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八章:急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我表哥找你辦案的事情,那金鳳酒樓里找你的人是什麼人,我的貼身丫鬟是不是危險了1 陳二小姐忍不住走近柳蓉快速的問道。 柳蓉皺眉,沒有搭理陳二小姐,只是看著順天府大門,必須想個辦法進順...

「小姐還真是厲害,竟然有辦法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跑到這雅間來。.23zw.」分管佐領看著眼前的情況,不禁開口說道。

卻說他轉頭,正好看到冬兒站在一個背對著他的背影身旁,看向他。

而這個背對著他的人,正好穿著一身nn鸀色喜上眉梢圖的襖子,這一身正好是柳蓉今日跟他們出來的衣裳,而髮髻雖然有些區別,卻也戴著鑲寶石赤金鳳凰簪子,和衣裳一樣,這也是柳蓉出門時帶的發簪。

再加上陳二小姐的丫鬟身量柳蓉相差不大,這分管佐領竟是一時之間將對方認作柳蓉。

陳二小姐聽到樓上的話,心中一緊,腳步都忍不住一頓。

柳蓉快速的上前扶住陳二小姐,腳步變得更快,必須在這些人發現雅間之中站著的是冒牌貨之前離開金鳳酒樓。

這般想著,柳蓉根本就不敢抬頭的快步向前走,好在守在門口的官兵也被樓上的聲音吸引住注意力。

柳蓉才扶著陳二小姐走出金鳳酒樓,沒出什麼問題。

一走出金鳳酒樓,這回不用柳蓉扶著,陳二小姐也反應過來,趕忙領著柳蓉上馬車,一上馬車,就吩咐所有人,立刻向順天府趕去。

現在爭的就是時間,柳蓉雖然不在雅間中,可雅間里可都有她們的貼身丫鬟,萬一壞人一怒之下,對她們的貼身丫鬟做什麼,她們也承受不住,所以現在必須快一些到順天府,找來順天府的官差控制這幾個人,救下她們的丫鬟。

而樓上的分管佐領絲毫不知道柳蓉已經在他眼皮底下離開金鳳酒樓,卻是專註的看著陳二小姐的丫鬟。

見自己說了話,對方依舊只是背對著他們完全不說話,眉頭不禁皺起:「柳三小姐,護軍參領如今傷勢嚴重,您還是趕緊和我們走吧,別玩這樣幼稚的躲貓貓遊戲了。」

陳二小姐的丫鬟聽到分管佐領的話有些疑hu,想要轉頭看冬兒,好在冬兒跟在柳蓉身邊跟久了,也變機靈了,知道這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拖延時間,見陳二小姐的丫鬟轉頭,趕忙扶住陳二小姐的丫鬟,低聲說了句這個人是騙子,才抬頭看向這個分管佐領。

「我看您還是別騙人了,若真是跟你去救人,小姐又怎麼會離開,你們走的路線分明不是去傷兵營,而是出城的路線,可不要告訴我,護軍參領在城外,這樣的話,只有傻子才相信。」

冬兒說著話,深吸一口氣,小姐能不能安全離開,這會就要看她的了,終於能幫小姐做一件事情了。

分管佐領見一個小丫鬟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也不禁微微一愣,心底終於忍不住對眼前的這個柳三小姐生出佩服,連丫鬟都能這般見地,那小姐就更加厲害了,難怪主上不惜暴l他,也要讓他將柳三小姐到到城外。

這般想著,分管佐領沒有像之前一般逼著,而是對著陳二小姐的丫鬟緩聲開口:「既然柳三小姐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了,柳三小姐放心,這次我帶您離開城,不會傷害到你,而且您現在沒有其它選擇,還是跟我走吧。」

冬兒為了不叫分管佐領發現站在分管佐領面前的是陳二小姐的丫鬟,趕忙開口:「笑話,現在我們在金鳳酒樓里,我家小姐和這金鳳酒樓的主人相熟,只要我家主人開口,金鳳樓這麼多夥計,還治不住你們不成。」

冬兒說著微微一頓,見分管佐領將注意力放道自己身上,終於鬆一口氣,嘴上卻不停頓:「我看你還是自己乖乖將自己綁起來,跟我們去見官府吧。」

分管佐領不禁笑起:「原來小姐是這麼想著,不過恐怕要叫你們失望了,就這麼一個酒樓里的人,想要制住我們,可能性還真是不大。」

「我們的人都是軍隊里經歷過生死的人,最不好的情況,也不過是我們暴l,殺了金鳳酒樓的夥計,最後挾持小姐離開京城。」

分管佐領對著冬兒說完,再次看著陳二小姐的丫鬟:「小姐覺得我們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控制情況,會隨便選一個酒樓進嗎?」

冬兒沉默,這會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也不知道這分管佐領說了這麼多后,知道他對面背對著自己的人不是柳蓉,而是陳二小姐丫鬟,真正的柳蓉剛才當著他的面逃出金鳳酒樓,還坐上了馬車直奔順天府會如何?

