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四章:護軍參領出事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如此一來,想隨便去其他傷兵病房簡單走走,看一下大致情況就不可能了。 因為,一旦見了這些受傷將士,必須第一時間打破這些人心中疑慮和不信任,否則等這些東西受傷將士心中發了酵,第二次見面想...

劉老心中一驚,趕忙小心翼翼鬆開柳蓉手臂上紗布,待看到傷口時,劉老臉色忍不住難看,只見柳蓉手臂傷口不斷殷血。

雖然沒有傷筋動骨,但是這傷也絕對不輕,至少是比原來情況差了許多。

這會這傷若叫冬兒看到了,恐怕會直接找他拚命,下次他到蓉府估計都會大門口就直接將他趕走。至於左庭軒,估計會直接拆了他這把老骨頭。

誰叫柳蓉和他一起傷兵營呆半日,就被手術刀刺傷,這會和他一起給傷兵看病,又折騰傷上加傷……

他當時就該阻止柳蓉逞強!

不該好奇柳蓉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而放任柳蓉給人看病,不該因為傷兵病房裡那些刺頭兵被處理妥妥帖帖,就忘了柳蓉手上有傷這件事情。

見劉老看著自己傷口發獃,柳蓉yu哭無淚:「劉老,你可別發獃了,趕緊幫我把傷口處理了吧,疼。」

劉老聽到柳蓉聲音才從懊惱里回過神,難得不像平日開玩笑弱弱模樣,狠狠瞪了一眼柳蓉:「疼?你還知道疼啊?知道疼這麼逞強做什麼?」

可這般說著,卻是小心翼翼處理傷口,給傷口上撒上癒合效果好金瘡葯。

柳蓉吐吐舌頭,她這不都是為了未來能大夏開一家外科醫院嗎?這醫院什麼重要,自然是人才重要,可整個大夏只有她這麼一個外科大夫,總不能到時候開了醫院后,整個醫院就她一個大夫吧。

那就不叫醫院,應該叫診所了。

而沒有大夫,就只能手把手培養了。

可即便是要手把手培養大夫,那也是需要大量病人,古代不比現代,現代因為交通發達,每天都有大把從各個地方來病人被送到醫院進行開刀治療,實習外科大夫跟著主任醫師實習,自然很上手,可就是這樣,還要帶上半年一年。

古代交通不成,病人一旦受重傷,恐怕都趕不及送到,就沒命了。可以觀摩學習機會太少了。

所以這次傷兵營事情,她必須處理好了,這樣才可以接下來給他們繼續治療,讓兩個學徒多學一些東西。

心底雖然這樣想,柳蓉卻不會告訴劉老,畢竟開醫院想法都還只是個初步設想,八字都沒有一撇,這可是個任重道遠任務。

劉老到底是心疼柳蓉,擔心柳蓉疼,柳蓉傷口上除了灑了止血藥,還灑了些止疼葯,才將紗布重纏上,只是一邊纏紗布,一邊認真看著柳蓉開口:「右手這三天,無論是發生再怎麼嚴重事情,都不能再用了,必須靜養著,我說你聽到了嗎?」

「若是你敢用,我就告訴冬兒這件事情,讓冬兒和鍾姨娘說。」

柳蓉聽到劉老前半句話,趕忙點頭,待聽到劉老後半句話,瞬間苦下臉:「劉老,不至於這麼狠吧1

劉老堅定點頭:「就是這麼狠。」

「你醫術全這一雙手上,若是手壞了,不說冬兒和左庭軒會怪我,就是史御醫他們也會怪我,所以你短時間內絕對不許再動這隻手。」劉老看著柳蓉認真開口說道。

還有一句話他放心裡沒有說,那就是柳蓉醫術這樣高超,雖然柳蓉說是從古書里學,可到底這世間會就只有柳蓉一個,若是柳蓉出事情,可就相當於整個杏林界少了一個醫術流派。

以後要多麼驚才艷艷,才能靠著古書再出一個像柳蓉這樣,會一樣和中醫完全不同醫術,還是能救那麼多受刀傷重擊病人醫術。也許都不可能再出現了。

見劉老定定看著自己,還說了這些話,柳蓉不禁頭皮發麻,若是叫鍾姨娘知道了,那得多擔心,雖然不一定會上前阻止,但就那擔心卻從不說出來,憋著自己難受性子,就可以叫柳蓉主動投降。

「好了,我一定遵從師傅說還不成嗎?您可千萬別告訴冬兒她們。」柳蓉很少這麼尊稱劉老,只聽劉老心花怒放,

「只要你不動右手,我就肯定不說。」劉老對著柳蓉保證道,說完才對著柳蓉詢問:「那接下來,我們去哪呢?」

聽到劉老詢問,柳蓉表情也變得認真:「先回護軍參領那邊看看,估計那吊瓶里葯已經掛完了。」

之前去傷兵病房已經透lu很多信息了,陳佐領肯定去過還說過些什麼,才會變成現這樣子。若不然,一群受傷將士怎麼可能會對一個有可能可以救自己性命大夫這樣態度。

而她先先查看兩個傷兵病房呆太久了,這些時間足夠陳佐領將其他傷兵病房走上一圈了。

如此一來,想隨便去其他傷兵病房簡單走走,看一下大致情況就不可能了。

因為,一旦見了這些受傷將士,必須第一時間打破這些人心中疑慮和不信任,否則等這些東西受傷將士心中發了酵,第二次見面想要解決,只會比第一次難。

這也是為什麼,柳蓉發現唐百夫長傷兵病房房裡,那些受傷將士對自己態度不對勁,就立刻解決原因。因為只有第一時間出擊,對方防備心不強烈,才好打入這些人,解決問題。而問題若是沒第一時間解決,而是遺留下來,待得下一次再給這些人看病,恐怕即便是底層將士也會很堅決拒絕治療。

