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九:分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權便不敢繼續說話了。 望著眼前看起來還完全沒有辦法擔事情的柳重權,老侯爺忍不住嘆氣,都已經是四十,即將要接文定侯的人了,這會竟然還不知道輕重,連如此不要臉面的話都要說出來。 恐怕不是他...

老侯爺面色不是很好,看到柳蓉的時候才露出笑容,想來是因為柳璇的事情。

柳蓉不禁微微皺眉,老侯爺身體狀況並不適合操心這些事情,本來勸老侯爺將文定侯府傳下去,就是為了讓老侯爺可以安心養病,如今又出了這事情……

卻說老侯爺視線在柳蓉身上頓了頓,便由著小廝扶著走到大堂前坐下,見老侯爺坐下,幾位奶奶以及柳蓉的便宜父親,便宜叔父才跟著坐下。

「爹,您今日把我們招到一起,這是要宣布希么事情啊?」柳蓉的便宜父親最先看著老侯爺問道。

柳重權的話一出,屋中的所有人都看向老侯爺,等著老侯爺開口,只有那些個年紀小的,完全不懂事的,在照顧的奶媽身旁東張西望,顯得興奮。

柳蓉本就知道今日要宣布的事情,所以對便宜父親問的話沒有什麼興趣,只是鎖眉思考著柳璇的事情。

她當時答應柳璇幫忙倒也不是說假,只是因為她看出柳璇的夫婿參與謀逆這件事情有些蹊蹺罷了。若真是謀逆,自然不可能只有柳璇的夫婿牽扯進去,而整個榮國府卻沒有什麼事情,偏偏這樣的事情柳璇不找別人,卻來找她,這說明是後面有人指點,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是有解的,可能還需要她幫忙才可以,所以她才答應大夫人,在折騰報復了一番柳璇后,將這件事情應下。卻不想後來大夫人會心疼她。主動替她將這件事情拒絕了,只是這樣的事情放到老侯爺身上。卻不是個好主意。

看來,老侯爺宣布完事情后。她還是去找一趟老侯爺比較好。

既然放手不管文定侯府了,就還是安安心心的出去修養比較好,這樣身體才容易維持的好一些。

「什麼!分家?不行,分家不行1正當柳蓉想著,突然聽到一個拔尖的聲音,柳蓉不禁抬頭,便見說話的人是二夫人,而這會二夫人已經是站起身看著老侯爺。而二夫人身旁,柳博的父親。也就是柳蓉父親的堂弟柳重財也是站著看向老侯爺。

「伯父,如今文定侯府本就沒落了,再分家,恐怕就更落魄了,這事情使不得埃」若真是分了,以後他家這一大家子誰養活,他可是用公中的銀子用的正順著呢。

柳蓉的便宜父親倒是對此沒有說什麼,似乎還變得十分鎮定,若仔細看。可以看到柳重權面上有著一絲得意的笑容,而坐在柳重權身旁的劉大奶奶,也是滿面笑容。

老侯爺這會提及分家,那後面肯定就是傳文定侯位了。這也就代表著她馬上就要成為文定侯夫人了。她日後再不用顧忌大夫人了。不對,應該說是太夫人,接下來府里的夫人只有一個。也只會是一個,那就是她。

柳蓉沒想到老侯爺說的第一件事情竟不是傳文定侯的位置。而是開口提分家。看來是為她那便宜父親掃出以後文定侯府不好管理的問題。只是柳蓉掃過她那便宜父親,忍不住微微搖頭。

只見柳重權嘴角露笑。臉上笑容洋溢。想來是知道老侯爺開口了這件事情,後面就是傳文定侯的位置,而他就要成為整個文定侯府的最有權的人。這會顯然是滿心的得意,其它的事情完全關注不到了。

老侯爺將文定侯府傳下去,還不忘將文定侯府殘留的問題去掉,可瞧瞧她這便宜父親,明明知道自己就要得了文定侯的位置,竟然就完全不管老侯爺分家替他掃除障礙的事情。

要知道如今文定侯府沒落,整個文定侯府的莊子和店鋪已經供應不了這麼大一個家消耗。

老侯爺這會可是為了讓他們的日子更好過一些做鋪墊,但凡是個聰明的,也應該在一旁幫襯一二才是,可她那便宜父親卻是完全不管。

以後真的是要想辦法將鍾姨娘帶出文定侯府,不再參合文定侯府的事情比較好。

就在柳蓉思考著鍾姨娘以後的事情,卻說老侯爺聽了柳重財的話完全不為所動:「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明日就開始搬家。」

「公中的店鋪和銀子我也已經分好了,分成了三份,到時候會讓管家送到你們手中。」老侯爺說完這件事情,明顯不願意再繼續說這件事情,卻是開口:「接下來宣布另外一件事情。」

「三份?為什麼是三份?」柳重權卻沒有注意到老侯爺後面的話,耳中只注意到三份這兩個字:「爹,最多就是兩份罷了,怎麼會是三份,而且這三份究竟是怎麼分的,可不能……」

柳蓉也不禁微微疑惑,事實上文定侯府只要將二房分出去便可以了,怎麼突然變成了三份了,這第三份是誰呢?

