝的護軍參領。

雖然他在當今聖上面前受寵,可所有人都知道,聖上在整個大夏最信任的人不是他,也不是其它品階更高的官員,恰恰就是這位正三品,鎮守京城的護軍參領。

要知道這護軍參領,可是硬生生靠著京城守軍,阻擋了佔盡優勢的叛軍的腳步,這才讓京都不易主有可能。那個時候若是護軍參領有一個不盡心,如今坐在這寶座上的人,就不會是如今的聖上,很有可能是當初的三皇子,

所以,在護軍參領傷勢稍好的狀況,聖上還一直體恤護軍參領,讓護軍參領好好在家休養身體,定要將身體養好了,甚至賜下不少宮中好的補藥,只是為了讓護軍參領的身體恢復。

這會照理說,護軍參領應該在自己府上養傷才是,怎麼反倒到皇宮來了。

因為好奇,禮部shi郎不禁豎起耳朵聽護軍參領同皇帝說話。

「皇上,還請您務必要獎勵文定侯府的柳三小姐,若不是她,恐怕傷兵營要死去無數人,說不定還會讓將士對我大夏失望,這對我大夏軍隊絕對都是一個大的打擊1護軍參領卻是沒有注意禮部shi郎的訝異,對著皇帝大聲說道。

皇帝聽到護軍參領的話不禁微微一愣,他可是很少聽到護軍參領求什麼的,這還是第一次見護軍參領替別人求功勞,還是一個女子。皇帝不禁想起當初見柳蓉的狀況,那確實是一個聰慧厲害的女子。

護軍參領見皇帝沒有立刻回答,不禁再次開口:「聖上,不說她幫了傷兵營這件事情,便是她以身試險,you了那些反賊,叫我們知道狼古煙插手了京城的動亂的事情,讓邊疆做好提早防範狼古煙的事,也當重重的獎賞。」

「可不能因為她是女子,就寒了將士們的心。」護軍參領看著皇帝大聲說道。

卻說護軍參領會到皇宮,自然是因為聽到柳蓉被扣在文定侯府的事情了,謠言這種東西可怕,傳著傳著就變味了,待得傷兵營那邊的人將柳蓉被扣在文定侯府的事情傳到護軍參領耳中,便變成了文定侯府見柳蓉地位低,對柳蓉不利。

而護軍參領是知道柳蓉在文定侯府曾被冷待,當初便是因為文定侯府的那些人做了叫柳蓉寒心的事情,柳蓉才自請出文定侯府。這會一聽到這件事情,護軍參領便忍不住不禁擔心柳蓉因為身份低,只是個庶女,而吃大虧。所以在所有人趕去救柳蓉的時候,親自入宮,不管柳蓉願不願意,他要替柳蓉求一個好一些的身份。

一旁的禮部shi郎聽到護軍參領說的話,也不禁大驚,完全沒想到,柳蓉竟還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再想到文定侯府門前出的事情,以及從永城郡主那邊了解到的柳蓉不願意入宮的事情,本來入宮想要向皇帝進言,特招將柳蓉納入後宮,給予高一些的品位,卻是在這一刻猶豫了。

倒不是他不想讓柳蓉入宮了,他依舊覺得柳蓉十分不錯,若是入宮,對真箇大夏說不定都會有好處,可是從現在發生的那麼多事情來看,或許柳蓉不入宮,在宮外,反倒是能替大夏做更多的事情。

要知道一個後宮的女子,可就不能以身涉險,抓那些叛軍賊人,更不能到傷兵營救助傷兵。

只是,這樣的女子,要讓她為大夏做更多的事情,也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確實必須給她一個好的身份。這般一想,卻是忍不住幫護軍參領開口:「聖上,老臣覺得參領大人說的有禮,我們可不能因為固守規矩,而寒了人心,便是不能給她官位,卻也可以給她一個身份獎勵。」

皇帝不禁更加驚訝,沒想到剛入御書房的禮部shi郎竟也替柳蓉說話。這柳蓉究竟是怎麼做到這般魅力,竟是讓兩大朝臣都替她說話,就連他唯一的兒子也念著這女子。

這一刻,皇帝真的好奇了。

沉吟了一會,皇帝終於對著兩人開口:「既然你們都這般開口了,我記得她醫術超群,那便讓她入主太醫院吧。至於職位……」

皇帝不禁看向一旁的伺候的大太監:「小李子,我記得太醫院裡的黃老太醫告老還鄉了,正好空出一個御醫的位置吧?」

「是的,皇上。」李公公趕忙快速回答。

「那便直接做御醫吧,三日後入職。順便賜上一對玉如意、十匹江南進貢的錦緞以示嘉獎。」皇帝對著幾人開口,卻是要以另一種方式招柳蓉入宮,研究柳蓉,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他倒是想知道,這文定侯府的三小姐究竟有什麼樣的本事,讓這麼多人替她說話。

護軍參領和禮部shi郎卻是一驚,完全沒想到皇帝不僅讓柳蓉入太醫院,還直接確定柳蓉的職位。

要知道,他們想求的可不是用這樣真正職位品級的位置,之前開口不過希望當今聖上賜一個虛的縣主一類的身份,卻沒想到皇帝竟然大手一揮,直接改變祖宗只任用男子入仕的規矩,雖然只是改變太醫院而已。

