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六章:不是能幹就必須多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負擔了。」 左庭軒說話間,一行人卻是到了金鳳酒樓前。左庭軒不願再多說什麼,翻身下馬,卻是走到柳蓉的馬車前,對著馬車內的柳蓉開口:「柳蓉,金鳳酒樓到了,趕緊下馬車吧。」 只是好一會不見馬...

外屋。

柳蓉走到椅子前將將坐定,楊少閔便忍不住看著柳蓉開口:「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同意這件事情的,別的好商量,唯獨這件事情不行1

柳蓉令冬兒給她沏一壺茶,順便注意不要叫屋裡照看護軍參領的兩個徒弟出來,才看向楊少閔,不過柳蓉沒有順著楊少閔的話說,卻是對著楊少閔問道:「你覺得琉璃坊的秘密能夠瞞多久?」

聽到柳蓉的問題,楊少閔的眉頭皺起,琉璃茶壺都是固定時間出一批,想來也有很多人猜測到這東西是製作出來的。

而這段時間不斷有人到琉璃坊附近打探,若不是柳蓉一早將進的原料參了其它東西一起,這會琉璃的製作配方恐怕已經泄露出去了。

而且即便是如此,琉璃坊的工人的家人也不斷的被其它勢力的人接觸。

見楊少閔露出深思的表情,柳蓉才微微鬆一口氣,如果這樣詢問一點效果都沒有,那她恐怕真的就要擔心了。

這般想著,柳蓉對著楊少閔再次開口:「配方遲早都會有泄露的一天的,說也好,不說也好,只是快慢而已。既然如此,又何必斤斤計較這五十個輸液瓶?」

「待得以後需要這輸液瓶的地方多了,對你來說,也會是一筆財富來源,更何況這琉璃坊建立之初,就是為了製作這輸液瓶的。」柳蓉看著楊少閔認真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冬兒端了茶水出來,給他們一人到了一杯茶,才離開。

楊少閔望著桌邊的茶杯,好一會看著柳蓉開口:「畢竟如今這配方沒有泄露出去不是嗎?」

「況且有你想的辦法在,短時間內,絕對不會有人有辦法拿走琉璃配方的。」楊少閔說到這裡卻是十分自信。

柳蓉不禁笑起,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才開口:「楊二少爺難道真的打算借著琉璃茶壺這樣的東西,一直像現在這樣的狀態繼續賺銀子?」

楊少閔眉頭皺起:「難道不能嗎?畢竟這大夏,只有我們手也曾說過物以稀為貴。」

「物以稀為貴沒錯,但是琉璃茶壺易碎,只要稍微碰一下,就可能弄碎,這樣的東西,只要京城再多個幾件,然後出個幾次狀況,就絕不會有人花這樣的銀子買了。」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況且只是如此單調。沒有花樣的東西,每個人手裡拿到的買到的,都一樣。京城再賣個十套了,大家也就覺得沒有意思了。」

楊少閔不禁深思柳蓉的話。

柳蓉卻是不做停頓,看著楊少閔繼續開口:「而接下來,你這琉璃茶壺最大的銷售之地也不該是在京城內,而應該是江南。要知道江南是魚米之鄉,多的是富甲商戶,想來對這樣的奢侈之品也更加追求,說不定會為了鬥富,買的更多。」

「既然這琉璃茶壺都要賣到江南之地了,我這邊擁有個五十個輸液瓶又能有什麼影響呢?」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楊少閔,見對方還是皺著眉頭,才繼續開口:「你放心。我這些輸液瓶只在傷兵營里用,足夠你將東西運往江南之地買了。」

楊少閔不禁思考,若真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考慮,只是這樣畢竟縮短了這琉璃茶壺的盈利時間。

柳蓉哪裡看不出來楊少閔還是想要靠著這琉璃茶壺多賺一筆。決定給對方一個當頭重擊,讓對方放棄這個想法。

如此想著。柳蓉看著楊少閔重新開口:「有人注意到琉璃廠的狀況,自然也就有人猜出琉璃有製作配方,而這樣東西如此賺銀子,你覺得那些有權有勢的人,會讓你這麼一直舒坦的吃獨食下去嗎?」

