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五章:人的心理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2-01 17:19  |  字數:3372字

柳蓉快速帶著劉老上前,彭護衛看到柳蓉回來面上一喜,趕忙迎上前:「小柳大夫你可回來了!」

「參領大人可是出什麼問題了?」不等彭護衛說話,柳蓉對著彭護衛快速的問著,一旁的劉老也是緊張的看著彭護衛,就擔心彭護衛回答出確認的消息。

彭護衛疑huò的望著柳蓉和劉老:「小柳大夫為什麼這麼問,參領大人好好的啊。」

柳蓉和劉老不禁互看一眼,同時看到彼此眼,剛才彭護衛的表現可不像沒事的樣子。

最後還是柳蓉看著彭護衛詢問:「那你剛才為何同那來看參領大人的人說我不讓人打擾參領大人,我可不記得自己說過這樣的話。」

「就是,那人要進屋你還如臨大敵一般!」劉老也不禁看著彭護衛問道。

彭護衛面上瞬間顯得尷尬:「小柳大夫和劉老都看到了?」

柳蓉點頭,只是看著彭護衛,等著彭護衛回答,彭護衛不禁更加尷尬,一時之間支支吾吾:「我就是……我就是不想叫人打擾到參領大人……」

「有什麼話直接說,堂堂男子漢做什麼扭捏狀!」劉老眉頭皺起,不高興的開口,要知道剛才彭護衛的表現可是嚇了他們一大跳。

柳蓉卻是若有所思的望著彭護衛。

彭護衛低下頭,終於低聲開口:「我從沒見過像小柳大夫這樣給人治病的,將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液體弄進參領大人的身體,我……我實在擔心出什麼問題,所以不想叫人看到參領大人現在的情況……」

聽了彭護衛的話,劉老皺眉,臉上更是lù出不悅。

柳蓉卻是瞭然:「你害怕叫人知道我是這樣給參領大人看病,害怕我治不好參領大人,到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明明覺得這治療方式不對勁,還任著我這樣胡鬧給參領大人治病,你害怕承擔責任,所以不想讓別人看到參領大人治療的情況?」

彭護衛更加尷尬,沒想到自己的小心思一下子全都被柳蓉看透:「對不起,小柳大夫,我不該不信任你。」

說著話,不禁抬眼看柳蓉,就擔心柳蓉生氣,被人懷疑醫術,任何一個大夫恐怕都無法忍受,都會怒吧。更何況,他之前還懷疑過對方要害參領大人,還因此害的小柳大夫手臂受傷,小柳大夫怎麼生氣發火都是應該的。

只是抬眼看到柳蓉時,卻不禁愣住。

只見柳蓉輕拍了一下xiōng口,竟是對著他笑起:「你可真是嚇了我一大跳,我給參領大人用藥用的太急,沒有測試參領大人是不是對青黴素過敏,看你的反應,我還以為是參領大人青黴素過敏了呢。」

「若真是這樣,恐怕就麻煩了,還好不是。」

「好了,帶我們進屋看看吧,吊瓶應該掛完了才是,恐怕到了該換的時候。」柳蓉說著話,看向彭護衛。

彭護衛見小柳大夫完全沒有生氣的模樣,不禁鬆一口氣,待看向劉老時,卻被劉老瞪了一眼,知道這是柳蓉大度原諒自己,可不代表劉老也會原諒,也會不替小柳大夫生氣。

彭護衛趕忙對著柳蓉點頭,心底決定以後絕對不再懷疑小柳大夫,想著,快速的對柳蓉應聲:「我這就帶小柳大夫進去。」

說著話,領前一步。

「左大人可回來了?」柳蓉卻是一邊跟著彭護衛向屋子裡走,一邊對著彭護衛詢問。

彭護衛領著柳蓉走進屋了,才對著柳蓉回答:「左大人還不曾回來。」

柳蓉皺眉。

彭護衛趕忙開口安撫:「估計是兩個地方距離有些遠,應該快回來了。」

柳蓉搖搖頭:「也不是什麼事情,只是人不來,東西不拿過來,就不能給更多的人進行治療。」

去的第一個傷兵病房裡,就有一個病症嚴重的,需要輸液青黴素的。

柳蓉不再多想,快步走進內屋,便見冬兒安靜的守在chuáng旁,看到柳蓉進來,趕忙站起身,迎上前。

劉老跟著柳蓉走進,待看到冬兒走過來,想到柳蓉手臂傷勢嚴重了的事情,早就沒了對彭護衛的狀態,立刻心虛的低下頭。

冬兒略微疑huò,柳蓉將一切看在眼裡,不禁對劉老無語,這不是自lù馬腳的節奏嗎?趕忙快速的對著冬兒詢問:「參領大人可有什麼不好的反應?」

柳蓉一邊對著冬兒詢問,一邊看向吊瓶,她回來的確實是時候,吊瓶里的青黴素已經快要沒了,應該換了。

冬兒聽到柳蓉的問話,將對劉老的疑huò放下,對著柳蓉認真的搖頭:「小姐走後,參領大人一直昏睡著,領大人喂下一些熬制的骨湯,不過不大好喂,所以只是喝了一點點。」

冬兒說著,還擔心柳蓉責怪。

「沒事,病人昏睡著,本來就不好喂東西,只是必須維持病人的身體能量,還是要喂東西,到的晚上再喂一些就好了。」柳蓉說著話,走到吊瓶前伸手將輸液管捏住,才吩咐冬兒將將吊瓶取下。

劉老大約是因為心虛,擔心柳蓉動手,手臂傷勢重了被發現,趕忙上前接替柳蓉捏輸液管:「還是我來吧。」

冬兒看了一眼劉老,總覺得劉老不大對勁,平日可沒這麼積極,不過想到自家小姐右手受傷了,劉老會幫忙是應該的也就沒多想,伸手將掛在chuáng上的吊瓶取下。

劉老見冬兒又看了自己一眼,趕忙對著柳蓉詢問:「柳蓉,這換吊瓶為什麼要將這管子捏住呢?」

柳蓉一旁看著只覺得無語,她家冬兒有這麼可怕嗎,瞧將劉老給嚇的。她卻是不知道,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