老侯爺聽到柳重權的話,面上不禁一冷,更是冷冷的掃了一眼柳重權,到底是從小怕老侯爺的,老侯爺一冷臉,柳重權便不敢繼續說話了。

望著眼前看起來還完全沒有辦法擔事情的柳重權,老侯爺忍不住嘆氣,都已經是四十,即將要接文定侯的人了,這會竟然還不知道輕重,連如此不要臉面的話都要說出來。

恐怕不是他這麼一瞪,他這兒子就要將後面那些沒有體面的話,當著這麼多的晚輩面前全說出來了。若真說出來了,以後還如何管理這個家!

哎,若不是他如今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且孫子輩也沒有什麼凸出的,年紀又都還無法擔當起文定侯府,他是真的不願意將整個文定侯府交給這個大兒子,無勇無謀,還不善於管家,恐怕文定侯府一傳下去,不多久,就會各種問題。

為什麼柳蓉就不是個男兒身呢,若是個兒子,他也就不用這愁了,直接將文定侯的位置傳給柳蓉便是了。

事實上,即便柳蓉是女子,老侯爺也是有想要傳文定侯位給柳蓉的想法的,只是自古以來沒有女子繼承侯位的事情,他作為文定侯,也無法做出打破規矩的事情罷了。

老侯爺望向還是不明白,依舊看著他,擔憂文定侯府財產分割的不好的柳重權,不禁再次搖頭。

做人什麼的都不好也就怕了,若是懂得人際,知道疼一下晚輩,同三孫女關係經營的好也好。至少他也能安心,畢竟有柳蓉在,文定侯府就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偏偏他這兒子,連這樣簡單的事情都不會做,還處處找柳蓉的麻煩,和柳蓉,就彷彿前世有仇一般。哪裡像什麼父女。

卻說二夫人見勸說老侯爺沒用,也忍不住跟著詢問財產分割的事情:「那文定侯府的家產究竟是怎麼分的?侯爺您可不能見我夫婿不在了,虧待我們孤兒寡母的。」

對於自己在意的東西,第一句話說出來,二夫人的話就順暢多了:「父親當年雖然來不及分家,但是肯定也是給我夫君留了一份的,侯爺可要仔細分才好。」

見二夫人這般開口,一旁的大夫人替老侯爺開口:「放心,侯爺不會虧待你們的。」

大夫人的話才下,劉大奶奶就跟著開口:「再如何,重權以後也是要繼承文定侯府的,如今文定侯府銀根就緊,父親確實要仔細才成,若不然,以後文定侯府的體面可怎麼辦?」

「不是我說,明明只要分成兩份就好,還非要弄出三份,也不知道這第三份是分給誰的,府邸里可沒有第三份需要分出去的,不會是老侯爺在外面還養了私生子,要分給私生子吧。」劉大奶奶看著老侯爺快速的問道,這府邸里的銀子,待得柳重權繼承了文定侯的位置,可都是她們的,她可不要分薄了。

大夫人聽到劉大奶奶的話,瞬間氣的可以,這還是媳婦該說能說的話嗎?

大夫人不禁擔心的看向老侯爺,擔心老侯爺出什麼事情。

柳蓉也在聽到劉大奶奶的話的瞬間看向老侯爺,見老侯爺只是面色更冷,並沒有併發症的狀況,才安下心來。這劉大奶奶真的是說話越來越大膽,越來越放肆了。

大夫人深吸一口氣,她當初真是應該拚死阻止太夫人廢掉鍾姨娘,抬劉大奶奶的。

大夫人心裡如此想著,面上卻是替老侯爺開口:「既然你們廡慮椋還好奇老侯爺究竟是怎麼分的公中的銀子,那我便提侯爺告訴大家吧。」

「侯爺將公中的銀子分成了三份,分別是以後繼承侯府之人佔七成,而二夫人那邊二成,三媳婦那邊一成。」大夫人看著屋中的所有人說道。

柳蓉不禁訝異,沒想到,這第三份竟是將三奶奶分出去,這一點,她倒是不是很理解。

不過一想,隨即理解老侯爺的做法,媳婦可是有嫁妝的,如果還留在文定侯府,以她便宜父親的性格,說不定以後文定侯府銀根壞了,就要將逐一打到三奶奶身上了。

柳蓉不禁感嘆,老侯爺卻是個不錯的,可惜生了這樣的兒子。

卻說老侯爺見所有人對著分財產的事情皺眉,卻沒有開口提出什麼的,才再次開口:「那接下來,便說下一件事情吧。」

「我已經向聖上請了傳出文定侯位的旨意,不過這聖旨上還未寫上下一任文定侯的名字。」老侯爺說著目光掃過所有人,最後定在柳重權身上:「要想接任文定侯,則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當然,如果我選的人不答應我這個條件,任何答應我條件的,有文定侯府血脈的,都可以接任文定侯。」

老侯爺的話一出,所有人不禁嘩然。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