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零三章:不合規矩的生日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主l出頑皮的表情,突然對著柳蓉故作憂傷的開口:「怎麼不走了?不會是不歡迎我們到你們文定侯府吧,太傷我們的心了。」 柳蓉哪裡看不出來永城郡主逗自己玩,不禁翻白眼:「我要是不歡迎,你能轉身就走么...

如此一來,一群人就浩浩dngdng的殺去文定侯府。

柳蓉的馬車,永城郡主的馬車,再加上這次出事後,幾個人都不是很放心,又弄了一群護衛,結果就是一個大部隊開路,只引得沿路的百姓側目不已,紛紛詢問,履究竟是誰,竟這般大的排常

待得回到文定侯府,文定侯府竟難得的燈火通明,要知道即便是用最便宜的油燈,這般全都亮著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而文定侯府因為這段時間出的事情,幾乎就是能省就省,連油燈的使用也是控制的。柳蓉在文定侯府幾日,可都沒見這樣的情況。

柳蓉不禁更加疑hu,轉頭看向冬兒,冬兒顯然也很茫然,不解文定侯府的狀況。

而她們一下馬車,文定侯府早就有看門的婆子迎上前:「小姐,您可算回來了,整個府邸的人就等你一個人了。」

聽到婆子的話,柳蓉就更疑hu了,腳步也不禁頓祝

永城郡主跟在柳蓉身後下車,見柳蓉茫然不解的神情不禁笑起,要知道柳蓉這樣的表情,可是十分難得見到。

隨即永城郡主l出頑皮的表情,突然對著柳蓉故作憂傷的開口:「怎麼不走了?不會是不歡迎我們到你們文定侯府吧,太傷我們的心了。」

柳蓉哪裡看不出來永城郡主逗自己玩,不禁翻白眼:「我要是不歡迎,你能轉身就走么?」

「當然不能,我們誰跟誰,你的不是就是我的么?」永城郡主立刻回道。

兩個人隨即笑起。

說話間,劉老和楊少閔也分別下了馬,走到柳蓉身邊。

雖然心底疑hu,柳蓉還是跟著守門的婆子進府,府邸明顯重新徹底打掃過,看起來分外的整潔。

柳蓉只覺得更加奇怪,不禁對著領路的婆子開口詢問:「今日可是什麼特殊的日子?怎麼整個府邸似乎都不一樣了?」

領路的婆子聽到柳蓉的問話,不禁笑起:「確實是特殊的日子,小姐到大堂就知道了。」

柳蓉不禁更加疑hu了,再看身旁的永城郡主和楊少閔幾個人都一臉笑眯眯,恐怕這幾個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才會一定要送她回來。

只是這樣,柳蓉反倒是越加猜不出究竟是什麼事情了。

不一會,幾個人便被領路的婆子領到了大堂,只見大堂中,老侯爺,大夫人,二夫人……幾乎是整個文定侯府的人全都在了。

除此之外,還來了其他幾個熟識的人,張學士夫人,甄二夫人,都是一些關係好的。

而鍾姨娘也站在中間,看到柳蓉進大堂更是立刻迎上前:「你可算回來了,怎麼這麼晚呢,及笄禮都要晚了,這麼多人就等你一個呢。」

柳蓉一呆,及笄,雖然說十三就是及笄,但是真正的及笄之禮不該是十五歲行的嗎?

如果她記得沒錯,這所謂的及笄禮,也規定特殊的時間吧?似乎不是今日才是。

見柳蓉呆住,屋中的所有人都不禁笑起,還是大夫人上前開口:「好了,今日可是你長大一歲,成人的日子。可不許這麼發獃了,趕緊跟我們進去吧。」

她……如果理解的沒錯,這是生日的意思吧?

柳蓉再看鐘姨娘滿滿的笑容,想到鍾姨娘特地讓她留五天,恐怕就是為了給她過生日,想到朋友們一定要送她回府,恐怕也是為了這個,而今日,被大家刻意改成及笄之日,恐怕也是想藉此聚在一起替她慶生,一時間柳蓉只覺得心底滿滿的。

只覺得鼻子發酸,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這個時代重男輕女,男子可以過生日,稱之為懸弧之辰,女子地位低,卻是只能過壽辰,也就是年紀大了,才可能過,這還要相應的地位才可以。

而像她這樣的狀況是肯定不能過的,而這些人卻為了幫她慶生,想出這樣法子,她如何不敢動。

「好了,趕緊上前吧。」大夫人見柳蓉沒有動,笑對著柳蓉再次開口,拉著柳蓉上前,隨即吩咐身邊的下人去取準備好的簪子。

不一會,一根上好的鑲嵌祖母綠的赤金簪子被捧了上來,一看就是高檔貨,對於現在的文定侯府來說,這可是了不得的東西。

只看得文定侯府的一眾小姐眼都綠了。

柳茗看著那簪子更是嫉妒的咬牙切齒,不說她明明比柳蓉要大,卻不曾過及笄,像今日這般容重慶生。就說以文定侯府現在的情況,以後也不可能給她弄這麼好的一根簪子,行及笄之禮。

