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二十三章:傷上加傷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變了,只是這會人又多,不好詢問柳蓉,只能耐著性子,繼續幫著病人檢查身體。 畢竟是有四五十個人,即便檢查的再快,也花了半個時辰,終於到了最後一個,就是那個之前說話難聽,後來幫著安排傷兵次序的唐百...

柳蓉和劉老同時眉頭一皺,對視一眼,自然都感覺到傷兵營的不對勁之處,先不說她們進來這一屋子的傷病都不理他們二人,就說這將士說的話也有問題。

什麼叫做不要以為陳佐領不敢趕你們,我們就不敢?

恐怕是那個面上裝孫子的陳佐領,暗地裡使壞了。

想通這一點,劉老面色難看十分,不禁擔心的看向柳蓉,因為這話里話外,針對的可都是柳蓉。

只是這會看到柳蓉時,劉老不禁一愣,只見柳蓉面上絲毫沒有之前生氣的樣子,不僅沒有生氣,竟還一臉的笑眯眯。

「你讓我滾我就滾,這我得多沒面子。」就在這個時候,柳蓉看著那刺頭兵笑眯眯的開口。

柳蓉的話一出,傷病屋子不禁一靜,那說話的刺頭兵更是愣祝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柳蓉,若是這刺頭兵的話擱在兵營里,指定就已經將新來的將官氣走了,若是遇到個武力高強的,自然是打趴下再說,像柳蓉這樣反應的……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除去意外以外,這些傷兵更多的是驚訝,若是一般紈子弟,聽到這些話,恐怕還不如那些軍恐怕就要動手,或者是直接找上面的大人對付他們才是,怎麼可能還笑眯眯的這樣說話。

不過越是不按照常理出牌,所有人反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雖然他們是兵痞子,可遇上個笑臉,讓他們伸手去打,他們也沒有辦法做到。

「好了,知道你們在傷兵營呆久了,會煩躁,更何況這裡環境也不好,心正常,但是就是想走,也要將傷養好了才可以不是嗎?」柳蓉彷彿理解一般的開口說道,說著話,就向屋子裡走去。

從打頭的第一個人開始,讓對方伸手,開始測量脈搏。

那將士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不禁看向那刺頭兵,柳蓉卻是已經伸出沒受傷的左手將對方沒有受傷的左手拉過,手指放到對方手腕上,開始測量脈搏。

心跳速度正常,整體恢復的還可以。又在對方目瞪口呆開這傷兵右手上的繃帶,檢查傷口癒合的狀況,確定沒什麼問題,才對著身後的劉老開口:「劉老,將你身上帶的金瘡葯拿給我。」

劉老一愣,這才反應過來,趕忙取出金瘡葯,遞給柳蓉,就見柳蓉熟練的將繃帶重新綁好:「你的傷口癒合的不錯,估計再有個五六日,就可以正常使用右手了。」

做完這一切后,才向下一個將士走去,做整體檢查,大約是有了第一個,第二個竟也沒做什麼反抗,就任著柳蓉檢查了。

柳蓉做到一半,見劉老還獃獃的看向自己,不禁開口:「趕緊將其它人檢查一下,檢查完所有人,我們還要去下一個傷兵病房呢。」

劉老這才反應過來,趕忙去替其它人檢查,只是眼角卻是看著柳蓉,要知道柳蓉的右手也是受傷了的,那一下手術刀傷的可不輕,雖然拆開繃帶上藥,不用太大的力,可也會觸及傷口,這樣真的沒事嗎?

而被柳蓉第一個處理了傷口的將士忍不住走到那個刺頭兵跟前:「唐百夫長,我看這小大夫似乎有兩把刷子,她給我弄完我這手臂,我竟覺得舒服了不少。」

唐百夫長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看著柳蓉給將士們檢查身體,面上的表情卻不像之前那般不好,看了幾個后,竟是自動安排傷兵們各自回chung上等待柳蓉檢查。

這唐百夫長明顯是這屋子傷兵的頭頭,一開口安排,這些傷兵都乖巧的聽話。不僅排好隊,檢查完的將士也沒有繼續特別近的圍著柳蓉一旁觀看,而是各自站的遠一些,給柳蓉留出給將士看病的光線。

劉老一邊幫著柳蓉一起替其它人檢查,一邊注意著屋子裡的情況,待得看到屋子裡變得和之前完全不同,劉老不禁目瞪口呆,完全不解怎麼突然之間就變了,只是這會人又多,不好詢問柳蓉,只能耐著性子,繼續幫著病人檢查身體。