分管佐領見兩人都沒說話,陳二小姐的丫鬟還背對著自己,不禁走上前:「小姐,我看你還是現在就乖乖跟我走吧。」

柳蓉卻不知道自己的丫鬟如今面臨一個大的危機。

她這會是恨不得馬車能飛,要是這個時代有汽車就好了,當然,如果是有地鐵那就更完美了,最好是從著金鳳酒樓直接通到順天府,那說不定十來分鐘就能直接到順天府,這樣快速的調兵,至少能將冬兒的危險降到最低。

陳二小姐上了馬車,除了吩咐車夫快一些外,就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就在柳蓉焦急心底不斷的時候,突然輸出一口氣:「緊張死我了。我都忘了該怎麼反應了,原來當著人面騙人這麼可怕。」

卻原來,壓根不是這姑娘演技好,之前根本就是嚇不知道怎麼反應了,不過好在如此,至少是將這分管佐領忽悠過去了。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也不知道冬兒那邊被發現了沒有,這些人的主要目的是自己,還不知道發現冬兒她們騙了這些人會是什麼情況。

也許,這些人已經發現了,這會已經追過來了。

「你問問車夫,我們到順天府還有多少時間才能到,冬兒她們恐怕撐不住太長時間。」柳蓉看著陳二小姐快速的開口。

陳二小姐難得沒和柳蓉作對,對著柳蓉點了點頭,對著外面的車夫詢問,車夫大約是感受到自家小姐的焦急,最後說趕小路,最快兩盞茶時間能到。

這也是金鳳酒樓離順天府近,若是文定侯府,恐怕要更多的時間。

見時間不長,柳蓉心才緩緩放下,冬兒,你可一定要多拖延一些時間。

卻說柳蓉這一路是要到文定侯府找左庭軒幫忙,可惜她註定要撲個空,早在柳蓉被騙走,劉老戳穿騙局的時候,左庭軒和永城郡主就都到文定侯府去了,也就是說,她到順天府,還真不一定能搬到救兵。

而到了文定侯府的永城郡主和左庭軒一行人,已經將自己的人都派到去找柳蓉,查探馬車的痕,可惜這些路段的履過多,已經很難辨別,騙走柳蓉的馬車向哪個方向走。

不過人才總是牛掰的,至少蘀他們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馬車的方向是向城外的方向走的。

這消息一到左庭軒這邊,左庭軒趕忙離開文定侯府,親自前往城門處,去找京城守衛,準備讓京城守衛封了去城外的通道。

只是文定侯府離城門的距離畢竟遠,再怎麼快,也絕快不過騙走柳蓉的那些人,但是實在沒有其他辦法了,左庭軒只能先親自去做這件事,畢竟城門守衛也只有他親自去,才能封鎖。

而順天府就在文定侯府去往城門道路間。

兩撥人都不知道彼此的情況,幾近向一個方向前進……

而這片刻時間,柳蓉已經領著陳二小姐到了順天府外,一到順天府,柳蓉趕忙下車,就要進府,卻被衙衛攔住,不讓進。

見衙衛不讓柳蓉進順天府,一旁的陳二小姐的面色不禁沉下來:「你不會是騙我,根本沒有我表哥找你辦案的事情,那金鳳酒樓里找你的人是什麼人,我的貼身丫鬟是不是危險了1

陳二小姐忍不住走近柳蓉快速的問道。

柳蓉皺眉,沒有搭理陳二小姐,只是看著順天府大門,必須想個辦法進順天府,將事情說了才可以。

若不然,再這麼繼續下去,不說冬兒被發現了,那些人追上來,就是沒發現,冬兒拖延的時間越長,那分管佐領發現后就會更加怒,也就更危險。

所以,她,必須快。

見柳蓉沒回答,陳二小姐面色不禁更難看,一把拽住柳蓉:「你個賤人,竟然騙我,你跟我回去,我要回去找我丫鬟。」

說著話,就要拽柳蓉走。

而金鳳酒樓雅間,分管佐領走到陳二小姐的丫鬟旁邊,冬兒心中一緊,慌亂間,上前一步,直接擋在陳二小姐的丫鬟前。

分管佐領眉頭皺起,不解柳蓉都沒說話,怎麼這小丫鬟卻一直攔著,臉色不禁微微沉下,他可以對柳三小姐態度好,那是因為對方確實有這能耐,能和這小丫鬟說話,那也是因為這小丫鬟是柳三小姐的丫鬟,他要給些面子。

可不代表他有耐心一直容忍這樣的丫鬟。

冬兒見分管佐領雖然沒有開口詢問,面色越來越難看,不禁咬著下。

接下來該怎麼辦,小姐,如果是你的話,你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怎麼做,會用什麼辦法拖延時間?

對了,冬兒趕忙開口:「你隨便一句話說出來,就想我家小姐跟著你走,你想的也太簡單了,想我家小姐不反抗的跟你走,你至少要讓我們知道,究竟是什麼人讓你帶走我家小姐吧。」

冬兒說著話,面上是注視著分管佐領,心底卻撲通撲通的跳著,小姐,你可走遠了,我實在拖延不下去了埃

這會說話,只覺得一分一秒都過的好慢,也因為這一點,冬兒對自家小姐更加佩服,她家小姐可是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都很好的處理了,這是什麼樣的能力,才能每次都做的那麼好。

分管佐領皺眉,就在冬兒以為分管佐領不會說出背後的人是誰,只見分管佐領看著冬兒開口:「告訴你也沒事,我的主子是三皇子。」

「現在可以跟我們走了吧。」三皇子的人這會恐怕已經到城外等著了,無論柳三小姐是不是自願,他都要帶柳三小姐離開,已經沒有時間耽擱了。

順天府門口,陳二小姐一直拉扯著柳蓉,柳蓉眉頭越皺越緊:「放手,你再這樣拉著我,不讓我想辦法,你的丫鬟真的就完了。」

被柳蓉訓斥,陳二小姐一愣,手不覺鬆開:「你……你真的有辦法嗎?那些人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找你?」

「你可一定不能讓我的貼身丫鬟出事。」陳二小姐看著柳蓉快速的說道,難得的沒了平日里的刁蠻和壞心眼模樣。

柳蓉卻是一咬牙,走到順天府的大鼓前,舀起敲鼓的墜子對著喊冤大鼓就敲,也不知道來不來的及,但是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冬兒你一定要拖住時間!

而另一邊,左庭軒騎著馬,也離順天府近了。rs#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