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九章:時光如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冬兒沒有繼續開口,顯然是所有的想法都被柳蓉猜重了。 柳蓉笑著搖搖頭:「人和人的關係,本就是這麼來的。人不到一定的地位,誰會尊敬尊重你,若是一個博學多才之人,卻是一個街頭流浪乞丐,又會有幾個人...

最後大致又聊了幾句,確定左庭軒已經派人去查分管佐領幾人說的那個宅院,以及院中的大漢,然後說好有叛軍的消息便派人告訴她,柳蓉才離開的護軍參領府。

不過柳蓉到底是有些不放心永城郡主,最後又帶著冬兒一路送永城郡主回果親王府,一路上聊了許久,對著永城郡主安撫了許久,直到永城郡主的情緒好一些,兩人才回的蓉府。

自從那日同姚管家的兒子林山說了那些話后,林山便忙碌了起來,再也不像原來那般,面色竟也是比原來要好上許多,當然,最後受益的自然是柳蓉,至少整個蓉府要比以前熱鬧了許多,粗使的婆子,府間要用到的丫鬟都備齊了。

也不知道林山怎麼在第一次置辦這些東西就弄的如此清楚的。不得不說,姚管家的兒子在理家這一方面比柳蓉要有天賦多了,若是叫柳蓉自己去折騰這些事情,說不定還要亂了手腳。

如此一來,這身後的事情,倒也不需要柳蓉操心了。

這些日子以來,不是忙著傷兵營的事情,就是折騰著叛軍姦細的事情,柳蓉到底是有些累了,雖然如今也不算完,但是好歹是告了一段落,柳蓉忍不住輸出一口氣來,若是再這樣一直緊繃下去,恐怕她自己都受不了。

「小姐,您別太累著自己了,若是不成,這幾日便別去傷兵營了,反正有劉老和您的兩個徒弟看著,不會有事的。」見柳蓉放鬆的靠在小塌子上,臉上難得露出舒緩的表情,冬兒忍不住心疼。

其它府邸的小姐,這般年紀,這般家世。哪個不是在府中閑著養著便是了,至多不過是幫家裡打理一下瑣事,但那也只是管理一部分,給當家主母打一下下手。雖然提及庶出的身份不好,但是庶出恐怕也就是作陪,說到底是清閑,哪裡有像她家小姐這般勞累的。

如今身份地位倒是好了,可這日子過的也太忙碌辛苦了。

柳蓉緩緩搖頭:「還是要看著的,畢竟劉老他們也是剛上手,我答應了參領大人。若是這次傷兵營實行的情況不錯,便留下一個徒弟,專門按照我說的狀態管理傷兵營。」

事實上是護軍參領見柳蓉一來。將整個傷兵營整理的乾乾淨淨,不幾日傷兵營的士兵們精氣神都不一樣了,便忍不住對著柳蓉開了口,偏偏醫官也是官,最後柳蓉見護軍參領想要開口。又不好意思開口,便主動答應將一個徒弟培養好了,留在傷兵營,管理傷兵營。

「小姐就是好心,當初何才他們還都不信小姐醫術好,後來見小姐厲害。又拜小姐為師,如今卻是因為小姐奔了這麼好的前程,若是冬兒是小姐。指定不教這樣懷疑過自己的徒弟,還幫他們拿到這麼好的前程。」冬兒忍不住開口。

柳蓉不禁笑起:「人若是沒有懷疑之心,什麼都信任,那就是傻子了。」

「再說,他們如今是不是很尊重你家小姐?」

「這倒也是。每日看到小姐就端茶送水的,尊敬的很。只是我總覺得他們只是因為……」冬兒沒有繼續說下去。

「只是因為我如今有的人際關係,以及地位,才對我如此尊敬,如此敬重,如此討好是嗎?」柳蓉難得閑下來,卻是也願意同冬兒多說,這會聽到冬兒的話,也不在意,直接將冬兒的想法說出。

冬兒沒有繼續開口,顯然是所有的想法都被柳蓉猜重了。

柳蓉笑著搖搖頭:「人和人的關係,本就是這麼來的。人不到一定的地位,誰會尊敬尊重你,若是一個博學多才之人,卻是一個街頭流浪乞丐,又會有幾個人相信他博學多才,畢竟有才之人恐怕都已經成了地位高上之人?」

「當然,最重要的是,人願意多學多做,為的都是一種追求,窮人追求的是衣食住行,富人追求的是精神享受,貪官追求的是十萬雪花銀,清官追求的是名留青史,各有各的追求,而因為這些追求,在你發現的人身上看到了希望,你才會被人尊重敬重。」

