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九章:傷兵營暴動(上)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弄死吧1 有人隨即想到昨晚聽到的消息,這年輕稚嫩,表面上看起來和善的大夫,據說是某個大家族裡,到這傷兵營走過場,只是過來積攢資歷,相當於過來鍍金一圈的。 本來也是相安無事,偏偏這個小柳...

護軍參領微微一愣,隨即露出驚喜的表情:「有小柳大夫留在傷兵營,那肯定是再好不過的事情,比劉老對外傷都要在行的大夫,整個大夏都是獨一份,小柳大夫你能留在傷兵營,那是傷兵們的福氣。」

護軍參領說著微微嘆氣:「只可惜軍男兒之身,若不然,我就替你討一個醫官做做。」

陳左領見護軍參領不僅同意,還說出這樣的話,心低下頭,面上表情變得陰晴不定。

要知道真正管理傷兵營的最高官員本應該是醫官,如今之所以讓陳左領管理,不過是因為京京城守衛的醫官都被叛軍給殺了,而陳左領又稍稍在醫官身旁跟過些日子,雖然不精通醫術,但是稍微懂一點醫術。

而陳左領本也只是個六品軍護軍校,能夠一下子升到如今的位置除了軍功,便是因為接手了這傷兵營,總管傷兵營的所有事物,而如今聽護軍參領的意思,竟是有柳蓉如果是男兒,就讓她接管傷兵營這樣的意思,他如何不又驚又怒。

而這些話,恐怕也是說給他聽的,為的就是讓他重視柳蓉。

正當陳左領想著,護軍參領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陳左領,你雖然統管傷兵營,不過畢竟不是正經的醫官,以後傷兵營同治療傷兵有關的事情,你可要好好配合小柳大夫。」

陳左領聽到護軍參領的話,心卻是趕忙點頭應是,只是應完,卻是覺得憋屈到極點,心極點,抬眼看向柳蓉。便見柳蓉低眉站在一旁,看都不曾看他一眼,心了。再想到自己之前被威脅著架空,如今卻是直接從他上級處入手架空他,陳左領直恨的咬牙切齒。

他自從經過京城動亂活下來,當了這傷兵營的主管,就再也沒有這般憋屈過,而他所有的憋屈,今日全部都來自眼前這個名不聞經傳的小女子。

你不是想我好好配合你嗎?那我就好好配合你,不過別承受不住才好!

柳蓉聽了護軍參領的話。趕忙對著護軍參領感謝,有了護軍參領的話,她以後就不用擔心替這些傷兵治療弄成半途而廢。同時藥物上的事情也應該不用擔心了。

一想到藥物,柳蓉趕忙對著護軍參領再次開口:「參領大人剛剛醒來,照理說麻煩了參領大人一件事情后,不該再麻煩參領大人才是,只是如今傷兵營有一些情況。恐怕還要再麻煩參領大人。」

聽到柳蓉開口,護軍參領微微疑惑的看向柳蓉。

陳左領眉頭也皺起,這柳蓉還想玩什麼花樣?

柳蓉抬頭看向護軍參領:「我昨日去了一趟傷兵們的病房,才知道傷兵營里給將士治傷的藥物不足了,有些傷兵都用不上藥,所以柳蓉斗膽懇請參領大人寫上一道摺子。給將士們求些藥物。」

陳左領面色瞬間一變,他怎麼也沒想到,柳蓉才接觸傷兵營里的傷兵。還是在他幾乎將所有傷兵都蠱惑了之後,竟還能知道這樣的事情。

護軍參領的眉頭瞬間皺起,看向陳左領的目光露出不高興:「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不曾聽你提起?」

陳左領腦門微微冒汗:「幾日前就想同參領說的,只是參領身體狀況實在不好。」

「即便是我身體不好,你也可以親自去兵部討要。難不成你連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聽了陳左領的回答,護軍參領明顯露出怒意。

「這……」

「這什麼?傷兵營藥物不足。自然應該去兵部討要,難不成你想要讓這些為了剿滅叛亂受傷的將士們全都寒心不成,那以後京城出現不好的情況,還有誰願意替朝廷守城門?」

「現在,立刻,就去兵部討要傷兵營需要的藥物,我不希望我在聽到這樣的事情,若再有這樣的事情,你這左領也不用做了1護軍參領看著陳左領一句一句的說道,說到最後胸口微喘,明顯是為了這件事情動怒了。

顯然這護軍參領是一個愛兵的參領!

陳左領看著發怒的護軍參領不禁縮脖子,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護軍參領如此發怒,不禁趕忙開口:「是!是!我這便去辦。」

說著話,便向外走,只是走到柳蓉身邊之時,狠狠瞪了一眼柳蓉,這才快速從屋r /

柳蓉卻是完全無視陳左領的眼神,只是有些擔心的看向護軍參領:「參領大人還是不要太過動氣的好,您現在雖然沒有繼續發燒,但是這傷勢卻不曾恢復,動怒對您身體不好。」

護軍參領對著柳蓉揮揮手:「不礙事,我有些累了,以後這傷兵營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護軍參領說著微微一頓:「若是再出現類似的情況,你可以直接過來和我說。」

這話的意思,卻是要給柳蓉在傷兵營里做後盾,柳蓉不禁心一來,她就可以更安心的在傷兵營給傷病們看病了,而且也可以更好更快的培養她那兩個徒弟,當然還有冬兒,她要將冬兒教成一個合格的護士。

