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一章:京城變故餘波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才越不想在鍾姨娘生氣的時候回去。 鍾姨娘是氣她發了什麼事情,只報喜不報憂,更氣的是她差一點遇到生命危險,竟然隻字不提。 恐怕這生氣之,怕她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鍾姨娘會一點都不知道。...

聽到董護衛說到這裡,無論是一直想找柳蓉麻煩的劉大奶奶,還是從劉大奶奶開口說那些話后,就擔心柳蓉的鐘姨娘都呆祝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緊張著柳蓉安全的鐘姨娘:「柳蓉,這董護衛的話是什麼意思,姚管家夫婦死了?怎麼死的?」

柳蓉有些頭大,斟酌著怎麼回答鍾姨娘比較好,萬一因為這個事情,鍾姨娘不放心她在外面住,讓她回辦。

董護衛見柳蓉僵硬的表情,這才想起柳蓉的生母是鍾姨娘,一下子便反應過來自己恐怕負荊請罪沒幫上自家將軍,反倒是增加不好的方面,一時之間表情也跟著僵硬。

鍾姨娘見柳蓉沒有立刻回答自己,立刻看向冬兒:「冬兒,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三小姐府邸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冬兒聽到鍾姨娘詢問,這才知道柳蓉回長時間,都沒將蓉府發生的事情告訴鍾姨娘,一時遲疑,不知道回答好,還是不回答好,不禁看向柳蓉。

「不要看你家小姐,你直接回答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鍾姨娘見冬兒看向柳蓉,對著冬兒再次開口,不讓冬兒看柳蓉的臉色回話。

冬兒只得乖乖回答,將柳蓉當初遇到那頭領之人,發生的一系列危險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柳蓉仔細注意鍾姨娘聽冬兒說的事情,面上的變化,見鍾姨娘面上越來越難看,便心知壞了。

鍾姨娘很少生氣,但是一旦氣她,可是要好多時間才能哄回來,就如同當初她救二奶奶時。面對太夫人和劉大奶奶橫衝直撞,鍾姨娘雖然從頭到尾都幫著她,但是離開了之後,卻是好長時間不搭理她,最後還是她利用鍾姨娘心疼自己這一點,將鍾姨娘哄好的。

果不其然,鍾姨娘聽完所有一切,便沒再說話,也不詢問柳蓉,就是看也不看柳蓉一眼。鍾姨娘生氣從來不是對人發火,她生氣只有一個結果,那便是不理人。

冬兒擔憂的望了望鍾姨娘。又看向柳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好,只能僵站在一旁。

柳蓉輕輕嘆一口氣,讓冬兒站在一旁,才看向知道自己好心辦壞事。如今一臉尷尬不好意思,對著自己傻笑的董護衛。

董護衛見柳蓉看向自己,趕忙開口:「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柳三小姐沒將這件事情告訴府邸,我還以為……以為聖上會嘉獎你生母一個誥命,是因為這件事情。」

大將軍在柳蓉的注意下。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他一個大老爺們,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人的注意下。說不出話來。

柳蓉揉揉額頭,她當初會說那些話,也是因為太傷心難過,並非真的那般責怪,畢竟從那死去的領頭人身上。她早就知道對方來蓉府,根本不是因為知道兵符在她身上。而是認為她同永城郡主的關係好,可以拿她威脅永城郡主交出兵符。

沒想到現在倒是給自己折騰出一個麻煩來,看著董護衛眼巴巴的望著自己,等著自己原諒,柳蓉不禁再次嘆氣:「好了,不用再說了,你回去吧。」

一聽柳蓉這麼回答,董護衛瞬間焦急起來:「柳三小姐,大將軍和永城郡主若是知道我讓您遇到這麼大的危險,還記恨他們,肯定會恨死我的,特別是永城郡主,她肯定會一直不搭理我的……」

柳蓉微微訝異的看向董護衛,她還真沒想到上官煜當初逼著她救的董護衛竟然這麼在乎永城郡主,想到左庭軒告訴她的,永城郡主喜歡的人在邊疆,不禁有些同情董護衛,繼而對董護衛詢問:「你拿著兵符將救兵調回來后沒回果親王府嗎?」

董護衛目露訝異:「柳三小姐怎麼知道的。」

董護衛說著略微低落:「都怪我沒有早做準備,這軍隊調過來,竟晚了這許久,還不曾和叛軍短兵相接,京城動亂竟就結束了,不過結束了挺好。」

董護衛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柳蓉:「我聽說柳三小姐因為京城叛亂的事情,給鍾姨娘掙回一個誥命,便以為是因為這件事情……」董護衛提及姚管家的事情,趕忙再次轉移話題:「那日本就想向柳三小姐請罪,只是京城動亂事情太大了,我實在無法耽擱,便只好走了,所以這次回來,是第一時間到三小姐這邊請罪。」

