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八章:護軍參領醒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看待。 而冬兒卻是對著劉老做了一個鬼臉。 柳蓉一旁看著不禁笑著搖頭。 劉老卻是再進屋前重新看向柳蓉,低聲開口:「接下來就要進去了,你的手要是不舒服,可一定要叫老夫給你看,雖然看...

處理了林山的事情,柳蓉才領著冬兒,由董護衛留下,如今基本上算是在蓉府常駐的兩個護衛保護著趕往傷兵營。

她實在放心不下劉老,打吊針雖然不難,但是對於完全沒有接觸過,且也完全沒有人講解過的人來說,要找對動脈可不容易。

針戳錯地方了,傷了血管可不好,即便傷口小,對後面輸液也是不好。

馬不停蹄的趕到傷兵營,守在門口的將士明顯比昨日精神,對柳蓉也明顯比昨日要恭敬:「小柳大夫,您可算來了,您真是太厲害了,參領大人一連昏m了幾日,您昨日才來一日,大將軍今早便醒了。」

「聽說還喝了一碗粥,想來是離好不遠了,小柳大夫您真是神了。」護衛看著柳蓉討好的說道。

聽著護衛的話,柳蓉也不禁微微訝異,在她想來,吊瓶要再打一天,護軍參領才會好些,卻沒想到只是昨日昨晚這樣兩瓶,竟然就醒過來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樣的結果也是應該,古代人何時接觸過青霉素,自然不像現代老是吃消炎藥人對葯的抗性大,藥物的作用效果自然也就大。

「小柳大夫快隨我進去,參領大人可是說了,你來了,就讓我們請您進去,他要當面謝你呢。」護衛說著迎著柳蓉進傷兵營,一路上到得護軍參領的房門前才停下。

守在門外的依舊是彭護衛,而彭護衛看到柳蓉面上也是一喜:「小柳大夫你可算來了,你趕緊進去再給參領大人診診脈吧,雖然劉老說參領大人脈相正常了,只是病久了虛弱,需要補營養。不過我還是覺得小柳大夫你可靠一些。」

「你這傢伙,又在老夫背後說老夫壞話了。我記得你昨日懷疑小柳大夫,害小柳大夫手臂受傷以及後來攔著所有人進屋看參領大人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埃」彭護衛的話剛下,劉老略帶笑意的聲音便跟著響起,卻原來是在屋中知道柳蓉來了,也趕出來接柳蓉。

彭護衛聽到劉老的聲音面上一僵,沒想到自己隨便說個話,都被抓包,最後只好轉頭,一臉尷尬討好的笑著。

那模樣卻是逗的柳蓉和冬兒一樂,最後兩個護衛被留在屋外,柳蓉帶著冬兒隨著劉老一起走進屋中。

將將進屋,還未從外屋走到內屋,劉老才擔心的看向柳蓉:「不是讓你在府中休息嗎?怎麼又過來了,這傷可是……」

擔心劉老不注意,當著冬兒的面直接將自己手臂因為不注意,傷上加傷過的事情說出來,柳蓉趕忙岔開話題:「參領大人的精神狀態可好?」

聽到柳蓉詢問病人的病情,劉老的表情變得認真:「不是很好,雖然醒過來喝了一碗粥,但是明顯精神頭不行,畢竟流了那麼多的血,身子虛,估計過不多久,就會睡回去。」

柳蓉點頭,這是肯定的事情,久病的人不可能這麼快,因為一個葯就立刻恢復的生龍活虎。

劉老說完,卻是看向柳蓉的右手臂,擔心的詢問:「今日手臂可有什麼不適的?不若在進內屋前,讓老夫給你把把脈,進了內屋,你到時候就只能做大夫,不能當病人了。」

說話間,卻是恰巧停在即將進內屋的位置。

柳蓉笑著搖頭:「沒事,護軍參領不都已經醒了嗎?劉老不也已經確定病人好了嗎?到時候我只要走個過場估計就可以了。畢竟劉老都確定好了的病人,怎麼可能不好不是嗎?」

聽到柳蓉的話,劉老不禁用手捋捋鬍鬚,l出自得的笑容:「那是,我可是劉老,當初可是邊疆第一醫官。」

「羞羞羞,劉老你的醫術明明不如我家小姐,參領大人都是我家小姐治好的,還這麼自得。」冬兒故意開口道。

劉老目瞪口呆,過一會才對著柳蓉開口:「你的這丫鬟真的是被你寵壞了,連你師父都敢笑話了,可一定要好好懲罰啊1

不過明顯可以看出劉老是在開玩笑,看著冬兒的眼底卻是有些寵溺,平時柳蓉太老成了,劉老一般也就只能從冬兒身上找到些作為長輩的良好感覺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柳蓉的醫術高明,雖然名譽上柳蓉是劉老的徒弟,但是劉老卻總是忍不住將柳蓉當同齡人來看待。

