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一章:可恨的人總會被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柳蓉不承認,到時候讓他們更倒霉,最後只得哭喪著臉開口:「不逼婚,哪來的婚事,你……你趕緊讓小柳大夫出來吧。」 見便宜父親和嫡母終於妥協,柳蓉不禁微微一笑,轉身向屋裡走去。百姓們見柳蓉回府讓小柳...

文定侯和柳夫人被圍在一個角落,最後狼狽的連頭髮都亂了,衣服也不知道叫什麼人給扯了。

「柳蓉1柳夫人氣的咬牙切齒,只想將柳蓉就是小柳大夫的事情說出來,但是想到最後還是要便宜了柳蓉,卻是死咬著牙,什麼也不說。

文定侯最後受不了,卻也不願意叫柳蓉繼續得好,卻是開口:「柳蓉,還不進屋將小柳大夫請出來1

柳蓉眨巴眨巴眼睛,很是無辜的望著文定侯和柳夫人:「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確定要這樣嗎?可是小柳大夫被你們逼婚……」

百姓們一聽這話,對文定侯和柳夫人撲的更厲害,那些想攔著的家丁壓根淹沒在人潮之中,根本完全幫不上忙。

文定侯和柳夫人自然明白柳蓉指的意思,想要不改口,卻是被這些百姓們逼的忍不住崩潰,兩個人都想要開口說出柳蓉就是小柳大夫,又擔心柳蓉不承認,到時候讓他們更倒霉,最後只得哭喪著臉開口:「不逼婚,哪來的婚事,你……你趕緊讓小柳大夫出來吧。」

見便宜父親和嫡母終於妥協,柳蓉不禁微微一笑,轉身向屋裡走去。百姓們見柳蓉回府讓小柳大夫,也總算安靜一些。

倒是禮部侍郎聽到柳蓉和文定侯夫婦說的話,不禁皺眉,有些疑惑,他知道柳蓉就是小柳大夫,自然也就感覺到這中間的不對勁,不過他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世上,會有不希望自己子女好,反哺府邸,硬是想讓子女活的不好的。

不多久,柳蓉便穿了一身男裝出來。

百姓們一見小柳大夫安全的出來,一個個都因為幫到柳蓉開心壞了,不斷的上前問好。不過同對柳蓉的相貌疑惑了一陣。因為小柳大夫出來后,他們才發現,之前為什麼覺得柳三小姐眼熟,實在是小柳大夫和柳三小姐太像了。

一個個心中都不禁產生一個疑問,難不成其實小柳大夫其實是文定侯府的公子,和這三小姐是兄妹?

額,他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一時之間,許多百姓心中不禁有些內疚,待得看到小柳大夫臉上的笑容后,才安心下來。

當然。傷兵營的人可不這麼想,自從知道小柳大夫是個女子,一個個和打雞血一樣,興奮壞了。

後來柳蓉去傷兵營的時候。那些傷兵們對柳蓉可是特別好,就是檢查病情的時候,一個個扭捏的不成樣子。不過對待柳蓉的態度,那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最後只能用一個好字來形容。

這還叫柳蓉奇怪了好一陣子,最後發現真相的時候。只能是無語了。

不過這件事情卻是把文定侯和柳夫人兩個有氣說不出來的人氣的病了,到底是靜了一陣子,鍾姨娘也舒坦多了,當然。這都是后話。

而左庭軒這個萬年遲到,這次趕到的時候,依舊是好戲散場了,而且柳蓉都已經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好了。

左庭軒收到的當然是一大堆的鄙視,永城郡主也忍不住鄙視左庭軒。要知道她不跟著左庭軒的時候,每次到柳蓉這邊,都不會有這樣錯過的時候。而一同左庭軒一起,卻是立刻錯過了重要的事情。

只能說左庭軒和柳蓉或許真的無緣。若不然為何這傢伙關心柳蓉。也很想幫柳蓉。偏偏每次想要幫柳蓉,卻總是晚到的哪一個,而且是各種各樣的緣由晚到。至於這次晚到,卻是因為被禮部侍郎攔住問話。

問的自然是柳蓉的事情。

「文定侯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聽說文定侯府將小柳大夫關起來了呢?」禮部侍郎問話之間又加了一句:「別人也許不知道,但是你應該清楚小柳大夫便是柳三小姐才是,當初你們可是一起面的聖。」

左庭軒遲疑,猶豫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要知道這禮部侍郎可是很希望柳蓉入宮的,這可是他從別人那裡聽的消息。

要知道任何府邸,都只要送一個女子入宮即可,偏偏到得文定侯府,禮部侍郎便將這個規矩改了。

永城郡主卻是沒有多想,同時也急著上前去找柳蓉,不禁直接開口:「其實就是柳蓉被文定侯他們逼著同一個病癆定親,也不知道怎麼就演變成現在這樣。」

禮部侍郎眉頭一皺,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樣。

永城郡主見禮部侍郎和左庭軒瞬間難看的面色,才發現壞了,她似乎說了不該說的事情。

左庭軒看了一眼永城郡主,卻也知道無法挽回,兩人只能目送著禮部侍郎離開。

一時之間,兩個人都是沉默,就是遇到柳蓉的時候,也是沉默,不知道說什麼好,心底擔心。

柳蓉微微疑惑:「發生什麼事情了?我這邊的事情不都解決了嗎?怎麼你們反倒是沉重起來了。若是擔心我的事情,你們就放心好了,這一次他們是沒辦法給我定親事了,想來經過這件事情后,他們這兩年都得有陰影了。」

