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五章:比耐心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劉老面色一黑:「郡主,不帶這麼玩的。」 「好了,別說了。」左庭軒看著兩個人頭疼,忍不住開口。 「你閉嘴1永城郡主和劉老卻是異口同聲。 不過到底是劉老的聲音弱一些,畢竟...

小二夏蛋大笑起:「你可真夠笨的,明明和小姐玩躲貓貓,這會竟然還問我小姐去哪裡了,還在這裡等那麼長時間,小姐根本不需要從後院走,和你這麼笨的人玩這個遊戲,躲在金鳳酒樓里肯定也能贏,根本就是勝之不武。」

說著話,夏蛋大不禁搖搖頭:「不過也沒什麼好說,這麼大了,還玩孩子玩的躲貓貓,想來也聰明不到哪裡去……」

夏蛋大說著話,轉身繼續回金鳳樓中招呼客人。

分管佐領聽到夏蛋大的話,卻是黑色氣的鐵青,手攥成拳,指甲嵌進肉里,如果不是男子指甲不長,說不定已經把皮膚刺破流血,但是這樣,手指按住的位置,也是烏青的顏色。

身後的兩個官兵,以及車夫都忍不住走上前:「沒想到我們竟然被一個未出閣的小女子給耍了,她恐怕早就猜出來我們有問題。」

「大人,這可怎麼辦,主上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都沒完成,這會恐怕也暴l了身份,這樣回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分管佐領沒有說話,但是面色比之前要更加難看,好一會,才開口:「在城裡找,她們沒有馬車,我們的馬車以這麼快的速度走了那麼久,她不可能很快就回到文定侯府,這樣我們就還有機會。」

「可是我們並不知道她去哪裡了埃」車夫忍不住再次開口。

「不知道也得找,只有找到了對方,偷偷帶出城,我們才有活路。」分管佐領快速的說道。

車夫和官兵表情都微微一僵,好一會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那大人我們怎麼找?」

「我們分成兩撥,一撥進金鳳樓找剛才那個小二,順著柳三小姐走的路找。另一b直接繞到金鳳樓後院,然後向文定侯府走。」

說完,這分管佐領,帶著車夫,便直接將馬車揭開,兩個人騎著馬繞著金鳳樓快速前進。

另兩個官兵只得找小二夏蛋大去。

卻說文定侯府這會來了一群人,珊瑚雖然不像冬兒和永城郡主一行人混的熟,但是畢竟也和永城郡主一行人接觸過一個月。

鍾姨娘吩咐她去找左庭軒一行人,這話一傳到,這些人就都趕到了文定侯府。而劉老也回來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柳蓉怎麼可能會被騙走?」若是別的事情,左庭軒還可能相信。若是說柳蓉被人騙走,他還真就不相信,以柳蓉的聰明勁,雖然性子直接了點,但是絕不會有吃這樣的虧的時候。

鍾姨娘趕忙開口。大致的介紹了一下事情的經過,讓所有人了解情況,說完,劉老便跟著開口:「我和陳左領回去查了一下,騙人的很可能是陳左領的副官,因為陳左領的副官是護軍參領屋中。最先離開屋子的人,只有他有時間做這樣的事情。」

「這倒是奇怪了,如果真的是和護軍參領有仇。都已經混到護軍參領身旁,對護軍參領下毒手的機會應該很多才是,根本沒有必要騙柳蓉埃」左庭軒面上不禁l出一絲疑hu。

永城郡主卻是瞪著劉老:「說到底就是因為你,做什麼事情就扯柳蓉,你自己救不了就救不了吧。還折騰出這麼多的事情。」

「我的姑奶奶,那可是護軍參領。這次能守住皇城,居功至偉,這怎麼能有辦法治,卻不推薦人呢。」劉老趕忙開口說道。

「但是,柳蓉本來就是不安全,總是遇到叛軍那邊的人有意下手,你這會還給她找了這樣的事情,招這樣的麻煩,你這不是在害人嗎?」永城郡主看著劉老大聲的說道:「反正我不管,如果柳蓉出事了,你就等著我把你送到邊疆,賣給狼古煙人。」

劉老面色一黑:「郡主,不帶這麼玩的。」

「好了,別說了。」左庭軒看著兩個人頭疼,忍不住開口。

「你閉嘴1永城郡主和劉老卻是異口同聲。

不過到底是劉老的聲音弱一些,畢竟永城郡主是郡主,又是他最尊敬的大將軍的妹妹,而左庭軒也是個有後台的。

鍾姨娘見幾個人商量著,就要吵起來,想到柳蓉現在身處危險,終於忍不住再次開口:「你們現在分析原因也沒用,能不能派些人出去找找?」

「這話說的是,鍾姨娘你看到的人,和對方大致的情況都告訴我們,我們分別派人去找。」永城郡主對著鍾姨娘快速的說道:「若是實在不行,到時候把大皇子也找來,讓他一起派人找,就不相信這麼多人,找不到將柳蓉騙走的人。」