畢竟是有四五十個人,即便檢查的再快,也花了半個時辰,終於到了最後一個,就是那個之前說話難聽,後來幫著安排傷兵次序的唐百夫長身前。

柳蓉沒有多說話,按照正常將士的檢查流程檢查身體,絲毫沒有特別對待。

見柳蓉如此,唐百夫長眼底佩服一閃而過,看著柳蓉的表情要比之前更加和善一些。

柳蓉沒注意到唐百夫長的變化,只是繼續檢查,待得看著將士的傷口的時候,卻發現這將士全身上下看著竟都是完好的。

那第一被柳蓉檢查的人大約看出柳蓉的疑hu,趕忙開口:「唐百夫長傷的地方是xing口,衣服穿的厚,所以看不出來。」

柳蓉也是微微訝異,一般情況下,受傷的人肯定是要將自己表面上弄的嚴重,為了讓大夫多注意一些,多分心治療照顧,卻沒想到這個將士竟是背道而馳。

「不是什麼大傷,我聽說傷兵營的癒合傷口的葯快不夠了,不用在我身上浪費,我身體好著呢。」唐百夫長難得開口。

「什麼不重,大家可都看到了,那一刀子,可是順著xing口直接到小腹了,若不是唐百夫長你命大,如今恐怕都……」大約是擔心這話不吉利,將士沒有說下去。

「將衣服脫了,我看看傷口。」柳蓉對著唐百夫長開口。

那第一個被柳蓉治好傷的將士顯然是個話癆子,打開了話夾子,就停不下來:「最開始的時候,有醫官過來給我們檢查傷勢,後來就直接只給我們派一些葯,抹葯什麼的都叫我們自己抹了,只是那葯給的根本不夠,說是軍……」

唐百夫長也沒有扭捏,很自然,很大方的將外套脫了。就看到衣服里的繃帶,柳蓉將繃帶打開,就發現這傷口明顯沒有其它人癒合的好,大約是衣服捂的厲害,還有一些發炎。

柳蓉皺了皺眉,那話嘮將士趕忙詢問:「唐百夫長沒有事吧?」

唐百夫長也忍不住看向柳蓉。

「還好,不算嚴重,只是癒合的不是很好,還有一些感染。」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才再次開口:「以後不要將傷口一直這麼捂著了,雖然屋子裡有些涼,但是也要適當的透透氣,等明日我給你掛幾瓶青霉素就好了。」柳蓉說著心底默默記了一下,然後要了些酒清洗了一番唐百夫長的傷口,重新將繃帶綁上才站起身:「藥物不夠的事情,我會去問問陳佐領的,若是真不夠,你們也不要擔心,相信當今聖上不會在這樣的東西上虧待你們的。」

柳蓉說完,才叫上劉老離開。

見柳蓉說走就走,完全不問他們之前的態度和原因,而且還那麼認真的給他們檢查傷口,話癆子將士忍不住對著唐百夫長開口:「百夫長,我覺得這大夫年紀雖然小了點,但是一點都不像陳佐領說的紈子弟,就是醫術也可以,說不定有這小柳大夫在,我們的傷會比以前好的快很多呢。」

「恩。」唐百夫長望著柳蓉遠去的背影,好一會才點了下頭:「以後好好配合這小柳大夫就是了。」

說完便回身走回病房。

劉老一離開將士病房,便忍不住興奮:「柳蓉,真有你的,這一群將士這麼排斥你,你竟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搞定了,我還以為這病房的將士,以後都沒有辦法管理了呢。」

「而且那唐百夫長態度這麼差,我都以為你會揮袖離開呢,若是我年輕的時候,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揮袖走人了,只有將士求著我看病的,哪有這樣態度的。」

「當然若是大將軍軍樣對待醫官,肯定要被狠狠懲罰了。」

「可沒想到,你卻笑著說了那樣一句話,然後什麼話也不說,直接主動做事情,你沒看那些受傷將士的表情,都是古怪極了。」

「最叫我沒想到的是,你竟就能讓唐百夫長主動幫你安排了那些將士。」

「蓉兒,要知道這軍難收服管教的,你究竟是怎麼知道這麼做,就能對付了這些刺頭,還讓他們這麼乖巧?」

劉老說了好一會,忍不住對著柳蓉詢問,可等了一會,卻一直不見柳蓉回話,不禁疑hu回頭,這一回頭,面色大變,只見柳蓉停在他身後不遠處,左手捂著右手臂,哭喪著一張臉,倒吸冷氣。

劉老這才想起柳蓉是帶著傷的,之前柳蓉那般鎮定自若的給那些將士看病,連他都忘記柳蓉手臂有傷的事情了。

雖然柳蓉真正需要處理傷口的不多,只有幾個,卻也肯定折騰到傷口了。這要多大的耐力,才能忍著這般疼痛做事情,恐怕就是個男子,也沒這樣的毅力。

劉老一時之間完全不理解柳蓉為什麼這麼拚命。

只是看著柳蓉要哭不哭,要笑不笑,也不知是疼的不行,還是其他的表情,忍不住無奈,這孩子難得有個孩子氣的時候,竟是這樣的時候,可千萬別真的傷了手,以後留下後遺症才好。

這麼一想,劉老趕忙走回去替柳蓉檢查傷口,只見袖口向上一挽,便l出猩紅沁透的紗布……RS#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