對著護軍參領謝完,又在護軍參領的驚訝的目光下,給護軍參領掛上青霉素,柳蓉留下冬兒照顧護軍參領后,才離開護軍參領的屋子,接下來,便要解決那些將士對她的不好印象了。

卻說柳蓉離開后,護軍參領眉頭卻是深深的皺起,好一會才讓冬兒出去讓彭護衛進來說話,說話之間卻是支開了冬兒,待得說完,彭護衛卻是一臉嚴肅的出來,讓冬兒進屋繼續照顧護軍參領,之後守著門口的人就換了兩個,彭護衛卻是不見了。

冬兒看著這些情況,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但是總覺得可能和她家小姐有關,便暗暗記了下來,打算等柳蓉回來后。告訴柳蓉。

而柳蓉卻是讓劉老端著她按照大致比例調製好的青霉素,走到那和護軍參領一樣狀況的傷兵病房。

一進屋,柳蓉和劉老便感覺到氣氛和昨日不大相同,雖然病房裡的傷兵有聽她的話,將屋子的打掃的乾乾淨淨,可這些人看柳蓉的目光有些奇怪。

柳蓉卻是不在意,只是直接走到那發燒的將士身旁,大致的摸了一下病人的頭,感覺了一下溫度,又測了一下病人的心跳。

總的來說情況還算好。想來是昨日去了腐肉的結果,不過到底是病菌感染,身體內的白細胞應該還在對抗病毒。所以體溫還是偏高。

可惜沒有體溫計,不能測試病人的體溫,不確定具體情況,治療病人終歸也是束手束腳的,也許應該想辦法弄個體溫計了。

柳蓉這般想著。卻是取出已經消過毒的針筒,吊瓶如今之後一個,如今給這個病人處理,只能進行直接注射青霉素了,她實在是不放心,擔心這病人沒有藥物作用。堅持不到楊少閔那邊做好吊瓶。

而當柳蓉用針筒從劉老捧著的青霉素部分,倒過來向上推完針筒的屁股。直到青霉素留出來,確定裡面沒有空氣后,柳蓉才將針頭對象病人的手臂。

傷兵們看柳蓉的動作,瞬間嘩然。

「這小柳大夫打算做什麼,她拿針頭對著小李。難不成是將剛才弄的水,弄進小李的身體里?」

「天。我可從沒聽說過治病可以這麼做的,即便那藥水是湯藥,也應該只能外服和內服才是,怎麼能這麼弄1

「小李不會被這小柳大夫給弄死吧1

有人隨即想到昨晚聽到的消息,這年輕稚嫩,表面上看起來和善的大夫,據說是某個大家族裡,到這傷兵營走過場,只是過來積攢資歷,相當於過來鍍金一圈的。

本來也是相安無事,偏偏這個小柳大夫喜歡醫術,所以就出了現在的情況,給傷兵們看病,至於醫術怎麼樣,就不知道了,但是誰都沒見過有這麼年輕的大夫,是醫術好的,恐怕是拿他們練手來了。

若是按照一般常規的辦法給傷兵們治病,他們雖然心會說什麼,可是柳蓉突然拿出針筒,卻是觸及他們的底線了。

想到接下來可能要輪到他們,而劉老手裡捧的那麼多藥水,明顯不止一個人用的,一群傷兵瞬間面色越變越不好。

而站在柳蓉附近的傷兵更是快速向前,直接一把手拽住柳蓉拿針筒的左手:「你這是做什麼?」

「我不許你傷害我小李兄弟1

有人帶頭站出來,那些心,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打針的人,也忍不住跟著開口:「即便你是大家族也不許你這麼拿我們的性命開玩笑,絕對不許你拿這種奇怪的東西碰我們小李兄弟1

「對,絕對不許她碰我們小李兄弟,若是她敢拿我們的性命開玩笑,我們就直接拿下他,即便是他背後的人再厲害,我就不信我們一群人鬧,會沒用1

「對,我去叫其它房間里的弟兄們,今日絕不許這該死的蒙古大夫對我們下手,只要將所有人都叫過來,就是上面來人了,我們也不怕1說著,那傷兵直接衝出傷兵房,去其它病房叫人!

劉老這才反應過來,看著那拽住柳蓉手的傷兵,不禁大聲呵斥:「你們這是做什麼,小柳大夫這是在救這位病人,你們在這樣就耽誤了這個病人的救治了1

「胡說,若真是救人的,我們怎麼以前從來沒見過這麼救人的1

「你們根本就是拿我們做實驗,說不定我們的小命都會被這小柳大夫給玩沒,我們絕不許你們這麼不把我們的性命當命1

「就是,今日你們若是敢繼續,我們就敢要了你們的命!不管你們的背景什麼樣,敢傷到我們,我們就跟你們拚命1

「對,拚命1說話間,傷兵們對著柳蓉和劉老包圍起來,劉老只見這一群傷兵圈一點點的縮小,向他們走來,心不禁回頭擔心的看了一眼柳蓉,可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柳蓉看著所有傷兵如此不講道理的越靠越近,眉頭也不禁皺起,這病人雖然狀況不比昨日差,但是再這樣下去,他的體抗力肯定會下降,抗拒病毒的抗體承受不住,完全崩盤,肯定無力回天,到時候即便是給他用藥了,也救不回。

柳蓉不禁看向病人蒼白的臉,又看了看握著自己左手的傷兵,最後目光卻是落在自己受了傷,本來不想再動用的右手。

ps:

感謝雲破月來投的一張粉紅票,感謝淡雨思涵打賞的一百520小說幣,呆會應該還會有一章,不過估計是一點左右了,大家可以留在明天看。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