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七章:處理府中事物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會醫術,會治病救人,小姐是這世上厲害人。」 「那林山你知不知道,你我心中,也是一個很有用人。」柳蓉看著林山,對著林山肯定開口。 林山微微一震。 柳蓉看著林山繼續開口:「雖然你身...

柳蓉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什麼時候回到蓉府了,再看外面天色都大白了。

這似乎還是她穿到古代后,第一次睡到這麼晚。

昨天這一天折騰,果然是累到自己了。

好一旁一直有冬兒,不然估計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正想著,冬兒捧著一盆水走進屋中,見柳蓉醒了坐起來了,趕忙小跑到柳蓉跟前:「小姐,你怎麼也不多睡一會,劉老可是說了,說您昨日受傷了,又做了那麼多事情,需要多做休息。」

「至於傷兵營事情,劉老說他會量解決,讓您好好家裡休息一日呢。」冬兒對著柳蓉一邊說,一邊打掃房間。

自從姚管家夫fu出事後,又連續發生那麼多事情,蓉府也來不及重添加洒掃人,所以院子打掃一類事情,也就落到冬兒和姚管家兒子姚林山身上了。林山身體不是很好,所以終做多還是冬兒。

柳蓉搖搖頭:「這怎麼行,掛吊瓶雖然是簡單事情,但劉老終究沒做過。」

柳蓉說著,擔心自己不出什麼問題,趕緊起g,又讓冬兒打了水,洗了臉,就向外走去。

一到屋外,柳蓉便見林山正好站她屋外,正想打招呼,林山卻是速轉身向院子走去,幾乎是跑著離開。

柳蓉微微皺眉,待得冬兒從屋裡出來,便對著冬兒開口詢問:「林山近可有什麼不對地方?」

冬兒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柳蓉會問及林山一般:「他自打姚管家夫fu過了,就一直ting沉默。」

似乎擔心柳蓉不喜,卻是速再次開口:「但是做事還是很認真,我都說了他身體不好,好好歇著。他還非要將院子什麼都打掃了,也不知道他身體受不受了,只是似乎比我們回蓉府前沉默了。」

冬兒這般說著,卻是yu言又止。

「有什麼話直接說便是了。」柳蓉對著冬兒直接說道,林山身體本就不好,之前明明是讓他到蓉府養身體,那個時候便倔強著要幫府邸里做事情,明顯是個性子要強……

冬兒見柳蓉這般開口,才對著柳蓉說道:「小姐,如今我們身邊人少倒還好說。若是以後府邸里人多了,林山該如何自處?」

柳蓉眉頭一皺,雖然想自己做面面俱到。到底還是忽略了林山。

柳蓉想了想,對著冬兒開口吩咐:「你去將林山叫過來,我有話對他說。」

「小姐1冬兒有些擔心看著柳蓉。

柳蓉不禁笑起:「我答應過姚管家夫fu,要照顧林山,如今林山反倒是沒有姚管家夫fu時候好。這是我錯。」

「不是小姐錯,小姐就是太忙了,總想將所有事情都做好了。」冬兒趕忙開口道,只是說著,又忍不住念叨了一句:「只是身體終歸是重要,萬一小姐熬壞了身體。鍾姨娘以後文定侯府可怎麼辦。」

說到底,如今周圍人生活不錯,全都是因為有柳蓉。一旦柳蓉不了,鍾姨娘和冬兒雖說不上會餓肚子,日子卻是絕對沒有現好。

見冬兒關心自己,柳蓉心底暖暖:「放心,我理會。你趕緊去將林山喚來吧,一會我們還要去傷兵營呢。」

「是。小姐。」冬兒應了一句,才速向外走去,院子畢竟不大,沒多會,冬兒便將林山領到了柳蓉跟前。

「小姐叫林山可是有事?」林山略微低著頭詢問,叫人看不清他表情。

柳蓉沒有直接回答,卻是支開冬兒去給自己取把椅子,待得冬兒走了,才笑看著林山開口:「可是難過我迴文定侯府不曾帶你一起回去了?」

沒想到柳蓉一上來竟是這麼詢問自己,林山趕忙抬頭搖頭:「小姐能讓林山還住蓉府就很好了,怎麼可能會有這樣想法。」

「何況,林山身體不好,蓉府什麼事情都幫不上,就是看個院子,也沒能將院子收拾利落。」林山忍不住將頭低低:「林山是個沒用,救不了父母,什麼忙都幫不上,就是自己生活都有問題,還要拖累小姐。」

