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八章:留府五日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理好自己對人的態度和狀態,最後弄的長輩都不幫忙,看著她被休。這絕對是一個不懂得如何處理人際關係的女子。」 「我覺得連和人相處都處理不好的,自然算不得真正優秀。」 柳蓉說著面上露出個俏皮...

柳蓉一覺醒來已經半夜,待見鍾姨娘一邊打著瞌睡,一邊又驚醒過來,擔心吵醒自己,不禁愧疚,自己怎麼就這麼睡著了。

柳蓉趕忙坐起身,幫鍾姨娘捏捏腿,舒緩經絡:「娘,您怎麼也不叫醒我,我這麼一直趴在您腿上睡,您怎麼受得了。」

鍾姨娘微微挪了挪身子,腿上明顯有些僵硬,不過在柳蓉的舒緩下好了許多:「不礙事,你小的時候便喜歡這麼趴在我腿上睡,早就習慣了。」

「再說你這幾日在外面這般折騰,恐怕也累壞了,能安安心心放鬆的睡一覺,對身體也好。」

鍾姨娘說著微微一頓:「你現在應該沒睡夠,我去叫珊瑚給你打些水,你梳洗梳洗,再到床上睡吧。」

鍾姨娘說著站起身,向外走去,不一會就聽到鍾姨娘吩咐珊瑚的聲音,柳蓉不覺得安心,整個人都放鬆下來,這才想起來,自己這一日折騰,還沒讓人通知冬兒她回情,恐怕這會冬兒要在蓉府急壞了。

柳蓉正想著,便見珊瑚端著水跟著鍾姨娘進來。

「娘,如今什麼時辰了?」柳蓉趕忙對著鍾姨娘開口詢問。

鍾姨娘看著珊瑚將臉盆擱在凳子上,才看向柳蓉:「問時辰做什麼,如今是三更天了,再睡不多時間,天恐怕就要亮了。」

鍾姨娘對著柳蓉回答完,便吩咐珊瑚弄布巾給柳蓉洗臉。

柳蓉微微一呆,沒想到自己這一次竟是一覺睡那麼久,如今就是想派人去告訴冬兒自己到情也來不及了,時辰太晚了,只能明日早上再告訴冬兒了。

珊瑚快速的將布巾擰乾疊好,遞到柳蓉面前,柳蓉對著珊瑚點了點頭。接過布巾擦一下臉還給珊瑚后,才看向鍾姨娘,將心告訴鍾姨娘。

走到塌子旁坐下的鐘姨娘微微一愣:「那便讓珊瑚明日去蓉府一趟,告訴冬兒這件事情吧。」

鍾姨娘說著看向柳蓉:「蓉兒,這次回來在府去吧。」

柳蓉不禁看向鍾姨娘,這還是鍾姨娘第一次開口讓她在幾日,心卻還是快速的回道:「好啊,能和娘一起多住幾日,我求之不得呢。前幾次便一直想著,娘怎麼每次都不留我,是不是因為有六姐兒時不時到娘跟前。娘有了六姐兒就忘了女兒,不疼女兒了。」

柳蓉說著對著鍾姨娘嘟起嘴。

鍾姨娘忍不住笑起:「你啊,都多大了,這一天天還竟瞎想。」

不過鍾姨娘嘴巴里雖然這般說著,臉上卻全是滿足。

柳蓉滿臉不依:「在娘跟前。我才不要長大。」

柳蓉說著走到鍾姨娘身旁蹲下,撒嬌的靠在鍾姨娘的腿上:「我要一直做娘長不大的孩子。」

鍾姨娘板起臉:「這可不行,娘可不要你一直長不大。」

鍾姨娘說到最後自己忍不住笑起來,隨即嘆氣:「人終歸是要長大的,只是可惜太夫人這一次走的不是時候,若是等你說好了親事後再走多好。如今卻要你一等三年,到時候你都是大姑娘了,再談親事。恐怕好的都說不上了。」

柳蓉見鍾姨娘滿臉擔心,趕忙對著鍾姨娘開口安慰:「娘,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就你女兒的本事,不是你女兒吹。就是嫁個一般的,定也讓他變得不錯。娘您就放心好了。」

鍾姨娘微微搖頭:「就是你這樣,我才更不放心,這世上的男子,有幾個是容得女子比自己強,對自己指手畫腳的,短時間還好說,這時間一長,恐怕就麻煩了。」

鍾姨娘說著微微一頓,望著柳蓉的目光變得認真:「蓉兒,你做到如今這般就夠了,以後平平淡淡的好,這樣以後嫁了人,方能過的平穩。」

柳蓉不禁微微驚訝,這還是鍾姨娘第一次和她說及如何做一個女子比較好的事情,看鐘姨娘的表情,也確實認真非常,明顯是真的十分擔心自己。

鍾姨娘見柳蓉看著自己,也不停頓,對著柳蓉繼續說道:「聽娘的,娘不會害你的,而且娘也並非讓你甘於平凡,只是莫在人前再這般出挑了。」

「要知道前朝就有一個女子,樣樣都好,便是前朝皇帝和後宮太后都誇獎了,可最後嫁了人家,卻因為太優秀這些事情被夫家休掉,最終落得孤獨終老,一個人住在自己的別莊默默的離世,冷冷清清,那女子跟前伺候的人後來出來,說起那些事情都是唏噓不已。」

