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零九章:要不要再打個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不住詢問了一句,當被冬兒確認時候。 所有人就震驚了,這可是價值萬金東西,可看柳蓉,竟是當兒戲一般,隨意放置也就算了,還稀奇古怪將琉璃瓶和針管連一起,再連上中空細針。 柳蓉這究竟是要做什...

不得不說左庭軒接人速度實是有點慢,好大家要散場時候,總算帶著冬兒,以及一堆,柳蓉治病需要用到工具回來了。

不過冬兒看到柳蓉手臂受傷,面色瞬間難看:「這究竟怎麼回事,我才半日不,我家小姐怎麼就弄傷了,你們不是說會照顧好我家小姐嗎?這傷又算是怎麼回事?」

「這讓我怎麼和鍾姨娘交代。」冬兒滿臉怒氣,看著柳蓉傷又滿是心疼。

左庭軒面色也很是難看,看著劉老面色也很是不好。

劉老這會也想哭,只得將發生事情同兩人說了一遍,兩個人聽到參領大人出事時候,神色難看至極,后聽到沒事,只是受傷時候,才鬆一口氣。

冬兒忍不住走到柳蓉身旁:「小姐,如今府里對您和以前不一樣了,又有琉璃坊,您醫術也是京城許多百姓公認好,小姐明明可以生活很好,我們以後可不可以別再繼續給這些危險人看病了?」

她是真心不想她家小姐太累,不希望她家小姐將文定侯府也背身上。

她不懂她家小姐想法,小姐理想,但是她知道一點。

一個姑娘世,誰會願意完全堅強**,願意肩膀承擔起身後一切。之所以完全不依賴別人,那不過是因為身後沒有一個可以依靠人,這時候,自己不堅強,難不成讓人看笑話嗎?

這也是她,希望她家小姐和左大人一起原因。

雖然左大人看著弔兒郎當,但是她覺得,小姐若是能跟了左大人話,至少不必讓自己繼續那麼累。

說不定還能過上不錯日子,畢竟左大人對小姐不錯。

柳蓉可不知道自家丫鬟腦容量這麼足,一小會想那麼多事情,但是面對冬兒問題卻是微微搖頭,沒有回答,反倒是對著冬兒詢問:「我讓你取那些東西可都帶來了?」

見柳蓉不回答,冬兒輕嘆一口氣,才對著柳蓉點頭:「都帶了,還有琉璃坊做那幾個吊瓶,以及那些羊腸管和針,也都帶了。」

「不過小姐要這些東西打算做什麼呢?」

冬兒不禁對著柳蓉詢問,要知道對於她家小姐珍若至寶這幾樣東西,她從小姐拿到手后,就一直好奇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用,偏偏她家小姐回答總是一臉神秘說到時候看到了就知道了。

聽到冬兒回答,柳蓉眼睛一亮:「果然還是我家冬兒懂我,知道把需要東西全都帶來。」

柳蓉沒有立刻回答冬兒疑h,而是速催促道:「,將這些東西都取出來,還有培養好青霉素也取出來。」

柳蓉對著冬兒說完,又對著之前差點害了她護衛,彭護衛開口:「你再去讓人取一些沸水,以及涼水來。速度要1

柳蓉興奮難忍,即便是手上傷勢還是不時疼痛,她也忍不住不興奮。

因為她馬上就要見到她費心機弄出來輸液吊瓶派上用場了,不僅僅是這樣,這也預示著她以後只要有病人感染,都不用太擔心,再也不用那麼束手束腳了,因為她可以給病人用青霉素輸液了!

見柳蓉如此興奮,幾個人都不禁面面相覷,不知道柳蓉為什麼突然間那麼興奮。明明這兩日發生了這麼多倒霉事情,可看柳蓉這模樣,這會竟還是滿臉開心。

不過這也叫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冬兒究竟帶了什麼東西,她們提及東西又都是些什麼東西,竟能讓柳蓉開心成這樣。

彭護衛也好奇,只是必須去替柳蓉準備水,只得速離開對外面說了幾句,就速回來,免得自己錯過了什麼。

冬兒是這些人里早知道這些東西,見到這些東西,卻也忍不住好奇這些東西究竟有什麼用,小姐可是說過,這東西可以救不少人性命。

她實是好奇,這樣死物,怎麼能救人性命。

這會雖然沒聽到柳蓉回答,但是也知道她家小姐今日恐怕就是要動用這幾樣東西了。

記得當初她看到這些東西時候,還說過她家小姐浪費呢。

琉璃這麼貴重東西,竟拿來做這樣看起來一點也沒有美感,看著就不值錢東西,記得當時還被她家小姐笑了,還說那些所謂值錢琉璃不過是小道,這才是琉璃真正有用地方。

不一會,冬兒將柳蓉要東西都取了出來,當看到琉璃瓶時候,場人都震驚了,他們雖然不說十分有見識,卻也知道這這吊瓶彌足珍貴,如此剔透物件,世間少有,自然讓貴族趨之若鶩,價值自然也完全無法估計。

待看柳蓉隨意撥弄,就讓大家加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左庭軒才想起永城郡主手中茶壺,忍不住詢問了一句,當被冬兒確認時候。

所有人就震驚了,這可是價值萬金東西,可看柳蓉,竟是當兒戲一般,隨意放置也就算了,還稀奇古怪將琉璃瓶和針管連一起,再連上中空細針。

柳蓉這究竟是要做什麼啊?