冬兒快速的搖頭,急忙的對著柳蓉開口:「我對小姐就不是這樣,我對小姐是不參雜任何想法的。」

難得閑心,不想冬兒竟是這般認真,柳蓉不禁失笑:「冬兒自然是不一樣的,冬兒只認為你家小姐姓柳名蓉罷了。」

「不過冬兒,你也別不信你家小姐的,更不要覺得這樣的關係不穩定,事實上,這世間,這樣的狀態也許是最穩定的,因為他們從一開始不信任你家小姐,然後到的信任你家小姐,甚至是有些崇拜你家小姐,如此一路下去,只要你家小姐不有特別大的變化,這狀態和關係,就不會有什麼變化。」柳蓉看著冬兒認真的說道。

說到底,冬兒跟著她這麼久了,見識和認知都不一樣了,也許某一日,遇到某一個人,一個對的人,反倒是不一定可以容易選擇了,因為地位不同,所以就不像一般小丫鬟,看到個不錯的,就認定終身,反倒是會猜測會懷疑。

想到這裡,柳蓉忍不住看著冬兒再次開口:「冬兒,你畢竟不小了,若是哪一日,看到個順眼的,不要因為身份上的問題遲疑。若是對方也選了你,千萬不要懷疑別人是因為你身後的關係,各種可能選擇的你,因為這些都是你本身就帶著的,不可能改變,也不可能離棄的,也就是說,這些就是你。到時候直接選了做夫婿,小姐給你做主。」

冬兒忍不住無語:「小姐,你怎麼又扯到這裡了,冬兒這一輩子都不要嫁人,只願意在小姐您身邊伺候著您。」

柳蓉笑起:「我倒是願意冬兒你一直伺候著我,但是你家小姐也終歸有一日是要嫁人的,到時候有夫婿孩子熱炕頭,可就管不了你了。」

說著,柳蓉半認真半玩笑的開口:「最重要的是,你家小姐想要得個一心人,可以白頭不相離。你家小姐可不打算讓你做陪房。」

說著,柳蓉微微一頓,也不管冬兒明白不明白:「到時候你雖然可以繼續將所有的心思花在我身上,甚至是我未來的孩子身上,但看著別人甜蜜生活,自己卻一直隻影單形,終歸會覺得苦悶的。」

「到得那個時候苦悶,我寧可你早些就選一條路走下去。」柳蓉難得認真的看著冬兒開口說道。

在現代,她看過太多立志單身一輩子的人,到得一定年紀,卻痛苦不已,這痛苦不是來自於不做選擇,而是想選擇的時候無從選擇。

有個頭疼腦熱的,只能靠自己堅強,這終歸不是正確的路。即便古代丫鬟有個大家族可以依靠,遇到個會心疼人的主子,還能得主子吩咐其它丫鬟照顧,慰問,可到底這日子是自己過的,這感覺是不相同的。

當然,柳蓉現在對冬兒說這些,畢竟是有些早了,畢竟柳蓉如今也不過將將及笄,有守孝之事在,日後嫁人的事情都還早,所以也不需要擔心。

但是冬兒比柳蓉大三歲,如今十六了,真等她過完三年孝期,到時候十九了,恐怕就晚了。古代畢竟不比現代,到時候這樣的年紀,在古代也是大齡剩女了,可不會有那麼多優質的人留著等著。

冬兒卻是忍不住走到柳蓉身旁:「小姐,你可是嫌棄冬兒念叨煩,不願意留冬兒了。」

柳蓉抬頭,便見冬兒擔憂的望著自己,最終只能無奈,也不知道古代丫鬟怎麼教出來的,她這明明替對方擔心,對方反倒是以為她不想要對方了。

不過柳蓉也是捨不得冬兒的,這會也就是聊到這些,真讓她現在看著冬兒離開,不能陪著她了,恐怕也受不了,說到底,她也是個自私,需要人陪的。

「好了,你家小姐不和你提這些事情了,再過上些日子,傷兵營也應該會全部忙過去,到時候有了閑暇的時間,我們可以出去走走。」柳蓉看著冬兒說道,這段時間忙碌,一直呆在這麼一個地方,她還真就想出去走走,放鬆放鬆,看看這個個世界的城關,人文。

聽柳蓉說這些,冬兒卻是想起一件事情來,趕忙對著柳蓉開口:「這傷兵營的事情是快要告一段落了,但是過上七天,您卻是要回府一趟了。」

柳蓉疑惑抬頭:「鍾姨娘那邊又出什麼問題了?」

冬兒搖頭:「小姐您真是忙糊塗了,鍾姨娘如今有誥命在身,在文定侯府自然是順利的很,誰敢對鍾姨娘做什麼,所以肯定不會出什麼問題。」

「是大小姐的事情,您難道忘記了,再有七日,便該是大小姐嫁往張學士府的日子了。」

柳蓉恍然,這時間過的倒真真的快,印象中,柳芸的婚事幾乎是擦著太夫人去世三個月內熱孝的邊定的,若是柳芸的婚事辦了,也就說明太夫人也已經過世有三個月了。

PS:

第二更,送上。終於補完更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