「說的也是,趕緊行動吧。別回來我們的人派出去找了,最後的結果卻發現,這些人將柳蓉弄出城去了,畢竟到城外的話,相對來說要安全一些。」

柳蓉忍不住打一個噴嚏,想著究竟是誰想自己了。

「小姐,我們要在金鳳樓中呆多長時間?」冬兒卻是忍不住對著柳蓉輕聲詢問。

卻說柳蓉雖然讓夏蛋大帶她到酒樓的後門,卻沒有離開,而是在夏蛋大帶他們到了門口后,偷偷將夏蛋大支開,開了金鳳樓後院的門,假裝離開,爾後又帶著冬兒回到了金鳳酒樓,躲到金鳳樓的二層。

好在這會不是正點用餐的時間,二樓雅間都空著,也就容得柳蓉帶著冬兒找當中一間躲起來。

柳蓉為了視覺好,能隨時觀察所謂的分管佐領的狀況,還特地的找了一間靠窗戶的雅間,可以說是這些雅間里最好的一間呆著。

這途中,柳蓉自然也告訴了冬兒所謂的分管佐領應該是騙子的事情。

「先耐心呆著,等上了半個時辰,一個時辰的我們再離開。」柳蓉一邊回答冬兒,一邊透過窗戶縫看向樓下,只見夏蛋大和那分管佐領說話,自然也看到那分管佐領聽完夏蛋大的話,滿面鐵青的模樣。

繼而便見分管佐領騎著馬,快速離開的模樣。

冬兒心中好奇,也順著柳蓉的目光看去,待看到分管佐領離開,面上不禁l出驚喜:「小姐,他們走了,我們是不是現在就能離開了?」

「不過他們不是四個人嗎?怎麼走的只有兩個?另外兩個人呢?」冬兒突然發現數目不對,忍不住對著柳蓉繼續問道。

柳蓉卻是對著冬兒噓了一聲,讓冬兒不要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樓下說話的聲音卻是隱隱約約的傳來,只聽兩個官兵詢問夏蛋大柳蓉的事情,最後還要求走一下柳蓉走過的路。

冬兒這會是不用柳蓉說話,也屏住呼吸。

好一會,樓下沒有兩個官兵和那個小二夏蛋大的聲音,冬兒才忍不住鬆一口氣,看向柳蓉開口:「小姐,我們現在走嗎?這兩個官兵也已經跟著那個猥瑣的小二走了,我們是不是趁著他們都離開了,趁亂離開?到時候快些回到文定侯府,至少也安全一些。」

知道這裡危險,冬兒就不願意柳蓉繼續呆在這個地方,擔心柳蓉出事。

柳蓉卻是皺著眉,沒有立刻回答冬兒的話,只覺得還是有些問題。

這個分管佐領明顯是個細心的人,若不然一行人肯定直接都騎馬去後院的門口,而不是派兩個人進入金鳳樓,繼續詢問夏蛋大,還要走她走過的路,顯然是不是很信任。

既然能那麼仔細,不可能隨便忽略另外的問題,這個問題自然是柳蓉可能躲在金鳳樓,然後等著他們都離開后,離開這件事情。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失去太急,真的讓他們來不及仔細思考,但是這中間畢竟是有兩種可能。

「小姐?」見柳蓉沒有回答自己的話,只是發獃,冬兒忍不住對著柳蓉再次開口:「小姐,萬一他們發現不對勁,我們再離開,恐怕就來不及了。」

柳蓉深吸一口氣:「再等等,沒聽我說,等半個時辰嗎?」

柳蓉說著話,眼睛直直的繼續盯著窗戶的縫隙,冬兒自然知道自己沒有小姐聰明,見小姐這麼看著,還要再等等,只得不繼續說話,只是這麼看著,卻是忍不住瞪大眼睛,因為那分管佐領竟然又帶著人回來了。

還好,還好他們沒有趁著這個時候離開。

卻說,有些時候,什麼事情都是趕巧。

就在柳蓉看到這些人回來,知道自己猜對了,也跟著舒一口氣,決定繼續按照自己設想的先藏著,等這些人將金鳳酒樓里走一遍,確認她們不在金鳳酒樓,然後再次離開后,她和冬兒再離開的時候。

金鳳酒樓外,卻來了一輛豪華的馬車,馬車停下,從馬車上下來一個人,若是柳蓉這會繼續注意的話,一定能認出對方,這可是她的老對手,當初在威北侯府,一直給她下絆子的,左庭軒的表妹陳二小姐陳月。

只見她任著丫鬟扶著下得馬車,整了整衣著,才進入金鳳酒樓,任小二迎著她上樓。

「陳二小姐這次要坐哪間?」小二殷勤的詢問。

陳二小姐看了一眼:「還是靠窗的那間。」

小二應了一聲,便領著陳二小姐向前,她選的雅間,竟正是柳蓉藏身的那一間。

PS:感謝將謀風火、雪舞櫻飛2012的紅票,這段時間更新的比較匆忙,都沒來得及感謝,在這裡拜謝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