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九章:文定侯府的真正主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2-28 21:41  |  字數:3504字

「夫人您怎可如此!」鍾姨娘看著衝進屋中的家丁,心中一涼,握著柳蓉的手一緊。

是她,是她對不住女兒。

柳夫人臉上露出自得的笑容,她忍了這麼久,為的是什麼,自然就是看到如今這一幕。想著柳夫人不禁更加得意,目光掃向柳蓉,她要看看柳蓉驚慌失措的模樣。

這麼久以來,她每次對付柳蓉,最終都未能成功,這一次,這一次終於就要成功了。只要將這小賤人嫁到商賈之家,嫁給一個病癆,看她還怎麼蹦躂。想到柳蓉以後再無身份地位可言,再想到也許有個半年就要變成寡婦,一輩子只能孤影單行,只能辛苦度日,柳夫人臉上的笑容便變得更加濃。

只是待得她看到柳蓉的臉,心卻是一沉。

她沒在柳蓉臉上看到絲毫驚慌失措,竟如同往昔一樣鎮定。

柳夫人手上不禁一緊,面上鎮定又如何,如今已經到了籠子里,還能逃了不成。恐怕根本就是強自鎮定罷了。

柳夫人想著才稍稍放鬆,恢復得意,只是已經不願意再耽擱下去,擔心耽擱下去柳蓉又想出什麼法子,對付她,決定趕緊將柳蓉關起來:「你們還不趕緊將小姐請到屋子裡去。」

柳夫人想了想,又吩咐道:「將鍾姨娘也一併請去。」

只是柳夫人吩咐下去,卻沒有家丁動,都依舊站在那裡沒有反應。

柳夫人眉頭一皺:「我吩咐的話,你們沒聽到嗎?」

文定侯也跟著皺眉,看了這些家丁一眼,誰想這些家丁竟依舊沒有動作。

柳蓉看著這些家丁也略微有些驚訝,她不擔心,是因為確信自己即便被關起來,永城郡主和左庭軒也一定會來救她,憑著果親王府的那些護衛的能力,可不是文定侯府的這些三腳貓的家丁能比擬的,卻不想這些家丁竟然不來抓她。

那家丁大約是看出柳蓉的疑惑,卻是上前一步開口:「老侯爺吩咐過了,若是府中有對三小姐不利的,亦或者是在三小姐在場,三小姐下的命令必先優先。」

柳夫人面色大變,沒想到這中途竟然會有這樣的變故,那該死的老不死的,竟然連離開了也不讓她如意,還弄出這樣的命令,這豈不是她這個做嫡母的,還不如一個庶女有地位。

鍾姨娘卻是一喜,沒想到竟然會變成這樣,心底萬分感激老侯爺,竟是連離開了,還替她們母女倆鋪路,還這般替她們著想。

柳夫人卻是趕忙看向文定侯。

文定侯面上也是陰晴不定,眼底明顯全是陰霾,這會見柳夫人看向自己,想到文定侯府的情況,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做一個連花銷都掌控在別人手中,自己還不能動自己繼承下來的府邸的銀子的侯爺,終於看向那些家丁冷冷開口:「我的命令也不成嗎?」

鍾姨娘放下的心再次提起,身子微顫,再如何,如今開口的,也是侯爺,是文定侯府的天,她的女兒,難道就真的逃不過這一劫難了嗎?

珊瑚趕忙上前扶住鍾姨娘,心底也是萬分擔憂的望向那些家丁,只害怕這些家丁會立刻抓柳蓉。

柳夫人看著鍾姨娘和珊瑚難看的臉色,心不禁平靜下來,即便老侯爺下的命令又如何,如今繼承了文定侯的人,才是文定侯府的天。

只是下一刻,柳夫人的笑容卻是凝固在臉上。

卻說家丁在聽到文定侯的開口後卻是沉默,好一會終歸是上前開口:「侯爺還請見諒,實在是老侯爺有命。我們,我們不能違抗。」

而這一句見諒,卻是恰恰在柳夫人笑起的時候響起。

「連我的命令都不成嗎?你們是誰家府邸的奴才,就不怕我將你們全都賣出府去?」

家丁們不禁沉默。

鍾姨娘和珊瑚卻是狂喜,沒想到老侯爺竟保護柳蓉到這樣的程度,如果不是今日文定侯和文定侯夫人要對柳蓉下手,恐怕誰都不會知道,老侯爺走之前,竟然下過這樣的命令,這意思竟是明面上以文定侯為尊,而暗中,卻是以柳蓉的意思為準。

柳蓉才是如今文定侯府最有權的人!

當然,這也是因為家中的財政全部都是由鍾姨娘把控,而柳夫人又太沉不住氣,出手出的過快了,才會是如今的局面。

不過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在整個大夏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誰會將一個可能嫁出去的女兒,弄成府里最尊貴暗中權勢最大的人,這豈不是待得女兒出嫁了,這府邸,說不定也要叫人吞併了?

不得不說,這事情若是叫外人知道了,定會佩服老侯爺的魄力和大膽。

卻說柳蓉看著如今這一幕,忍不住頭疼,老侯爺真是太了解她了,竟然還有這樣的後手。不過也是老侯爺真的疼她,信任她,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可越是清楚這些,柳蓉便越是頭疼。

事實上,今日這樣的事情會出,她一點都不奇怪。畢竟文定侯府一旦沒有老侯爺在,沒有老侯爺壓制,以他那便宜父親的性子,以及柳夫人的性子,絕對會對她伸手,這還是不知道她的身價的情況,如果知道她如今手中還有好幾家店鋪,恐怕直接會對著她的東西伸手,然後再這般對付她。

當然,她也絕對不會給他們就是了。

若是他們念著半分親情,要她的東西,她自然不會不給,但是半分親情都沒有,想要她的東西,那是想都不用想。

而預料到這樣的情況,自然也想好了對付的辦法,她已經想好,借著這件事情,和文定侯府斷絕關係,畢竟如今老侯爺不在文定侯府了,那些她還算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