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章:查看傷兵營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有一個將士發高燒,聽這些士兵說情況,已經發燒有三日了,開始只是低燒,現卻是已經高燒,開始神志不清。 看那傷口,分明是感染了,雖然沒有流膿,卻已經長了腐肉,必須立刻做手術才行,如今柳蓉沒有辦法出...

左庭軒聽了柳蓉話,立刻想起上次被柳蓉騙輸欠柳蓉條件翻倍要求,面上不禁一黑。

柳蓉卻是依舊滿臉笑眯眯看著左庭軒:「有優惠,如果這次你贏了,以前帳可以全部一筆勾銷哦。」

左庭軒聽著柳蓉話,臉上忍不住抽筋,好一會才從齒縫裡蹦出一句話:「不玩了,賭博這東西沒意思。」

「哎,真可惜,還想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做十賭九輸……」

所有知道上一次情況人,都忍不住撲哧一笑。

唯獨彭護衛傻傻看著柳蓉和劉老冬兒,不解柳蓉說什麼。

手術做完了,青霉素吊瓶用繩子套著也掛了護軍參領g頭上,接下來就看護軍參領自身體抗力,以及藥物作用效果了。

這樣情況下,只需要一個人一旁盯著,藥水用完時候通知柳蓉換要藥水。

柳蓉想了想,便將冬兒留下照看護軍參領,至於彭護衛也讓跟著守著,藥水到瓶底時候,好跑ti通知她們。

柳蓉為了以防萬一,又告訴了冬兒,藥水只剩下輸液管卻找不到她時候,就直接將將針頭拔了。直到冬兒點頭應是,重複說了解了,柳蓉才放下心。

只是想著這種掛吊瓶事情都要自己親自動手,不禁微微感嘆,還是缺少熟練扎針人手,若是將來真給一群人看病,需要給一幫子人輸液,若是只靠她可怎麼忙過來。

不行,還是需要護士,專門輔助照顧病人人!而這傷兵營,也需要這樣人,才能弄好。

柳蓉不禁又看了眼來回忙碌,打掃屋子冬兒,腦中一個想法一閃而過,或許可以將冬兒培養成專門護士。

隨即搖頭,她真是想多了,這些事情都以後再說。如今這狀況,也不需要多想,畢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掛針人如今也只有一個。這會她之所以會離開,也不過是因為之前逼著陳左領,要了整理傷兵營權利,要去仔細看看。

只要沒事了,就可以回來親自照看護軍參領,完全不需要想這些。至於對於冬兒設想,這種事情也不是一蹴而就,要知道就練找脈搏,扎脈搏不疼這一點,就不知道要練習多少遍才成呢。

想這一切都太早了。

大致安排好一切,柳蓉才隨著劉老一起離開,去普通受傷將士住屋子看看。

既然從陳左領那邊要來了安排傷兵營權利,她可是準備好好整頓一下傷兵營。想到剛到傷兵營,看到那些垃圾亂堆情況,柳蓉眉頭皺緊,這些事情沒叫她看到也就罷了,但偏偏叫她看到了,她可做不到讓一堆病人住一個特別容易感染病症環境。

左庭軒不放心柳蓉和劉老獨自兩個人傷兵營轉,后將衙門事情囑咐給了師爺,放下手邊事物,跟著柳蓉。

一行人準備將普通將士養傷地方一個個看過去,之前詢問過彭護衛,這傷兵營上下算起來,大約是十五六間屋子,每間屋子大約是四五十個受傷將士,受傷都不是特別嚴重,差也就是胳膊斷了,完全不能用了,但是性命至少都是無憂。

想想也是,真危急到性命,又怎麼可能拖延到現,京中動dng時候,恐怕早就已經死了,而且古代戰事,也有潛規矩,那便是救不了傷兵,就會直接放棄,這也是這麼大一場動亂下來,只有這麼些傷兵原因。

那些受傷重,戰場就已經死了。

卻說柳蓉準備一間間查看傷兵住屋子,查完整個傷兵營后,再想一套完整整理傷兵營辦法時候,陳左領也一間間傷兵營走動。

他聽到將士告訴他,柳蓉開始巡查傷兵營,知道柳蓉是真要接手傷兵營,之前話並非一時笑言時,陳左領便坐不住了。

他絕不許一個ru臭未乾,還是對他態度如此不好小丫頭接手他東西,雖然礙於左庭軒威脅,他無法正面反抗柳蓉,可不代表他不能使絆子。

對了,若是讓整個傷兵營出現問題,到時候直接往兵部尚書那邊報,說這小柳大夫傷兵營搗亂,仗著自己面過聖,害死無數將士,恐怕就是當今聖上對這小柳大夫印象好,想要保護這小柳大夫,恐怕也不能對抗民意,只能殺了這小柳大夫吧。

