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六章:冤家路窄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身後的丫鬟忍不住快速的開口,這樣的話若真傳出去,她家小姐可就毀了。 陳二小姐眉頭一皺,想不到柳蓉竟然會這樣說話,完全不像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會來的手段,簡直叫她目瞪口呆,卻是忘了反駁柳蓉。...

這個時候,拜託夏蛋大領著去查看柳蓉走過的路的兩個官兵也回到酒樓大堂之中,見到分管佐領趕忙上前說明自己查找的狀況。.23zw.

「雖然後門是開著,但是外面明顯沒有離開的痕,恐怕柳三小姐根本沒有離開金鳳酒樓。」官兵對著分管佐領小聲的說道。

同時,柳蓉呆的雅間被打開,柳蓉聽到開門聲忍不住站起,冬兒更是嚇的忍不住拽住柳蓉的衣袖,那手勁拽的柳蓉的胳膊有些犯疼。

如今藏已經來不及了。

柳蓉一咬牙,抬頭迎接來人,但是當看到打開的門,和進來的人時,卻是瞬間凝固,這老天是不是真的嫌棄她太閑了,給她找點麻煩。

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人騙她出府,還想帶她出城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借勢逃開,躲到雅間來,竟然還碰到對手,真是流年不利。

陳二小姐看到柳蓉也是眉頭一皺:「怎麼是你,你怎麼會在這間雅間里?」說話間,陳二小姐便看向小姐想要開口:「你不是說這裡沒……」人嗎?

柳蓉一聽陳二小姐的話,立刻猜出陳二小姐要說什麼,以現在的情況,若是叫這些人聽到陳二小姐的話,肯定會上來查看,到時候豈不是麻煩就大了。

柳蓉一咬牙,打斷陳二小姐的話:「月兒,不就是你約的我嗎,怎麼,還生我的氣呢?我還以為過了那麼長時間,已經好了呢。」

柳蓉一邊說一邊快步向前走,一把拉住陳二小姐的胳膊,陳二小姐想要將柳蓉的手甩開,卻甩不開,忍不住拉下一張臉,就要開口呵斥:「你做什麼,鬆手。」

柳蓉卻是完全不管陳二小姐的狀態,而是快速的看向小二:「小二哥,讓你見笑了,我妹妹平日里脾氣就暴躁,沒想到當著外人的面還這麼急脾氣,我看你也別等著我們點菜了,就按照平時月兒喜歡的上,她肯能還要再鬧會脾氣,到時候牽連你就不好了,你趕緊去下蔡吧。」

「你憑什麼做我的主,你個賤人,偷偷靠近我表哥也就罷了,還和一群人接觸,現在想和我這裡討好?門都沒有,你再不撒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陳二小姐看著柳蓉快速的說道。

柳蓉卻一臉無奈,渀佛面對叛逆期孩子的模樣:「小二,你也看到情況了,還是趕緊離開吧。」

店小二不禁看看柳蓉,又看看陳二小姐,一時之間不禁遲疑。

柳蓉卻是說完后,趕忙又看向陳二小姐:「月兒,好了,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鬧騰,這可不好。」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如今還有店小二在,萬一我們的行為有什麼地方不妥當的,讓這小二傳出去,再傳到你表哥那邊去——」

柳蓉故意拉長聲音,陳二小姐趕忙不再說話,面上也變得溫和許多。

柳蓉見提及左庭軒可能聽到陳二小姐不好的傳信,陳二小姐立刻變一副模樣,忍不住舒一口氣,但是現在都還沒結束。

柳蓉想著,趁機對著小二再次下令開口:「小二哥,你還不去上菜嗎?若是你敢泄l我們兩個人今日的狀態一絲一毫,恐怕陳二小姐都不會放過你們,要知道陳二小姐的表哥可是如今的順天府尹。」

小二一聽,趕忙點頭,轉身就走。

柳蓉一見小二離開了,趕忙吩咐冬兒關門,待得門關了,才輸出一口氣來。

即便如此,還是讓冬兒在門口站著,萬一有人進來,至少她也比較容易提前反應,可別又像這次一樣,叫人隨便進來看到自己。

陳二小姐雖然疑hu柳蓉的狀態,不過她最在意的卻不是這一點:「說,你這個賤人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別想討好我,我是絕對不會放棄我表哥,讓你搶走的1

陳二小姐卻是看著柳蓉快速的開口,看著柳蓉更是一臉的敵視。

見陳二小姐的態度,柳蓉哭笑不得,她和左庭軒根本就沒什麼,結果卻因為左庭軒不明不白的被人找麻煩這麼多次,真是夠倒霉的。

如今外面壞人還在,屋裡又多出個如果知道柳蓉現在情況,肯定會讓人把柳蓉帶走的對手,真是頭都麻煩大了。

對了,這陳二小姐不是在意左庭軒嗎?或許這麼糟糕的情況下,還有辦法解決。

至於這辦法,自然要出在眼前的陳二小姐身上了,這般想著,柳蓉看著陳二小姐的目光不禁一亮。

陳二小姐看著柳蓉的目光,卻是眉頭大大的皺起:「我問你話呢,你一個文定侯府的小小庶女竟然也敢不回答我的話,你是找死嗎?」

柳蓉卻是對著陳二小姐笑起,笑的陳二小姐眉頭皺的更深,忍不住坐的離開柳蓉遠一些距離,才對著柳蓉開口:「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趕緊回答我的問題。」

