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八章:心寒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去文定侯府,而是查詢柳蓉嫁的人家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家,問問這些人可給那戶人家的孩子看過病症,順便讓他們以後都不要給對方看病了。 只要還想娶他們柳蓉,那就不用想看病了。就是文定侯府,以後也不用管了...

卻說同善堂的病人們癲狂了,因為他們排了許久,劉老大夫卻失蹤了。

一群病人圍著葯堂學徒:「劉老神醫究竟哪裡去了?我們這還等著救人呢。」

「就是,我們這可是等了許久了,可不能不給我們看病埃」

病人們不斷的詢問著葯堂學徒,葯堂學徒被那麼一大群人圍著都快要受不了了,終於有一個學徒說了一句:「聽說是去救小柳大夫去了。」

「什麼?」

「小柳神醫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可是生病了?」

「小柳神醫可是個好人,每次來同善堂都還會給我們偷偷的減少看診的費用,甚至不收我們看診的費用,小柳大夫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可有什麼我們幫的上忙的?」

病人們快速的對著葯堂的學徒詢問著。卻是瞬間將葯堂學徒圍在最裡面,這人擠人的,只叫他們呼吸都苦難。

葯堂學徒忍不住苦著臉,早知道就不提這茬了,可這會看著這麼一群人,似乎不問出個結果就不罷休的狀態,不禁隨口說了一句:「似乎不是生病,劉老大夫去找其它大夫去了,可能,可能是小柳大夫被人困住了吧。我隱約是這麼聽到的,似乎還聽到了文定侯府幾個字。」

「文定侯府?」

「聽說文定侯府的文定侯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把整個文定侯府都給折騰垮了,聽說還弄的女兒都嫁不住去,該不會是欺負我們小柳大夫?見我們小柳大夫好,就想逼著招了夫婿吧1

「這可不行,我們小柳大夫那麼好的人,可不能吃這麼大的虧。」

「就是,我們趕緊走,趕緊去看看,說不定能遇上劉老神醫,還能幫小柳大夫的幫。」

一群病人卻是一拍即合,便向外走去,一時之間同善堂除了那些重症的走不動的,竟都走了出去。

學徒們見病人們走了不禁輸出一口氣,隨即相互看了一眼,臉色變得難看,他們這些話,不會惹出什麼禍端來吧!

這般一想,一個個趕忙當做沒發生過這件事情,各自假裝忙碌,心底卻是擔心壞了,之前的那些事情他們可都不確定埃

而傷兵營里,永城郡主的家的下人聽了劉老的吩咐,便到了傷兵營,找到柳蓉的兩個徒弟,便將柳蓉的事情對著柳蓉的兩個徒弟說了一遍,柳蓉的兩個徒弟不禁面色難看。

他們師傅那樣的女子,自然應該配最好的人家,怎麼能這樣對他們師傅。

卻是不等他們開口,他們在的屋中的傷兵們卻是先一刻開口:「小柳大夫竟然是個女子1

他們可是從沒想過,當初那般用心給他們治療,絲毫不嫌棄他們的小柳大夫是個女子,一想到這樣的女子要被家中逼的嫁給一個將死之人,一個個瞬間群起ji憤。

「這樣的事情怎麼可以,小柳大夫這麼好的人,怎麼能出這樣的事情1不知道是誰先說了一句,其它傷兵們立刻應聲。

「就是,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然我們去救小柳大夫吧。正好帶著傷兵營的弟兄們都去。」

「不,就我們這些人怎麼夠,那可是侯府,我們出去將那些出了傷兵營的兄弟全叫上,我們去救小柳大夫去。」

將士們說著就向外走去。

柳蓉的兩個學徒卻是臉上僵硬,就是過來通知這件事情的人也不禁面色難看。

一個女子的婚事,可不是一般刑事事件,外人根本參合了沒用,說不定鬧離譜反倒是教事情弄的不好了,可看這些人,全是真心的要去救柳蓉。

他們會不會沒幫上忙,反倒是給柳蓉惹來了更麻煩的事情。

不行,可不能就這樣啊,得跟著。

柳蓉的兩個徒弟一想,趕忙跟上這些傷病們。

卻說劉老根本不知道傷兵營和同善堂發生的事情,他卻是去找了自己認識的那一群大夫,當然,他自然不是聚集這些人一起去文定侯府,而是查詢柳蓉嫁的人家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家,問問這些人可給那戶人家的孩子看過病症,順便讓他們以後都不要給對方看病了。

只要還想娶他們柳蓉,那就不用想看病了。就是文定侯府,以後也不用管了。

他們的柳蓉可是這麼好欺負的。

而劉老這邊在行動,永城郡主卻是已經到了順天府,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左庭軒,左庭軒瞬間站起!

