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九章:文定侯府的真正主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姨娘和珊瑚卻是狂喜,沒想到老侯爺竟保護柳蓉到這樣的程度,如果不是今日文定侯和文定侯夫人要對柳蓉下手,恐怕誰都不會知道,老侯爺走之前,竟然下過這樣的命令,這意思竟是明面上以文定侯為尊,而暗中,卻是以柳蓉...

「夫人您怎可如此1鍾姨娘看著衝進屋中的家丁,心中一涼,握著柳蓉的手一緊。

是她,是她對不住女兒。

柳夫人臉上露出自得的笑容,她忍了這麼久,為的是什麼,自然就是看到如今這一幕。想著柳夫人不禁更加得意,目光掃向柳蓉,她柳蓉驚慌失措的模樣。

這麼久以來,她每次對付柳蓉,最終都未能成功,這一次,這一次終於就要成功了。只要將這小賤人嫁到商賈之家,嫁給一個病癆,看她還怎麼蹦躂。想到柳蓉以後再無身份地位可言,再想到也許有個半年就要變成寡婦,一輩子只能孤影單行,只能辛苦度日,柳夫人臉上的笑容便變得更加濃。

只是待得她看到柳蓉的臉,心卻是一沉。

她沒在柳蓉臉上看到絲毫驚慌失措,竟如同往昔一樣鎮定。

柳夫人手上不禁一緊,面上鎮定又如何,如今已經到了籠子里,還能逃了不成。恐怕根本就是強自鎮定罷了。

柳夫人想著才稍稍放鬆,恢復得意,只是已經不願意再耽擱下娶擱下去柳蓉又想出什麼法子,對付她,決定趕緊將柳蓉關起來:「你們還不趕緊將小姐請到屋子裡去。」

柳夫人想了想,又吩咐道:「將鍾姨娘也一併請去。」

只是柳夫人吩咐下去,卻沒有家丁動,都依舊站在那裡沒有反應。

柳夫人眉頭一皺:「我吩咐的話,你們沒聽到嗎?」

文定侯也跟著皺眉,看了這些家丁一眼,誰想這些家丁竟依舊沒有動作。

柳蓉看著這些家丁也略微有些驚訝,她不擔心,是因為確信自己即便被關起來,永城郡主和左庭軒也一定會來救她,憑著果親王府的那些護衛的能力,可不是文定侯府的這些三腳貓的家丁能比擬的,卻不想這些家丁竟然不來抓她。

那家丁大約是看出柳蓉的疑惑,卻是上前一步開口:「老侯爺吩咐過了,若是府中有對三小姐不利的,亦或者是在三小姐在場,三小姐下的命令必先優先。」

柳夫人面色大變,沒想到這中途竟然會有這樣的變故,那該死的老不死的,竟然連離開了也不讓她如意,還弄出這樣的命令,這豈不是她這個做嫡母的,還不如一個庶女有地位。

鍾姨娘卻是一喜,沒想到竟然會變成這樣,心底萬分感激老侯爺,竟是連離開了,還替她們母女倆鋪路,還這般替她們著想。

柳夫人卻是趕忙看向文定侯。

文定侯面上也是陰晴不定,眼底明顯全是陰霾,這會見柳夫人看向自己,想到文定侯府的情況,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做一個連花銷都掌控在別人手中,自己還不能動自己繼承下來的府邸的銀子的侯爺,終於看向那些家丁冷冷開口:「我的命令也不成嗎?」

鍾姨娘放下的心再次提起,身子微顫,再如何,如今開口的,也是侯爺,是文定侯府的天,她的女兒,難道就真的逃不過這一劫難了嗎?

珊瑚趕忙上前扶住鍾姨娘,心底也是萬分擔憂的望向那些家丁,只害怕這些家丁會立刻抓柳蓉。

柳夫人看著鍾姨娘和珊瑚難看的臉色,心不禁平靜下來,即便老侯爺下的命令又如何,如今繼承了文定侯的人,才是文定侯府的天。

只是下一刻,柳夫人的笑容卻是凝固在臉上。

卻說家丁在聽到文定侯的開口后卻是沉默,好一會終歸是上前開口:「侯爺還請見諒,實在是老侯爺有命。我們,我們不能違抗。」

而這一句見諒,卻是恰恰在柳夫人笑起的時候響起。

「連我的命令都不成嗎?你們是誰家府邸的奴才,就不怕我將你們全都賣出府去?」

家丁們不禁沉默。

鍾姨娘和珊瑚卻是狂喜,沒想到老侯爺竟保護柳蓉到這樣的程度,如果不是今日文定侯和文定侯夫人要對柳蓉下手,恐怕誰都不會知道,老侯爺走之前,竟然下過這樣的命令,這意思竟是明面上以文定侯為尊,而暗中,卻是以柳蓉的意思為準。

柳蓉才是如今文定侯府最有權的人!

當然,這也是因為家中的財政全部都是由鍾姨娘把控,而柳夫人又太沉不住氣,出手出的過快了,才會是如今的局面。

不過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在整個大夏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誰會將一個可能嫁出去的女兒,弄成府里最尊貴暗中權勢最大的人,這豈不是待得女兒出嫁了,這府邸,說不定也要叫人吞併了?