「陳二小姐真的這麼想知道?」柳蓉看著陳二小姐故作認真的詢問道:「這事情可是事關機密,還和你表哥有些關係。」

陳二小姐一聽柳蓉的話,面色變得難看:「怎麼可能和我表哥有關係,我表哥是不會和你有所牽扯的,我看你還是死心吧,就你這樣的身份,我姨母也不會允許我表哥娶你的1

柳蓉只是笑看著陳二小姐。

陳二小姐心情焦灼,終於忍不住詢問:「究竟是什麼事情,我告訴你,不要企圖騙我,不然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柳蓉嘴角的笑容不禁變大:『其實我會在這裡,是你表哥派我來的。」

柳蓉對著陳二小姐開口:「因為這裡有一些……」

「胡說,我表哥乃是順天府尹,你又不是他手下,他怎麼可能會派你到金鳳酒樓來,你不要騙我,我是不會相信你的謊話的。」陳二小姐忍不住快速的打斷柳蓉:「恐怕是你自己到這個地方和人s會,卻出了什麼大問題吧?」

「當初外面就傳你一個未出閣的女兒,卻會給人接生,說你不潔,如今還這麼帶著一個丫鬟在外面,是不是來這裡s會什麼人,怕叫我看見,所以這會不斷的打發小二離開,把我留下?」

柳蓉忍不住翻白眼:「如果陳二小姐非要這樣說的話,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陳二小姐刻意單獨來金鳳酒樓s會我,其實是為了掩蓋已非完畢,還懷了身孕的事情?」

「你不要胡亂瞎說1聽到柳蓉的話,陳二小姐身後的丫鬟忍不住快速的開口,這樣的話若真傳出去,她家小姐可就毀了。

陳二小姐眉頭一皺,想不到柳蓉竟然會這樣說話,完全不像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會來的手段,簡直叫她目瞪口呆,卻是忘了反駁柳蓉。

「這可不是我先亂說的,要怪就怪你家小姐先亂說話,我才會反擊說這些,所以不要惹我1柳蓉雖然對這陳二小姐的丫鬟說話,可事實上,卻是說給陳二小姐聽的。

陳二小姐咬著下,卻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樣說柳蓉,隨即想到柳蓉最開始說的話:「我也不是亂說話的人,只是你說的話太匪夷所思,我表哥再怎麼也不可能請你做什麼事情吧?」

見陳二小姐往這個方向說話,柳蓉嘴角微微勾起:「看來你是不經常去順天府,若是你經常去順天府肯定就能從那些官差嘴裡知道順天府有個臨時的師爺小柳師爺,專門蘀順天府尹大人辦案。」

陳二小姐一聽柳蓉的話,臉色瞬間再次又變得難看。

「說來,這次的案子你表哥很看重呢,說不定你幫點忙后,也可以和我一樣,弄個假身份在順天府掛個辦事的身份。」柳蓉說著話,壓低聲音:「這樣說不定你就能藉此多接觸到你表哥。」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渀佛覺得可惜一般:「說來我和你表哥關係不錯,不過你不要多想,只是朋友關係,但是也因為是朋友關係,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你知道什麼事情?」陳二小姐看著柳蓉快速問道。

「我可是聽他說過,最喜歡對他事業有幫助的女子,還說要娶這樣的女子為妻呢。」柳蓉說著微微搖頭嘆息:「不過可惜,這樣的女子上哪裡找埃」

陳二小姐卻是眼睛一亮:「你說的這些可是真的?」

見陳二小姐開口詢問,柳蓉不禁笑起,如今可是離她希望做的事情,又近了一步:「自然是真的,我舀這些事情騙你做什麼?」

陳二小姐不禁沉默沉吟,好一會才看向柳蓉:「我倒是也想幫忙,只是我都不知道你辦的什麼事情,我又能幫什麼忙?」

聽到陳二小姐的話,柳蓉面上的笑容忍不住更深,只要你能答應,那麼一切事情也就都簡單了。

這般想著,柳蓉看著陳二小姐開口:「只要你願意幫忙,這件事情就非常簡單。」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左大人可是很喜歡能幹的女子埃」

陳二小姐一咬牙:「說吧,只要我能幫忙,我就幫了。」

「放心,不是什麼難事,我只要你幫我在別人不知道我身份是誰的情況下離開金鳳酒樓即可。」rs#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