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章:新文定侯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想來榮國府讓九姑姑求我,也是因為這一點。」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再說祖父您還不相信我嗎?不是我自得,如果我都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恐怕也沒人能處理了。」 柳蓉說著話,看著老侯爺,她這會可是真正...

隨即所有人都緊張的盯著老侯爺,等著老侯爺繼續說話。

老侯爺卻是目光掃了所有人一眼,最終在柳蓉身上頓了頓,大家都盯著老侯爺,哪裡注意不到這一點,目光不禁隨著老侯爺看向柳蓉,難不成老侯爺接下來的條件和柳蓉有關。

柳蓉不禁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老侯爺究竟是在想什麼,幹嘛說完這樣的話看她,無論文定侯府變成什麼樣,只要老侯爺祖父將文定侯傳下去,她便不會再繼續管文定侯府。

哭,老侯爺祖父該不會是在算計她吧。

卻說柳重權面色難看,完全沒有想到老侯爺會突然這麼開口。而一旁的劉大*奶見老侯爺將目光頓在柳蓉身上,拳頭不禁攥緊。該死的,不會又要將這庶女的身份抬起來吧。當初就該將這賤人淹死的。

老侯爺收回目光:「我的要求很簡單,誰要繼承下文定侯,就必須繼續讓鍾姨娘管家,家裡的銀根,沒有鍾姨娘的同意,不得亂動。」

屋中所有人再次嘩然。

柳蓉瞬間扶額,抬高鍾姨娘的身份,將鍾姨娘綁到文定侯府上,這和將她繼續綁在文定侯府有啥區別,老侯爺祖父,你不帶這麼玩的。

老侯爺看著柳蓉無語的模樣,卻是笑起,這可是他想到的,能讓文定侯府一直維繫下去的最好的辦法。

劉大*奶卻是瞬間恨的撓心撓肺,這不完全就是讓鍾姨娘當幕後的文定侯夫人嗎?即便她名義上是文定侯夫人又如何?沒有管家的權利,根本就不會有人敬重!她以後在文定侯府再沒有位置可言,想到以後的生活,劉大*奶恨的吐血。

該死的,都要走了,竟然還不讓她痛快,她當初就該氣死這老不死的。

不行,這樣的話,還不如柳重權不繼承這文定侯的位置,好歹能分到一筆財產,到時候她還能繼續當她的夫人,至少家中的一切,都由她做主。這般想著,劉大*奶快速的看向柳重權。

老爺,你可千萬不要答應這個條件啊!即便你答應了,府中的銀根都叫鍾姨娘這賤人管了,她是不可能讓你隨便動用的,到時候府里就是鍾姨娘獨大了!

只是劉大*奶看向柳重權時,註定是要失望,因為柳重權已經快速開口:「父親,您便放心吧,以後這文定侯府管家的事情,還是繼續交由鍾姨娘,現在可以宣布誰繼承文定侯的位置了嗎?」

柳重權一臉笑容的看著老侯爺,反正這文定侯先到手再說,至於鍾姨娘,這還不是他屋中的人嗎,到時候想要怎麼樣,還不是他說了算。

見柳重權答應了自己這個條件,老侯爺才lu出笑容,才將身上的聖旨取出遞給柳重權。

劉大*奶見老侯爺直接將聖旨遞給柳重權,趕忙湊到柳重權身旁看聖旨,待看到聖旨中直接寫的是柳重權繼承文定侯,卻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們根本就是被老侯爺給算計了!

老侯爺分明是早就弄好聖旨了,這樣的聖旨既然下了,根本就改變不了,也就是說,即便柳重權不答應,他還會是下一代文定侯!

只是劉大*奶一開始沒能張嘴說話,現在是再沒有說話的機會。

將所有一切都安排好了,老侯爺便將所有人散了,卻是將柳蓉一個人柳了下來。

柳芙和柳茗看著柳蓉嫉妒的要死,可到的如今的狀況,她們兩個人做什麼,都對柳蓉再沒什麼影響,即便是劉大*奶,如今也要夾著尾巴做人,更何況是她們兩個。

待得所有人都離開了,老侯爺才喚了柳蓉到一旁坐下。而大夫人則一旁吩咐了胭脂去給柳蓉他們上茶。

「祖父不帶這樣的,你以前可是答應過我,你不在文定侯府了,就允許我娘跟我走,離開文定侯府的。」一坐下,柳蓉便看著老侯爺開口,劉大*奶一行人當文定侯府是個寶,她對文定侯府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之餘她,文定侯府除了勉強能當個依靠外,更多的是包袱。

老侯爺望著柳蓉不禁失笑:「我那時候說的是我死了,就讓鍾姨娘跟你離開,這不是還沒死,還活得好好的嗎,更何況你一個人在外面活得也不輕鬆,還不弱讓鍾姨娘在府邸里過的好。」

