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七章:一群人討好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鬟們到門外守著,若是老爺回來,就告訴她們,順便讓丫鬟們再去偷偷準備些吃的給她們。 屋中凄冷一片,和柳蓉屋中情形形成鮮明的對比。 待得丫鬟們將吃的東西拿回來,劉大*奶看到剩下的吃的不禁大...

一番噓寒問暖后,柳蓉便說累了,要到鍾姨娘住的地方歇歇。

本意是散了的,可這一群人除了大夫人要去照顧老侯爺外,二奶奶吩咐了李媽媽給柳蓉拿一些養神的補藥,三奶奶則是因為要幫忙打理府邸里的事情,沒有送柳蓉回鍾姨娘住處,其它人竟全都討好的說送柳蓉回去。

一時間鍾姨娘的屋中熱鬧非常,就是府邸里的姨娘們聽了柳蓉回來的事情,也全都跑到鍾姨娘的住處問候,那一番場景,就彷彿鍾姨娘才是府中的大f一般。

剛成為府邸姨娘不久的巧兒也是隨後到鍾姨娘屋中,一進屋中便低眉順目的站在鍾姨娘一旁,對鍾姨娘畢恭畢敬,那架勢,真真的是拿鍾姨娘當主母大f的模樣。

只是面上如此,眼睛卻是時時的看向柳蓉,柳蓉哪裡注意不到巧兒看向自己的目光,但是她不大想和巧兒打交道,所以都裝作沒有看到。

而鍾姨娘卻是讓巧兒坐下,不必如此。

巧兒哪裡肯坐,一臉恭敬的開口說鍾姨娘是姐姐,她尊敬姐姐是應該的,讓一旁和巧兒進屋時間相近的楊姨娘也忍不住跟著恭敬的站著。

以前一直和柳蓉作對的柳茜,也是一旁說著好話。

二奶奶看在眼中,微微皺了皺眉,卻沒說話,只是看著鍾姨娘笑起:「鍾姨娘,你真是個有福氣的,都說有兒子便有了依靠,但在我看來,你有柳蓉這麼個女兒才是真正的有依靠,就是別人家中七八個子嗣,也比不上你這一個閨女。」

鍾姨娘嘴角彎彎,面上謙虛,但是眼底的笑意,卻掩飾不住開心和自豪,即便是她這般穩重的性子,也忍不住j動。

是啊,這世間,也獨獨她的女兒,這般閃耀,唯一可惜的是她這身份拖累了柳蓉,若不然,柳蓉就是嫁個皇子皇孫,恐怕也不算高攀,這般出彩,豈是一般女子可比的。

只是這般想著,鍾姨娘眼底不禁濕潤。

柳蓉一旁仔細注意著鍾姨娘,見鍾姨娘眼圈突然紅,不禁緊張的開口:「娘,這不都高高興興的嗎,怎麼突然就哭了?」

鍾姨娘搖頭:「娘這是高興的,只是可惜娘的地位低,不能幫襯你,反倒是連累你。」

二奶奶一聽鍾姨娘的話,哪裡聽不出來鍾姨娘難過的地方,卻是做出生氣的模樣:「鍾姨娘你這話可就大錯特錯了,你如今的地位哪裡低了,這世間的誥命夫人可不多,若是你都說自己的地位低,那我們這些身上沒什麼誥命在身的,還不得傷心死1

「就是,鍾姐姐如今就是比大*奶,那也是不差的,我看老爺想清楚明白了,說不定還會給你抬回個平妻,到時候你有誥命,大*奶沒有,還不知道誰地位高,誰地位低呢1楊姨娘生了兒子不久,本應該在自己屋中休息的,這會聽到柳蓉來,卻也趕忙過來了,跟著巧兒站在一旁,聽了二奶奶的話,趕忙討好道。

如今文定侯府,那真真有本事,有能耐,能讓文定侯府好的,她這做姨娘的可是看得明明白白,也就是鍾姨娘生下的這個女兒。

如今鍾姨娘封了誥命,說不定什麼時候柳蓉就嫁了個不錯的夫家,她的兒子還小,若是能靠著柳蓉,那以後的日子還不是順順噹噹的。

就大*奶生的那個草包,除了佔了長子嫡子的身份,還有什麼,說不定她的兒子養的好,以後這文定侯府都是她兒子的呢。

楊姨娘越想越美,但看到柳蓉掃向自己的目光時,卻是愈加恭敬。

當前的事情,可是把這三小姐伺候好了,以三小姐的本事,以後還不是越來越好的,只要跟緊了,以後什麼好日子會沒有,至於那個老是想收拾她的劉大*奶,現在才是倒霉的開始吧。

