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一章:傷兵營暴動(下)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會,這傷兵才一咬牙,看著柳蓉開口:「我便讓你救我兄弟,不過你要記住了,如果沒救下來,便以命抵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1 聽到這傷兵的話,柳蓉終於輸出一口氣,對著這傷兵笑起:「自然算數。」終於,拿到...

劉老一離開傷兵病房就往護軍參領的屋子走去,腳步急切,如今這情況,找左庭軒恐怕是來不及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找護軍參領,只是護軍參領的身體,也不知道能不能移動。

劉老越走越急,迎面有人快步走來都不曾發現,直接撞倒在地,腰部穿來劇烈的疼痛,恐怕是扭到了!

卻說柳蓉靜坐在傷兵病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傷兵們從安靜到交頭接耳,漸漸的,開始有人不耐煩。

「你說的解藥究竟在什麼地方,這麼久了,為什麼那個老頭還沒有將東西拿來,你不會是在騙我們吧1

柳蓉淡淡的瞥了一眼說話的人,沒有說話,便重新低頭看著這叫小李的傷兵,青霉素畢竟注射的不多,又沒有體溫計,一時之間,卻是沒有辦法確定這傷兵的確切情況,沒有辦法知道這傷兵究竟是變好了,還是沒有絲毫變化。

那被柳蓉瞥了一眼的傷兵,見柳蓉完全無視他,面色不禁不好,想了想,隨即再次開口:「你說讓那老頭去拿解藥,不會根本就是騙我們的,而是讓他去搬救兵了吧1

這傷兵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禁懷疑的看向柳蓉。

那一直站在柳蓉附近,明顯和柳蓉手下治療的傷兵關係十分好的傷兵不禁開口:「想讓人救你出去,想都不用想,我兄弟除非不出問題,否則,你今日休想活著離開這裡。」

「反正我什麼都不怕了,我們辛辛苦苦將叛軍鎮壓,最終結果卻是連好一點的大夫不請來給我們,連葯都不給足夠,如今我就這麼一個兄弟了。只要我兄弟完了,你就跟著陪葬吧1

柳蓉看著這傷兵眼然能感覺到對方並非說假,是真的動了這個意念,她的眉頭忍不住皺起,都半個時辰了,怎麼劉老還不曾回來。

再這樣下去,治療又無法給病人治療,還被一群傷兵圍著,且這群傷兵明顯群起激憤。萬一再受刺激,真的可能對她直接動手。

柳蓉眼睛微微皺起,說她完全不怕這陣仗是假的。但是真的只靠等待,恐怕反倒會叫情況更糟糕,這些將士心底積累的情緒,明顯並不是從她這裡開始,而她不過是個導火線罷。可無論什麼時候,導火線一般都是最慘的。

必須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那擔心柳蓉的小傷兵看到這陣仗,忍不住再次對著唐百夫長開口:「唐大哥,再不去幫這小柳大夫,恐怕就來不及了,我覺得他不是壞人。您不也是說他不是壞人,以後要配合這小柳大夫,甚至可以幫一幫嗎?」

唐百夫長依舊看著柳蓉。好一會,才對著小傷兵開口:「如果我說,我覺得他能解決眼前的困難,你信不信?」

小傷兵明顯不信:「唐大哥,如果說。那劉老能搬來救兵還有點可能,可都那麼久了。那劉老都沒帶人回來,恐怕不是出事了,就是拋棄這小大夫不管了,這樣的情況下,這小柳大夫怎麼可能解決的了眼前的情況。」

「唐大哥,你就幫幫這小柳大夫,好歹別叫這好心給我們檢查身體,換傷葯的大夫出事埃」小傷兵焦急的開口。

唐百夫長卻是沒再說話,只是看著柳蓉,彷彿在等待什麼。

小傷兵不禁有些生氣:「你不幫,我自己去幫1說著話,就向前擠。

柳蓉卻不知道自己昨日為解決和傷兵之間的僵局,用受傷的手給小兵換了一次葯,竟讓這小傷兵想要出頭幫自己解如今的困局。

不過即使知道,恐怕也只是感動一下,不會有任何想法,畢竟如今的局面,並不是一個小傷兵能夠幫著做什麼的。

柳蓉皺著眉頭掃視所有人,只看這些人的狀況,恐怕就是劉老搬來了救兵,也不一定好使,說不定反倒是激怒這些傷兵。

面對這樣的情況,恐怕也只有最正面直接的辦法才能夠破局!