這話卻是一語擊乎的地方。

柳蓉沒有停頓,看著楊少閔繼續開口:「即便你背後是大將軍,可一個在手握重兵的大將軍,如今還擁有了如此賺銀子的東西,你覺得當今聖上會怎麼想?」

「當然,現在聖上還不知道這琉璃製品如此暴利,如果有一日突然爆發,聖上知道了呢?恐怕是比現在就知道會更嚴重吧1

柳蓉這話一出,不單單是楊少閔一驚,就是左庭軒和劉老也不禁出一身冷汗。

「別告訴我,西柳衚衕的背後是大將軍這件事情沒人知道,這樣的話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這個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壁。」柳蓉看著楊少閔說道。

楊少閔這才緊張起來,一面是不捨得這麼暴利的東西,一面卻又擔心這樣的事情害到大將軍,一時之間完全拿不到主意。

最重要的是,即便如今給柳蓉做五十輸液瓶,將這琉璃製品降價到五十分之一,依舊是能賺很多銀子的東西,一旦如柳蓉說的,有一日爆發出去,再讓當今聖上知道……

楊少閔不禁心驚膽戰,如今再也不覺得這琉璃坊是暴利的東西,反倒覺得是燙手山芋:「我可以讓琉璃坊做五十個輸液瓶,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見楊少閔同意,柳蓉不禁笑起:「你說。」

「反正這琉璃坊有兩成是你的,以後這琉璃坊對外就稱是你柳三小姐的如何,至於西柳衚衕拿的只是小頭如何?」楊少閔將話說出來后,覺得這確實是不錯的主意,如此也就能轉移開很多人的注意。

左庭軒眉頭瞬間皺起,這雖然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卻是將柳蓉推進了風尖浪口。

左庭軒忍不住插口:「若說這琉璃坊是柳蓉的,恐怕直接會有人找柳蓉麻煩,這琉璃坊反倒是更不安全。」

左庭軒的話一出,楊少閔才注意到這一點,明白自己想的主意確實不大好,眉頭不禁再次大大的皺起,最後一咬牙,對著柳蓉耍賴道:「我讓琉璃坊給你做一百個輸液瓶,但是你要想出叫這琉璃坊不再是燙手山芋的辦法才行。」

楊少閔說完。也知道自己有些過分了,但這話已經出口了,再加上一直以來,柳蓉做任何事情,都是他見過的人里最有主意的,若說有誰能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想出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的,恐怕也就柳蓉了。

這般想著,楊少閔不禁眼巴巴的望著柳蓉,等著柳蓉回答。

劉老一旁也忍不住幫腔:「柳蓉。你能發現問題,想來你一定有辦法解決的。別看我們將軍面上冷,但我們將軍可是這世上最好的將軍。都是有他在,邊疆才這般穩固,大夏才有安寧日子,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將軍啊1

劉老的話一出,楊少閔一咬牙。對著柳蓉再次開口:「我現在就去讓工匠們做你要的輸液瓶,只求三小姐替我們想個自救的辦法1

楊少閔說著話,不等柳蓉拒絕,便站起身來向外走,不一會就離開了這屋子。

一時之間只剩下柳蓉、左庭軒和劉老。

柳蓉不禁揉額頭,她不過是想弄一些輸液瓶救人。怎麼就像滾雪球一樣,將事情越弄越大了。

柳蓉抬頭,便見左庭軒和劉老都看著她。雖然這會沒有說話,但是柳蓉知道,劉老和左庭軒也是希望她能想到辦法幫助上官煜解決這個潛在的危機的。

真是自己給自己下套,一個事情才解決,給自己卻弄出這樣更大的麻煩。她若是不仔細替這件事情想辦法,恐怕劉老和左庭軒會這麼一直看著她吧。

柳蓉不禁有些頭疼。她又不是神仙,隨便什麼事情都能有辦法,怎麼這些人就這麼認定她能有辦法。

不過就是不被這些人要求,有永城郡主在,她恐怕也不得不幫忙一起想辦法,想著柳蓉不禁皺起眉頭認真思考。

究竟怎麼樣才能完美解決掉這件事情,既不露痕,又不牽扯到大將軍。

左庭軒見柳蓉皺眉,擔心柳蓉太糾結勞累,終於忍不住開口:「若是實在沒有辦法,便算了,到時候讓楊少閔傳信給上官煜,讓他自己頭疼吧。」

「最多上官煜來個棄甲歸田,回京城噹噹富家翁,其實也不錯。」左庭軒說著笑起:「到時候,若是他一點官職都沒有,只能叫我大人就好了,這些年我可是因為官職比他低,一直被鎮壓的很慘啊,也許還能趁此收回點利息。」