「必須快些去文定侯府,柳蓉這麼被帶迴文定侯府,若是不同意,恐怕會被關起來1左庭軒說著快速向外走去,永城郡主心中一驚,也忍不住焦急起來,快速的向文定侯府走去。

一時之間,卻是有好幾撥人馬都向文定侯府去,雖然大家互相不了解,卻全都是去幫柳蓉的,也不知道當這麼多的人跑去文定侯府,相互遇上會變成什麼模樣。

若是一起將大門堵上了,又會變成什麼樣。

卻說柳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事情,竟一下子發散成這樣,還叫這麼多人向文定侯府走來。這會的她卻是直接開口拒絕她便宜父親爭執。

笑話,賣了她給文定侯府揮霍,她可沒有這麼善良的性子。更何況她是穿越到古的了,不可不代表她就要按照古代人的生活方式去做,最多不過是魚死網破,她還真不相信她能比現在這個狀態更不好了。

「父親母親你們不用說了,這件事情絕對絕對不可能。」柳蓉看向文定侯和柳夫人:「若你們一定要定下這婚事,也可以,只要你們讓祖父同意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再說第二遍。」

柳蓉的便宜父親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你這是想拿你祖父壓我嗎?我作為你父親難不成連你一樁親事還決定不了了不成1

柳夫人見文定侯生氣,嘴角忍不住lu出一絲笑容,嘴上卻是直接添油加火:「就是,侯爺,蓉丫頭,你不要置氣了,這件事情便應了吧,畢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無論你同意不同意,侯爺應了,便也就成了,時間到了,總是要嫁的,你這般拒絕也沒有任何作用。」

柳夫人看著柳蓉彷彿很認真的勸說,臉上那得意的表情卻是越來越濃,就彷彿已經看到這件事情成功的結果:「說來,蓉丫頭在外面呆的時間也夠長了,這會既然已經決定了蓉丫頭的婚事,侯爺是不是也該讓蓉丫頭回來住了。」

「若不然中途若是出了什麼變故,我們可怎麼向親家交代。」柳夫人一邊得意的看著柳蓉,一邊對著文定侯說著:「偏偏蓉丫頭又總是在外面呆在一群男人中間。」

柳夫人說到後面更是意有所指的看向柳蓉:「這門婚事我也是瞞著對方蓉丫頭的事情,才能定下來的。」

鍾姨娘臉色難看到極點,明明是做了毀柳蓉未來的事情,這會竟然還這般施恩般的嘴臉,鍾姨娘恨的不行,卻偏偏沒有辦法幫到柳蓉的忙。

想到她如今這樣的身份,即便是帶著誥命的頭銜,卻也無法開口幫上什麼忙,鍾姨娘的神色不禁微微暗淡,心底只剩下酸澀。

珊瑚一旁也是擔心的看著柳蓉,這會說到這樣的程度,恐怕真的沒有辦法拒絕這樣的婚事了,若是真的一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完全不給她家小姐機會,她家天人之姿的小姐,難不成就要這麼被毀了。

柳夫人真不是個東西!

柳蓉不知道鍾姨娘的擔憂和恨,也不知道珊瑚的揪心,卻是看著柳夫人不禁冷笑:「母親有心了,既然可能不能交代,那便不用交代了,到時候直接將二姐姐代嫁出去就是了。」

柳夫人面色一變。

「您都說了,這婚事得來的不容易,這麼好的婚事,我怎麼能搶了二姐姐的機會呢?」柳蓉淡淡的看向鍾姨娘說道。

「婚事怎麼可能隨便代替。」文定侯卻是突然開口:「再說這樣的婚事,怎麼能給你二姐姐,你二姐姐作為嫡女,以後自然會有更好的。」

「你嫡母說的是,你也該迴文定侯府收收性子了,正好在府中住一段時間,接下來就不要接觸外面的事情了。」

文定侯說著對著外面的丫鬟開口,吩咐丫鬟注意柳蓉動作,一旦要離開文定侯府就告訴他。

這分明是要將柳蓉軟禁在文定侯府,不給她出府的機會,讓她完全沒有機會改變這個婚事。這是完全是要將柳蓉買了,好濃銀子到文定侯府,文定侯分明的想銀子想瘋了。

鍾姨娘沒想到文定侯會對她的女兒來這套,心底後悔不已,她怎麼也沒想到,文定侯,竟然會這樣逼她的女兒,這明明也是他的女兒,他怎麼就可以這麼狠心。

她必須要保護自己的女兒。

想著,鍾姨娘快步向前:「你休想關我的女兒,我是不會給你們機會的。」

鍾姨娘說著,拉起柳蓉:「走,娘帶你離開文定侯府,這樣的府邸,也沒有什麼呆的意思了。」

「想走,你想的太簡單了,將她們都帶下去關起來。」柳夫人明顯計劃了許久,直接翻臉開口說道,瞬間從屋外衝進幾個家叮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焦急的聲音:「不好了,不好了,文定侯府,文定侯府被圍起來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