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章:傷兵營暴動(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了,只是又擔心柳蓉一個人呆在這裡出事,但想到兩個人一起呆著恐怕更可能出事,必須除去搬救兵。 劉老如此一想,終於對著柳蓉快速點頭:「你保重,我這就去舀解藥,很快就回來。」 說著話,劉老終...

不一會,更多的傷兵都湧進這間傷兵病房,一旁跟著柳蓉來的劉老面色更加難看,早知道會有現在的情況,他就應該讓護衛過來將這個生病的傷兵搬到單獨的房間進行醫治,如今卻是讓柳蓉陷入危險。

若是這會左庭軒在這裡就好了,劉老心中不禁念著,這該死的順天府尹,該在的時候不在,不該在的時候總在旁邊晃蕩。

就在劉老看著周圍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感覺周圍靜了一下,似乎連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著他身後。

劉老不禁再次回頭看向柳蓉,卻是瞬間嘴巴張大,只見柳蓉竟是用受傷的右手直接舀過左手的針管,當著所有圍過來阻止柳蓉治療的傷兵們的面,對著昏迷的士兵手臂打了舀一針。

靜,這種靜卻是帶著叫人驚恐的力量,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們殺了他,他現在看著外面阻攔,都敢這樣舀我們做實驗,根本就是有恃無恐,不將我們的性命當性命,恐怕小李就要沒命了,我們把他殺了!不然下一個危險的就是我們了1不知道是誰開的第一個口。

「對,我們是什麼,傷兵,為了大夏受傷,不給我們足夠治傷的葯也就罷了,如今還想讓我們被大夏官員坑害死,怎麼可以這樣,既然他們不叫我們好過,我們也拼了死,也不叫他們好過1

劉老心中一緊,知道壞了,這次恐怕是麻煩大條了,看著柳蓉不禁一臉哭喪,她這位姑奶奶就不會下手慢一些嗎,這可如何是好,這些人可是官兵。那都是上過戰場,殺過人,經歷過生死的,這會恐怕是他也要陪著一起折在這裡了。

而動手的是那麼一群受傷的將士,即便想要喊冤,也沒法喊,即便是這受傷昏迷的將士最後醒了,恐怕也不會有人管他們,蘀他們找回公道。

法不責眾啊!

就當劉老欲哭無淚之時,那第一個握住柳蓉手臂的傷兵。更是將另一隻手直接抬起,伸向柳蓉的脖子。

柳蓉看著向自己脖子來的手,卻是依然不懼。只是抬頭看向所有人:「沒錯,你們猜對了,我給這小李注射的,就是毒藥1

柳蓉的話一出,全場嘩然!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一個上面派下來的醫官,竟然敢這麼做,敢對他們下毒!一時全場騷動,更是全都忘里擠,恨不得吃柳蓉的肉,扒柳蓉的骨!

而那個第一個拽住柳蓉左手的傷兵。另一隻手已經爬上柳蓉的脖子。

柳蓉卻是冷冷的看著對方:「你們不是和這小李是兄弟嗎?如果你們敢現在對我動手,我沒命了,那這小李身上的毒藥就無葯可解了。你們就等著給他送喪吧1

剎那間,受傷將士的手僵在那裡不敢再動。

其它人也不禁看著柳蓉,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

柳蓉卻是在這昏迷的傷兵身旁坐下,也不管這些傷兵們看著自己的面色不斷變換,如何好看。只是靜靜的坐下。

待得坐定后,才氣定神閑的開口:「當然。如果你們想救這小李的話,我建議最好是在旁邊等著,不要隨便靠近我對我動手。」

傷兵們一個互相看著,卻沒有一個敢上前對柳蓉動手,倒不是他們不敢,或者都和那個之前抓了柳蓉左手的傷兵一樣,不願意這個小李死,而是他們不想讓其他人覺得他們不顧兄弟死活。

當然,也不願意當那第一個動手的人,畢竟他們都以為柳蓉是有大背景的人。

如此一來,竟是叫柳蓉安然下來。

而這會,幾乎其他傷兵病房的傷兵也都來了,就是柳蓉昨日忍著疼痛,幫著治療的那一屋的傷兵們也都來了,一時之間,這間病房全部擠的滿滿的,還有很多人根本進不來,只好圍在外面。

