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二章:鍾姨娘的關心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不相信,這算什麼事情:「小姐,我看您還是別去了,還從沒見過這樣不懂禮數的,求人亂闖主人家府邸也就算了,面上還完全不信任,還不如就讓那個什麼護軍參領自身自滅好了。」 一聽冬兒的話,分管佐領以及跟...

卻說鍾姨娘聽了珊瑚說的,趕忙站起身,賬本掉落地上都沒管,直接向外走:「蓉兒本就愛逞強,為了我在文定侯府能過的好一些,什麼都承擔著,可偌大的文定侯府,又豈是她一個人能承擔的。」

鍾姨娘說話間腳步更快。

珊瑚趕忙跟上鍾姨娘,她這幾日都覺得鍾姨娘過分了,也覺得三小姐對鍾姨娘容忍過頭了,如今似乎稍稍了解了些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稍稍了解的狀態,她覺得能夠跟著三小姐和鍾姨娘,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

柳蓉可不知道鍾姨娘也跟出來了,她走到大堂,便有那認識柳蓉的家丁望著柳蓉行禮,分管佐領一聽家丁的話趕忙回頭,只是看到柳蓉面容的時候,明顯一愣:「這就是小柳大夫?」

跟在他身旁的兩個士兵立刻應是,顯然是見過柳蓉的。

「你們確定她能救參領?」分管佐領不禁對著兩個士兵詢問。

不過這次兩個士兵卻沒有回答,明顯也不是很相信這件事情,只是劉老說這個世界上如果小柳大夫都救不了參領,就沒有人能救參領了。

「算了,問你們也是白問,這次就死馬當活馬醫了。」分管佐領不禁嘆氣。

柳蓉沒有聽到幾人的話,但是看著幾個人的表情也是眉頭皺起。

分管佐領面見柳蓉眉頭皺起,想到這個世上也許只有這個看著r臭未乾的大夫能救護軍參領,趕忙迎向柳蓉,艱難的l出討好的笑容:「末將見過小柳大夫。」

不管怎麼樣,如今可不能隨便得罪眼前這個r臭未乾的少女。

柳蓉雖然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分管佐領的想法,但是看到對方的表情,也知道對方面上是不信任的表情,再加上對方生疏的狀態,顯然是並不認識自己,可卻又偏偏一副不得不對自己恭敬,心中不禁疑hu對方來文定侯府是做什麼的。

不過看對方的狀態,有一點,她倒是可以確定,那就是對方一定是來求她的。

只看對方見到自己,面上是恭敬的表情,就知道了。

不過不管如何,亂闖文定侯府就是不對。

柳蓉看著眼前幾個人臉上變得面無表情:「不知道佐領大人這般闖進文定侯府所為何事?」

如今文定侯府已經夠亂了,有個萬事不懂,只知道找麻煩的劉大*奶,還有家裡難以維持的用度,已經出了那麼多的事情,若是讓外人再都形成了亂闖文定侯府不會出事這樣的想法,以後文定侯府豈不是更危險,她可不想鍾姨娘處於這樣一個危險不穩定的環境。

想到這裡,柳蓉看著幾人的目光更加冷淡。

分管佐領一聽柳蓉的話,面上不禁微微尷尬,忘記了心底對這個r臭未乾的少女會醫術的不信任,趕忙對著柳蓉解釋:「小柳大夫,末將會闖文定侯府實在是事出有因,實在是護軍參領傷勢突發,許多大夫看了都束手無策,最後請了所有人都推薦的劉老大夫也無能為力,劉老大夫大約見我們求了許久,不忍心,才向我們提及小柳大夫您。」

「還說若是這個世上還有人能救護軍參領只有小柳大夫。」

分管佐領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看著柳蓉認真的開口:「我們才會這般失禮的闖進來的。」

「還請小柳大夫見諒1

這分管佐領雖然說的認真,可說到劉老推薦說柳蓉能救護軍參領之時,明顯聲音遲疑了一下,顯然是並不相信劉老的話。

柳蓉也不在意對方信任不信任,只是聽了對方的話微微皺眉,她明日就要離開文定侯府,錯過了今日,鍾姨娘一直不理會自己,恐怕就很難找到時間哄好鍾姨娘。

而這所謂的分管佐領說的大將軍若真是病入膏肓,她還真不一定有辦法,畢竟聽這狀況就知道並非刀傷,她只是個外科大夫,可不包內科狀況。

不過一旁的冬兒卻是不樂意了,她家小姐可是她最最崇拜的人,這個世界上,她還沒見過什麼事情,是她家小姐辦不到的。

可看看眼前這個所謂的分管佐領,來求人看病也就算了,還滿臉不相信,這算什麼事情:「小姐,我看您還是別去了,還從沒見過這樣不懂禮數的,求人亂闖主人家府邸也就算了,面上還完全不信任,還不如就讓那個什麼護軍參領自身自滅好了。」

