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一章:說服傷兵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比上一個簡單,只是去除腐肉,就是簡單的將腐肉颳去。 雖然已經給病人用了麻醉藥的藥物,且在劉老動手術之前,也是處於昏m狀態,但是這種刮肉的情況,卻實在太疼了,就連這昏m都忍不住抽搐。病人不...

左庭軒疑hu的看向柳蓉。

「我要你去一趟同善堂,那邊有兩個學徒,一個叫何才,一個叫彭傑,他們都跟我身邊稍微學過一點外科手術,這傷兵營就我一個人恐怕不夠應付,他們來了正好學一學東西,順便也能和劉老一起給將士們看玻」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見左庭軒點頭了,才說第二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則是要麻煩你去一趟西柳衚衕,說我還需要吊瓶,更多的吊瓶,最少要五十個。」

柳蓉的話一出,了解柳蓉說的是什麼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這琉璃可是萬金之物,難道可以隨便量產?

若真是如此,西柳衚衕豈不是要賺瘋了。

好在理解柳蓉說的話的人,也就劉老和左庭軒,都是和柳蓉關係好的,聽了這些事情,也不會對琉璃廠有所威脅的人。

不過即便如此,劉老也忍不住開口:「徒弟,你的本事,你師父我都忍不住口水了。不然咱們以後別擋大夫了,當商人得了。」

劉老算是柳蓉的師傅,和楊少閔又熟悉,自然知道知道琉璃廠有柳蓉一份,當初他還s下問過楊少閔原因,楊少閔雖然沒有直接透l,但是那意思也清楚的很,那就是琉璃廠屬於醫用物品研究所,而琉璃的配方,柳蓉提供了一部分。

他真的是沒有辦法想象他這個徒弟了,外傷手法超級厲害也就算了,竟然還懂什麼前朝民年琉璃的煉製之法,懂這些東西也就罷了,似乎在經商上也很是不錯,真真可惜了這女兒身,若是男兒身,怎麼也能建功立業,說不定就是文定侯府的侯爺之位,都可能隔代傳給柳蓉。

柳蓉不知道劉老的想法,但是聽了劉老的話,卻是忍不住翻白眼:「有時間想這個,還不如給這屋子裡的將士一個個都做上一次全身檢查,看看還有沒有被輕微感染,暫時沒看出來的。」

「要知道傷口感染,不僅僅只有單獨感染,也可能出現交叉感染,這些將士全都住在一間屋子裡,屋中空氣不流通,環境又不清潔,很容易出現許多人都有這些感染癥狀,輕的時候還好,但若是幾個人都嚴重,那就麻煩了。」

能不麻煩嗎,她培育的青霉素可並沒有想象的多,三四個人可以支撐,若是五六個人,那就麻煩了。

這般想著,柳蓉再次看向左庭軒:「你可要快去快回,這屋子的病人,我稍微看了一下,就有幾個人傷口是感染了的,而這個是最嚴重的。」

「你將事情解決的越快,就能救下越多的人。」柳蓉看著左庭軒認真的說道。

左庭軒聳肩:「柳三小姐吩咐的事情,怎敢不從,就是不為了你又插傷自己左手,我也會快些回來的,放心交給我吧。」

左庭軒說著向外走,只是一邊走一邊搖頭:「哎,順天府尹做成我這樣真是敗筆,都成跑tu的了。」

聽到左庭軒的話,柳蓉忍不住好笑,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都是因為他們幾個都不喜歡身後帶入罷了。

至於劉老,聽到柳蓉說的這些話,也不禁認真起來,不過不是去給將士們自己檢查身體,而是按照柳蓉指示的,認真的查看這個要做手術的將士的傷口。

柳蓉這才讓能動的將士給自己找了把椅子,一旁盯著手術。

受傷的將士自然都在聽柳蓉說話,這會見柳蓉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坐在一旁,仔細盯著病重的將士,終於忍不住詢問傷口感染是什麼,待得從柳蓉嘴中知道就是生病,還是一種可能會變嚴重的病,將士們的臉色就不好看了。

柳蓉沒時間注意這些將士的面色,況且她也需要這些人知道病菌感染的情況,畢竟她靠著左庭軒,逼著陳左領讓她可以管理傷兵營整體的情況,可這也要人力足夠才可以,就憑她自己一個人還不累死。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這些將士知道不衛生的嚴重性,讓他們自己努力向上,打掃屋子,自己蘀自己將整個病房弄整潔。

這是她想的第一步。

正如她想的,將士們面色越來越不好,最後忍不住對著柳蓉詢問:「那小柳大夫,可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嗎?」

其它受傷的將士也都忍不住看向柳蓉,希望柳蓉能回答出一個讓他們開心的答案。

他們可是聽說護軍參領病了,也是和這位病症嚴重的將士差不多,一直發燒,然後請了大部分京城中的大夫,來的大夫可都說救不了啊!

