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零五章:衝突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柳蓉說話間,直直的看著陳左領的眼睛,陳左領聽到柳蓉的話,瞳孔明顯一縮。 只看對方神色間的變化,柳蓉就確定自己說的沒有錯:「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全都是因為傷兵營不衛生。」...

一到傷兵營,馬車將將停下,便有人出來接柳蓉,來人面色顯然非常著急,也不知道病人如今的狀況究竟怎麼樣了,叫對方的臉色這般難看。

但是想也可以知道,肯定是十分不好。

左庭軒卻是不管對方是否著急,直接攔住對方,將迎上來的人同柳蓉隔開一些距離,才讓對方說話。

來人顯然知道柳蓉這邊出的事情,也不勉強左庭軒讓開,只是看著柳蓉快速開口:「這位便是小柳大夫吧,我們參領大人已經發燒了四天了,一直都不見好,如今一直昏m不醒,您……還請您快去看看吧。」

柳蓉一驚,沒想到這些人說嚴重不是騙人的,發燒四天,這可不是一般嚴重的事情了,這恐怕是傷口嚴重感染了。

再繼續下去,不說腦子會不會燒壞,但是很有可能連小命都一起斷送。

柳蓉不再多想,對著來人說了一句帶路,便快步跟著對方上前。

來人也不矯情,對著柳蓉點了點頭,就快步向前走。

這人在軍中的地位顯然不低,領著柳蓉往傷兵營里走,所有遇到的將士都會行禮打招呼。

領路的人一邊走,一邊對著柳蓉敘述護軍參領的病情變化情況,想讓柳蓉快些了解護軍參領的情況,到時候也能節省一些時間。

卻原來這護軍參領在傷口剛縫合傷口的時候,狀態是還好的,只是在傷兵營呆了兩日後,身體卻突然間就不好了,還發起了燒。

柳蓉一邊跟著對方向前走,一邊聽對方敘述,眉頭卻不覺得因為看到的傷兵營的狀況皺起,只見傷兵營里躺著一群唉聲嘆氣的受傷官兵,旁邊還堆積著換出來的繃帶,繃帶上血液凝固。路中間還放著一些用完,吃完剩下的垃圾,仔細聞,還能聞到一些異味。

穿過最普通的傷兵營,再進去,才是那些將士養傷的地方,裡面明顯要比外面好上許多,卻也是差不了太多。

柳蓉這一路,嘴巴抿的越來越緊,眉頭皺的越來越深。

領路人卻沒注意到柳蓉的變化,只是快速的領著柳蓉向前,好在傷兵營本也不大,不一會便領著柳蓉到了護軍參領屋子前。

對著兩個站著守在外面的官兵說了兩句話,領路的人才回頭看向柳蓉,這才發現柳蓉的臉色很是難看,不禁開口詢問:「小柳大夫,您這是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

柳蓉聽到對方的詢問,臉上的不高興不再遮掩:「沒有哪裡不舒服,只是覺得心情很不好,替這些受傷的將士不值,好不容易打贏了仗,卻要在戰場外被人害死。」

領路人眉頭一皺,面色不好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柳蓉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對著對方開口問道:「我問你,這傷兵營一直是我剛才進來看到的情況嗎?我當初離開之前,不是招呼將士一起清掃過嗎?怎麼現在又變成了這副模樣?」

病人呆的地方最忌諱的就是不幹凈,特別是一群病人在的地方,最容易發生病菌感染,弄不好,還可能弄出些傳染病來。

這裡倒是好,不濃乾淨些,還將換下來的東西全都堆積一起,這是準備等著東西放一起發酵,嫌棄感染病毒不夠多,想弄出點傳染病來嗎?

事實上,這傷兵營的情況,並不單單京城傷兵營是這樣,邊疆的大多數傷兵營也是這樣,若是碰到好一些的醫官,還能招呼人打掃一下,若是遇到不理事的,那是直接讓傷兵營臟到死,這也是邊關將士死亡率高的原因之一。

除了受傷太重救不回來,就是環境太差,讓傷兵感染,最後病死。

領路人見柳蓉臉色不好,還以為柳蓉身體不舒服,擔心柳蓉不能給護軍參領看病,這會聽柳蓉沒有回答,反倒是問這些問題,知道柳蓉是因為這些東西生氣了,不禁有些莫名其妙:「小柳大夫,傷兵營一般都是這樣的,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您還是先替參領大人看看病再說吧。」

柳蓉眉頭一皺,被對方不在意的態度徹底惹怒:「你不要不在意我問的問題,你可知道,你們參領大人傷口之所以會感染,就是因為傷兵營不幹凈,造成細菌感染才引起的?」

柳蓉對著領路人大聲的說道,雖然真實的情況不完全是這樣,也可能是因為傷口悶的,造成裡面死掉的皮膚產生病變滋生病菌,但是看著這傷兵營的情況,顯然柳蓉說的這一點可能性最大。

