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四十三章:撒潑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看劉大奶奶的狀態,這根本完全就是潑婦不講理狀態了,這文定侯府有這麼一個大奶奶,真是倒了幾輩子的血霉了,不知道太夫人知道自己給文定侯府選的未來當家祖母,如今這個樣子,會不會後悔的從墳墓里跳出來。 ...

柳蓉哪裡不知道大夫人心中為難和擔憂,卻是笑著最先起身:「九姑姑難得回來,祖母我們趕緊去迎接九姑姑吧。」

聽到柳蓉的話,大夫人心中一暖,不禁開口:「你這段日子在外面也累了,不然便先和鍾姨娘一起去休息吧,晚上見你九姑姑也是一樣。」

卻是大夫人擔心柳璇依舊像以前那般不懂事,再被劉大奶奶挑撥了情緒找柳蓉麻煩,想要將柳蓉和柳璇兩個人錯開。

劉大奶奶卻是嘴角一挑:「長輩回府,哪有晚輩不去迎接的道理,娘,您可不能這麼慣著三丫頭,萬一慣壞了可不好。」

永城郡主雖然不明白大夫人聽到柳璇回來,為什麼讓柳蓉去休息,不過卻能感覺到劉大奶奶言語之間的不懷好意,想到以前這劉大奶奶一直找柳蓉麻煩,不禁眉頭皺起。

大夫人見劉大奶奶還阻攔自己不讓柳蓉和柳璇見面,面色不禁沉下,若不是有這樣挑撥是非的兒媳在,她何須擔心自己的女兒和孫女之間有什麼矛盾,還要叫一方避開!而如今倒好,她為了家中平穩,如此開口,這個挑事的主,竟然還阻攔。

柳蓉卻是對著大夫人笑著感激:「祖母,不礙事,九姑姑難得回來,我和九姑姑也已經許久不曾見了,不迎接確實不好。再說這次出去迎接九姑姑,還能討要到些見面禮呢。」

大夫人聽到柳蓉緩和的話,不禁笑起,繼而心中更加心疼。如此乖巧懂事的庶女,怎麼這大媳婦就是一直找麻煩。一家人好好過難不成就不行嗎?

卻說柳蓉說完淡淡的看了一眼劉大奶奶,她實在是有些煩了劉大奶奶了。也許這次回來應該去見上一見巧兒。

劉大奶奶看到柳蓉淡淡撇過來的眼神卻是忍不住心中一緊,隨即面色更加不好,她怎麼也接受不了她作為嫡母,竟然會怕庶女的眼神:「那還說什麼,還不快出去迎你九姑姑,庶出難不成就只會嘴巴上說事不成?」

劉大奶奶這話一出,屋中瞬間一靜,所有人都看向劉大奶奶,面色也不好看。

柳蓉都如此緩和屋中的情況了。這大奶奶怎麼還如此不明事理,竟還這樣說話。

「大奶奶可不是這般說話的,無論庶出還是嫡出,都是我們文定侯府的女兒。」二奶奶最先看不過去,看著劉大奶奶直接開口。

她和柳蓉關係本就好,也是看柳蓉是怎麼一步步走過來,到得如今的,越是如此,也就越加看不慣這劉大奶奶!

「二奶奶說的是。大奶奶,柳蓉這般乖巧懂事,我們都羨慕你能有這樣好的女兒呢。」三奶奶平日話說,這會也是跟著說了一句。這話本身是為了緩和屋中的氣憤。

大奶奶卻是更加生氣,還忍不住瞪了一眼三奶奶。

三奶奶不再說話。

大夫人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卻是更加生氣:「我看大媳婦確實是身子不舒服。胭脂,送大奶奶回房。」

作為大夫人屋中的大丫鬟。胭脂早就看不過去劉大奶奶,同時也替柳蓉打抱不平。這會聽到大夫人的話,快速的應了聲是,便走到劉大奶奶身旁:「大奶奶,還請您回屋休息。」

劉大奶奶臉色難看到極點,如此因為說了庶女一句,便被請回屋,她得多沒有面子!

劉大奶奶越想面色越難看,再胭脂催促了一句后,忍不住大聲開口:「我舒服的很,我為什麼要回屋休息,我就要在這樣呆著!我是柳蓉嫡母,難不成連句話還不能說了?嫡女教訓庶女怎麼?這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1

「做嫡母就該有嫡母的樣子,你這般說話,可還有嫡母的氣度?」大夫人見劉大奶奶竟然這般說話,氣的發抖:「我不說你將府中弄的烏煙瘴氣的事情,也不說你日日去為難鍾姨娘,明知道府邸里的狀況,還想從公中給大姐兒添妝的事情,可如今好好的一家人聚在一起,你還要這般鬧,你究竟想怎麼樣?是嫌棄這文定侯府到得如今這程度還不夠嗎?」

「還是要讓我這個做婆婆的去和你相公說,休你出門1

大夫人話一出,屋中瞬間一靜,大家都沒想到大夫人那樣和善的性子竟然會氣的說出這句話!

