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零八章:手術刀插錯地方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上腳了,好在腳不能拿手術刀,不然陳左領身上恐怕也要多個窟窿了。」 柳蓉說著一臉可惜的望著陳左領。 劉老一看柳蓉的表現,想到自己今日匆忙接過手術,繼續手術的驚嚇,立刻起身拿起手術刀靠近陳...

飛撲過去的護衛眼看著離柳蓉越來越近,想要改變自己的方向,偏偏空力,一時之間也傻眼了。

「碰1

護衛直接撞到柳蓉身上,柳蓉悶哼了一聲,幾近趴在護軍參領身上。

撞到柳蓉的護衛這一刻心都到了嗓子眼,爬起身,看都不敢上前去看護軍參領的情況,這麼重重一下,撞的手術刀嵌入護軍參領的腹部,護軍參領怎麼可能還有性命,不用想,他都已經知道等待自己的結果。

害死護軍參領,這可是害死護軍參領!

即便他守衛京城的時候有過戰功,如今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條,可憐他六十歲老母一人在家人照顧了。

劉老再不想睜開眼睛,再不想看到那叫人心驚膽戰,心寒的一幕,在聽到碰的一聲后,也只能睜開眼睛面對現實。

左庭軒走的時候還讓他照顧好柳蓉,照顧好自己的徒弟,可如今……

劉老懊惱至極,忍不住尋找罪魁禍首,只見那闖了禍的護衛此刻正滿臉懊悔的站在柳蓉的身後,看著對方失hn落魄的模樣,劉老瞬間怒氣爆棚,箭步上前:「你這護衛究竟想做什麼,你將東西送來的時候,我們讓你出去,你不出去也就罷了,小柳大夫做手術做到一半,你又這般衝過來做什麼?」

「找死嗎?」

「你自己想找死就自己去找死,做什麼這樣撲上前,還連累小柳大夫,你是不是存心想害死柳蓉1

護衛跪在地上,茫然失措,只能低聲重複著對不起。

「對不起就能解決嗎?你可知道你害死的是兩條命」劉老說著忍不住上前拽住跪在地上的護衛的衣領,即便是他,都想直接弄死這個護衛。

一想到柳蓉即將面臨的狀況,劉老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將這種無力發泄到眼前這個冒失的護衛上。

「劉老。」突然,柳蓉的聲音響起,只是聲音極度壓抑,彷彿忍耐著什麼。

劉老心尖一顫,拽著護衛xing前衣服的手也不禁放下,只是低低的應聲。

「別愣在那裡了,繼續給參領大人做手術,後面的手術,你接手。」柳蓉快速的說著,說完明顯的倒吸了一口氣。

劉老和失hn落魄的護衛都微微一愣,做手術?

怎麼做手術?護軍參領都已經死了,難不成還給死人做手術嗎?

「快點,別墨跡浪費時間了,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柳蓉低吼了一聲。

劉老才快速反應過來,快步走到柳蓉身前,這才發現,手術刀壓根沒有到得護軍參領身上,而是……而是在柳蓉的左手臂上,殷紅的鮮血暈染在明黃色的衣服上,看著觸目驚心。

卻原來在完全沒有辦法躲開的那一刻,柳蓉直接伸出左手攔到自己拿的手術刀前,所以,護軍參領雖然也受到衝撞,只是手術的位置殷出許多血,手術刀卻沒有插入護軍參領的身體。

劉老和護衛都是面上一喜,也許幸福來的太快了,兩個人都是手足無措,竟是完全沒辦法對柳蓉的話進行反映。

柳蓉倒吸一口涼氣,手術刀插的位置已經疼的她直冒冷汗,忍不住煩躁的再次開口:「還傻愣著做什麼,快動手埃」

柳蓉說著看向那害的她神經反射沒及時抬手,最終自己插了自己一手術刀的護衛:「還有你,快去給我找大夫,你是準備等老娘血流完了,手臂廢掉嗎?」

護衛這才反應過來,滿臉驚喜的趕忙點頭:「我這就去,我這就去給小柳大夫找大夫。」說完,便快速轉身向跑去,到現在他還覺得這一切就像夢一樣,本以為必死無疑,結果卻柳暗hu明,這一切都虧的小柳大夫反應的快,直接用自己的手攔著。

劉老聽到護衛的話,這會也反應過來,趕忙上前,取出自己的手術刀,按照柳蓉的平日里用的方式快速給手術刀消毒。

直到消完毒,才走到護軍參領的身體旁,看向柳蓉。

柳蓉望著劉老等著她指揮進行手術的臉,瞬間欲哭無淚。她在聽到劉老的喊聲時,沒辦法及時反應過來抬手,最後感覺到碰撞的時候,只能伸手攔自己的手術刀,讓自己受這麼大的傷,那麼疼就也算了。

難道真的要她疼的冒冷汗的情況下,還繼續指揮手術嗎?