左庭軒說著,彷彿下了決定一般:「就這樣了,讓上官煜自己頭疼去吧,要是能藉此回京,到時候我們還能聚在一起。」

「說來晚膳的時間也快到了,不如我們去金鳳樓用個晚膳吧。」左庭軒說著看向柳蓉:「你一個女子,也不方便這樣一直呆在軍營,正好到金鳳樓用晚膳,用完了,我們送你回蓉府,這樣也能安全一些,畢竟那想要將你騙出城的幾個人還沒抓到。」

聽著左庭軒的話,柳蓉心松,哪裡不知道左庭軒這是在轉移話題,免得她太糾結。

反正辦法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來,正好出去走走,吃上一頓,說不定能想出個不錯的辦法。

這般想著,柳蓉對著左庭軒點了點頭,叫冬兒出來,又吩咐了兩個徒弟好好守著護軍參領,囑咐兩個人在護軍參領點滴掛完后,將胡軍參領手背上的針頭給拔掉。大致又教了一下兩個徒弟怎麼拔針頭,如何防止輸液口持續流血后,才帶著冬兒跟著左庭軒離開傷兵營。

坐上馬車,柳蓉一放鬆,才感覺一陣疲勞的感覺襲來。

這一整天,可是一大堆的事情,又是受傷,又是和那些傷兵鬥智斗勇的,最後還有楊少閔給她弄出來的事情。

想著想著,柳蓉坐在馬車上,身子便傾斜了下來,最後落在冬兒的身上,冬兒這才發現自家小姐竟在馬車上睡著了。

望著柳蓉疲憊的模樣,冬兒心疼壞了,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幫柳蓉,只能輕輕的將柳蓉的頭放到自己的腿上,讓柳蓉睡的舒服一些。

而馬車外,劉老騎著馬隨著馬車,不時的騎到馬車旁,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求柳蓉幫忙想辦法,最後卻是被左庭軒攔下。

「你怎麼就攔著我呢,以柳蓉的聰慧,肯定能想到辦法幫到將軍的。」劉老不禁焦急的看著攔著自己的左庭軒開口。

左庭軒皺眉:「這樣的事情,我們自己完全不動腦子想辦法卻全去指望一個弱女子,像什麼話?」

「更何況,這不該是我們應該去承擔的事情嗎?你何時有將這樣的事情詢問永城郡主過?」左庭軒看著劉老反問。

劉老不禁沉默。

左庭軒微微嘆氣:「我們總不能因為柳蓉能幹,就不斷的給她增加負擔,她獨自承擔情,前日又遇到襲擊,如今又看不過去傷兵營的狀況,接手了傷兵營的事情,已經夠累了,我們不該再給她增加負擔了。」

左庭軒說話間,一行人卻是到了金鳳酒樓前。左庭軒不願再多說什麼,翻身下馬,卻是走到柳蓉的馬車前,對著馬車內的柳蓉開口:「柳蓉,金鳳酒樓到了,趕緊下馬車吧。」

只是好一會不見馬車裡有反應,左庭軒不禁擔心,忍不住掀開車簾。

車簾掀開,便只見冬兒坐著。而冬兒見左庭軒將車簾掀開,才意識到金鳳酒樓到了,不禁對著左庭軒將手指豎在嘴前噓了一聲,又指了指腿上的柳蓉:「小姐睡著了,我看挺疲憊的,還是不要叫醒小姐用膳了,可不可以直接送我們回蓉府?」

劉老是在左庭軒下馬後,才下的馬,這會也走到了馬車前,低頭卻是恰好看到柳蓉睡的不安穩,顯然很疲憊且明顯稚氣的臉。

想到左庭軒的話,以及,柳蓉下午因為護軍參領受傷,又因為傷兵營的人傷上加傷的事情,心隨即一股內疚感升起。

他怎麼就老糊塗了,下午忘記柳蓉受傷的事情,看著柳蓉為了解決傷兵營里的幾個刺頭傷上加傷,沒有阻止,如今還親自逼著柳蓉幫忙大將軍的事情。

說到底,柳蓉只是個將將及笄的少女,算起來也還是個孩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