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四章:布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當誘餌的局,只為抓幾個叛軍的姦細。 這叛軍姦細直接交給那些想要抓這些人的人不就好了,這哪有御醫院的名額重要埃 他實在想不明白,他這個醫術如此凸出的徒弟,究竟是怎麼想的。 這...

「聽說了嗎?小柳神醫又救了一個所有大夫都束手無策的病人。」京城街頭,一個小買賣人,對著同行開口。

「哦?這次小柳神醫是救了誰?」

「聽說是當朝的護軍參領,那可是二品大員啊,小柳神醫真是太厲害了。」

「據說護軍參領大人為了感謝小柳大夫,準備在自家府上舉辦一場酒宴感謝,順便也慶祝死裡逃生,可是請了不少京城的雅人文士,據說還會請不少大夫,只因為小柳大夫隨口提了一句,想請一些杏林之人聚一聚。」

「那豈不是很熱鬧?什麼時候啊?」

「三天之後,肯定熱鬧,估計會有許多人去。」回答的人不無羨慕:「可惜我們這樣的人去不了啊,若不然,還能讓小柳神醫幫我們瞧瞧。」

卻說這幾個人說話間,一個站在不遠處的人聽著這樣的消息,微微皺眉,隨即向一個方向走去,不多久,就進入一個府邸之中,那府邸中,一個看起來滿臉憨態的壯漢隨意的坐在院子之中,待看到來人,眉頭不禁一緊。

那人隨即對著這憨態壯漢,將聽到的事情全說了一遍。

憨態壯漢眉頭微微皺起:「正愁傷兵營守衛太嚴,沒想到竟然就有這樣的機會,看來是老天都在幫我們。」

這般想著,憨態壯漢便向後院走去。

三日之後,護軍參領府。

大府門前,走水馬龍,來來往往之人不曾停頓,不時的就有人帶著禮物走進護軍參領府,要知道如今這護軍參領,可是當今剩算是最親的部署。這樣的身份,可是很難找到機會討好的,難得護軍參領弄出這麼個酒宴,但凡能攀上點關係的,自然都是來此祝賀。

而除了這些來討好關係的,便是那些被請來表演的,整個下來,可說是還沒開場,就已經熱鬧非凡。

而柳蓉此刻正坐在護軍參領府的大堂之中,屋中此刻除了柳蓉。傷勢恢復的尚可的護軍參領,除此之外,自然是左庭軒。以及劉老一行人。

只是左庭軒和劉老兩個人臉色明顯都不好。

前者不好,是因為柳蓉找護軍參領搞這麼大的陣仗,就為了讓整個府邸的環境混亂,叫人好有機會渾水摸魚,以此將想要抓走柳蓉的人引出來。

這分明是將自己置於最危險的地方。即便是派人在旁邊保護,但終歸是有照顧不仔細的地方。而如今亂的情況,對手下手的機會也就越大,這可是在冒險,也是在舀自己的性命在開玩笑。

至於劉老,面色不好。恐怕是哀怨多歸於擔心,看他時不時的哀怨的望一眼柳蓉,就能看出來。劉老面色會那麼不好。是因為從冬兒那邊聽到柳蓉拒絕了護軍參領的提議。

想到柳蓉拒絕了進御醫院的機會,他的心就在滴血,那可是御醫院啊,他想了一輩子,努力了一輩子。都想進的地方。

結果他這便宜徒弟倒好,他心心念念的東西。他這便宜徒弟卻隨隨意意就得到機會,結果還拒絕了。

要知道,這御醫院可和一般的地方不同,和想象中的單單給當今最尊貴的人看病也不同,這裡面都是頂尖的大夫一起探討醫術,還研究一些病症如何治療,還存著大量醫術相關的孤本,可以說,裡面的卷書都看了的話,絕對可以學到很多無法想象的病症醫治方法。

而這麼好的機會,所有大夫都嚮往的機會,就這麼被柳蓉拒絕了。

哭,就算不想去,也別那麼堅決啊,自己不去,可以留給他這個當師傅的嘛。

好歹留著這個機會,讓他這個老頭子進御醫院看看埃可看看他這個笨徒弟,竟舀這麼好的機會,換了布這樣一個舀自己當誘餌的局,只為抓幾個叛軍的姦細。

這叛軍姦細直接交給那些想要抓這些人的人不就好了,這哪有御醫院的名額重要埃

他實在想不明白,他這個醫術如此凸出的徒弟,究竟是怎麼想的。

這麼想著,劉老又忍不住幽怨的望了一眼柳蓉。

柳蓉哪裡感覺不到劉老時不時幽怨的眼神,不過柳蓉這會卻是注意力放在左庭軒上,看著左庭軒面上很少出現的不好臉色,不禁玩笑的開口:「放心好了,就我這聰明才智,這麼點小事情,還能出變故嘛,如果出變故,肯定是你們布置的不夠完善。」

