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零四章:當個誘餌也不錯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承認一點,柳蓉說的這些確實在理。 見左庭軒考慮,柳蓉便知道這件事情有可行的可能,面上不禁l出笑容:「其實也不必太擔心,說不定這些人壓根不會出現。到時候就當是順天府保護我一下,你總不會這麼小氣...

「柳蓉。」

左庭軒看著柳蓉,不自覺的叫出對方的名字,這一次的聲音和往常玩笑的聲音完全不同,似乎帶了點什麼。

開心的逗弄臭屁小孩玩的柳蓉忍不住不禁一愣,不解的抬頭望向左庭軒:「幹嘛?」

其它人也不禁跟著柳蓉看向左庭軒,不解左庭軒這個時候叫柳蓉,卻又沒說什麼祝福的話,是要做什麼。

左庭軒對上柳蓉不解的目光瞬間清醒,再看其它人的目光,這才反應過來,他如今並不是和柳蓉兩個人單獨相處,而是在整個文定侯府的人注視下,如果現在說出什麼話,一不小心都可能對柳蓉有不好的影響。

最重要的是,可能直接將兩個人的關係弄的僵持,以後也許朋友都難做。

想到這麼多後果,左庭軒不禁後悔自己的魯莽,一時之間竟是回答不上柳蓉的話。

「二叔,女人果然是老虎,我以後再也不要到這麼怪物的地方了1臭屁小孩的聲音恰好在這個時候響起,他被一群女人m腦袋m的嗷嗷直叫,根本沒注意到左庭軒的變化,卻是快速藏到左庭軒身後。

不過如此一來,卻是解了左庭軒的尷尬。

到底是順天府尹,瞬間恢復正常的表情,一邊m著身後探出腦袋的小侄子,一邊笑著開口:「就是因為是老虎,所以才要多接觸,不然你以後怎麼當英雄啊,英雄可是要打敗老虎才可以埃」

臭屁小孩瞬間皺巴著一張小臉,好艱難的決策了一會,才苦著臉開口:「那我以後不當英雄了還不成嗎?」

在場的所有人不禁再次笑噴。

不得不感慨,熊孩子真是又惱人又可愛的不行,這般想著,柳蓉忍不住站起身,偷偷靠近臭屁小孩,又狠狠的m了一下熊孩子的腦袋。

臭屁小孩直接嗷嗷直叫的跑開,一旁望著的六姐兒雖然不是很懂,但也忍不住呵呵笑起,學著柳蓉追向臭屁小孩,也要m對方的腦袋,臭屁滿臉懊惱,卻只能逃跑。

見臭屁小孩被和他差不多大的六姐兒追著直跑,所有人忍不住再次笑噴。

這一晚,就在歡聲笑語中過去,不過也有人氣恨的一晚上睡不好,至於這個人是誰,自然是裝病刻意不來,準備讓柳蓉在及笄之禮上出醜的劉大*奶。

當她聽回來報告的丫鬟告訴她,大夫人見她不去給柳蓉舉行及笄之禮,直接讓鍾姨娘代替她以嫡母之勢給柳蓉行禮,劉大*奶一口銀牙差點沒咬碎,最後卻是將氣都發在伺候她的丫鬟身上。

由於這晚鬧得太晚,轉日一早,大家幾乎是都是日上三竿了才起,不過柳蓉才起來,便聽冬兒正和外面說著話,只是聲音有些遠,她在屋子裡聽不清楚。

不一會,冬兒便捧著洗臉的水走了進來,面上不大高興。

「怎麼了?」柳蓉毫無形象的伸了下懶腰,才看向冬兒詢問道。

「還能是什麼事情,我實在懷疑劉老昨晚根本沒回去,一大早就過來,請小姐您去給什麼護軍參領看玻」冬兒大約是想到昨日的事情,面色不好看:「就是因為劉老總是這樣弄病人來,小姐昨天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柳蓉挑眉,還真沒想到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看來那分管佐領還真是軍中之人,只是昨日就說的比較緊急,現在會不會已經過了好的法治療的時間。

不過想到古代的大夫面對大人物都習慣的說的嚴重一些,免得出事自己要承擔大的後果,這般想著,便覺得應該還好,也就不再著急。

柳蓉想了想,最後還是對著冬兒開口:「替我更衣,我出去瞅瞅。」

「小姐1冬兒滿臉不願意。

柳蓉卻是有自己的想法,若是那分管佐領自顧不暇,已經沒有後手,那麼她這次去這所謂的護軍參領那邊就不會有事,如果對方真的拼了最後一搏,或者背後還有人,應該也會選這個時候,說不定正好可以藉此抓到對方。

「好了,到時候讓劉老親自領路,這次如果劉老不在,我就堅決不出去了如何?」柳蓉看著冬兒笑著開口,卻沒有告訴冬兒自己的真正想法,不然恐怕冬兒就會阻止她去護軍參領那邊出診。

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柳蓉,冬兒最後只得點頭。

柳蓉見冬兒答應了才l出笑容:「除此之外,你出去派人上一趟順天府,讓左大人也一起過去。」

冬兒面上一喜:「小姐,你終於開竅,覺得左大人好了啊?」

柳蓉不禁翻白眼:「你這一天到晚腦子裡究竟都裝的什麼,趕緊派人去找左大人。」

「小姐不用不好意思的。」冬兒卻是笑的合不攏嘴,這麼說了一句,彷彿擔心柳蓉打她,趕忙就向外跑去。

柳蓉不禁搖搖頭,對自己這個丫鬟真是無語了。

不過這般想著,還是決定快些起chung,沒有冬兒幫忙,只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可明顯的她對這個自己動手,到現在都還沒擅長,好在後來鍾姨娘派了珊瑚來叫她去用膳,最後還是珊瑚給她換的衣裳。