想到文定侯和柳夫人看著她離開如同吃了不好的東西的表情,即便柳蓉真的不是想欺負這兩個人的,也忍不住笑起,心情忍不住十分愉悅。

見柳蓉心情這麼好,永城郡主就更不敢開口說自己做了一件錯事,說不定柳蓉會真的被送入宮選秀的事情,只能陪著柳蓉乾笑,以示開心,心底卻是十足的哭喪臉。

柳蓉若是知道她辦了這樣的錯事,指定會和她沒完的。哭,早知道就不嘴快了。

左庭軒也是僵硬的笑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柳蓉哪裡看不出兩個人不對勁的地方,心中不禁更疑惑了,不禁裝出嚴肅的表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若是現在不告訴我,以後叫我發現,你們可別後悔。」

永城郡主一聽柳蓉的話,直接整張臉垮下。

左庭軒一頓,最終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柳蓉,說完頓了頓,又對著柳蓉再次開口:「那禮部侍郎便是掌管這次宮中選秀的人。」

柳蓉微微皺眉,這倒是件叫人糾結的事情。不過想噹噹初面聖時,當今聖上對她的態度,柳蓉卻是不擔心,經歷過京城動亂這樣的情況的皇帝,肯定不會要她這樣的人入宮,畢竟誰也不想在自己身邊放個能影響整個京都百姓的人。

如此一想,柳蓉不禁放下心來,對著左庭軒和永城郡主笑起:「好了,多大點事情。擔心什麼,最多不行,找劉老想想辦法,吃點葯,弄出個不健康的樣子,也可以直接將自己從選秀里篩下來,沒你們想的那麼嚴重。」

「不過你們這麼晚,都散場了才來救我,這可不行埃說什麼也得補償我一番才成,若不然,我可就要繼續責怪你們之前的事情了。」柳蓉說著笑著看向左庭軒和柳蓉。

見柳蓉這般輕鬆,還能說出這樣的話,永城郡主不禁放下心來:「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至於補償,你隨便提,我全都答應就是了。」

一聽永城郡主的話,柳蓉不禁不懷好意的望著永城郡主,卻是將永城郡主看的忍不住緊張:「再如何,我和你誰和誰不是?想來柳蓉你是不會提什麼苛刻的條件的,對吧?」

永城郡主說著可憐兮兮的望著柳蓉。

看著永城郡主可憐兮兮的模樣,柳蓉的笑容不禁更深:「這可不一定啊,你知道,我向來不憐香惜玉的。」

永城郡主小臉一跨,哭喪著一張臉:「那你說吧。」

說著話,永城郡主身子一挺,那模樣顯然是打算早死早超生。

柳蓉卻是圍著永城郡主轉了一圈,就在永城郡主擔心柳蓉說出什麼她達不到的,便聽柳蓉開口:「算了,你也和左庭軒一樣,欠我個條件吧。」

說著,柳蓉領著兩人向前走:「我還是比較喜歡條件,這樣我什麼時候有問題了。都可以找你們兌現,哈哈。」

永城郡主忍不住也跟著笑起,快步跟向前。

她雖然不像柳蓉是個心思細膩的,能夠很快的感覺到別人的情緒,卻也能感覺到柳蓉做這些,只是為了叫她放鬆下來,不對柳蓉內疚,面上不說,心底卻是感動的。

至於左庭軒,卻是望著柳蓉的背影,心微微沉下。

他的眼前,那個治病救人,偶爾會和她耍心眼,弄狡猾的女子越來越亮眼,也在整個京城越來越閃耀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柳蓉的身份,以及柳蓉做的事情。

而越是這樣,他似乎也離柳蓉越來越遠,這種遠,並非距離,而是情難出口。

「左庭軒,你還在那裡愣著做什麼,難不成想去文定侯府做客不成,我這大清早的鬧了一場,可是不想再繼續在文定侯府折騰了。」就當左庭軒心深深的沉下,便聽到柳蓉歡快的聲音響起。

不知道為什麼,左庭軒的心不覺的一松。

情難出口,便難出口,也許以後就能出口了呢,更何況,如今只有他一個人這般守著,他相信,某一天,守著守著,柳蓉便會是他的。

如此想著,左庭軒快步趕上前:「你們兩個能慢點嗎?」

「不是吧,直接坐馬車走。別啊!好歹帶上我啊,難不成讓我這麼走路追你們?」

京城南街,堂堂順天府尹,跟著永城郡主府的馬車向前追……

ps:

滿地打滾,求票票,努力變成十張票票,到時候小安加更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