一聽冬兒的話,分管佐領以及跟來的兩個士兵不禁都急了起來,趕忙對著柳蓉開口:「還請小柳大夫一定要出手救救我們的護軍參領,若是您不幫忙,我們就真的沒辦法了。」

說著幾個人對著柳蓉就要跪下:「我們護軍參領是好人,求求小柳大夫救救我們護軍參領,之前面上懷疑小柳大夫的醫術都是我們的錯,只要小柳大夫救下護軍參領,我們什麼都願意做1

幾個人看著柳蓉真摯的開口,顯然都很尊敬這個柳蓉聽都沒聽過的所謂護軍參領。

柳蓉眉頭皺的更深:「你們可知道你們大人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

聽到柳蓉詢問護軍參領的事情,其中一個士兵趕忙對著柳蓉回答道:「一直發燒昏m不醒,本來您在傷兵營的時候都還好好的,只是您離開后,突然就發起燒來,連服用了劉老大夫說的那幾味什麼天然抗生素都沒用。」

回答完,便眼巴巴的望著柳蓉,等著柳蓉回答。

柳蓉卻是皺眉,按照這些人說的情況,恐怕是傷口感染炎症,嚴重了。

見柳蓉皺眉,幾個將士的心都忍不住提起來,目醋帕蓉,只怕柳蓉說沒有救,或是堅決不去給護軍參領看玻

冬兒卻是對幾個人的態度很是不喜歡,不相信她家小姐也就算了,求人還是這般模樣,一點誠意都沒有:「小姐,您還是別管這些人了,文定侯府的事情都那麼多,忙不過來呢。」

「更何況劉大*奶就擔心抓不到我們的把柄,這般出去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冬兒不大願意柳蓉去幫這些亂闖文定侯府的人忙。

一聽冬兒的話,分管佐領也知道自己之前那般不信任的態度確實不理忙,趕忙對著柳蓉再次開口:「還請小柳大夫救救我們的護軍參領1

分管佐領說著對著柳蓉跪下,這次確實實打實的狀態:「之前是末將不禮貌,還請小姐恕罪。」

柳蓉倒沒有讓對方懇求的狀態,只是這會卻是心底懊惱,大致劉老上輩子肯定是和她有仇,所以這輩子不斷的給她找事情做,董護衛的事情也就罷了,後來又有屈大夫,如今又招來這個所謂的護軍參領。

若是她記得沒錯的話,所謂的護軍參領可是正二品武將,這在京城可是實權的人物,萬一她沒救成功,恐怕是會出問題的。

她倒並非不想救人,只是也不想給鍾姨娘惹麻煩。

若是她不知道有人需要救治也就罷了,偏偏叫她知道了,醫生的職責便是去盡量救人,即便知道沒救上,可能會惹來麻煩。

哎,明天就要回蓉府了,這會又出這樣的事情,恐怕是沒機會哄好鍾姨娘了,只能下次回來再想辦法了,不過這樣的話,恐怕要哄好鍾姨娘就更不容易了……

到底是人命關天,柳蓉終於還是看向分管佐領:「不要再跪著了,你起來吧。」

「小柳大夫若是不答應,我就長跪不起。」分管佐領卻是沒有領會柳蓉的意思,只是跪著卻沒有起身。

冬兒面上不禁生氣:「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家小姐不救你們家所謂的護軍參領,你們就來逼是不是?」

「當今聖上可是下了明確的旨意了的,軍隊將士不能威逼大夫治療大夫治療不了的病症,我家小姐可是見過聖上的人,你們再敢這樣逼迫我家小姐,小心我們去告御狀1冬兒看著幾個人大聲的說道。

她可不要讓她家小姐受什麼委屈!

「好了,冬兒,不要再說了。」柳蓉微微搖頭,她這個丫鬟被她慣的脾氣見漲了,不過到底是為了她好,她也不忍心苛責什麼。

不過卻是對著分管佐領重新開口:「你帶路吧,不過我並不知道護軍參領真的具體的狀況,所以並不一定能夠救治護軍參領,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分管佐領面上一喜:「只要有小柳大夫出馬,相信肯定可以的。」

說著話,分管佐領快速站起身來,雖然他到現在還不相信這位看起來過分年輕的小柳大夫能夠有很好的醫術,如今也只能這樣了,至少有一分希望。

「小姐,跟我來。」說著話,就帶著柳蓉向外走。

正在這個時候,他們身後卻傳來一聲呵斥:「慢著1

柳蓉只覺得聲音耳熟不禁回頭,只見鍾姨娘帶著珊瑚兩個人站在她們身後,也不知道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鍾姨娘一邊匆忙的向前走,一邊大聲開口:「文定侯府的事情都由我負責,和三小姐無關,你們有什麼事情找我便是了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