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八章:猜測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今要抓恐怕是晚了。」 「什麼意思?」永城郡主快速追問。 「據那分管佐領所說,他們進行這些事情之時,那細作以商甲身份混在其中,定也看到了護軍參領府的情況,如今知道他們被抓,恐怕已經跑了。...

柳蓉面上一喜,不禁看向護軍參領,護軍參領卻是面露笑容,示意柳蓉去吧,柳蓉趕忙對著護軍參領點了點頭,跟著左庭軒派來的人就向外走去。

永城郡主見柳蓉離開,也趕忙跟著柳蓉一起走,雖然她對叛軍在什麼位置並不感興趣,卻是喜歡跟著柳蓉一起。

不一會,幾人便倒了左庭軒特地和護軍參領要來審訊犯人的屋中。

進的屋中,卻不見被抓的分管佐領以及那將士和丫鬟,屋中空空的,竟只有左庭軒一個人坐著,只是眉頭緊皺,面色很是不好。

柳蓉心咯一下,這樣的表情,恐怕是又出了什麼變故。

永城郡主卻是沒注意到這些,一進屋見屋中沒人,便忍不住對著左庭軒開口:「你不是叫我們過來,說犯人願意開口了嗎?犯人呢?」

若是往常,左庭軒定是已經和永城郡主鬥嘴了,這次卻是沒有回答。

柳蓉想了想,按住永城郡主,又將領著他們過來的下人打發了出去,才對著左庭軒詢問:「可是那分管佐領反悔了,又不願意說叛軍究竟在什麼地方了?」

左庭軒搖頭:「這分管佐領根本就不知道三皇子的叛軍在何處。」

柳蓉眉頭一皺。

「怎麼會呢,那個時候這分管佐領抓了小姐,可是一直說是要到城外找三皇子一行人的,而且這命令從他們口中的意思看來,也是三皇子下的。」不等柳蓉開口詢問,冬兒已經忍不住對著左庭軒詢問。

柳蓉不禁看向左庭軒,等著左庭軒回答。

「之前只是通了氣,約好在城門外見罷了,若是當時帶著柳蓉去了,或許能見到。但是沒有帶去,卻是沒有機會了。」左庭軒雖然對著冬兒回答,卻是看著柳蓉說的。

「若是這般,倒也沒什麼,畢竟已經將人抓到了,好歹知道他們不可能找到三皇子的叛軍,反倒是能讓我不跟著這樣盲目走一趟,豈不是挺好,正好節省了時間,還叫我少了幾分危險。」柳蓉看著左庭軒笑著安撫道。

左庭軒卻是再次搖頭:「這樣子情況反倒是更不好。」

左庭軒說著微微一頓。才再次開口:「雖然分管佐領一行人說找不到三皇子,卻是告訴了我中間聯繫之人是何人。」

只是這次說完,左庭軒卻是面色凝重的看向永城郡主。

永城郡主面露不解:「你回答柳蓉的。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對這抓叛軍的事情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雖然說的話有些大逆不道,但到底如今坐上皇位的和逃走的都是我的皇叔。」永城郡主雖然性子活潑,說到最後還是壓低了聲音,這樣的話若是傳將出去。可是會給果親王府帶來麻煩的,即便永城郡主如今受寵,卻也知道這樣的話,只能偷偷的說。

看著永城郡主小心翼翼,卻又忍不住說出來的模樣,柳蓉忍不住搖頭:「你這樣子。遲早給果親王府招出麻煩來。」

見柳蓉這般說,永城郡主不禁笑起:「這我可不怕,有柳蓉你在。再大的麻煩,你也定能化解,我可是聽了楊少閔給我說的,解決琉璃坊的辦法,還是柳蓉你最厲害了。」

「不過這恰當的時機。還需要你把握,叫我眩我可選不好。」永城郡主不禁對著柳蓉半撒嬌的說道。

柳蓉不禁搖頭,卻是再次看向左庭軒:「你剛剛說起分管佐領同三皇子的叛軍有中間聯繫之人,那中間聯繫之人是誰?」

左庭軒見柳蓉詢問,卻是走到門旁仔細看了一眼外面,確定沒有人,才對著柳蓉開口:「是狼古煙國放在大夏京城的細作。」

柳蓉皺眉,略微疑惑。

如果她沒記錯,這所謂的狼古煙國是一個牧民國度,大約和中國古代的蒙古或者金國差不多。牧民國度自然就會存在一些比較特殊的問題,那便是每年過冬就會很困難,必須到耕種國家搶糧食。

而這狼古煙和大夏比鄰,大夏自然是最好的糧食解決之地,所以長年累月下來,兩國卻是敵對,算的上死仇。

那上官煜鎮守的嵐玉關口似乎防的就是狼古煙,而且每過一段時日,貌似兩國都會交戰一二,這也是上官煜在京城之中呆不久的原因。

柳蓉正想開口詢問,眼睛掃過,卻是見永城郡主面色大變。

「什麼?狼古煙國的細作?這細作在哪裡?既然知道了,為何不立刻抓了?」永城郡主對著左庭軒快速的問道,情緒顯得比平日要激動。

左庭軒面色也是略沉:「就在京城之中,如今要抓恐怕是晚了。」

「什麼意思?」永城郡主快速追問。

「據那分管佐領所說,他們進行這些事情之時,那細作以商甲身份混在其中,定也看到了護軍參領府的情況,如今知道他們被抓,恐怕已經跑了。」左庭軒對著永城郡主解釋道。

「即便如此,還是要派人去抓,難不成就這樣算了,任這些細作跑掉?」永城郡主看著左庭軒大聲說道。

「這些該死的蠻人,每年騷擾邊城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派人到大夏來1不等左庭軒回答,永城郡主忍不住看著左庭軒繼續開口:「還有就是三皇叔,他難道連國讎都忘了嗎?竟然和狼古煙的人勾結1