不得不說,這事情若是叫外人知道了,定會佩服老侯爺的魄力和大膽。

卻說柳蓉看著如今這一幕,忍不住頭疼,老侯爺真是太了解她了,竟然還有這樣的後手。不過也是老侯爺真的疼她,信任她,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可越是清楚這些,柳蓉便越是頭疼。

事實上,今日這樣的事情會出,她一點都不奇怪。畢竟文定侯府一旦沒有老侯爺在,沒有老侯爺壓制,以他那便宜父親的性子,以及柳夫人的性子,絕對會對她伸手,這還是不知道她的身價的情況,如果知道她如今手中還有好幾家店鋪,恐怕直接會對著她的東西伸手,然後再這般對付她。

當然,她也絕對不會給他們就是了。

若是他們念著半分親情,要她的東西,她自然不會不給,但是半分親情都沒有,想要她的東西,那是想都不用想。

而預料到這樣的情況,自然也想好了對付的辦法,她已經想好,借著這件事情,和文定侯府斷絕關係,畢竟如今老侯爺不在文定侯府了,那些她還算在意的人,也都不在,再想辦法將鍾姨娘弄出文定侯府,如今的文定侯府,可以和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如果她願意的話,她甚至可以再弄個府邸出來,雖然不會有這樣的奢華,卻也可以是一般人家以上的府邸,到時候將老侯爺和太夫人請來,就是一個新的,還溫溫暖暖的家。

只是老侯爺這般做,她卻是沒有辦法舍了這文定侯府了。

卻說柳蓉的想法若是叫她那便宜父親知道,定會氣的吐血,當然,她的便宜父親現在就已經吐血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只是要隨便處置一個庶女而已,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的父親,竟然離開了,都給他弄出這樣一手。

該死的。這樣的事情若是叫外面的人知道,他堂堂文定侯的臉面往哪裡擱,在府中,竟是連自己的一個庶出女兒的地位都不如!

文定侯眼睛眯起,但是眼底流出的光芒,卻是沒有絲毫親情可言,有的,只是對眼前這個自己的庶女的厭惡,只覺得這個庶女,一直攔著自己的腳步,將他的一個妾侍弄成了誥命,又弄成了管整個文定侯銀根子的人,叫他明明是文定侯,卻連自己府中的銀子一紋都動不了。

都是這個該死的庶女,自這個庶女出生后,他就從來沒有順暢過,如今還讓他在這麼下人面前丟進顏面。若是早知如此,他當初就不該讓鍾姨娘生下這個孩子。

祖母說的果然是對的,鍾家的人,都只會讓他們文定侯府的人不順暢。當年差點害垮文定侯府,如今只剩下一個外出的女兒,竟然也奪了文定侯府的權。

柳蓉的便宜父親,卻是從來沒有想過一件事情。柳蓉不僅僅是鍾家的外甥女,也是他的女兒。

柳蓉會有如今的地位,不單單是因為她是鍾家的外甥女,也是因為她是文定侯府的女兒,還替文定侯府的安危做了那麼多的事情,若不是她,整個文定侯府恐怕都早已經因為新的文定侯自己,完全垮掉,哪裡還會有如今這般的事情。

人,總是這個樣子的,一旦看進自己的利益里,就選擇性的直接忽視了別人付出了多少,才換來如今的狀況。也忘記了彼此之間,還應該有親情這種東西存在。

就在屋中的人都沉默,鍾姨娘放下心的時候,外面卻是傳來家丁焦急的聲音:「不好了,不好了,文定侯府,文定侯府又被圍住了。」

家丁的聲音發顫。

這兩年文定侯府發生的類似事情太多了,他們已經嚇怕了。

第一次是因為柳蓉的便宜父親欠了別人十萬兩銀子,結果招惹的那些人到文定侯府搶東西,差點沒將整個文定侯府拆了。若不是柳蓉在,恐怕文定侯府已經易主。

第二次是太夫人的喪禮,債主糾集一起到文定侯府鬧事,若不是柳蓉,整個文定侯府恐怕都沒有辦法抬頭出去做人。畢竟連自己祖輩的喪禮都不能保護好。

第三次柳蓉不在,卻是京城動亂,結果如何?結果便是整個文定侯府被搬空。真真的破敗,敗落了。

這次又出這樣的事情,家丁如何不怕。

而家丁的話一出,屋中除了柳蓉,所有人都怕了。文定侯和柳夫人甚至想要立刻找地方躲起來。

望著所有人的狀況,柳蓉不禁搖頭,卻還是開口:「慌什麼,這不還沒進文定侯府嗎?都隨我去看看1

柳蓉的聲音一響起,卻是有一股莫名的魔力,鎮定人心的作用,就是那來通報的家丁也不禁放下心來。只覺得什麼事情都不是事情。

所有的人都不禁看向柳蓉。

是啊,只要有三小姐在文定侯府,就有希望!RS

,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