柳蓉嘴角勾起:「已經被感染的,只能好好重新治療,至於沒有感染的,我卻是有辦法預防。」

沒被感染的將士們一聽說可以預防,都忍不住快速詢問:「什麼辦法,小柳大夫快告訴我們?」

「我們可不想得這樣的病,我們不想死。」

見這麼多人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對著自己詢問,柳蓉這才回答:「辦法很簡單。」

說著柳蓉微微一頓,見所有人的注意力更加集中,才開口:「那就是打掃你們養病的地方,這種造成人生病的東西,都是在不幹凈的環境下滋生的,只要將屋子打掃的乾乾淨淨,然後再在屋子裡倒一些醋,同時隔一段時間,讓屋子通一次風,這樣病菌就不容易滋生。」

「你們身上的病衣,也要一日一換,然後沸水泡洗,太陽晒乾,才可以重新穿,這樣就可以最大限度的防範這個病症了。」

聽了柳蓉的話,將士們都不禁面面相覷,倒不是他們不相信,實在是柳蓉說的這些東西都太普通,太簡單,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們實在不敢相信這樣做能治玻

所以將士們都不再開口。

柳蓉可不管這些人信不信,既然話說了,就不能斷了,非要讓這些人自己給自己做這些事情不可,這般想著,柳蓉才對著所有人繼續:「可是要做到這些需要人手,傷兵營現在缺的就是做這些事情的人手。」

柳蓉目光掃過所有人:「也忻不可置信,但是這是最好的辦法,而現在能幫助你們自己的,只有你們自己,難不成你們希望這病房裡,再出現一些病菌感染嚴重的人?」

「或者你們想嘗試一下,自己成為下個得這樣病的人?」柳蓉對著所有人問道。

所有人心底都出現兩個字,那就是不要。

「那……那我們要怎麼做?」終於有將士對著柳蓉詢問。

「現在開始,傷勢比較輕,可以走動的將士主動承擔起屋子裡的清潔工作,手沒事的,能洗衣服的,就主動承擔清理換洗的衣服……」

「即便不說其它的,就是屋子裡乾乾淨淨,你們的心情也會好,到時候身體也會比現在好的快。」柳蓉看著所有人說道。

她說的這一切,可都是有科學依據的,二戰那會,醫療設施同樣差,正經治病的大夫更是少,只有一些戰地護士,為什麼那麼多參加戰爭的人卻活下來,就是因為環境盡最大努力保證衛生,還有就是那些護士的關懷,撫平戰爭心靈的創傷,同時溫暖了他們的心。

如今護士是沒有了,那隻能從衛生下手,不能有人文關懷,就給這些人積極向上的信念:「而努力做這些的人,也是贏了一場大戰,這是一場救下自己,也救別人的大好事。」

將士們沉默了一會,終於有個傷勢比較輕的將士最先開口:「雖然不知道小柳大夫說的這個辦法究竟如何,但是我想試試,況且我傷勢也不重,正好嫌棄太閑,我可以幫著打掃房間。」

有了一個開口,就有第二個,柳蓉趕忙安撫一群人,然後讓所有人現在就開始動。

劉老這邊的手術卻是比上一個簡單,只是去除腐肉,就是簡單的將腐肉颳去。

雖然已經給病人用了麻醉藥的藥物,且在劉老動手術之前,也是處於昏m狀態,但是這種刮肉的情況,卻實在太疼了,就連這昏m都忍不住抽搐。病人不斷的動,即便劉老努力認真,給這病人做手術也吃力的很,必須有人幫助,這手術才能繼續做下去。

這會見柳蓉幾句話,就搞定一群將士,這會還努力開始打掃房間,不禁也開口求幫忙。

好在之前就已經說的屋子裡受傷輕的將士們自己幫自己的忙,這會劉老開口,還閑著的人,趕忙上前去幫劉老摁住病人了。

如此才繼續艱難的手術。

柳蓉卻是微微皺眉,事實上,這腐肉還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處理,只是過程過於可怕噁心,不知道這些人能不能接受,不過想來不會那麼疼就是了。

雖然覺得這些人不能接受,想到後面可能類似的手術會很多,到時候不可能那麼順利,柳蓉還是決定一會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出來。

就在柳蓉想著,劉老終於將這個將士身上的腐肉都去除了,然後傷口再次清理縫合,至少初步是完成了,接下來,就要等左庭軒他帶人帶消息回來了,畢竟工具還不夠……rs#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