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六章:開口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光火石之間,柳蓉腦海一個想法劃過,柳蓉不禁瞳孔微微一縮,面上突然一冷:「九姑父犯了什麼事情?需要你們求到我這裡。」 大夫人見柳蓉面上變化,想到柳蓉這般聰明,猜想柳蓉恐怕是猜到了,這會恐怕對她這...

「祖母,您怎麼來了?」柳蓉快步上前迎向大夫人。

大夫人看著柳蓉卻是神情有一些複雜,自柳蓉掉入池塘被救回來后在太夫人那邊見到後到如今,真真是變化了。

,柳蓉卻一步一步幫著到現在,如今又是所有人都崇仰的小柳神醫,這是傲。對於整個,柳蓉做的夠多了,無論她為的是鍾姨娘還是其它,都做的夠多的了。

是虧待柳蓉,而今,她竟要為了自己的女兒,尋找柳蓉做那樣可能危及自己的事情。

大夫人忍不住微微一顫,一旁的胭脂趕忙握住大夫人的手。只這片刻,大夫人又似乎老了許多。

柳蓉微微疑惑的望向大夫人,不解大夫人如今的狀態,不說看著她眼底流露出來的愧疚,就是這短短的時間,突然間就似乎老了許多。如今大夏安穩,京都也似乎沒有什麼大的事情,能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大夫人這是怎麼了。

卻說鍾姨娘見大夫人來了,也不禁跟著柳蓉上前,這會見大夫人這般神態,也是愣了一愣,這還是鍾姨娘第一次見大夫人這般狀態,想了想,吩咐了一旁的珊瑚給大夫人搬一把椅子來。

一旁的珊瑚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這片刻,永城郡主也是走到了柳蓉身旁。

聽到鍾姨娘吩咐珊瑚給大夫人搬椅子,柳蓉才看著大夫人再次開口:「祖母,怎麼了?」

大夫人看著柳蓉,雖然答應了自己的女兒柳璇,過來幫柳璇求柳蓉救柳璇的夫婿,可這會,大夫人卻是無論如何都開不了口。

胭脂微微嘆氣。卻是上前一步,對著柳蓉跪下。

柳蓉一愣,趕忙上前扶胭脂。

胭脂卻是沒有起來:「三小姐,大夫人過來是來求您一件事情的,可是大夫人說不出口,就讓胭脂這般跪著同三小姐說吧。」

柳蓉皺眉,不禁看向大夫人:「祖母,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夫人想上前扶自己的貼身丫鬟胭脂,聽到柳蓉的話,卻是頓祝沒能上前扶起胭脂。

胭脂卻是抬頭看向柳蓉:「其實胭脂這是待大夫人向三小姐跪的,大夫人畢竟是三小姐的長輩,是三小姐的祖母。不能對著三小姐下跪懇求事情,所以胭脂待大夫人跪下,求三小姐幫幫九姑爺,救救九姑爺。」

胭脂說著對著柳蓉磕頭。

柳蓉不禁看向鍾姨娘,鍾姨娘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

柳蓉蹙眉,一會便想明白了,這恐怕是柳璇在她離開大夫人屋子后,同大夫人說了什麼,讓大夫人過來替她求自己。只是不知道求的究竟是什麼事情。

救救九姑爺?難道是柳璇的夫婿病了?

柳蓉的目光不禁看向大夫人,便見大夫人低下頭。好在她個子矮,能看到大夫人的表情,大夫人的面上明顯很是糾結。也滿是愧疚,那表情分明在說,她不該來開口的。

顯然胭脂如今求自己的,並不是讓自己治病救人。

那救九姑爺是什麼意思?她除了治病救人的能力外,似乎也做不到用其它的方法救人了才是。

不對。大夫人明顯覺得這件事情大夫人自己不應該同她開口,胭脂還這般跪下。這些人是覺得她能做到,又不是治病救人,但是求這件事情是過分了的……

那便應該是同她周圍的關係有關,是認為她認識的這麼多人,有本事救柳璇的夫婿。

難不成是柳璇夫婿犯案了?

不對,榮國府既然地位高,二公子犯案了,自然應該有辦法自己救助才是,又怎麼會讓柳璇求到自己身上。

恐怕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且榮國府自己不能沾染的事情。而這樣的事情,讓她出面卻可以。如今整個京城出的最多的問題……

電光火石之間,柳蓉腦海一個想法劃過,柳蓉不禁瞳孔微微一縮,面上突然一冷:「九姑父犯了什麼事情?需要你們求到我這裡。」

大夫人見柳蓉面上變化,想到柳蓉這般聰明,猜想柳蓉恐怕是猜到了,這會恐怕對她這個當祖母的也不喜歡了,不禁露出苦笑:「你九姑父不小心同謀逆的人牽扯上些關係,祖母……祖母實在不忍心你九姑姑年紀輕輕被守寡,所以,就當祖母求你了,若是你有辦法,求你救救你九姑父吧1