但這也已經十分不簡單。更何況給的職位還是御醫。

要知道太醫院的大夫可不像現代人想的,只要是那邊的大夫便是御醫,這想法是完全錯誤的。

入太醫院的大夫也分三六九等,一般都是從最低一級的醫生慢慢往上升,即便特別好的大夫也不過是跳過最差的一等,從從九品的醫士開始慢慢爬,若是沒有特殊的病例出現,沒有機遇,有些人終極一生都不一定能超越醫士這樣的身份。而皇帝這一吩咐,卻是直接將柳蓉放到了第一等,這可是相當於正七品官員,且整個太醫院也只有十三個人有這樣的稱呼和待遇,和縣令一個級別。

這麼說,可能還夠清晰,直接介紹一下太醫院的結構好了。

整個太醫院,最大的是院使正五品,總攬醫藥行政及醫療大權。接下來除了分管一些事項外,便是正兒八經的大夫。而這些大夫又分四個級別,第一等叫「御醫」,只有十三人。為七品,和縣令一個級別。第二等稱為「吏目」,只有二十六人,八品與九品各十三人。第三等叫醫士,共二十人,「給從九品冠帶」。第四等叫「醫生」,有三十人,無品,相當於現在醫院裡的助理醫師。

而當初到文定侯府替去世的太太夫人看病的史御醫在御醫院,也不過是做到第三等,就這個出宮,對於宮外的人都算是不錯的了,可見柳蓉直接晉陞的地位之高。

護軍參領沒想到禮部shi郎會給柳蓉說話,更沒想到,禮部shi郎幫忙說話后,皇帝真的開口,還給柳蓉賜了這麼個地位高的職位,心底也不禁佩服柳蓉的能量。這禮部shi郎可不是一般人請的動幫忙說話的,更何況是在當今聖上面前幫一個女子開口說話。雖然他和禮部shi郎同堂,禮部shi郎這般幫腔,可能有一些示好的意思存在,但到了他們這個級別,若不是真的覺得好,是絕不會隨意開口的,所謂的示好都不過是順手而為而已。

他可以更肯定的是,禮部shi郎是真心的幫柳蓉的。

柳蓉真是個不茨啊,沒想到竟還有這樣的本事。隨即護軍參領忍不住微微搖頭,他不就是因為覺得柳蓉不錯,想要幫柳蓉的忙,特意入宮替柳蓉求一個好的身份嗎?

事實上,這些人都沒想到柳蓉成為御醫的真正意義,這件事的意義在於,柳蓉是從古到今,第一個女官。

她,開創了一個先河!

這在後世歷史上都是極為濃重的一筆,這是女性走出閨閣,走向前台的一個里程碑,在後世歷史學家提及時,都將他作為女權萌芽的一個最有力的開始。

至於這件事情對現在的柳蓉來說,最大的好處,那便是可以不入宮選秀了,畢竟後宮不會找醫官入宮選秀。至於其它,恐怕是她的地位和以前大不相同,若是柳夫人現在出去說,要將柳蓉嫁一個商賈之家,還是嫁給一個病癆,肯定會被唾沫星子活活淹死。

柳蓉是誰,可不是單純的庶女,而是太醫院的御醫!

那些品級不如她的官員,可還要對她行禮。而她在文定侯府的地位,也就更加不一般了。

卻說聖旨一到文定侯府,因為護軍參領特地開口,傳旨公公還暗示了因為柳蓉不再府上,只能無奈來替柳蓉接旨文定侯,要禮待柳蓉,不可欺負柳蓉。只把文定侯又氣的一個夠嗆,待得柳夫人知道柳蓉能得這麼個女官的身份,也是因為她今日的行為之時,更是心疼的胃都疼了,接下來更是每日在g上哀嘆憤恨。

而鍾姨娘自然是高興壞了,更是親自將聖旨送到柳蓉那裡,之餘她,雖然沒有兒子,柳蓉卻是她這輩子最大最大的驕傲。在她心中,就是整個京城出彩男子,也全都不如她女兒。

而永城郡主和左庭軒知道這件事情,也替柳蓉高興萬分。甚至特地為此去金鳳樓擺了一場流水席,請了許多人來慶祝。

至於劉老卻是嫉妒的咬牙切齒,心中嗷嗷直叫,怎麼柳蓉就能這麼入太醫院,還是皇帝欽點。每次看到柳蓉,更是忍不住開口,徒弟,帶我進御醫院瞧瞧吧,若是不行,替我偷個醫案出來也好礙…

卻說柳蓉在自己府中望著聖旨一陣新奇,沒想到當初拒絕的東西,最終轉來轉去,竟又回到她的身上。

以後的柳蓉,可就是七品官員,見官不必拜,許許多多的官員為了能讓柳蓉看病,估計也會各種討好柳蓉,她的身份是真正的不同了,質的變化,不再是文定侯府總是叫人欺負的三小姐,而是朝廷七品命官。

不過對於柳蓉來說,最大的區別就是,她終於又重新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還是和現代相同的坐班制工作……

而御醫院中,那些苦苦向上攀爬的人,難得看到有機會,卻發現當今聖上直接將御醫的職位封給了一個他們都完全沒聽說過的人,還是女子時,那些有點機會提升的,都忍不住吹鬍子瞪眼睛,只等著這個中途入主太醫院,還一口氣被封為御醫的人出現,給個下馬威,好狠狠的出上一把氣。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