左庭軒無語:「就你這樣的,給敵人送上門,趕著去送死的,還想不再抓,你想多了。」

「那肯定就是左大人辦事不利了,都是我們設下的局,竟然還能不成,那我豈不是瞎了眼,信錯了人?」柳蓉笑眯眯的望著左庭軒。

左庭軒瞬間再次無語。

護軍參領還是第一次見柳蓉這麼毫無顧忌,滿臉笑容的誇自己,那半俏皮的模樣,叫護軍參領也忍不住忍俊不禁,倒是和她女兒一般頑皮。

說來,這小柳大夫和他女兒倒是同齡,不過性情和他女兒卻是區別甚遠,若是她女兒遇到如今的事情,恐怕根本做不到如此淡定,將自己做誘餌,還如此談笑風生,這樣的女子,絕對世上少見,真不知道文定侯府是怎麼養出這樣的女兒的。

不過說起來,這小柳大夫也就這個時候,看起來,有這個年紀該有的感覺,平時可是老道的過頭了。

想著護軍參領又忍不住微微搖頭,若不老道一些,誰又相信這麼個小姑娘還能醫術,且醫術高超。

柳蓉和幾個人坐在屋中等了好一會,大致算著時間差不多了,才對著護軍參領開口詢問:「大人,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客人們恐怕都到了?」

護軍參領聽了柳蓉的詢問,微微沉吟:「應該差不多了,那我們現在出去吧。」

說著幾個人便向外走去,冬兒則是緊緊跟著柳蓉身後,只擔心自己離開柳蓉遠了,一不留神,柳蓉就出事了。

她是這麼多人里,最不希望柳蓉冒險的,畢竟之前剛剛在傷兵營遇到了這麼多危險的事情,如今傷勢還沒好,她實在不想她家小姐再冒險了,萬一出事,她可如何同鍾姨娘交代。

只是她家小姐舀定的主意,誰都改變不了,只見她家小姐如此堅定的神情,便能知道,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止她家小姐了。

只是她不明白,她家小姐為什麼非要將自己逼的那麼緊不可。

其實柳蓉會將自己逼的這麼緊的原因很簡單。

這幾個人不解決,她寢食難安,畢竟這幾個人是被她逼的,如今在京城進退不得,已經沒有容身之處,萬一見對付不到她,而跑去對付鍾姨娘呢。

當初三皇子的人為了兵符,連她這個表面上看起來不相干的人都對付了,想要舀她去威脅永城郡主,如今萬一故技重施……

鍾姨娘若是出事,那她真的後悔莫及了。

姚管家夫婦的事情,她經歷了一遍,就不想再有第二遍了,所以她會選擇自己當誘餌將敵人引出來,她想直接解決掉所有的事情。

如此想著,柳蓉已經和一群人到了院子中,院子中已經來了很多人,都是各個方面的人,有大夫,也有官員,還有一些員外。

那些人見柳蓉一行人出來,趕忙上前打招呼,柳蓉只得滿臉笑容的迎接,而護軍參領自然是無視這些人,只是冷淡的對所有人,只有在面對柳蓉的時候,露出一絲善意的笑容。

如此那些沒有辦法糾纏到護軍參領的人,竟是刻意去接觸柳蓉。

這也是因為護軍參領很少出現,且是當今聖上的舊屬,大家難得有機會討好,自然不願意錯過。

不一會,酒席就開始了,柳蓉找了個由頭,終於脫開這些人的瘋狂包容圈。

而剩下這些人,便繼續不斷閑聊說著,不一會,所有人都各自聊上了。

女人一起吹孩子吹老公,而男人一起,竟也是吹著過去的豐功偉業,以及征服的女子。

柳蓉聽著一群人聊這些東西,只覺得無聊,偏偏是一身的男裝,為了引人來抓人,沒有辦法偷懶,只能一旁看著了。

而一旁小廝打扮的冬兒卻是緊張盯著四周,只擔心出現什麼變故,讓她家小姐陷入危險之中,只是盯了好一會,也不見有什麼可疑,有問題的人出現。

好在不久就開始看戲,只到好戲開鑼,所有人的聲音才落下去一些,柳蓉卻是依舊觀察著四周,正當她看著四周,她旁邊一個丫鬟走過,正好腳下一滑,將手中的茶水,竟是恰恰好的倒在柳蓉身上。

冬兒看著倒在柳蓉身上的茶水,面色瞬間變得不好:「你是怎麼做事情的,這茶水萬一燙到我們公子怎麼辦,真是沒用的。」

一般情況下,冬兒不會對人這麼凶,這會卻是草木皆兵,一見人把柳蓉衣服弄濕,就擔心對方是有什麼問題。

柳蓉卻是對著冬兒搖頭,然後讓丫鬟走了。

想了想,柳蓉才對著幾個一旁陪著的人眨了一下眼睛,然後開口說自己去處理一下濕掉的衣服。

那弄濕柳蓉衣服的丫鬟聽到柳蓉說的話,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ps:

感謝馮不順書評區蘀小安說話,謝謝。上班,外加連續幾天雙更,有點熬不住了,所以今天和昨天一樣,就這一章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