「如今有你父親答應,鍾姨娘管著家,相信也沒有人可以動鍾姨娘,你也可以安心了。」老侯爺看著柳蓉笑著說道,只是說到最後,又似乎有些怨念:「你說你,怎麼就不是個男子呢,若不然,祖父我也就不用想那麼多,直接請旨將文定侯府傳給你就是了。不然我再去聖上那邊請旨將試試,看看能不能將侯位傳給女兒?」

望著老侯爺的狀態,柳蓉不禁打個冷顫:「別,還是換個話題吧。」

老侯爺不禁哈哈笑起。

望著老侯爺得意的笑容,柳蓉也不禁笑起,之前這般說話,不過是為了將老侯爺逗的開心一些罷了:「祖父打算什麼時候離開文定侯府去京郊的山莊,正好這會可以提早告訴我,我到時候去送祖父。」

見柳蓉問這個,老侯爺斂下笑容:「大約還要過些時候,至少要等文定侯府分完家,再便是處理了你九姑姑的事情后。」

知道柳蓉知道柳璇的事情,所以老侯爺也隱瞞這件事情,直接對柳蓉說。

柳蓉想了想,還是對著老侯爺開了口:「處理九姑姑的事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好,再說牽涉謀逆的事情,祖父牽扯了不好,還是讓我看看吧。」

「這……」老侯爺遲疑,倒不是他不意動柳蓉處理這件事情,只是謀逆相關的事情,都事關重大。

柳蓉卻是笑起:「祖父還不相信我嗎?您只管好好的同祖母到京郊養身體即可,這件事情便交給我吧。」

「畢竟我是個女子,再如何目標也不大,誰會覺得我一個女子能和謀逆沾上關係呢,想來榮國府讓九姑姑求我,也是因為這一點。」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再說祖父您還不相信我嗎?不是我自得,如果我都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恐怕也沒人能處理了。」

柳蓉說著話,看著老侯爺,她這會可是真正的說了一次大話,老侯爺應該不會拒絕將這件事情交給她了吧。

不過她也確實不想老侯爺再出面處理這些事情了,畢竟老侯爺如今將侯爺的位置傳出去了,以往那些交好的,也不知道還有幾個會給薄面,畢竟是他父親接的文定侯的位置,她那便宜父親,可是活生生將文定侯府弄的這般沒落的那一個。

聽到柳蓉的話,老侯爺沉默。

胭脂已經將準備好的茶水都送了過來,先是給老侯爺遞了一杯,另一杯遞給柳蓉,柳蓉接過茶杯抿了一口:「祖父,您難不成還不信我嗎?」

一旁的大夫人見柳蓉這般開口,知道柳蓉是因為擔心老侯爺的身體,才會這般主動,心底不禁感動,想了想,終於也對著老侯爺開口:「侯爺,蓉兒也是一片孝心,便讓蓉兒試試吧,更何況,以蓉兒的能力,想來也比我們這些年紀大的人出手要好。」

老侯爺聽大夫人開口,不禁看了大夫人一眼,好一會,終於點了點頭:「那這件事情便交給蓉兒吧。」

不過老侯爺說完卻是微微一頓:「不過在成功之前,還是莫要叫人知道蓉兒插手了這件事情。」

「九姑娘本身就對蓉兒印象不好,若是成功了,便告訴九姑娘這件事情是蓉兒幫的忙,若是失敗了,便說是我這老頭子沒能幫上忙吧。」老侯爺對著大夫人細細囑咐道。

大夫人點了點頭,便吩咐屋中的人不許將今日的話傳出去。

柳蓉心底輕嘆一口氣,這樣的老侯爺,她又怎麼能做到對老侯爺在意的事情完全無視,恐怕即便是不叫鍾姨娘管家,文定侯府敗落,待得要老侯爺重新出來解決的時候,她也會忍不住出手幫忙的,如此一想,這會直接讓鍾姨娘管家,反倒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後不需要突然發現這些事情,糾結了。

如此幾個人又聊了些府外的事情。沒想到老侯爺竟是知道柳蓉在傷兵營為了救人,刺傷自己的事情,以及後來為了抓住那些謀逆潛伏在京城的人,以自己為you餌的事情,卻是為了這些事情,數落了柳蓉一頓。

柳蓉心底卻是暖暖的,就如同對鍾姨娘那種心底暖暖的一樣,這便是被關心的感動,也是心底深藏的親情。

她這輩子和文定侯府的羈絆大抵是去不了,只能這麼一直一直一直的延續下去了。

轉日,柳芸的婚事很是熱鬧,不過這大約是文定侯府最後一次這麼熱鬧了。因為這裡好多的人到得婚禮后都要分出去,離開文定侯府,而老侯爺也決定了三日後離開文定侯府,帶著大夫人去京郊祝

柳蓉則是同上一次對待柳璇一樣,給柳芸的嫁妝里添了一套琉璃茶具,不同的換了男裝體驗了一把送嫁,將柳芸送到了張學士府。當然,途中還訛了來迎親的張麟一筆紅包,按照現代的方式搶劫了一番,卻是鬧出一些有趣的事情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