想著這一切,她就更嫉妒了。

她才是文定侯府的嫡女,憑什麼一個小小的庶女,卻要比她過的好這麼多。

或許這一切,本來都應該是她的,對,就是這樣,一切本來都該是她的,都是柳蓉這個賤人搶了她的一切。

一旁的柳芸望著自己身旁,已經被嫉妒mng蔽眼睛,只剩下無限怨念的妹妹柳茗,不禁搖頭。

她恐怕是府邸的小姐里,看得最清楚明白,認知也最客觀的。

柳蓉能得到今日這般容重的慶生,而且是中午才從鍾姨娘這邊得知這件事情,匆匆忙忙安排下,還能來那麼多的人,是因為她做了太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恐怕整個京城所有的小姐里,也沒有一位小姐,能做到柳蓉這般地步。

這一切,在所有為柳蓉慶生的人來看,都是柳蓉應得的,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可惜,她母親和妹妹都不理解,還一定要上前死磕。她母親更是叫她頭疼,不藉此機會融洽一下關係也就罷了,竟是完全不同意,還裝生病,死活不來給柳蓉行及笄之禮。

就現在這樣的情況下,恐怕最後頭破血流的只會是她們。想到自己夾在中間艱難,以後有個以柳蓉為恩人的婆婆,就更難做人,柳芸忍不住再次嘆氣。

而另一邊,因為對付柳蓉失敗,差點被送走,最後還是靠替柳璇入宮選秀的事情,才安好的柳芙卻是面無表情,唯一不一樣的是她望著柳蓉的眼底忍不住深了深。

不過她隨即低下頭,叫所有人都看不清她的面色,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至於其他人,同是庶女的柳茜只覺得各種羨慕,只希望自己有一日也能這般風光。

而六姐兒卻是府邸中最為這件事情開心的人,只見六姐兒看著跟著大夫人走到大堂正中央柳蓉,興奮的小臉通紅。

「r娘,我可以給三姐姐送禮物嗎?」

r娘望著在大堂中央坐下,集著所有人目光的柳蓉,笑著對六姐兒搖頭:「現在不行,等你三姐姐行完禮,才可以。」

一聽r娘的話,六姐兒不禁失落,但隨即又變得興奮起來。

柳蓉不知道自己的這些便宜姐妹的想法,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現在她的,除了幸福還是幸福,大約是來到這個時代后,第一次這麼滿滿的被幸福籠罩,只覺得能有這樣一次穿越,是她最大的幸運。

只這片刻,柳蓉便被大夫人指揮著對著她的便宜父親和鍾姨娘跪下,聽領教誨。

照理說,這樣的大禮,應該是柳蓉對著劉大*奶和她便宜父親行才是,因為規矩規定的便是這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劉大*奶到現在都沒出現,不過柳蓉卻是樂的開心如此。

這般做完,大夫人便吩咐贊者,也就是協助成禮的人去凈手,一般這樣的事情,是成禮之人的最好的朋友。

想來是早就和永城郡主說好了的,只是估計永城郡主看著一興奮,就給忘記了。

這會聽到大夫人開口,永城郡主一呆,趕忙去凈手。

讓一群人一陣大笑。

不一會,張夫人已經被大夫人請了出來,到柳蓉身旁。永城郡主早凈完手站在一旁,這會更是興奮的趕忙上前將盤子中的簪子取出遞給張夫人,張夫人接過碧玉簪子,簪到柳蓉的頭髮上。

做完一切,才笑著說了句禮成。

這話一說完,所有人可就忍不住,全都蜂擁著上前和柳蓉道喜,六姐兒更是將自己親手做的,看著歪歪扭扭的荷包遞給柳蓉,一邊拿著荷包,一邊說著略帶童趣的吉祥話,只可惜這一句話就漏了馬腳,成語用的顛倒,只逗得大家都不禁笑起。

而左庭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趕到文定侯府,竟還帶了當初氣的柳蓉跳腳的小屁孩來了,這會也跟著擠進來,

小屁孩一出場,自然是各種傲jio,說了一些叫柳蓉無語,逗的一群人忍不住直笑的話。

柳蓉眼珠子一轉,更是壞心的授意,讓大家不斷的m小屁孩的頭,氣的小屁孩只嚷嚷自己也長大了,男人的頭不能碰,又是笑倒一大片。

而帶著小屁孩來的左庭軒卻是獃獃的望著柳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柳蓉盤起髮髻的模樣,只覺得柳蓉比往日更好看。

一時之間,只覺得自己心底洶湧的情緒已經掩藏不住,要一發不可收拾,更是忍不住順著自己小侄子的腳步,走近正在取笑他小侄子的柳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