「誰說,蓉府不是叫你看ting好?若不是有你守著蓉府,我和冬兒恐怕都不能放心迴文定侯府。」柳蓉對著林山直接開口說道。

說著,柳蓉微微一頓,才看著林山重開口:「林山,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作用,只是作用方面大不相同,很多人都沒有發現自己作用罷了。」

「有些人武功高強,當捕頭,當鏢師,甚至是到軍中為保衛國家出上一份力,外人看著他們都不會覺得他們沒有用。可他們自己卻並不一定覺得自己有用,因為並不是什麼時候都有賊匪,什麼時候都有戰爭,也許一代又一代人,只能重複日復一日閑置,日復一日等待。」

「可事實上,他們怎麼可能沒有用,他們有用時候,可能是等待幾十年後,敵軍終於按耐不住某一刻。」

「而你替我和冬兒守著蓉府,守著家,讓我們能安心走外面,不必擔心家中事務,給我們這份安心作用,難道就不是你起作用?」柳蓉看著林山反問。

這個世上很多人都不自信,總覺得自己沒有作用,誰都不需要自己,世界上缺了自己也會轉,漸漸將自己越放越渺小,同時也因為將自己越放越渺小,而越發擔心自己會成為終被捨棄那一個。

可事實上,只要是活著,持續生活,那便必定是有著其作用,只是這作用有大有小,有看得見,有看不見罷了。

林山聽著柳蓉話,不禁深思。

柳蓉卻沒有停頓:「每個人處位置不同,擅長東西不同,起到作用自然也就大大不同。」

「若是按照你說法,我這一來張口翻來伸手小姐,豈不是沒用?」

林山趕忙搖頭:「小姐怎麼能拿自己和林山比,小姐會醫術,會治病救人,小姐是這世上厲害人。」

「那林山你知不知道,你我心中,也是一個很有用人。」柳蓉看著林山,對著林山肯定開口。

林山微微一震。

柳蓉看著林山繼續開口:「雖然你身體不好,卻從未曾想過真就什麼都不管,靠著別人活著。」

「剛到蓉府時候,你也是一直找著你力所能及做事情一直幫忙做著。」

「你父母為救我而過世,若是一般人對主家有這般恩德,定是攜恩求報,這會說不定藉此府中作威作福,甚至是不如意,就到外面散播對主人恩德,說主人不是。」

「但是你沒有,你不僅沒有,還一個人看著兩個護衛,認認真真守著蓉府。」柳蓉看著林山認真說道:「而今蓉府缺人,你還不顧身體,一直幫著蓉府做事情,如果這都不算對蓉府有用,那什麼算對蓉府有用人?」

林山聽著柳蓉話,眼睛終於漸漸有了光彩。

望著林山臉色好了一些,柳蓉不禁舒一口氣,當一個人陷入對自己不信任低谷之中,是可怕。

特別是一個身體不好,身邊可以依靠人都失去了人,很可能後身體越來越差,生命越來越枯萎。

林山若是出事情,那她真對不起為了她丟了性命姚管家夫fu了。

柳蓉想著,看著林山開口:「不過只是這麼看著蓉府可不夠,我還想你再幫我做些其他事情,你可不能以身體不好,嫌棄累做借口推脫。」

林山面上一喜:「小姐說,只要小姐說事情是林山能做,林山一定努力做好1

林山說著,面上光彩不自覺比之前精神多了。

柳蓉笑起:「蓉府如今就我們幾個人,連個廚娘什麼都沒有,再這樣下去,恐怕都要我親自給你們下廚了。偏偏我這些日子忙,也沒時間找人牙子選人買丫鬟,我想讓你幫我做這件事情。」

「這……」林山遲疑,他從沒有做過這些事情,也從來沒和人牙子打過交道。

「你不願意?」柳蓉故作皺眉。

「不,不是,我只是擔心……」

「那就是不願意了,虧我那麼信任你,若是你父親姚管家,肯定立刻將這件事情接了,絕不會像你這樣推搪。」

林山趕忙開口:「小姐不要這麼說,我……我立刻就去外面找人牙子1說著話林山一咬牙,就要往外走。

柳蓉不禁撲哧笑起,趕忙叫住林山:「你沒銀子怎麼買,我一會讓冬兒給你取些銀子,你看著去人牙子那裡買幾個丫鬟回來,以後府邸里事情,就全交給你安排了。」

林山完全沒意識到他家小姐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直到很久以後,才知道,竟是讓他當蓉府管家。

不過那個時候,林山也不是現林山,雖然身體依舊不好,卻是找到了自己位置,並且將蓉府管理井井有條。

ps:感謝karlstyle投粉紅票,一會還有一送上。如果話,應該會是十二點之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