想著,柳蓉看向那個一心擔心柳蓉傷害到小李的傷兵,如今的狀況,恐怕只能從眼前這個人身上解決。

如此一想,柳蓉看著這傷兵開口:「你可知道,你這兄弟若是繼續這麼發燒昏迷,就很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

那一直盯著柳蓉的傷兵一愣,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話,柳蓉沒被嚇到,反對著他問出這麼一句話。

他不禁仔細打量了柳蓉一眼,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如此鎮定自若的說話,卻是需要多大的勇氣。不過這傷兵也僅僅是看了柳蓉一眼,便看向小李,想到小李這幾日越來越嚴重的情況,最終不得不承認柳蓉說的沒有錯。

「即便是這樣,也不代表我兄弟可以讓別人奪走他兄弟剩餘的時間。」

柳蓉聽了這傷兵的話笑起:「那如果我說我有辦法救這小李呢?」

所有傷兵再次嘩然,就是那要上前幫柳蓉的小傷兵也不禁愣住,獃獃的望著柳蓉。

而那自稱是小李的兄弟的傷兵聽到柳蓉的話,瞬間抬頭看向柳蓉:「你說的是真的?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

柳蓉卻是絲毫不退避這傷兵的目光:「自然,我來這裡本就是為了救人,是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完全不信任我。」

聽到柳蓉直接的回答,那傷兵不大相信柳蓉,還是遲疑。

柳蓉哪裡看不出這傷兵的遲疑,她已經不願意再這樣拖延時間了,想著,卻是看著傷兵再次開口:「我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這麼不信任我,但如今這樣的情況,我已經被你們困住,逃也逃不出去,不正好可以試上一試?」

「如果我救了這小李,你們接下來在傷兵營里便聽我的。」柳蓉微微一頓,不等這些人開口反對,甚至開口詢問另一個可能,便對著這些人再次說道:「若是我救不了小李,你們便拿我的命以命抵命如何?」

所有人聽到柳蓉突然改口說這樣的話,不禁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卻是沒有立刻回答。

也有那知道小李身體情況確實嚴重,看著柳蓉冷笑的,他們可不覺得這小柳大夫真的能救治這小李,只是覺得柳蓉在拖延時間罷了。

不過即便是拖延了又如何,最終結果只會是一個而已。

那想要幫助柳蓉的傷兵不禁擔心的望著柳蓉,他也是知道這小李的情況的,按照以往戰場的情況,這樣的病癥狀況,都只會是一個結果,小柳大夫怎麼可以這麼說。這麼一來恐怕真的要將他自己賠進去了。

這麼一個不錯的大夫,這麼賠進去真是可惜了。

柳蓉不知道這些傷兵們的想法,卻是依舊看著那在意小李性命的傷兵。彷彿只等著這一個人回答。

她也並不想用這種對賭的形勢來破如今的狀況,但如今這是最直接,也是最好的辦法,更何況,危機的狀態往往也是機遇最多的地方。

只要這傷兵答應讓她治小李。而她也用青霉素治好小李,那麼以後這傷兵營,陳左領折騰出來的障礙,也就直接全都去除了。

如此一想,柳蓉面上變得更加堅定,只看著那自稱小李的兄弟的傷兵:「難不成你說的那些兄弟情深的話。都是騙人的,你們這些人如今做的,其實不過是因為你們嫉妒我能夠如此年紀就管理傷兵營。所以藉此來找我麻煩?」

所有傷兵眉頭一皺,看著柳蓉的目光露出不喜,就是那唐百夫長眉頭也微微一皺,如此說話,處理不好。可是會叫如今的狀況崩掉,到時候這小柳大夫恐怕就真的沒有辦法自救了。

柳蓉卻是不管其他人的反應。只看著眼前這傷兵,好一會,這傷兵才一咬牙,看著柳蓉開口:「我便讓你救我兄弟,不過你要記住了,如果沒救下來,便以命抵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1

聽到這傷兵的話,柳蓉終於輸出一口氣,對著這傷兵笑起:「自然算數。」終於,拿到一個機會。

也不知道劉老怎麼了,竟是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柳蓉隨即不再想這個問題,而是重新低頭看向這叫小李的傷兵,仔細的又檢查了一番小李的狀態,然後將針筒取出,重新從瓷瓶黴素,再所有人目瞪口呆射下去。

