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五章:牛痘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營那邊真的不需要你了嗎?不然我再弄些人,讓你去訓練一批,免得如此無聊呆在家中,只想著這些事情,或者你家小姐我,先將你許配出去,免得你擔心我無法出嫁,叫你也只能呆在家中?」柳蓉逗弄的看著冬兒。 ...

「柳蓉,有興趣嗎?若是你想去宮中選秀,我可以幫你的。」永城郡主兩眼發光的看著柳蓉說道:「說不定可以當我皇后伯母哦。」

柳蓉忍不住翻白眼,永城郡主這段時間跟著她真的是學壞了,平日里因為冬兒不在,她就逗永城郡主玩,沒想到這回永城郡主竟然跑過來逗她玩了。

一旁幫柳蓉折騰完傷兵營那些傷兵,讓那些傷兵學會照顧病人便回來的冬兒不禁捂嘴偷笑。

柳蓉瞪了一眼冬兒,見冬兒趕忙捂嘴止住笑后,才看向永城郡主:「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提及這樣的事情了,不是一直說朝堂不穩,要緩緩選秀嗎?」

這段時間永城郡主基本上都不回果親王府,一直在柳蓉的蓉府呆著,平日里會聊及皇宮的事情,她卻是聽永城郡主提到過,當今聖上決定段時間不選秀的事情,沒想到這麼快就變卦了。

「據說是太后祖母擔心整個皇宮只有上官辰一個皇子,出了變故便叫皇族血脈斷了,所以逼著皇帝伯父選秀。」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不過用的名義不是這個,據說讓皇帝伯父選秀充實後宮,為南方遭旱災的事情沖喜祈福。」

柳蓉聽了倒是覺得有趣,沒想到當今聖上也有這樣娶小妾沖喜的時候。

見柳蓉笑起,永城郡主面上卻是真的變嚴肅:「不過你可不要覺得我剛才是給你說笑,太后祖母下了懿旨,凡是侯門到了及笄的女兒。不曾定下婚事的女兒都要入宮參加選秀。」

「你還是趕緊想想辦法,怎麼能不入宮吧。我可不想我最好的朋友,一轉眼變成我的長輩了。這感覺怎麼想怎麼奇怪。」

柳蓉微微一愣,配藥液的手不禁一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去嗎?」

「具體的不知道,但是侯府最少要提供一個及笄的女子入宮,似乎如今文定侯府,及笄的女子只有你了。」永城郡主是真心的擔心柳蓉。

柳蓉反倒是鎮定自在:「你就不用擔心了,之前文定侯府就已經報過入宮人選了,老侯爺祖父本是屬意九姑姑入宮選秀,後來經過太祖母插手。換成了四妹柳芙,想來這次也應該會是她入宮選秀才是。」

柳蓉說著話,將藥液倒入另一個瓷瓶之中。

永城郡主跟在柳蓉身旁,看著柳蓉的動作:「你現在就天天搗鼓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別的都不關心。」

「我可是聽說,那柳芙和你的關係最差,當初還因為你差點被送出文定侯府,送到皇覺寺去。若不是因為將你九姑姑換下選秀的花名冊,如今恐怕都困在寺廟當中。」永城郡主看著柳蓉:「你難不成都不擔心對方被選上了,到時候找你麻煩?」

柳蓉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轉頭看向冬兒:「又是你多嘴的吧。」

「小姐。我也是擔心你,你整日悶在府中,外面的事情都不管。當初柳芙那般害你,後來又那樣恨你。若是有什麼機會,恐怕是不會放過小姐的。所以小姐還要早點注意才好。」冬兒見柳璇看過來,便對著柳蓉快速的說道,倒是一點都沒有躲避。

柳蓉不禁微微搖頭,冬兒針是被她寵壞了,這種她不操心的事情,冬兒竟是想到這麼遠了。

「這種事情都要擔心的話,以後就沒有什麼事情能夠不擔心的了。」柳蓉看著冬兒開口:「再說你覺得你家小姐,就是那麼容易被找麻煩,那麼容易對付的人嗎?」

「小姐自然是最厲害了,但是小姐你每天在屋子裡搗鼓瓶瓶罐罐,都不管外面的事情,我真的擔心小姐這麼折騰下去,萬一柳芙得了事,找小姐麻煩,小姐也不知道。」冬兒嘟起嘴:「真不明白小姐你做這些是做什麼,這些瓶瓶罐罐也不會生出花來。」

「小姐應該到順天府走走才是,小姐都好久沒見左大人了。」冬兒看著柳蓉怨念的說道,她可是覺得她家小姐若是能嫁給左大人是最好的事情。

永城郡主聽到冬兒提及左庭軒的事情,面色微微的不自然,不過柳蓉正位冬兒的話無語,卻是沒有注意到這中間的變化。

自從上一次,永城郡主幫助柳蓉去找左庭軒處理榮國府和威北侯府的時候,永城郡主每次無論是提及威北侯府,還是提及左庭軒,面色都不太自然。

柳蓉放下手中的瓶瓶罐罐看向冬兒:「你啊,就不要再操心這些事情了,你家小姐自由主張。」

「再說折騰這些瓶瓶罐罐說不定還真能開出花來,說起來真想找人做一個實驗。」也不知道這手中弄出來的稀釋了的牛痘的液體,能不能注入人的身體,讓人的身體起微量的反應,以後對天花這種東西產生抗性。

