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逼零二章:群聚西柳衚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 冬兒雖然沒見識,但是她看過那些告示牌,絕對都沒她家小姐畫的精細,而且和她見過的分管佐領也確實十分像。 劉老不懂,只覺得他這便宜徒弟,真真萬能,還能有他徒弟不會的東...

大約休息了一個時辰,柳蓉才覺得舒服一些。。

只是才休息好,覺得精神恢復一些,準備起身去向楊少閔告辭,迴文定侯府。

楊少閔便派了丫鬟請她到客廳,丫鬟說話間,還有些焦急。

柳蓉微微皺眉,雖然覺得奇怪,卻還是快速讓冬兒給自己整理好衣著,向外走,好看:。

一到客廳,便見永城郡主和劉老已經坐在客廳中,這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都到了西柳衚衕。

永城郡主一見柳蓉進來,更是開心的立刻起身走上前迎向柳蓉:「你真是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出事了呢。你可不知道,左庭軒和我一聽珊瑚那邊來的消息,全都到文定侯府去了,鍾姨娘也擔心壞了。」

柳蓉還真不知道鍾姨娘也知道了這件事情,心中不禁一緊,還不知道以鍾姨娘那什麼事情都悶在心中的性子,要多擔心呢,一時之間,只想立刻迴文定侯府,也好叫鍾姨娘不繼續擔心。

大約是看出柳蓉著急,永城郡主趕忙開口:「放心,你沒事的事情,我們已經派人去和鍾姨娘說了,沒事了。」

「不過想想,我們也全都是白擔心。就你這腦子,不算計別人就算了,別人怎麼也算不到你頭上。真要對付你,恐怕最後落得最好的結果,也就是被你抓了一個人,剩下幾個逃亡,卻被關在京城中,離不開。」永城郡主笑看著柳蓉說道。

柳蓉雖然聽不明白永城郡主後面幾句話的意思,卻是搖頭:「你可別這麼說,這次就夠我受的了,要不是運氣好,這會恐怕是被送到叛軍那邊千刀萬剮了。」

柳蓉說著話,也心有餘悸,以後再有人來給她看玻她恐怕再沒有膽子,再這樣直接跟人走了。

想著,卻發現除了永城郡主,楊少閔和劉老的神情都挺嚴肅,不禁開口詢問:「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楊少閔和劉老對視一眼,不禁輕嘆一口氣,最後還是劉老開口:「左庭軒的那些人根本就是飯桶,你都幫他們抓到一個人了,這些衙役竟然都抓不到那三個反叛姦細,讓這些人全都跑了。」

經過劉老詳細的說。。柳蓉才知道那些官差的身手全都不如分管佐領一行人,最後起到的作用也就是拖延了那些人,讓柳蓉和冬兒跑到西柳衚衕。最後唯一捉下的,只有柳蓉幹掉的那個車夫。

說到這個,不得不提一下那車夫被抓到順天府,後來醒過來,那些衙役從這車夫口中知道柳蓉是怎麼拿下他的事情后。全都瞠目結舌。

誰都沒想到,一個貴族小姐,竟能用處這樣的辦法。不過對於這些衙役來說,這樣的辦法雖然是有些……嗯,不大對勁,到底是實用十分。卻也是忍不住對這柳三小姐佩服到五體投地。

當然,這都是后話。

這會發現這些人跑了,幾個人都是頭疼。這樣的毒瘤不抓住,可是最煩人的事情。

說到最後,劉老忍不住對著柳蓉詢問:「柳蓉,你可有什麼對付這些人,抓住這些人的辦法?」

柳蓉皺眉:「若是早一些還好說。這時間都過了這麼久了,這些人恐怕都逃出京城了。還能有什麼辦法。」

「這你倒不用擔心,這些人肯定沒逃出京城。」永城郡主對著柳蓉快速回道:「說來也是拖你出事的福,因為你一出事,探子查出騙走你的馬車是向城外去的,左庭軒就去城門守衛那裡讓城門守衛只許放人進京城,不許放人出京城了。」

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也就是說,現在這些人根本不可能能出城。」

柳蓉沉吟了一下,好一會才開口:「我詢問過冬兒,那些人似乎急著離開京城,據說是外面有三皇子的人接應,只是必須在指定的時間內。」

永城郡主和楊少閔都不禁眼前一亮:「這豈不是說,我們守株待兔就可以了,只要有人強行衝出城門,絕對是那幾個人?」

柳蓉搖頭:「恐怕不行,。」

「冬兒還說過,這幾個人必須帶著我去才可以。」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況且,時間過了那麼久,這些人出去,恐怕也沒接應的人了。」

「那豈不是,只能放棄抓這些人了?」永城郡主皺眉:「畢竟沒有太重大的事情,城門也不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只需進不許出太久。。」

柳蓉微微一笑:「倒也不會,只要畫幾幅這幾個人的畫像放到城門上,瞬便大街小巷都貼上一些,只要看到的,提供線索的,都給獎賞不就好了。」

「我相信這樣,這些人肯定會無所遁形的。」柳蓉看著永城郡主說道。

「這畫像什麼的,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不等永城郡主同意柳蓉的提議,一旁一直沒說話的楊少閔已經開口:「不說畫師畫的畫像和本人根本不像,沒有什麼抓人的效果,就是能畫的像,也沒這麼多的精力,畫太多的畫埃」