那傷兵剎那間氣急敗壞,柳蓉卻是不等這傷兵開口,便提前開口:「我都說了,我是來救人的,你覺得我會到傷兵營,隨身帶上毒藥嗎?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1

所有傷兵都瞬間皺眉,柳蓉卻是不管這一點,也不看這些傷兵難看的臉色,便吩咐著能做事情的傷兵打水來,然後將濕毛巾放置到病人的額頭降溫。

如此,從早晨到傷兵盯著柳蓉,最後便只剩下幾個對小李性命在意的傷兵盯著柳蓉。

柳蓉用手摸摸小李的額頭,見溫度已經降下去,不禁微微輸出一口氣,接下來,只要等這傷兵醒過來,也就好了。

正這麼想著,外面突然傳來腳步聲,屋不對勁也都站起身來,就在這個時候,便聽外面響起劉老的聲音:「你們快將小柳大夫放出來,若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只是這聲音聽著明顯br /

劉老的話一出,傷兵營里的傷兵面色一變,不禁看向柳蓉。

「你果然派那老頭去搬救兵了。」

「你不叫我們好過,你也休想好過,我們是不會放你出去的。」隨著一個傷兵開口,其它傷兵也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

柳蓉不禁無語,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她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才來,只要不多久,這叫小李的傷兵就該醒了,也就沒這麼多問題了。

心裡雖然哀嘆,不過問題終歸是要解決,若不然明明可以處理好的事情,最後鬧大了,恐怕就麻煩了。

想著柳蓉起身,那些傷兵忍不住上前。

柳蓉卻是對著這些人微微一笑,笑的這些人一愣,才對著外面大聲開口:「我沒事,病人應該再有半日就會醒了,你們不必管我了。」

外面聽到柳蓉說話的人卻是面面相覷,正當左庭軒和劉老面面相覷之時,護軍參領屋衛卻是快步走到傷兵病房前,待看到左庭軒和躺在擔架上的劉老不禁微微一愣,卻是沒有多說,帶著五個將士便快速進傷兵營。

所有傷兵見彭護衛進來也是微微一愣,而彭護衛看到屋微微一愣,隨即不管這些,直接對著五個將士開口指了傷兵營且都是之前對柳蓉攻擊性的話,說的多的傷兵,那五個將士,瞬間向幾個傷兵走去。

幾個傷兵也不知道是心虛還是什麼,臉色變得難看,其是瞬間開口:「快,快抓住這些人,這些人肯定是來救這個,治不好小李的小柳大夫的。」

聽到那傷兵開口,彭護衛冷笑,直接開口:「現查出陳左領貪了傷兵營用藥的銀子,而你們這幾個,正是陳左領的部署,也是他們的同黨,還不快束手就擒!否則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彭護衛的話一出,傷兵們瞬間嘩然,而面對那幾個將士上前,其它傷兵也不禁退開,不一會幾個傷兵都被抓祝

而彭護衛也因為幾個傷兵的話,注意到柳蓉在傷兵病房,不禁快步上前對著柳蓉道謝:「說來這都還要謝過小柳大夫,若不是小柳大夫發現傷兵們用的葯不足,我們也不能查出這陳左領竟是如此之人,連傷兵的傷葯銀子都敢貪污。」

柳蓉也沒想到竟會是這樣的情況,不禁對著彭護衛笑著搖頭,而就在這個時候,柳蓉救治的,所有人都覺得救不活的小李竟也睜開了眼睛。

那個想要上前幫柳蓉的小傷兵看著如今的狀況,不禁目瞪口呆,最後忍不住看向一開始就猜出結局的唐百夫長:「唐大哥,你是怎麼猜到小柳大夫會沒事的?」

「而且這小柳大夫的醫術也真厲害,竟是將這昏迷了幾日,大家都說必死無疑的小李都救醒了。」

唐百夫長卻是笑起:「那是你們無知罷了,京城百姓可是一直瘋傳有一個醫術十分高明的大夫,叫小柳大夫,如果我沒猜錯,眼前這位,應該就是京城百姓瘋傳的那位小神醫。」

PS:感謝22超級感謝。

今日看了一眼書評區,發現有人說這本書不值得看,有些傷心,不過看到瞬間治癒了,好吧,小安就是一隻小財迷。於是更新了這四千字的大章后,晚上還會有一更。*^__^*嘻嘻……

最後推薦朋友的一本不錯的宮斗書,《宮謀》小小庶女入宮門,謀的不僅是權位,還有愛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