「所有達官貴人,街頭百姓都沒想到這個結果。」鍾姨娘說著低頭看著柳蓉:「娘不想你以後變成那樣子。」

柳蓉不禁直起身子,認真的看向鍾姨娘:「娘,我不知道前朝是不是有您說的這樣的女子,但是在我看來,這女子最後落得這般狀況,只能說明那女子還不夠好。」

柳蓉的話剛落下,便見鍾姨娘眼也不停頓,繼續說道:「若您說的那女子真的優秀,那夫家的人既然選擇了讓自己的孩子取這樣的女子,為的定就是女子的能力。」

「既然都是為了女子的能力,那女子只要懂事乖順,相信夫家的長輩為了家族興旺定也不會捨得讓她夫婿休了她,有長輩撐著,待得她替家族守過一次孝,即便那女子的夫婿最後受不住自己的妻子比自己厲害,要休那女子,相信律法也不會同意。」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但偏偏結果是截然不同,那女子被休掉了,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便是她行為之為自己的優秀產生的傲氣,對待周圍的人不曾收斂自己的傲氣,沒有處理好自己對人的態度和狀態,最後弄的長輩都不幫忙,看著她被休。這絕對是一個不懂得如何處理人際關係的女子。」

「我覺得連和人相處都處理不好的,自然算不得真正優秀。」

柳蓉說著面上露出個俏皮的模樣:「但你女兒可不一樣,你女兒絕對是最優秀的。」說著望著鍾姨娘,一臉邀功,一臉求誇獎的模樣。

鍾姨娘望著柳蓉的模樣,不禁好笑:「娘是說不過你了,你自己心,娘只希望你以後的日子過的能越來越好。」

柳蓉笑起,心底暖暖的,面上卻是對著鍾姨娘撒嬌:「我知道娘對我最好了,那我今晚可不可以和娘睡同一張床?」

見鍾姨娘沒有回答,柳蓉再次開口:「娘,好不好?我難得回來,住不了多久的。」

柳蓉說著話眼巴巴的望著鍾姨娘,可憐兮兮的等著鍾姨娘答應,鍾姨娘望著自己耍活寶的女兒,最終也不禁屈服。

柳蓉一看鐘姨娘點頭,不禁開心的跳起來,哪裡還有一絲成熟的模樣。

一旁看著柳蓉和鍾姨娘的珊瑚望也忍不住跟著笑起,不過她真的看不懂她家小姐,在外人面前那邊聰慧,做事情條理清晰,辦事利落,但一到鍾姨娘面前便如同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一般,笑容天真燦然。

不過看著這樣的小姐反倒是更加親切,不叫人因為小姐的厲害,產生距離感,只覺得小姐也是一個普通和她們一樣的人。

柳蓉不知道珊瑚因為自己和鍾姨娘相處的狀態,腦海的想法,只是滿心滿足的爬上鍾姨娘的床,躺在被窩說笑的有些迷糊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吩咐珊瑚轉日去蓉府通知冬兒自己不回去的事情。

一夜安靜,轉日一早,珊瑚便去蓉府通知冬兒,只是去的時候一個人,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兩個人,冬兒也跟著回來了。

冬兒見柳蓉完完整整,沒因為動亂受傷,才放下心來,只是面上還是因為柳蓉自己去傷兵營,卻沒帶她一起去不高興。

柳蓉逗了幾下,冬兒就忍不住笑起,最後也氣不起來,只是卻是對著柳蓉懇求,下次如果要面對危險,一定要帶她一起。

接著便帶著冬兒去了一趟二奶奶府哥兒,又給六姐兒送了個琉璃球,把六姐兒開心壞了,只嚷嚷著,讓柳蓉每過十日便去看她一次。

就這般忙碌的過了一日。

途嘴裡聽到劉大奶奶的事情,據說是劉大奶奶一大早便去了她父親處討好,用了半日時間才免了懲罰。

而鍾姨娘自從接了府邸里的事情,便比以前忙碌了,除了吃了午膳,一整日都在房事情,即便府,丫鬟婆子也少了,但是這一天到晚的事情卻一點也不少。

柳蓉從二奶奶那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旁晚,可是回到鍾姨娘處,便見鍾姨娘還在忙碌,忙碌府邸里因為京城動亂而折騰出來的亂攤子,哪裡有需要填補的空缺,哪裡有需要添補的家用,哪些不重要的產業,可以出手填補這些缺的地方。

柳蓉望著鍾姨娘忙碌的模樣,完全沒有時間休息,不禁有些後悔讓鍾姨娘接府。早知道成現在這種狀態,也許讓鍾姨娘接一部分事情會更好,至少也不用像如今這般全接,這麼累。

正這麼想著,突然門外響起丫鬟們的聲音:「大奶奶,您怎麼來了?」

「怎麼,我來還不行了嗎?見三小姐如今過的好,你們就都來討好,現在是不是連誰是家主母都忘了?」劉大奶奶略微尖銳的聲音響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