領路人眉頭皺起:「小柳大夫,你說的這話,恐怕危言聳聽了。您都沒見到我們參領大人,都不知道他如今的具體狀況,怎麼能就這麼斷定,這麼亂說呢。」

雖然領路之人相信大家推薦的柳蓉有些醫術和手段,卻不代表他相信對方完全不見病人,就能知道病源,最重要的是,還說的是他聞所未聞的一些話,要知道他在傷兵營這麼多年,雖然不是太懂醫術,卻也是稍微了解,看病必定是診的。

所謂的不看,就說出病因什麼的,要麼是胡亂猜測,可能錯誤,要麼就是騙子,中醫根本沒有那麼神奇。

想到這些,領路之人開始對柳蓉的醫術開始懷疑,事實上一開始,他就沒有那麼相信柳蓉的醫術,只是大家都說好,再加上病急亂投醫罷了。

如今想著柳蓉說的那些話,看著柳蓉的稚nn的面容,都不禁覺得自己輕狂,猶豫要不要直接算了,別回來病沒治成,反倒是斷送了將軍的命。

見柳蓉還沒進屋給護軍參領看病,就和領路的陳左領爭執起來,劉老不禁擔心的望向柳蓉,這陳左領除了懂一些醫術外,可是護軍參領身邊最信任的人,也是如今軍中還是有威望的人。

劉老直擔心柳蓉吃虧。

一旁的左庭軒也不禁皺眉,沒想到還沒見到病人,竟然就出現這樣的情況,不過倒是不擔心柳蓉出現什麼危險。

柳蓉冷笑,絲毫沒有因為對方說的話緊張或不安::「那我問你,傷兵營除了將軍出現高燒不醒的情況外,是不是還有很多普通受傷的官兵也出現這樣的情況。」

柳蓉說話間,直直的看著陳左領的眼睛,陳左領聽到柳蓉的話,瞳孔明顯一縮。

只看對方神色間的變化,柳蓉就確定自己說的沒有錯:「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全都是因為傷兵營不衛生。」

「若是傷兵營再一直這樣下去,恐怕傷勢重一些,體抗力不夠好的,全都撐不下去。」柳蓉說著看著陳左領一字一句的說道:「到時候,管理傷兵營,讓傷兵營變得這麼亂的人,就是害死這些本應該可以活下,卻病死的將士的罪魁禍首1

陳左領面色變得難看至極,因為柳蓉真的戳到他的痛點了。

因為傷兵營現在管理的人正好就是陳左領,而陳左領這幾日其實也忙碌非常,天天因為將士的傷勢來回奔b,如今聽到這樣的話,不知道是心虛,還是覺得受了那麼多累還被指責而不甘,面色越來越難看。

「好了,柳蓉,現在不是追究這些東西的時候,給人看病要緊,給人看病要緊哈。」

一旁的劉老見陳左領的面色變化,一邊和事老般說話,一邊擔心的站到柳蓉身前,不自覺的將柳蓉和陳左領隔開,擔心柳蓉被這個陳左領傷害到。

至於左庭軒則是眯著眼睛望著這陳左領,緊緊盯著對方,注意對方的動作變化,不給對方傷害到柳蓉的機會。

當然,對方若是真的敢對柳蓉動手,也絕不會好過。

不說他不會放過對方,就是當今聖上也不會放過。

要知道柳蓉求下的保護大夫的聖旨,可是剛剛頒布不久,想來聖上印象深刻,絕不會允許一個小小的佐領傷害到柳蓉。

柳蓉倒是沒有像左庭軒一樣想那麼多,只是她心中有一股子怒氣。

柳蓉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明明可以讓更恢復,恢復的更好,卻因為一些非客觀原因,造成對病人的傷害。

這是她在現代早就養成的習慣,即便是現在到了古代,也一直不曾改變過。

所以無論這陳左領臉色變化不變化,這些話,她都是會說的。

陳左領面色變了幾變,最終沒有當著所有人面發作,只是看著柳蓉眼睛眯起:「很好,小柳大夫恐怕不知道我便是這傷兵營的管事吧1

「不過小柳大夫既然這般說,我倒是可以去求一道文書,直接讓小柳大夫看管傷兵營,我也不開過分的條件,只要傷兵營的這些受傷的將士能恢復百分之六十,我便認錯。若是小柳大夫做不到,我看你也不用給參領大人看病,還是趕緊滾出傷兵營吧。」

這概率聽著似乎不低,可事實上大夏的傷兵營一般情況下,能救下活下的人,不會超過百分之三十,他可不信這個小柳大夫能有這樣的能力,改變這一點!特別是傷兵營里,現在出現了好多和參領大人病症一樣,被大夫們判死刑的人。

陳左領的話一下,守著護軍參領們的將士全都不禁看向柳蓉,直等著柳蓉回答。

劉老在軍營中呆過那麼久,自然知道傷兵營的情況,這會聽到這陳左領的話,心不禁咯一下,擔心的看向柳蓉,只怕柳蓉不了解情況,應了這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