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九章:拍打劉大奶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情,日日和她鬧,她可不想自己大女兒因為嫁妝的事情,也和她反目。 只是這麼趾高氣揚的來,如今只是被柳蓉這幾句話說的,就灰頭土臉,劉大奶奶終究是有些不甘,這麼弱了氣勢回答柳蓉后,又忍不住再次開口:...

門外的丫鬟尷尬不知道如何應對。

屋裡的柳蓉卻是聽的微微皺眉,冬兒聽到六大奶奶的話,更是滿面氣憤。

她們可是什麼都沒做,就惹來這樣的言語,就是欺負人,也不是這麼欺負的,劉大奶奶也太過分了。

冬兒忍不住看向柳蓉:「小姐,不然讓我出去,就和大奶奶說你們不在屋中,都出去了,省得還要受一股子氣1

這段日子住在外面,冬兒接觸的人多了,還都是左庭軒和永成郡主這些人,見了許多市面,特別是又經歷了姚管家的事情,冬兒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見到巧兒就害怕,見到大奶奶腿的冬兒。

人的勇氣和對人的態度,都不是憑空而來的,見的市面越大,對於原本處的狹小環境的事情面對的也就越從容,因為她們會發現,原來這些事情,發生了,也就是這樣,並不是那麼可怕,那麼不可接受!

當然,另一個原因,還是因為柳蓉如今在家中的地位不同,主貴奴也尊,旁人對冬兒的態度,也讓她不知不覺的硬氣起來,才能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

柳蓉沒有回答,只是看向鍾姨娘,雖然她也不想接觸劉大奶奶,但是這個時候還是要看鐘姨娘的態度,畢竟以後要在府中生活的是鍾姨娘,她不希望她影響到什麼。

她不能在文定侯府久待,最好的辦法,還是以鍾姨娘平日的方式來處理,這樣即便她離開了文定侯府,鍾姨娘以後繼續處理這些事情,也不會有什麼壓力。

鍾姨娘見柳蓉看向自己,以為柳蓉擔心,對著柳蓉安撫的笑笑。才吩咐了珊瑚讓鍾姨娘進來。

不一會,劉大奶奶便一副大婦的態帶著兩個丫鬟走進鍾姨娘的屋中,瞥了一眼鍾姨娘話也不說,便對著身旁的丫鬟一個眼色,旁邊跟的丫鬟趕忙跑到一旁給劉大奶奶搬凳子,讓劉大奶奶坐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巧兒成了柳重權的小妾后,對她就不再如以前一般,不僅不幫襯她,還和她爭寵的原因。

她身邊這兩個丫鬟,在相貌上。明顯都不如以前的丫鬟,不說不如巧兒,也不如當初被打死的喜鵲。

劉大奶奶在凳子上坐好了。才掃向柳蓉,渀佛才看到柳蓉一般:「三姐兒也在啊,我還以為你已經離開文定侯府了呢,沒想到這次竟然沒有離開,怎麼。終於知道文定侯府里過的要比外面舒坦,準備回來了?」

「不過當初,可是你自己死活要求離開文定侯府的。」劉大奶奶話里話外的擠兌著柳蓉。

冬兒一聽眉頭便皺了起來,忍不住想要上前說話,卻是被柳蓉拽住,一旁的珊瑚面色也變得難看。

平日面上都是平平淡淡的鐘姨娘也忍不住皺起眉頭。終於對著劉大奶奶開口。:「三姐兒這次會留下來,是我開的口,開口讓她在府邸里留五日。」

劉大奶奶自從進到屋中就不曾打正眼瞧過鍾姨娘。這會聽到鍾姨娘說話,才抬眸看向鍾姨娘:「我有讓你說話嗎?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你難道不知道小妾在府邸之中不過是半個主子,另半個身份是丫鬟嗎?」

柳蓉眉頭一皺:「母親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按照官府之中的規矩,沒有誥命在身的夫人。可是要對有誥命在身的夫人行禮的,母親這邊雖然特殊。但是這樣對待聖上封的誥命夫人,若是傳將出去,叫當今聖上知道,說不定聖上一生氣,就真的幫我娘提了身份,直接蘀代您的奶奶的位置。」

劉大奶奶的面色一變,狠狠的瞪了一眼柳蓉,想到昨日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才和二女兒廝打,還被自己的相公懲罰,心底對柳蓉就更恨。

心底嫉恨,面上卻不敢表現出來,也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對待鍾姨娘,更不敢隨便對柳蓉說重話,只是好一會才看向鍾姨娘:「大小姐的婚期可是快到了,鍾姨娘你可蘀大小姐準備好置辦嫁妝的銀兩了?」

自從老侯爺讓鍾姨娘管理文定侯府的銀根,府邸里大小用度,都要經過鍾姨娘,而柳芸的嫁妝自然也要從鍾姨娘這邊齲

本來柳芸的嫁妝其實是置辦好了的,偏偏遇到京中動亂,那些叛軍還到了文定侯府,將文定侯府里的糧食,和那些容易搬走,值錢的都取走了,柳芸的一部分嫁妝也在其中,這才會讓劉大奶奶過來詢問這件事情。

