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二章:再見護軍參領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便請小柳大夫您去見他。」 柳蓉聽到彭護衛的話,這才知道,原來會如此快的變成如今這樣的狀態,原來是護軍參領聽了她說的,傷兵缺葯的事情后,便懷疑了,派了彭護衛去查,這才這麼快的解決。 不...

第二百三十二章再見護軍參領

柳蓉不知道這傷兵營道自己就是外面百姓瘋傳的小柳大夫。傷兵營的狀況告一段落,終於輸出一口氣走到病房外。

一到病房外,便看到叫人抬著呆在外面的劉老,不禁面露疑惑:「劉老,您這是怎麼了?」

劉老一聽柳蓉詢問,不禁哭喪著臉:「早知道你自己都能解決了,我就不跑的那麼快了,我的老腰啊,估計要好久都起不來床了。」

卻原來劉老擔心柳蓉一個人留在傷兵病房裡出事,跑的太快,同柳蓉帶來的一個護衛撞到一起,才變成這般模樣,至於後面,自然是柳蓉帶來的兩個護衛,抬著劉老去的順天府,找的左庭軒,這也是會耽誤那麼長時間的原因。

看著劉老這般委屈模樣,柳蓉不禁笑出聲,劉老氣的一抬身子,結果又是好一陣疼:「有你這樣笑話師父的嗎?虧的我這麼拼了老命的跑。」

見劉老真的有些生氣了,柳蓉趕忙斂住笑,卻是看著劉老開口:「如果我告訴你,我想到怎麼解決琉璃場產生影響的問題,你會不會就不哭喪臉,開心一些了?」

「真的?你真的想到了?」劉老聽到柳蓉的回答,瞬間又想坐起,結果又是好一陣疼,可即便如此還是眼巴巴的看著柳蓉,就等著柳蓉的回答。

而一旁安靜的站著的左庭軒也不禁看向柳蓉,只是這眼神卻不像劉老那般期待,而是有些複雜,要知道這兩日,他也是一直想著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到現在都沒想到,而柳蓉卻是這麼快就想到了……

柳蓉望著劉老這般一心想著大將軍上官煜的模樣。不禁搖頭,真不知道這上官煜有什麼好的,叫這身邊呆過的人,一個比一個忠心。

見柳蓉搖頭,劉老一張老臉不禁垮下:「幹嘛騙我老人家,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是你師父,你怎麼都忍心這麼騙著玩。」

劉老說的可憐兮兮,看著那模樣,若不是一群人在都似乎要哭了。

柳蓉聽劉老這話。便知道劉老理解錯了,再看劉老這模樣,不禁哭笑不得:「沒騙你。是真的想到該怎麼解決了,不過現在人多嘴雜,等到了人少的地方,就告訴你們可好?」

「這可是你說的,可不能耍賴騙人。到時候可一定要將辦法告訴我們。」劉老趕忙看著柳蓉說道,唯恐柳蓉是敷衍他,才這麼說的。

柳蓉無語,卻還是對著自己這便宜師傅點點頭。

說來她想的辦法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讓永城郡主擔下這琉璃坊的所有權,反正永城郡主和她關係好。到時候就說是兩人抱著玩玩的想法共創的,肯定也大有人信,剩下的就是選個機會。直接將這琉璃配方送給當今聖上即可,只是最難的也是這選時機,這時機卻是要找對才成,若不然,反倒是惹當今聖上懷疑。

畢竟永城郡主除了和她關係好外。也是上官煜的妹妹,不過好在這琉璃坊是上官煜離京一段時間后。才出來的,即便是叫人查起來也不怕,只要做好一些準備掩飾過去就可以了。

如此,終於將這些事情,都處理了。如今唯一還需要擔心的,卻是那幾個一直都不曾出現的,想綁架她的幾個人,日日防賊,終歸是件頭疼的事情。

而京城的某個角落,幾個人想要帶柳蓉離開京城的人也是不斷焦急,如今衙門的差役巡視京城是越來越勤了,他們都沒有辦法離開藏身之所出去,他們可是在晚上偷偷出去過,只看告示牌上那些畫像,他們就不敢白日出門,只因為畫的太像了,恐怕是他們一出去,就會被發現這個夏天吃定你。