要知道一個衙門一般都只有一個畫師,即便是順天府和旁的衙門不一樣,畫師比旁的衙門要多一些,卻也不過兩三個人罷了。

這麼點人,單靠畫畫像,一天也畫不了幾幅,再說這些人也不單單隻需要畫這次出現的幾個叛軍,還有一大堆逃犯什麼的需要畫,根本不可能抽出太多的時間。

柳蓉聽了楊少閔的話,仔細一想覺得也是,不說毛筆畫一般都比較意像,肯定不會像素描這麼形象,就是人力本身,需要花費的時間多,也是一個問題。

若是在現代這些問題根本都不是問題,只要是電腦上進行一下相貌組合,然後直接列印,一個小時,說不定就搞定所有事情,至於這裡……

「最重要的是衙役們和那些人都是匆匆交手,根本記不得那些人的長相。」就在柳蓉想著這些問題。劉老又對著柳蓉補充了一句,說了他們如今最緊迫的事情。

柳蓉想了想:「這我倒是可以幫點忙。」

她畢竟和這些人接觸的時間最長,也因為一直都注意力集中,幾個人的相貌都記得清清楚楚。

說著話,柳蓉便和楊少閔要了筆墨紙硯。

她在現代好歹是學過水墨畫的,而且現代的畫風和畫法都在古代的基礎上有些改進,雖然她一直學的山水,但是應該能將人物,畫出來吧。

嗯,大約……

楊少閔和永城郡主幾個人聽柳蓉說完能幫忙。之後便向他們要筆墨紙硯不禁面面相覷。

她們可從來沒聽說過柳蓉會畫畫,要知道文定侯府那樣的府邸,絕不會讓一個庶女浪費資源去學這些東西。所以都不禁好奇柳蓉要筆墨紙硯做什麼。

而一旁站在柳蓉身旁伺候的冬兒卻是滿面期待。

當初她家小姐要去威北侯府,卻沒有衣裳,最後可是生生的畫出一件衣裳,穿去的。

那時候還驚艷所有人呢。

柳蓉不知道身旁幾個人的想法,嘗試用著毛筆畫了一下。只幾筆,就確定,人物畫確實不好畫,不過要了東西來,若不畫出些名頭,恐怕就丟人了。

這麼一想。只得硬著頭皮繼續畫,好在現代的時候,一起學畫的同學里。有喜歡畫人物,還認識一些素描高手,最後這一筆一勢落下,終於出來輪廓。

基本上,是一會水墨畫的方式。一會嘗試素描的辦法,畫的磕磕絆絆。最後費了幾張紙,才畫出一張完好的,其他書友正在看:。

就是這樣,也叫滿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

冬兒雖然沒見識,但是她看過那些告示牌,絕對都沒她家小姐畫的精細,而且和她見過的分管佐領也確實十分像。

劉老不懂,只覺得他這便宜徒弟,真真萬能,還能有他徒弟不會的東西嗎?

至於楊少閔和永城郡主就不一樣了,他們可都是接觸過這些東西的人,不說楊少閔家裡有銀子,請的師傅不錯。就說永城郡主的身份,能來教她的身份都絕對不低,即便她不怎麼喜歡畫畫,可那筆法什麼的,肯定都是了解精通的。

而她在旁邊,可是看到了許多她沒見過的筆法,最重要的是,最後成畫,看起來就比一般的人物畫要精緻許多,更加像人,而不是意像。

這樣的東西拿出去,絕對是叫那些畫師都會追捧求教的。

哭,蓉兒,你能在厲害一些不,還有你不會的東西不,你這不是讓所有在你身邊的人都自卑嘛。

卻說柳蓉可不知道這幾個人的想法,她本來就不擅長畫人,見幾個人看了畫,都沒反應,只是獃獃的望著,不禁心底不禁沒譜。

就知道不該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的,嘆氣,下次絕對不再這樣做了,這一幅圖就這樣吧,後面的不畫就是了。

這般想著,柳蓉才對著屋中的幾個人開口:「好了,畫的不好就不好吧,你們還是去找專業人士吧,好歹我記得這些人的長相,我給畫師說就好了。」

不等冬兒開口,永城郡主卻是最先開口:「柳蓉,你是還想再打擊我一下嗎?還是想打擊死京城的所有畫師,如果你這樣畫的都不好,就沒有更好的了。」

噗!好在柳蓉沒有喝茶,不然這回指定要噴出來。

就她這樣的胡亂塗鴉,在現代恐怕要被老師批評死,不過想到最後也可以理解永城郡主的反應。

現代的畫法肯定是比古代有所前進的,不過要說她這圖好到哪裡去,肯定也沒啥好的,唯一優點可能就是畫法比現在的要先進。

柳蓉這樣推測還是推測對了,會叫人驚為天人,這很大程度是這樣的畫法,以永城郡主的眼光都沒見過罷了,再就是人物要比這個時代畫出來的人物更加像真人一些,好認一些。

經歷這些事情后,自然是將畫送去城門放著,讓人好認人,看到就抓。

柳蓉本來不想繼續畫其他人,永城郡主卻是完全不同意,結果就是被逼著又畫了幾幅,如此折騰了兩個小時,柳蓉才能迴文定侯府。

不過在柳蓉要迴文定侯府的時候,卻出現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永城郡主、劉老、楊少閔幾人都堅持一定要一起送她回府,只弄的柳蓉奇怪不已。

只是怎麼也猜不出來這些人為什麼這麼熱情的非要送她回去,最後抗拒不了,只能無奈接受。

不過感受朋友們的熱情,柳蓉的心情還是好的,至少一整天因為幾個騙子弄糟的心情,全都恢復了,不對,不僅恢復了,還覺得開心。

因為,被人,被自己重視的朋友們關心,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只是柳蓉不知道,後面還有個更大的驚喜等著她呢。

PS: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笑千金《煮酒安天下》她本是如水女子,只願閑看朝花暮賞雲,世事無常非她所選,那便登高望遠,看看山外是否有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