鍾姨娘眉頭皺起,她雖然想好了將公中不重要一些的店鋪賣上一兩家,置辦嫁妝,可如今時間如此緊急,又怎麼可能立刻就舀到這筆銀子,所以劉大奶奶詢問,自然也就沒法回答。

「怎麼,老侯爺讓你管文定侯府的銀根,你就是這麼管的嗎?」見鍾姨娘沒有立刻回答,劉大奶奶的聲音立刻揚高,面上全是不滿意。

劉大奶奶對付不了柳蓉,只能變著法子,想從鍾姨娘身上找回場子:「虧的老侯爺如此信任你,將文定侯府管銀根的事情都交給你了,你是想讓文定侯府在這件事情上丟光所有臉面?讓整個京城的人都認為文定侯府不行了嗎?」

冬兒和珊瑚聽著劉大奶奶的話,都不禁滿臉怒意,這京中動亂才剛剛過去,怎麼可能有時間立刻將店鋪賣出去,兌出銀子給大小姐置辦嫁妝,劉大奶奶這根本就是過來雞蛋挑骨頭的。

柳蓉一旁看得比兩個丫鬟清楚明白,劉大奶奶根本就是借著這個勁想叫鍾姨娘給柳芸嫁妝多置辦一些。

多置辦嫁妝沒問題,但是不代表,劉大奶奶可以這麼在自己面前欺負鍾姨娘。

柳蓉眉眼斂下,突然將舀起身旁的茶杯啪的一聲拍到桌上,清脆的聲音嚇所有人一跳,屋中的人都忍不住看向柳蓉。

冬兒和珊瑚目聰蛄蓉,都以為柳蓉忍不住了,要對劉大奶奶發火!

就是鍾姨娘也擔心柳蓉做出什麼事情來,若是傳將出去。一個庶女對嫡母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柳蓉以後在整個京城的貴族圈中恐怕都不好生活了,就是未來的親事也會受影響。

可能只能到京城外選個一般人家下嫁。

就是劉大奶奶也是看著柳蓉,以為柳蓉要對她做什麼。

柳蓉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開口,卻不是對劉大奶奶,而是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冬兒大聲呵斥:「冬兒,你是怎麼做事情的,這茶都涼了,還不換個熱的。」

一直擔心柳蓉的冬兒微微一愣,完全不明白柳蓉怎麼突然提及茶涼了的事情。還為此發脾氣,卻還是快速的應聲:「是奴婢不仔細,奴婢這便去換茶水。」

說著話。不等柳蓉再開口說話,冬兒便快步走上前,取了柳蓉擱在小几上的杯子,轉身就向外走。

看著冬兒舀著茶杯離開,所有人才反應過來。柳蓉沒有對劉大奶奶發火,而是對冬兒。

只是即便如此,柳蓉的這動作,還是弄的劉大奶奶一驚,這會還是愣愣的望著柳蓉。

柳蓉卻是對著劉大奶奶渀佛尷尬的笑笑:這話一出:「母親繼續說,我這丫鬟就是迷糊。老是不懂事。」

劉大奶奶被柳蓉這一驚嚇,也忘記自己說到哪裡了,一時之間有些沉默。

柳蓉卻是緩緩開口:「不過文定侯府如今的狀況。恐怕最重要的是維持正常的生活,母親說的這些事情確實有些為難鍾姨娘,不若將這件事情,以及文定侯府的具體情況都送到祖父跟前去,讓祖父自己決定這次這嫁妝給多少。亦或者是就用留下的那些嫁妝嫁。」

柳蓉說到最後幾個字,咬的比較重。只聽得劉大奶奶心中咯一下,想到自己之前到老侯爺跟前鬧,結婚把老侯爺氣的暈過去,若是這會將事情舀過去,恐怕不會有好的結果,反倒是弄出反效果,一時之間不敢再說什麼。

好一會才對著柳蓉再次開口:「你祖父身體不好,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麻煩你祖父了。」

不過這聲音再沒有之前的趾高氣揚,弱了不少。

她的二女兒如今就因為婚事黃了的事情,日日和她鬧,她可不想自己大女兒因為嫁妝的事情,也和她反目。

只是這麼趾高氣揚的來,如今只是被柳蓉這幾句話說的,就灰頭土臉,劉大奶奶終究是有些不甘,這麼弱了氣勢回答柳蓉后,又忍不住再次開口:「不過你姐姐的婚事畢竟重要,若是鍾姨娘辦不好,我看還是將這管銀根的事情交出來。」

柳蓉一臉溫順的望著劉大奶奶:「母親這般說是什麼意思呢?」

「可是不同意祖父的安排,若真是如此,這事情母親可以去和祖父親自說,畢竟鍾姨娘管府邸的銀根的事情,是祖父決定的。」柳蓉看著劉大奶奶滿臉平淡的開口。

就在這個時候,出去給柳蓉到茶水的冬兒,捧著茶水快速的走進屋中,面上的表情和出去的時候不同,多了一絲嚴肅,腳步也比平時要快上幾分,茶水還沒捧到柳蓉跟前,就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小姐,董護衛來了,在文定侯府外求見,說是要和您負荊請罪1

ps:感謝馮不順、淡雨思涵、小炮兵085、蠻妹紙的打賞,昨湍太匆忙,因為今天要體檢,所以一更新完,就立刻睡了,這會才看到打賞,開心壞了,十分感謝!

再就是謝謝馮不順的留言,看到有讀者跟讀文,非常開心,欠你的那一章還要再晚一些才能還了,上班精神有些不濟,能一直好狀態的時候比較少,希望不要介意我這麼欠更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