劉老是肉痛直接開口:「柳蓉,如果你太有銀子了,你師父我真不介意幫你h些埃」

柳蓉忍不住白眼:「若是你喜歡琉璃瓶,多以後我送你一套這樣工具。」

想到以後劉老繼續鑽研外科肯定會用到這些東西,柳蓉大方開口,卻是瞬間將劉老開心壞了,其它人不禁都眼巴巴望著柳蓉,也想要上一個。

左庭軒是直接上開口:「蓉兒,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怎麼我也是你未來親夫,好歹給我一個,我也拿出去顯擺顯擺不是?」

柳蓉瞬間無語:「少來,沒有!你又不當大夫,要醫用物品做什麼。」

「何況,能不能真正治好參領大人病,就要靠這東西了。」柳蓉說著繼續擺弄吊瓶。

所有人聽了柳蓉話,是好奇到極點,他們實想不出來,這個東西對參領大人病症能有什麼用,但是柳蓉不說,幾個人也只能眼巴巴看著柳蓉,等待結果。

不一會,需要沸水和涼水都送來了。

所有人不禁同時看向柳蓉,等待看柳蓉會繼續怎麼做!

柳蓉卻是和處理手術刀一樣,直接將東西放到沸水中消毒,消毒完了,晾一會,才放入倒出一部分涼水盆子里。

一群人看著柳蓉做這些事情,也不敢開口插嘴,擔心打擾到柳蓉,這些事情越是慢慢進行,卻叫他們越加好奇,只覺得撓心撓肺,只想立刻做到。

柳蓉卻彷彿是故意逗他們一般,讓他們等了十多分鐘,才讓冬兒取出一些培養好了青霉素,按照比例和水混合。

青霉素液體即便是稀釋多一些,殺菌效果卻會依舊,只是慢而已,這就是青霉素好處。

做完一切,柳蓉才讓冬兒弄進吊瓶中,做好一切,才讓冬兒拿著吊瓶和她一起走到護軍參領身旁。

望著還處於昏i護軍參領,柳蓉忍不住吸一口氣,自己做這些東西,究竟能不能好用,成敗就此一舉了。

所有人見柳蓉走到護軍參領身旁,就忍不住屏住呼吸了,擔心打擾到柳蓉。

柳蓉若知道這些人想法和行為,恐怕要笑噴,不過是打吊瓶,現代來說,是一件平常不過事情,只不過她手出了問題,沒有辦法自己親自動手,動作才慢上許多罷了。

但是對於古人來說,這何嘗不是極度鮮事物,他們活了那麼多年,可都沒見過這些東西。

雖然知道青霉素即便稀釋了,消炎殺死病毒作用依舊很好,可是柳蓉就是忍不住患得患失,這是驗證自己弄東西是否成功,都會產生情緒。

好一會,柳蓉才讓冬兒按照自己說方式,拍打護軍參領手背,待得看得清動脈,柳蓉才用可以動右手直接拿起消毒過針頭,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對著護軍參領手上動脈就插下。

左庭軒和劉老早就知道柳蓉做事情經常出人意料也忍不住吃了一驚,何況是第一次見識到柳蓉出乎意料彭護衛。

「小柳大夫,這……這樣真可以嗎?」彭護衛忍不住擔心問:「別回來后將參領大人給醫死了。」

說到這裡,彭護衛忍不住哭喪起臉,他剛剛得罪了陳左領,萬一參領大人被醫治死了,他恐怕也脫不了干係埃

彭護衛話一出,就是左庭軒和劉老也不禁有一些擔心,雖然他們都相信柳蓉,卻也擔心處點什麼意外。

他們倒不擔心護軍參領被醫死,但是他們擔心柳蓉因為這件事情受到牽連。

「放心,柳蓉出品必屬精品。」柳蓉拍著性脯對著彭護衛開口說道。

只是柳蓉越這麼說,彭護衛就越是不安,只擔心處什麼問題。

至於柳蓉卻是注意力轉移,想起某年某月某日,某個人信誓旦旦和自己打賭,卻輸凄慘無比,貌似又欠自己四五個要求了。不禁笑眯眯轉頭看向左庭軒:「你要不要再和我打個賭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