不能成功邁出第一步,這後面想要解決就困難了。

而以柳蓉狀況,今天也已經沒有力氣再處理其他傷兵病房,所以劉老問題,才會直接回答回護軍參領那邊。

劉老聽了柳蓉說話,想了想,便對著柳蓉點頭。於是兩個人沒有再繼續前進,而是轉頭回去了。

待得兩個人回到護軍參領屋子前,便見彭護衛門口仔細守著,這會正攔著一位要進屋看護軍參領人。

「參領大人這會睡著,實不方便打擾,還請下次再來。」

那要看望護軍參領將士眉頭皺起:「彭護衛,你今日可是已經攔了好多人進去看參領大人了,往常即便是參領大人昏i著,也允許我們進去看望一下,今日怎麼突然就變了。不讓我們去看參領大人了?」

說人突然聲音變得嚴厲:「說!是不是你們找了不靠譜大夫,將護軍參領給治沒了,所以才這麼阻止我們進去看護軍參領1

彭護衛臉色瞬間難看,眼底是閃過一絲慌張:「你這是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事情。」

「不讓你進屋,只是因為大夫說了,護軍參領需要靜養,若是你進屋打擾了參領大人,讓參領大人病嚴重了,你可擔待起1彭護衛說著聲音越來越自然,也越來越嚴厲:「當然,若是你非要進去,我這便讓你進去,不過到時若是參領大人出了任何情況,全都要由你一人承擔1

來人皺了皺眉,好一會才開口:「既然彭護衛都如此說了,我們就不進去看參領大人了,不過若是我們下次來看參領大人,大人身體沒好反倒是壞了,甚至……」

「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1說完,那人才離開。

望著那人離開,彭護衛才呼出一口氣,走回門旁站著,只是臉色不大好看,顯然是擔心緊張才會有表情。

柳蓉和劉老對視一眼,心底都咯一下,這彭護衛這般狀態,難不成是護軍參領她們離開期間出事了?

若真是這樣,他們恐怕麻煩大了!rs#

先查看兩個傷兵病房呆太久了,這些時間足夠陳佐領將其他傷兵病房走上一圈了。

如此一來,想隨便去其他傷兵病房簡單走走,看一下大致情況就不可能了。

因為,一旦見了這些受傷將士,必須第一時間打破這些人心中疑慮和不信任,否則等這些東西受傷將士心中發了酵,第二次見面想要解決,只會比第一次難。

這也是為什麼,柳蓉發現唐百夫長傷兵病房房裡,那些受傷將士對自己態度不對勁,就立刻解決原因。因為只有第一時間出擊,對方防備心不強烈,才好打入這些人,解決問題。而問題若是沒第一時間解決,而是遺留下來,待得下一次再給這些人看病,恐怕即便是底層將士也會很堅決拒絕治療。

不能成功邁出第一步,這後面想要解決就困難了。

而以柳蓉狀況,今天也已經沒有力氣再處理其他傷兵病房,所以劉老問題,才會直接回答回護軍參領那邊。

劉老聽了柳蓉說話,想了想,便對著柳蓉點頭。於是兩個人沒有再繼續前進,而是轉頭回去了。

待得兩個人回到護軍參領屋子前,便見彭護衛門口仔細守著,這會正攔著一位要進屋看護軍參領人。

「參領大人這會睡著,實不方便打擾,還請下次再來。」

那要看望護軍參領將士眉頭皺起:「彭護衛,你今日可是已經攔了好多人進去看參領大人了,往常即便是參領大人昏i著,也允許我們進去看望一下,今日怎麼突然就變了。不讓我們去看參領大人了?」

說人突然聲音變得嚴厲:「說!是不是你們找了不靠譜大夫,將護軍參領給治沒了,所以才這麼阻止我們進去看護軍參領1

彭護衛臉色瞬間難看,眼底是閃過一絲慌張:「你這是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事情。」

「不讓你進屋,只是因為大夫說了,護軍參領需要靜養,若是你進屋打擾了參領大人,讓參領大人病嚴重了,你可擔待起1彭護衛說著聲音越來越自然,也越來越嚴厲:「當然,若是你非要進去,我這便讓你進去,不過到時若是參領大人出了任何情況,全都要由你一人承擔1

來人皺了皺眉,好一會才開口:「既然彭護衛都如此說了,我們就不進去看參領大人了,不過若是我們下次來看參領大人,大人身體沒好反倒是壞了,甚至……」

「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1說完,那人才離開。

望著那人離開,彭護衛才呼出一口氣,走回門旁站著,只是臉色不大好看,顯然是擔心緊張才會有表情。

柳蓉和劉老對視一眼,心底都咯一下,這彭護衛這般狀態,難不成是護軍參領她們離開期間出事了?

若真是這樣,他們恐怕麻煩大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