陳左領這般想著,看著他傷兵營屋子傷兵們眼睛一亮,目光也越加真誠:「今日之後,恐怕就會有一個年紀不大少年大夫來管理傷兵營狀況,你們一定要好好配合那位小大夫,免得……」

陳左領說著突然止住話,就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方便再說一般。

躺g上將士本來心底平靜,也不乎傷兵營換管理人事情,這會看陳左領表情變化,說話節奏變化,面上忍不住lu出一絲疑h。

雖然這陳左領很少過來,但是當初戰場也是見過,將士們見陳左領能來看他們還是感動,這會突然聽陳左領這麼開口,不禁都面面相覷,有那心直口已經忍不住開口詢問:「免得什麼?陳左領?」

「這傷兵營不是陳左領你管嗎,怎麼突然換人了?」

「也不是換人,只是以後我只是名譽上管傷兵營,來真正管大家事情,是一個少年大夫,如今大致也就十三四歲。」陳左領看著所有人咬了一下柳蓉年紀,想到柳蓉畢竟是女子,這麼穿梭傷兵營會有問題,肯定會以今日這般少年裝扮來看這些受傷將士,不禁這麼開口說道。

這十三四歲年紀卻是一下子捅了馬蜂窩了。

「這麼小,這麼小毛還沒長齊呢,怎麼可能管好傷兵營,這不是要我們性命嗎?」

「萬一到時候隨便給我們整理出來些事情來,還是個大夫,找我們練手又該如何是好?」

幾句話下來,所有傷兵都鬧開了鍋,是有那傷兵忍不住對著陳左領詢問:「大人,您既然依舊是傷兵營管理人,怎麼就成了名義上管著人呢,究竟出什麼事了?」

「難不成有那背景厲害,想讓自己家裡晚輩出來歷練,就拿我們練手?所以讓陳左領沒有辦法真正管傷兵營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若不是這樣,陳左領今日怎麼可能說這樣話呢?」

「不成,這可不成,我們可得小心一些,到時候萬一對方做出特別舉動,我們就反抗,絕不給對方傷到我們機會。」

「對,就這樣,反正我們也不止一次受傷了,這樣傷,只要這麼安靜養,總會好,可千萬不能落了完全經驗少年手裡,萬一拿我們練手,要了我們命,我們上哪裡哭去,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見自己只是簡簡單單幾句話,就讓這些傷病自己補足了這麼多信息和想法,陳左領嘴角不禁勾出冷笑。

就你一個剛剛離開府邸,都沒怎麼見過世面女子也敢跟我斗,就等著出好戲吧。

陳左領想著,抬了抬手,他可是知道見好就收,也只有這樣,效果才越大:「你們別胡思亂想了,其實就是一件簡單事情,你們只要注意安全就好了,畢竟萬一出了事情,我可能保不了你們。」

「所以若是小大夫要求你們什麼,你們還是要好好配合埃」

陳左領越這麼說,傷兵們自然越覺得自己是弱者,也越不這麼想,心底也跟著越犯嘀咕,到時候只要稍微出點異常,就越容易出問題,他那柳蓉見傷兵營突然出現變故會怎麼樣,說不定當場就嚇傻了。

想到柳蓉被*狀況,陳左領不禁笑起,他對於護軍參領房中,那幾個人一起對付他,嚇唬他,害他出醜丟人事情已經恨到極點。

自從他攀上護軍參領這顆大樹,可就從來沒這麼丟人過。

不行,只這麼一屋子傷兵這般認為可不行,也不夠,他要整個傷兵營都對這個所謂小柳大夫沒有任何好臉色。

想著,陳左領對著傷兵們說了幾句,便向外走,他要一一將所有傷兵屋子都走遍。

柳蓉完全不知道陳左領做事情,也不知道未知未來即將面臨困難,這會她卻是停了第二個傷兵屋子,只因為這傷兵屋子中,也有一個將士發高燒,聽這些士兵說情況,已經發燒有三日了,開始只是低燒,現卻是已經高燒,開始神志不清。