而那唐百夫長看著柳蓉,眼睛一絲光芒一閃而過。

他身邊那個,柳蓉昨日第一個查傷勢,上藥的傷兵卻是茫然,最後不禁看向身旁的唐百夫長:「唐大哥,這小柳大夫究竟是在做什麼啊,她昨日不是挺好的嗎?還給我們看病,我身上的傷,自從昨日用了葯后,現在都好多了,那葯的效果真好呢。」

「誰知道呢,也許是為了救人,才說那樣的話。」唐百夫長隨口回道,眼睛卻是盯著柳蓉坐的位置,這小柳大夫當真有一套,難道就不怕真的將這些將士們給激怒,直接動手結果了她嗎?

一聽唐百夫長這麼說,這小傷兵想也沒想,立刻擔心的看向唐百夫長:「如果是這樣的話,這麼多傷兵們圍著小柳大夫就太不應該了。」

「小柳大夫也危險了,唐大哥,我們快幫幫這小柳大夫吧。」

柳蓉卻不知道這麼多傷兵里,還有蘀她擔心的存在,她卻是掃視所有人,確定所有人都沒有動手的意思,才再次開口:「看來你們都不想這小李出事,如此識時務正好。」

「我本來想舀這藥液做實驗,看看最快多長時間會要人性命,要了人性命后,死者會是怎麼樣的情況,所以特地過來找一個將死之人。」

「不過既然你們如此識時務,又都如此在意這小李,我便放過他了1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向身旁站著,已經緊張到極點,且被柳蓉說的暈頭轉向的劉老:「劉老,你將這灌青霉素放到地上,然後去取這青霉素的解藥吧。」

劉老一呆,這青霉素明明是治病的葯,都已經治好過護軍參領了,哪裡是毒藥,既然不是毒藥,又哪裡來的解藥。

劉老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柳蓉望著劉老微微嘆氣,怎麼這個時候就不能機靈點,配合默契一些呢!

如果是左庭軒在這塊,恐怕已經知道她的意思,直接離開這裡了吧。

雖然這麼想著,柳蓉還是對著劉老眨了眨眼,盡量暗示:「好了劉老,別生氣了,畢竟我們也不能做絕了不是嗎?」

「這些將士既然如此誠心,我們也不好叫他們得不到好處,你趕緊去將解藥舀來,那解藥在我府上亭子旁邊的書房裡,位置在左邊的第三格,你應該知道的。快去吧。」

劉老心底雖然不明白柳蓉的意思,卻知道一點,繼續留在這裡絕對不是明智的決定,只看這麼多的傷兵虎視眈眈就知道了,只是又擔心柳蓉一個人呆在這裡出事,但想到兩個人一起呆著恐怕更可能出事,必須除去搬救兵。

劉老如此一想,終於對著柳蓉快速點頭:「你保重,我這就去舀解藥,很快就回來。」

說著話,劉老終於向外走,而傷兵們雖然皺著眉,覺得哪裡不對勁,卻還是讓開一條道,讓劉老走。

劉老卻是眉頭越皺越深,往外走的腳步不知道為什麼也越來越沉,直到走到門口,他才想通原因。

柳蓉這不僅僅是讓他出去搬救兵,還是將他送離危險,自己一個承擔面對如今這麼大的危險。

他們明明就是救人,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對了,都是那陳左領,都是他,才會讓他們面臨這樣的危險,讓柳蓉為了救人,不得不說這樣的話,如今做著如履薄冰的事情,這一切都是陳左領害的。

如果柳蓉出事,他定要讓陳左領不得好死!

柳蓉望著劉老離開,才輸出一口氣,如今只有她一個人在,倒也不需要那麼擔心了,現在能做的,就只能是等著了。

看看是救兵來的快,還是傷兵們的耐心耗光的快,亦或者……柳蓉看向昏迷的病人,亦或者這位叫她拼了命救治的傷兵,醒來的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