屋中安靜非常,估計連細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到,丫鬟們互相看了一眼,掌事的媽媽知道這樣的話奴婢什麼的不應該聽,會落了主子的面子,便對著一乾的丫鬟吩咐了一句,丫鬟們便都悄悄的退出房間。

劉大奶奶聽到大夫人的話后,也是一愣,完全沒想到大夫人會說這樣的話,以往她鬧的再厲害,大夫人最多冷眼打發她離開,可從不曾說這樣的話過,心中不禁一緊。

二奶奶和三奶奶互看了一眼,趕忙上前勸大夫人。

要知道這逼兒子休兒媳的名聲可不好聽,如今文定侯府在京城夫人圈子裡就是個融入不了的,大夫人一般情況下都是低調,家中的事情,也為了安穩,盡量中庸,只為了不傳出什麼不好聽的事情。

畢竟文定侯府再出這樣不好的事情,恐怕就不用和別的夫人有什麼交集了。

那小輩的婚事,就真的都要成大難題了。

柳蓉也是一愣,沒想到大夫人會說這樣的話,不禁看向大夫人。

只見大夫人面色很不好,身子氣的發抖,胸口上下不斷的起伏重重的喘著氣,看著劉大奶奶的眼神之中除了憎惡,還有滿滿的擔心。

恐怕這擔心,是對整個文定侯府未來的擔憂。

柳蓉不禁微微一嘆,卻是明白大夫人這般重規矩,且和善的人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了,恐怕是擔心今夜老侯爺的聖旨拿出來,文定侯府傳到柳重權,也就是她的便宜父親手中后,有劉大奶奶在,會出更大的問題。

這是擔心文定侯府真正的垮掉,擔心被劉大奶奶給折騰垮掉。

哎……

「你……你說要讓重權休掉我?」劉大奶奶似乎才回過神,才反應過來大夫人說什麼,眼底驚慌一閃而過,聲音瞬間變得尖厲:「憑什麼休我,七出之條我犯了哪一條?我給文定侯府生兒養女,你憑什麼逼兒子休我1

劉大奶奶一句一句的問著,完全不給旁人開口說話的機會:「難不成就因為我數落了一句庶女,就要休我?一個庶女就如此金貴,連嫡母說一句都不叫了?」

劉大奶奶說道這裡,偷看了一眼大夫人,見大夫人氣的手指指著她,想要說話,害怕大夫人再說出什麼,趕忙拿起袖子掩面哭起:「我不活了,教訓一句庶女都不讓了,這府里還怎麼呆。只不過是說了庶女一句,竟然就要休我出門。你們評評理,哪裡有這樣的婆婆,我在這府邸里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我……我不如死了算了1說著話,劉大奶奶就像一旁的柱子衝去,一直不曾開口說話,已經對自己的母親完全無奈的柳芸只得上前去拉住劉大奶奶。

一時之間,屋中全是劉大奶奶一哭二鬧三吊的聲音。

大夫人氣的夠嗆,柳蓉快步上前拍大夫人的背,輕聲安撫。

心底卻是對這文定侯府的未來更加不看好。

再看劉大奶奶如今的狀態,更是完全無語了。再如何也是大戶人家的當家主母,可如今看劉大奶奶的狀態,這根本完全就是潑婦不講理狀態了,這文定侯府有這麼一個大奶奶,真是倒了幾輩子的血霉了,不知道太夫人知道自己給文定侯府選的未來當家祖母,如今這個樣子,會不會後悔的從墳墓里跳出來。

望著屋中手忙腳亂拉著勸著的劉大奶奶,讓柳蓉扶著的大夫人忍不住揉了揉頭:「我這上輩子究竟是造了什麼孽。」

柳蓉安撫大夫人,心底卻是更加嘆氣,恐怕不是大夫人造了什麼孽,而是文定侯府造了什麼孽。

望著大夫人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柳蓉倒是有心想要幫幫大夫人,偏偏她是晚輩,在這麼多人的地方說什麼都不好,說不定還要被人倒打一耙,到時候說不定會鬧的更加厲害,如此只能一旁扶著大夫人站著。

能做的,也只是勸說。

而柳蓉身旁的永城郡主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陣仗,忍不住咂舌:「你這嫡母真真厲害,這樣撒潑耍賴的事情竟都能做出來。」

大夫人也在一旁,哪裡聽不到永城郡主的話,臉上的神色便更加不好了,眼底甚至有了几絲悲哀。

這是哀嘆文定侯府。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丫鬟的聲音,卻是柳璇已經到了。

隨著丫鬟傳報的聲音,梳著婦人頭,一身雍容華貴的柳璇讓丫鬟扶著手緩緩走進屋中。

劉大奶奶見柳璇進屋,眼睛一亮,趕忙走到柳璇旁邊:「九姑娘,你給評評理,我不過讓三丫頭出屋迎你進來,娘竟然就要讓你哥休我出門,這日子沒法過了1

劉大奶奶說著話,不懷好意的瞥向大夫人和柳蓉,眼底更是微微流出一絲冷笑。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