大夫人看著柳蓉開口說完,臉上的苦澀更濃,本想和老侯爺一起離開,讓開心心的,好好的離開,卻沒想到臨走,還對自己的孫女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

永城郡主聽到大夫人的話,卻是瞬間大怒:「你們這是當柳蓉是什麼了,榮國府的人沾染上謀逆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是可以找柳蓉解決的事情嗎?你們難道就不擔心將柳蓉也給弄進去,到最後也被牽連?」

鍾姨娘聽清楚事情的原委,面色也變得十分難看,她一直覺得大夫人還是不錯的,無論是對她還是她的女兒柳蓉,卻沒想到這會竟然對她女兒提出這樣過分的條件,鍾姨娘不禁看向柳蓉,見柳蓉沉默沒有立刻拒絕,不禁也看向大夫人:「大夫人,這件事情您求錯人了,三小姐不過是個女流,根本不可能有辦法做到這些事情。」

鍾姨娘說著看向柳蓉:「蓉兒,這件事情不用考慮什麼了,這樣的幫,你幫不上,也幫不了。」

她是絕對不容許她的女兒靠近這樣危險的事情的。誰要傷害她女兒都不行,即便這個人一直對她的女兒不錯,還是她女兒的長輩,也不成。

大夫人內心難過,可想到自己女兒年紀輕輕就要守活寡,一咬牙,卻是對著柳蓉,自己的孫女曲膝就要跪下。

所有人都不禁一驚,趕忙攔住大夫人,柳蓉也是上前幾步扶住大夫人:「祖母,你這是做什麼?」

「祖母知道自己這麼做不應該,可你九姑姑自小是太夫人養大的,從不曾求過我什麼事情,如今好不容易求我一件事情,還是關乎她一輩子的事情。」大夫人說到這裡聲音變弱:「我知道不應該,但是她畢竟是你九姑姑,我不能不替你九姑姑求你。」

「祖母,你應該知道,我只是個大夫。」柳蓉終於看著大夫人開口。

「祖母知道你只是個大夫,可當初那麼多的事情,大家都覺得了,但是你卻起死回生了。」大夫人說著微微一頓:「我不求你一定要救下你九姑父,只是希望你能幫幫你九姑姑。」

「我知道你九姑姑一直對不住你,一直性子執拗過分,以前還總是找你麻煩,祖母也知道對你提出這些很過分,但就當祖母求你了,求你幫幫你九姑姑吧1大夫人看著柳蓉幾近哀求。

永城郡主聽著大夫人的話,擔心柳蓉同意,不禁快速的開口:「柳蓉,別的事情都好說,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牽扯到。你不知道,我皇帝伯父如今最憎恨謀逆之人,所以這樣的事情占都不能占,你可知道就為了這謀逆的事情,京城已經有三千人被斬首了,全都是株連九族1

永城郡主看著柳蓉快速的開口。

聽了永城郡主的話,大夫人面色灰敗,剎那間又似乎老了幾歲。

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即便大夫人之前身體利落,可如今這一陣子的操勞,卻是也活活的將她的身體快拖垮了,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恐怕沒個兩年就受不了了。

看著一直不說話的柳蓉,大夫人最終嘆了口氣:「胭脂,起來吧。三丫頭為做的夠多的了,這事情也不是三丫頭能做到的事情,我們別繼續為難三丫頭了。」

若她這女兒命,那便守寡吧。

最多她努力,以後過了,將自己留下的嫁妝都給女兒,也好叫她過的好一些。

胭脂聽到大夫人的話,不禁看向大夫人,心底微微嘆氣。

若是三小姐有辦法就好了,大夫人一直對九姑娘內疚,如今難得九姑娘求夫人,夫人連如此不應該做的事情,都扯下臉過來了,卻依舊是連這最後的忙都幫不上……

就在鍾姨娘見柳蓉沉默以對,忍不住鬆一口氣,大夫人也覺得柳蓉絕對不可能答應,如此沉默拒絕是正確的,穩定自己的情緒,調整自己的狀態,上前要拉起聽她開口了,還不站起來的胭脂時,柳蓉卻是突然開口了。

「祖母,是九姑姑求您來求我的?」柳蓉看向大夫人詢問。

大夫人微微一愣,卻是點了點頭。

「既然是九姑姑要求我事情,為何她自己不過來,反倒是讓祖母你這般過來,既然是九姑姑要求我事情,自然應該九姑姑自己來求我。」柳蓉看著大夫人平淡開口:「祖母,你讓九姑姑自己過來找我說這件事情。」

所有人都不禁面面相覷,一時反應不過來柳蓉話br /

胭脂卻是眼前一亮:「三小姐是讓九姑娘過來親自開口便答應嗎?」

不是。

柳蓉卻是沒有直接開口說。

當年吃了那麼多的苦頭,她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幫一個叫她吃了那麼多苦頭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