好在這個據點,還有三皇子留下的人,能幫他們打探消息,也能容他們藏身在他們的地方,若不然,他們恐怕已經被抓住了。

正想著,外面便走進一個粗布麻衣,看起來一臉憨態的壯漢:「查到了,你們要找的柳蓉,如今每日都去傷兵營替護軍參領看玻」

聽到這壯漢的回答,那騙柳蓉幾人眉頭皺起,特別是那分管佐領:「傷兵營雖然防衛不是很強,卻也不簡單,我們幾個人想要帶走那柳蓉,恐怕是不容易。」

那一臉憨態的壯漢,聽到分管佐領的話,眼底一絲精明劃過:「放心,三皇子說了,如果不能帶活的回去,那便帶人頭回去。」

分管佐領幾個互看一眼,最終對著那憨態的壯漢點頭。

傷兵營。

柳蓉正和左庭軒詢問著那個所謂的分管佐領有沒有抓住的事情,彭護衛卻是從屋走到柳蓉跟前:「小柳大夫,參領大人說過,讓我查清楚這件事情,若真是陳左領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解決了這件事情后,便請小柳大夫您去見他。」

柳蓉聽到彭護衛的話,這才知道,原來會如此快的變成如今這樣的狀態,原來是護軍參領聽了她說的,傷兵缺葯的事情后,便懷疑了,派了彭護衛去查,這才這麼快的解決。

不禁對著彭護衛點頭:「那陳左領如今如何了?」

「這樣連袍澤救命的銀子都敢貪的人,自然已經關入大牢,若是好的話,便是流放三千里,若是不好,恐怕就是小命都要丟掉。」彭護衛想到陳左領眼底便有暴怒,像陳左領做的這樣的事情,是他們這群將士最厭惡的事情。

畢竟誰都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會有一日到傷兵營呆著,很有可能,他們就會因為這樣的事情,丟掉性命。

柳蓉微微搖頭,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想來那陳左領之所以一開始就陰奉陽違的做那些事情,不讓她有機會和傷兵們關係拉近,恐怕就是擔心她接觸傷兵后,知道傷兵營缺少傷葯的事情,然後上報,叫上面懷疑他,派人查他底細,和傷兵營的賬目,被人發現一切,然後失去所有。

想著間,彭護衛卻是領著柳蓉再次到得護軍參領屋前,待得彭護衛進屋通報完,柳蓉才隨著彭護衛一起進入屋/

一進屋參領靠著床坐躺著,面色很是難看,想來已經從彭護衛處知道傷兵營里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了。

見柳蓉來,護軍參領的面色才勉強變得好一些:「本官已經聽說傷兵營的事情了,倒是叫小柳大夫因為某些人受委屈了,好在沒有受什麼傷,若不然,本官就要愧疚了。」

「參領大人哪裡的話,您一直病著,不知道傷兵營的情況,而那些傷兵們也是受人蠱惑,才會這般狀態,如今蛀蟲除掉了,以後藥物都不缺了,肯定都會好的,待得這些傷兵的傷都養好了,以後也就沒什麼事情了。」柳蓉對著護軍參領安撫著開口道。

護軍參領望著柳蓉的模樣,不禁暗暗點頭,他可是聽說柳蓉被圍堵在傷兵病房內,受了很大的委屈,差一點被那些蠱惑傷兵的人害的丟掉性命,而受了這樣大的委屈,如今還能現在這樣的狀態,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如此一來,將傷兵營託付給這樣的大夫,想來也應該能放心了。

這麼想著,護軍參領看著柳蓉開口:「如今傷兵營已經沒有了主事之人,不過本官也不打算再派什麼主事之人,本官想將傷兵營全權交給小柳大夫你。」

護軍參領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柳蓉:「不知小柳大夫在遇到了這麼多事情之後,可還願意接受管理傷兵營的事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