柳蓉點點頭:「難怪如此,不要擔心了,在你離開的轉日,永城郡主便到蓉府找我了,還差點遇險,我們已經沒事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遲疑,還是對著董護衛繼續開口:「我只是太自責姚管家為了救我死去這件事情,才會對你說那樣的話,只是發泄情緒,不是認真的,你不必再在意了,回去看看永城郡主去吧。」

見柳蓉這麼說,董護衛才放下心來,露出笑容:「謝謝柳三小姐,我……我這便回去。」

只是說著話,要向外走之際,卻是又走到劉大奶奶跟前,冷冷的看著劉大奶奶:「我勸你以後不要再找三小姐的麻煩,別人怎麼樣我不知道,我們這些將士,平日里血雨腥風慣了,可不在乎手上再多條人命。」

到底是去過邊關的,對柳蓉時面色溫和,俊朗的臉上倒是沒任何危險的感覺,可這會對著劉大奶奶說話,卻是眼神之愣是將劉大奶奶嚇的倒退三步,還是身旁的小丫鬟扶著,才沒坐到地上。

董護衛說完,對著柳蓉點點頭,便快步離開了。

劉大奶奶緩過驚嚇的神經才抬頭看向柳蓉滿面怒氣:「你在外面究竟都交的什麼朋友,竟如此兇惡,還招回家絕不會這樣算了的,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抖露出去,看你以後還能找什麼好人家1

柳蓉翻白眼:「母親若是不痛快,我不介意讓冬兒去將董護衛追回來。」

冬兒一聽柳蓉的話,快速應聲,她早就看劉大奶奶這般欺軟怕硬找她家小姐麻煩不順眼了。

劉大奶奶瞬間閉嘴,不再說這些東西,好一會,見冬兒沒有出去將人追回來,才輸出一口氣,不過也不敢再亂說話,只是瞪了一眼柳蓉,又提醒了一下鍾姨娘嫁妝的事情,才帶著兩個丫鬟略帶狼狽的,快步走出鍾姨娘的屋子。

不一會,屋蓉、鍾姨娘、冬兒、珊瑚。

柳蓉見劉大奶奶走了,便走到鍾姨娘身旁,鍾姨娘卻是拿起賬本,彷彿完全沒有看到柳蓉一般。

柳蓉對鍾姨娘說話,鍾姨娘只是看著賬本,彷彿沒聽到一般,翻著賬本,柳蓉只好到一旁坐下,這一坐,便到用膳的時候,兩人一起吃著晚膳,鍾姨娘依舊沒有說話。

後來柳蓉的便宜父親終於想起柳蓉了,鍾姨娘也沒給柳蓉的便宜父親什麼面子,從頭到尾只是沉默。

每當柳蓉想要開口解釋,鍾姨娘便顧自忙去了,冬兒一旁說好話也沒有用。

一連三天,都是這樣的狀況,明日就是鍾姨娘讓她留在後一天。

柳蓉望著庭院不禁有些鬧心,若是今日再不將鍾姨娘哄好,明日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

她心底明白鍾姨娘在氣什麼,就是因為明白,才越不想在鍾姨娘生氣的時候回去。

鍾姨娘是氣她發了什麼事情,只報喜不報憂,更氣的是她差一點遇到生命危險,竟然隻字不提。

恐怕這生氣之,怕她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鍾姨娘會一點都不知道。

柳蓉想了想,最終領著冬兒繼續去鍾姨娘屋裡,即便明日要走,今日也要將情處理了才成。

只是才到鍾姨娘門口,一個丫鬟便匆匆忙忙的衝過來,見到柳蓉便滿臉慌張的快速開口:「三小姐,外面來了一隊官兵,領頭的人自稱是京城守衛軍的分管佐領,非要找小姐您的,家丁不通報,就直接往侯府里闖,您快去看看吧。」

丫鬟說到最後,都帶上一絲哭腔。

大約是了叛軍闖入搶東西的事情,府邸里的丫鬟家丁都對官兵心存恐懼,幾乎是將官兵直和強盜等同了。

柳蓉看了看鐘姨娘的房門,又看了看小丫鬟那快哭的模樣,最終對著那焦急的丫鬟點了點頭,領著冬兒跟著小丫鬟向外走去。

柳蓉才離開,珊瑚便走了出來,事實上她一早就在門口了,只是鍾姨娘不許她出去迎接三小姐,所以她只好在屋門後站著,自然將小丫鬟的話聽的一清二楚,想到柳蓉可能會有什麼危險,趕忙回身去和鍾姨娘通報這件事情。

柳蓉卻是不知道自己身後發生的事情,只是隨著小丫鬟快步走到前院,印象是正五品的武官,在京城這種石頭隨便砸一下,都能砸到個四五品武官的地方,倒也不是什麼品級很高的武官。

只是她除了去過傷兵營認識幾個傷兵外,根本不認識什麼將領,怎麼會有官兵為了見她闖

柳蓉想著繞過假山,便見幾個家丁攔著一身將士盔甲的男子,這男子身後還跟著兩個布衣士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