永城郡主咬牙切齒,恨的不行。

這還是柳蓉第一次見到永城郡主對什麼事情上心到這般程度,畢竟這些朝中之事即便她想管,也無法插手。

大約是看出柳蓉疑惑,左庭軒低聲對著柳蓉開口:「果親王就是為了拖住狼古煙入侵大夏的大軍,死在嵐玉關口的。」

雖然柳蓉一直奇怪每次去果親王府為什麼都不見永城郡主的父親果親王,心中大致也猜測到些什麼,卻沒想到這中間還有這樣的事情。

而上官煜之所以如今一直鎮守嵐玉關口,也是因為父仇。還有一點沒說的是,之所以威北侯府的晚輩同果親王府一脈的晚輩交好,也是因為果親王以自己一命。救了威北侯一命。

「不行,這件事情必須立刻告訴皇上叔父才成。」永城郡主咬牙切齒了一會,竟是拿定主意就要向外走。

柳蓉趕忙拉住處於激動之中的永城郡主:「如今事情都沒有完全查明白,你就這樣匆匆忙忙的面聖,萬一所有一切都是那分管佐領撒謊呢?」

聽到柳蓉說的話,永城郡主終於遲疑,好一會才看著柳蓉開口:「那怎麼辦,難不成就讓這些人隨便在大夏京都作亂?」

柳蓉卻是皺眉,她不懂什麼政治,不過憑了解的信息。也知道事情恐怕沒這麼簡單,如今也不算完。

如今叛軍和狼古煙有聯繫,而分管佐領能夠通過狼古煙的細作同三皇子的叛軍聯繫。恐怕三皇子作亂的事情,都和這狼古煙有關,說不定對方背後都出手了。

畢竟按照中國古代來說,一個國家會扶持另一個國家處於弱勢的勢力,目的肯定就是為了削弱這個敵對國家的國力。畢竟敵人失去一隊人馬,便等於己方多了一隊人馬,而若這失去的一隊人馬投靠自己這邊,就相當於自己多了兩隊人馬。

而做這些事情,肯定不單單隻是為了幫一個弱勢的皇帝登位,畢竟誰也說不準。受自己幫忙登位的皇子,以後會不會傾向自己,而且還是這般敵對的國家。

自己侵入佔領這個敵對國家是目的還差不多。

柳蓉忍不住對著左庭軒開口:「上官大將軍在嵐玉關口這段時間可發生狼古煙攻城之事?」

左庭軒聽到柳蓉的詢問。略一疑惑,卻是立刻反應過來柳蓉的意思:「你的意思是,狼古煙不僅促使三皇子叛亂,還在三皇子叛亂的時候對嵐玉關口動兵了?」

一旁聽著柳蓉和左庭軒說話的永城郡主卻是心中一緊,忍不住緊張的看著柳蓉和左庭軒:「我哥他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柳蓉搖頭:「我只是隨口一提。畢竟誰也不能確定先皇會在什麼時候去世,即便狼古煙有心促使這些事情。並且趁著這個時間發動戰爭,恐怕也控制不了時間。所以你們別太在意。」

雖然聽柳蓉這般說,左庭軒還是對著柳蓉開口道:「我們現在還無法知道嵐玉關口那邊的情況,因為從嵐玉關口傳信到這邊,最快也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不過那邊如果有什麼消息,這邊收到了,到時候第一時間告訴你們。」左庭軒看著柳蓉和滿臉擔心的永城郡主開口說道。

柳蓉點頭,不過她對邊關以及兩個國家的事情卻是沒太大的興趣,畢竟這些東西她即便擔心了也沒有用,說到底,她就是一個小老百姓,即便了解的多,最多也就是和現代一樣,當做了解一下新聞時事了,說到底參與到中間的可能性微乎極微。

這會會提及關心一下這件事情,也不過是因為追查叛軍下落,查到這裡罷了。當然還有一些原因,便是因為永城郡主。

ps:

感謝寶貝瀅兒的粉紅票,感謝馮不順和蠻妹紙打賞的一百520小說幣。

小安病了,腸胃炎,前天晚上從兩點吐到五點,昨天早上醒過來一點力氣都沒有,起都起不來。本以為多睡一會會好些,卻沒想到一整天都吃不下東西,喝一口湯,感覺胸口就堵住了。嚇壞了,說句好笑的,小安害怕自己會這樣吃不下東西活活餓死,因為小安的姥姥,當初就幾乎是餓死的,小安的姥姥也是生病,吃不下東西,吃了就吐,那個時候打了很久的吊瓶,但最終還是去了,在小安面前去了的。

想到一個人在陌生城市,也許就這麼完了,那種恐懼,用言語完全表達不出來。不過好在今天能吃下一些東西了,雖然胸口還是堵著,喝了葯,還吐了一半,但是精神好了許多,感覺安心了許多。

今天會盡量補昨天沒更的更新,謝謝大家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