她以前救治六姐兒的時候,就想折騰這東西,要知道那時候,她可是聽到六姐兒的癥狀時也束手無策,最重要的是,當時去照顧六姐兒的時候,報的是視死如歸的想法。

這個時代,天花這樣的病症沒有救,只能硬抗,上一次遇到六姐兒不是真的得天花是運氣好,萬一下次遇到真的天花,她總不能見死不去照顧,所以這次閑暇下來,她想給自己種一下痘,那樣以後就不用擔心這個病症了。

不過,她還真沒有膽量自己直接注射用從牛身上採集下來的牛痘,稀釋的液體嘗試。

「小姐1見柳蓉的所有注意力,就飛到天邊去了,冬兒不禁全身無力。

若是她家小姐一直這樣可怎麼好,以後都這樣不在意自己的未來,又是在她看顧下變成這樣的,鍾姨娘一定會對她不高興的。

說來冬兒真的是想多了,鍾姨娘恐怕才是最了解柳蓉的,老早便和柳蓉聊及過這些,當初柳蓉便有說過自己沒想過一定要嫁人的事情。

永城郡主一旁看著冬兒急的跳腳又無奈,不禁笑起:「好了,你家小姐就是這樣,你又不是一天兩天才知道的。」

「可是郡主,冬兒這不是擔心我家小姐么,她一直這般專註這些東西,在整個京城裡的名氣確實是越來越大,可我聽張夫人說,小姐越是這樣,以後可能會越難出嫁。」冬目醋拋ㄗ鍪慮櫚牧蓉:「我擔心小姐以後真的那麼一直孤單下去。我問過常姑姑的,常姑姑一輩子在皇宮度過,臨老出宮,一直一個人。」

「她可是和我說,她這輩子最後悔的便是到了年紀沒有出宮尋個正常人家嫁了。」冬兒對著永城郡主認真的說道:「我怕小姐以後孤苦伶仃。」

永城郡主看著冬兒皺著一張臉,滿臉擔心的樣子,也不禁覺得有趣,想著不禁笑起:「好了,別擔心了,最多實在不行,我便讓你家小姐到我家,給我當嫂子,反正我哥在邊疆這麼久,也一直沒有成婚的意思。」

一旁從遙想天花的事情回過神的柳蓉,聽到永城郡主的話忍不住翻白眼:「你們真的是閑的沒邊了。」

「冬兒,傷兵營那邊真的不需要你了嗎?不然我再弄些人,讓你去訓練一批,免得如此無聊呆在家中,只想著這些事情,或者你家小姐我,先將你許配出去,免得你擔心我無法出嫁,叫你也只能呆在家中?」柳蓉逗弄的看著冬兒。

「小姐1冬兒不禁跳腳:「人家說真的呢,小姐就是什麼都不在意。」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認真的。」柳蓉笑著看向冬兒,裝著理解一般敷衍的開口,面上卻是看向永城郡主:「江南糧食受災,我聽說已經有一些受災的百姓北上,往京城來了,可是真的?」

永城郡主沒想到柳蓉一下子跳躍思維竟是想到這些事情上,不禁仔細思考了一下,才對著柳蓉回答:「我聽楊少閔說,那邊確實好多百姓背井離鄉,但是這樣總不是長遠的,如今糧價都開始漲了,百姓們只可能更買不起米。」

「不過楊少閔這次將琉璃運到江南,又大賺了一筆呢,這琉璃還真是一本萬利埃」永城郡主看著柳蓉不禁雙眼發光:「賺的那些銀子,即便是我,也覺得真的很多呢。」

「柳蓉,你有沒有別的新想法創意什麼的,不然我們再開個店鋪?這次就我們倆來,只能看著我哥的西柳衚衕賺銀子,還是賺柳蓉你想出來的辦法的銀子,我也不甘心想試試呢。」永城郡主看著柳蓉興奮的說道。

一想到自己也弄這個這麼厲害的店鋪,以後拿出去炫耀,說不定會被別人羨慕死,永城郡主就忍不住更加意動,看著柳蓉的目光也不禁變得更加明亮。

柳蓉不禁再次一個白眼:「我哪裡能知道那麼多的配方,你就不要多想了,這兩日等我忙完了,我便帶你出去走動走動。」

「說起來,我也快在家裡憋瘋了。」柳蓉說著,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永城郡主聽到柳蓉的話,面上不禁露出大大的笑容,欣然同意。

就在這個時候,林山快步領進一個人,正是鍾姨娘身邊伺候的珊瑚,只見珊瑚滿臉焦急的走進屋中,見柳蓉在屋中,便快速對著柳蓉開口:「小姐,不好了,劉大奶奶為了不叫您入宮,給您定了一門親事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