而冬兒卻是對著劉老做了一個鬼臉。

柳蓉一旁看著不禁笑著搖頭。

劉老卻是再進屋前重新看向柳蓉,低聲開口:「接下來就要進去了,你的手要是不舒服,可一定要叫老夫給你看,雖然看外傷我確實不如你,但是醫不自醫,讓老夫給你看,總是比你自己折騰好些。」

柳蓉搖頭:「我真的沒事,劉老你就放心好了,若真有問題,肯定第一時刻找劉老,這樣總行了吧。」

柳蓉說著對劉老快速開口:「我們趕緊進內屋,別叫參領大人久等了。」

望著劉老領先進屋的背影,柳蓉不禁搖頭,她還真是不習慣劉老今日的改變。

以著劉老原本的性子,是除了醫術,對其它的事情根本就不太在意,甚至於不大懂人情世故,更別說是關心她這個便宜徒弟了,估計她真要是生病了,她得自己找劉老說了,讓劉老看病,劉老才會發現這事情。

可今日的劉老和往日不相同,不禁不斷的詢問她的病情,還很細心關心的要給她仔細看診手臂。

柳蓉微微皺眉,難道是想求她幫楊少閔想琉璃坊不影響到大將軍上官煜的辦法,又不好意思開口,才這般改變的?

柳蓉隨即微微搖頭,只要能想到辦法,這樣的事情她又怎麼會不幫,她這中醫師傅真是想多了。

柳蓉卻是不知道,她也是想多了。

劉老這是因為昨日看她這疲憊模樣,想起她的真實年紀,他們卻一直逼著她想辦法,承擔更多的事情內疚,今日才會這麼積極的蘀代柳蓉給傷兵營里的護軍參領,以及將士們看病,還這麼認真的關心柳蓉,要給柳蓉查看手臂的傷勢。

說話間,幾個人終於進了內屋,進屋柳蓉才發現,屋中竟是只有陳左領在,而這會正一旁照顧著護軍參領,不時的噓寒問暖,卻完全不見她留下的兩個學徒,柳蓉不禁對著劉老用眼睛詢問。

見柳蓉眼神,劉老先是微微一愣,有些疑hu,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對著柳蓉開口:「我讓你那兩個徒弟都去外面,給外面的傷兵做簡單換藥了。」

知道兩個徒弟是出去繼續鍛煉給人看病的技能,柳蓉不禁笑起。

而護軍參領看到柳蓉來了,也不再同陳左領說話,卻是對著柳蓉笑起:「柳三姑娘,我們可是又見面了。」

聽到護軍參領的話,柳蓉想起當日宮中公公來傷兵營宣旨讓左庭軒入宮,左庭軒卻堅決要帶她入宮的事情,當時最後還是靠著眼前這位護軍參領,才叫那公公也帶著她進宮。這才面的聖,最後給她的鐘姨娘掙回一個誥命,

「是啊,好久不見。」柳蓉看著護軍參領開口:「不過我記得當時,參領大人的身體似乎沒有現在這般弱,我記得大人的傷勢控制還是tng好的。」

「是tng好的,後來你們走了,本官住著住著,便出了現在的狀況,也不知是什麼緣故。」護軍參領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柳蓉:「好在有小柳大夫,不然我恐怕是要去見祖宗了。」

「哪裡,參領大人的身體好著呢,也是因為參領大人的身體比較好,這次才救治的比較容易。」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說來,參領大人還是我見過的身體里,差不摹!

突然,柳蓉看著護軍參領,話語一轉:「至於大人會突然身體不好,大人不知道原因,我卻可能知道是因為什麼。」

一直安安靜靜站在一旁的陳左領眉頭瞬間皺起,他可是除了柳蓉給護軍參領看病之外,什麼都沒對護軍參領說,更是沒有對護軍參領提及柳蓉到傷兵營后做的事情。當然,陳左領不說這些可不是顧忌柳蓉,而是擔心自己說出去,會叫護軍參領覺得他無能罷了。

而這會柳蓉突然這麼開口,卻是將陳左領的心牽起,一時之間不禁瞪著柳蓉。

柳蓉卻是像完全沒有看到陳左領的反應一般,在護軍參領眉頭皺起,還不曾開口詢問之時,對著護軍參領繼續開口:「這一切都是因為病房裡不夠乾淨,造成容易讓人傷口感染的細菌入得大人您的傷口中,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大人,我實在不忍心看軍中的將士,為了國家拋頭顱灑熱血,最後受了重傷,卻沒因為重傷死去,反倒是因為養病環境不夠乾淨,生病死亡。」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護軍參領說道:「所以我想請求參領大人一件事情,我想留在傷兵營改善傷兵營的環境,順便蘀這些傷兵看病治療。」

事實上,柳蓉早就因為左庭軒威脅陳左領,有了管理傷兵營,調整傷兵營的權利,但是畢竟並不正規,萬一陳左領再使個壞,可以完全將她趕出傷兵營,不讓她給傷兵治病,那她的想法就功虧一簣了。rs#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