待得左庭軒來了,柳蓉刻意將冬兒支出去請劉老,冬兒臉上不禁l出曖昧的笑容,卻是二話不說就離開了。

柳蓉對自己這個丫鬟真是頭疼了。

左庭軒見冬兒被差使出去,屋中只剩下她們兩個人,雖然大門開著,外面的丫鬟能看到屋裡的情況,仍然忍不住高興。

或許柳蓉也是喜歡他的,一時之間卻是握著手中的茶杯,躊躇著如何對柳蓉說出自己的心意。

可惜柳蓉壓根沒注意到左庭軒的表情變化,見冬兒一走,趕忙壓低聲音:「這次劉老親自帶我去給護軍參領出診,我有個想法。」

「聽劉老說這護軍參領的癥狀比較厲害,如果我看了,有辦法治療,想必也不是一天就治好的,肯定要hu費一些時間,到時候究竟需要多久也說不準。所以我想就著這個機會,做一件事情。」

柳蓉說著看向左庭軒:「我想讓京城中的百姓都知道我替護軍參領看病,還需要看上一段時日的事情,最好是在哪裡看,都散播出去。」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左庭軒神情認真:「我想讓昨日對我出手的人也知道這件事情。」

左庭軒眉頭一皺,立刻猜出柳蓉究竟要做什麼,忍不住將茶杯放到桌子上:「這怎麼行,昨天就已經夠驚險的了。」

「這件事情我不同意,劉老肯定也不會同意的。」左庭軒對著柳蓉直接拒絕道。

柳蓉倒是沒想到左庭軒會是這樣的反應,卻還是對著左庭軒再次開口道:「我是想過這件事情確實可行,才和你說的。」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如果不將人抓到,我以後說不定更危險,一直被人惦記,即便蓉府有董護衛留下的兩個護衛,也不一定能一直都做到保護好我,不出差錯,這樣還不如我們直接出手,將事情的源頭解決掉。」

左庭軒眉頭緊皺,他自然不願意柳蓉冒險,卻不得不承認一點,柳蓉說的這些確實在理。

見左庭軒考慮,柳蓉便知道這件事情有可行的可能,面上不禁l出笑容:「其實也不必太擔心,說不定這些人壓根不會出現。到時候就當是順天府保護我一下,你總不會這麼小氣,連派幾個衙役保護我都不願意吧?」

柳蓉挑眉看著左庭軒:「我可是想好了,如果對方出現,我們正好是防備於未然,我也多一份安全。」

「至於對方沒有出現,我便當是正常出診就,這樣安全不出事情,我更是求之不得。」柳蓉看著左庭軒再接再厲的說道。

左庭軒看著柳蓉嘆氣:「好吧,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柳蓉立刻開心的笑起:「就知道你會同意。」

「哎,若是真能算準這些事情,還抓到人,一勞永逸就完美了。」

左庭軒卻是潑冷水:「到時候出事了,衙門的人沒保護到你,你可別怪我們,這都是你自找的。」

「這可不行,左大人,我就是因為相信你們衙門的能力才找你的,你作為順天府府尹,可不能讓我失望埃不然我若是少胳膊少tu的,以後可就賴在順天府,讓衙門養我了。」柳蓉見已經說服左庭軒,忍不住笑著開玩笑。

左庭軒挑眉:「你這麼說話,是在暗示讓我對你負責,以後養你嗎?」

「噗。」柳蓉正拿起茶杯喝一口水潤喉,突然聽到左庭軒的話,直接噴了:「你想多了。」

「哎,你若有這樣的想法,直接對我說就好了,放心,我是不會拒絕你的。」左庭軒半開玩笑的說道。

柳蓉兩眼一翻:「少來,還調戲上癮了你。」

說到這裡,柳蓉的表情卻是變得認真起來:「說來像你這樣的性子,我真不想不出來,你表妹怎麼就這麼痴m你。」

「那是,這是因為我太優秀了。」左庭軒一tngxing,一臉驕傲的說道。

「滾,少來1柳蓉忍不住爆粗口:「估計是你表妹壓根沒看清你的真面目,被你一年四季拿扇子的裝文雅的外表給騙了。」

「哎,柳蓉,你可是大家閨秀啊,可是要注意形象啊,不能這麼和人說話埃不過沒關係,你沒形象就沒形象吧,當個小妾還是夠了的,放心,我是不會嫌棄你來我家當小妾的,我家大門會一直替你開著的。」

柳蓉實在忍不住左庭軒這般自戀了:「趕緊走吧你,小心我把你表妹也給招上,到時候煩死你。」

左庭軒搖搖頭:「哎,人太優秀了,你懂的。」

說完這些,站起身向外走,走到門口,忍不住回頭對著柳蓉再次提醒了一下:「到時候一定要小心,可千萬不要逞強做什麼,雖然我很厲害,讓你過於愛慕我,所以那麼信任我,但是也有失手的時候,可千萬不要為了賴上我,折騰些傷出來埃」

柳蓉無語的忍不住拽起茶盞作勢要拽左庭軒,左庭軒趕忙小跑著離開,明顯是擔心柳蓉真的受不了拿茶盞拽他。

望著左庭軒的模樣,柳蓉真心是哭笑不得,這傢伙好歹是一府府尹,就不能有正形的時候嗎,真不知道當初的皇帝是怎麼想的,選了這麼個不靠譜,沒有正形的人當順天府尹。

左庭軒走後不久,冬兒便帶著劉老來了,兩個人又在屋中等了一會左庭軒,直到左庭軒安排好一切回來,幾個人才一起出門,坐著馬車直接去傷兵營給護軍參領看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