她可不可以說一句,她娘的真的不是超人,沒辦法忍著疼痛做事埃

望著劉老繼續看著自己的眼睛,柳蓉只差一口血沒噴出來,卻也只能送捧著自己傷口的右手,指著自己算計好的位置對劉老開口:「在這個地方開刀,不需要太長,只要三厘米就可以了。」

柳蓉說著用手比劃了一下差不多的長短,劉老才點頭,順著柳蓉說的位置劃開皮膚表層。

如同實習醫生一般,做一點,就開始發問,問的都是她之前講過的問題,柳蓉有一種強烈的想哭的衝動,卻只能忍著冷汗繼續指導。

不多久,護衛請的大夫也到了,待看到屋是目瞪口呆。

只見一個左手不斷滴血的人,滿臉暴躁的指揮著劉老繼續做手術,時不時的爆一句粗口。

大夫忍不住對著領著自己來的護衛開口:「你確定是讓我來給一位大家小姐看病?」

好在柳蓉注意力全部都在疼痛和手術上,若是她聽到這大夫說的話,指定立刻暴怒,有本事就試試在自己手上插個手術刀,再被一個人不斷的問問題,偏偏還不能不回答試試,擱在誰身上,誰都肯定要暴怒。

估計大夫回回答,我又不傻,怎麼會自己插自己一刀。

不過能在做手術的狀況下,將自己做手術的手術刀插到自己手上的,柳蓉恐怕也可以算上一個獨一無二了。

好在大夫問了一句,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忙上前給柳蓉取手術刀,處理傷口。

一邊是鑽心的疼痛,一邊是無止境的詢問,柳蓉就在這種完全叫人無法想象的狀態下,完成了古代第一場帶實習生手術。

於是本來半個小時可以完全搞定的手術,硬生生的做了一個小時。

而一場手術下來,史無前例的出現四個面色蒼白,彷彿嚴重缺血,像要沒命的人。

一個自然是本來就虛弱,還被這麼折騰的病人護軍參領。

一個是忍疼差點沒忍到抽筋的柳蓉。

一個是被指甲掐的也想死的倒霉護衛,還有一個第一次給人做這種非人類手術的實習大夫劉老。

估計玩一局擼啊擼,遇到一群豬一樣的隊友都沒這個可怕。

不過好在一切都順利。

就在柳蓉一行人艱難的做完手術,陳左領也聽到柳蓉看病結果給自己弄傷了的消息回來。

「小柳大夫,即便再想救下參領大人,也不能在自己身上開個口子啊,這樣是不好的。」陳左領一臉認真的模樣開口,心底卻是無限樂開hu

不過沒笑一會,就一張臉擠成一團,只見柳蓉直接站起身,對著陳左領就是一腳,還刻意的碾了幾圈,踩完才一臉無辜不好意思的模樣:「實在對不起陳左領,手術的壞習慣,沒辦法用手拿手術刀戳人,就上腳了,好在腳不能拿手術刀,不然陳左領身上恐怕也要多個窟窿了。」

柳蓉說著一臉可惜的望著陳左領。

劉老一看柳蓉的表現,想到自己今日匆忙接過手術,繼續手術的驚嚇,立刻起身拿起手術刀靠近陳左領對著柳蓉開口:「沒事柳蓉,這不還有我在嗎,我的手現在就借給你,暫時當你的了,我可以演示一下你的習慣,正好在陳左領身上戳上幾個窟窿。」

劉老說著話,直接將手術刀對著陳左領遞出,只嚇得陳左領倒退好幾步:「你們,你們怎麼能這樣。」

陳左領的話一下,做錯事,知道自己是被陳左領忽悠,才差點鬧出大事情來的護衛也立刻跟著站起:「沒事,陳大人您是覺得劉老一個人當小柳大夫的手不夠嗎?我也可以幫忙一下的,幫忙將手借給小柳大夫,給您多戳幾個窟窿。」

說完話,護衛看著陳左領滿臉的躍躍欲試,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另一把全是血跡的手術刀。

陳左領想要呵斥這護衛,但是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到那帶血的手術刀時,心一顫,一時之間,只覺得這屋子對他來說真的是危險至極。

瞬間怕了,再不敢多說什麼,只是勉強說了一句「外面還有比較重要的事情,回頭再來看參領大人」然後轉身直接落荒而逃。

只可惜逃也逃不快,才幾步路路,就三四次被路上的擱置的障礙物絆著,幾次差點摔倒,勉強維持了平衡站回來,卻頭也不敢回,狼狽的逃走。

柳蓉望著陳左領狼狽的模樣,這才覺得勉強解了一點氣。

她可是在手術后,詢問過護衛為什麼會突然衝上來的,自然知道陳左領在離開了病房,對著護衛說的那些話。

今日病房手術發生的一切,都是這陳左領亂說話,引出來的亂子。未完待續#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