看那傷口,分明是感染了,雖然沒有流膿,卻已經長了腐肉,必須立刻做手術才行,如今柳蓉沒有辦法出手,也只能讓劉老來了。

想到後面還會有這樣病症,兩個人看十多個病房根本看不過來,必須有多人幫助,而這個病人做完手術也要用青霉素,必須有多吊瓶才行。

柳蓉一咬牙,轉頭對著左庭軒開口:「我有兩件事情要交給你辦。」rs#

話,就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方便再說一般。

躺g上將士本來心底平靜,也不乎傷兵營換管理人事情,這會看陳左領表情變化,說話節奏變化,面上忍不住lu出一絲疑h。

雖然這陳左領很少過來,但是當初戰場也是見過,將士們見陳左領能來看他們還是感動,這會突然聽陳左領這麼開口,不禁都面面相覷,有那心直口已經忍不住開口詢問:「免得什麼?陳左領?」

「這傷兵營不是陳左領你管嗎,怎麼突然換人了?」

「也不是換人,只是以後我只是名譽上管傷兵營,來真正管大家事情,是一個少年大夫,如今大致也就十三四歲。」陳左領看著所有人咬了一下柳蓉年紀,想到柳蓉畢竟是女子,這麼穿梭傷兵營會有問題,肯定會以今日這般少年裝扮來看這些受傷將士,不禁這麼開口說道。

這十三四歲年紀卻是一下子捅了馬蜂窩了。

「這麼小,這麼小毛還沒長齊呢,怎麼可能管好傷兵營,這不是要我們性命嗎?」

「萬一到時候隨便給我們整理出來些事情來,還是個大夫,找我們練手又該如何是好?」

幾句話下來,所有傷兵都鬧開了鍋,是有那傷兵忍不住對著陳左領詢問:「大人,您既然依舊是傷兵營管理人,怎麼就成了名義上管著人呢,究竟出什麼事了?」

「難不成有那背景厲害,想讓自己家裡晚輩出來歷練,就拿我們練手?所以讓陳左領沒有辦法真正管傷兵營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若不是這樣,陳左領今日怎麼可能說這樣話呢?」

「不成,這可不成,我們可得小心一些,到時候萬一對方做出特別舉動,我們就反抗,絕不給對方傷到我們機會。」

「對,就這樣,反正我們也不止一次受傷了,這樣傷,只要這麼安靜養,總會好,可千萬不能落了完全經驗少年手裡,萬一拿我們練手,要了我們命,我們上哪裡哭去,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見自己只是簡簡單單幾句話,就讓這些傷病自己補足了這麼多信息和想法,陳左領嘴角不禁勾出冷笑。

就你一個剛剛離開府邸,都沒怎麼見過世面女子也敢跟我斗,就等著出好戲吧。

陳左領想著,抬了抬手,他可是知道見好就收,也只有這樣,效果才越大:「你們別胡思亂想了,其實就是一件簡單事情,你們只要注意安全就好了,畢竟萬一出了事情,我可能保不了你們。」

「所以若是小大夫要求你們什麼,你們還是要好好配合埃」

陳左領越這麼說,傷兵們自然越覺得自己是弱者,也越不這麼想,心底也跟著越犯嘀咕,到時候只要稍微出點異常,就越容易出問題,他那柳蓉見傷兵營突然出現變故會怎麼樣,說不定當場就嚇傻了。

想到柳蓉被*狀況,陳左領不禁笑起,他對於護軍參領房中,那幾個人一起對付他,嚇唬他,害他出醜丟人事情已經恨到極點。

自從他攀上護軍參領這顆大樹,可就從來沒這麼丟人過。

不行,只這麼一屋子傷兵這般認為可不行,也不夠,他要整個傷兵營都對這個所謂小柳大夫沒有任何好臉色。

想著,陳左領對著傷兵們說了幾句,便向外走,他要一一將所有傷兵屋子都走遍。

柳蓉完全不知道陳左領做事情,也不知道未知未來即將面臨困難,這會她卻是停了第二個傷兵屋子,只因為這傷兵屋子中,也有一個將士發高燒,聽這些士兵說情況,已經發燒有三日了,開始只是低燒,現卻是已經高燒,開始神志不清。

看那傷口,分明是感染了,雖然沒有流膿,卻已經長了腐肉,必須立刻做手術才行,如今柳蓉沒有辦法出手,也只能讓劉老來了。

想到後面還會有這樣病症,兩個人看十多個病房根本看不過來,必須有多人幫助,而這個病人做完手術也要用青霉素,必須有多吊瓶才行。

柳蓉一咬牙,轉頭對著左庭軒開口:「我有兩件事情要交給你辦。」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