要知道劉大*奶之前這般對待三小姐,三小姐還不得一點一點的折磨回來,劉大*奶的好日子恐怕是到頭了。

柳蓉可不知道楊姨娘心中的小九九轉的那麼多,不過楊姨娘到底是安慰了鍾姨娘,這話雖然說的有些姦猾,但是看鐘姨娘情緒好了許多,也沒多說什麼。

幾人討好了一陣,見柳蓉面上疲憊的不行了,才告辭,待得姨娘們離開,柳蓉的姐妹們也離開了,二奶奶才看著柳蓉開口:「三姐兒,雖然你如今本事了,但是到底大*奶是你嫡母,你若是做的出格了,叫外人嚼了舌根,對你以後來說恐怕不好,還是要注意的。」

這話與其說是對柳蓉說的,事實上更多的是對鍾姨娘說的,二奶奶也是好心,擔心鍾姨娘因為以前的事情,心底記恨,如今有了柳蓉這般出息,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再就是之前楊姨娘的話,她覺得不好,萬一傳出去,不說對鍾姨娘不好,對柳蓉也不好,這才開口。

柳蓉倒不是很在意這些東西,嚼舌根便嚼舌根,只要不影響鐘姨娘的生活就好。

人生在世,總不能總為了這些有的沒有的,就不斷的委屈自己吧,若真是如此,這一輩子也太憋屈了。

只是不等柳蓉說出自己的想法,鍾姨娘卻是已經點頭:「二奶奶說的是,這事情我會理會的。」

二奶奶見鍾姨娘依舊很理智明事理,不禁開心:「鍾姨娘,三姐兒你們也別怪我說的多,我只是希望你們好,文定侯府也好,過了這陣子的劫難,日子能越來越好,若不然,下一輩可如何是好。」

二奶奶說著有些低落,卻是想起自己的兒子,本想會有個好日子過,可如今的文定侯府敗落成這般模樣,還哪裡來的好日子。

「以後都會好的,這京城動亂,那麼多官兵衝進文定侯府,咱們也也是熬過來了嗎?」鍾姨娘不禁對著二奶奶安慰。

「可是那些值錢的金銀首飾卻都不在了,真不知道我家七哥兒以後長大了,可如何是好,就是大姐兒的嫁妝如今家中都湊不出了呢,也不知道過幾日怎麼讓大姐兒到張學士府去。」二奶奶嘆氣,柳芸雖然是劉大*奶的女兒,可到底是文定侯府的,出去的難看,丟的是文定侯府的面子,叫人看不上的也是文定侯府。

「不行,便再賣掉一家府邸里的鋪子,總是能過去的。」鍾姨娘微微一嘆,說著唯一的辦法。

柳蓉一旁聽著,這才知道原來文定侯府損失的不僅僅是糧食,這金銀財物,看樣子也是損失不少。見二奶奶憂愁的模樣,心底決定將二奶奶以前給她的東西,過些日子讓冬兒送去給二奶奶。

不過顧忌二奶奶的面子,這會卻是什麼也沒說。

這般又說了些府邸里的事情,二奶奶才離開,走之前還邀請柳蓉,讓柳蓉改日去她屋中做做,看看七哥兒,也看看六姐兒。

柳蓉也想七哥兒和六姐兒了,便點了頭答應。

待得這些人都走了,鍾姨娘的屋子終於安靜下來,柳蓉也不再做人前懂事的模樣靜坐,而是像往常一樣,將臉湊到鍾姨娘的tu上趴著:「娘的tu就是舒服,暖暖的。」說著話,如同小豬一般眯上眼睛。

鍾姨娘不禁笑起,在外面再聰慧,再懂事,到底是她的孩子:「都這麼大了,還這麼像個小孩子,再有幾日,你可就要及笄了。」

等了一會,柳蓉完全沒有反應,要知道往常鍾姨娘說話,柳蓉都會撒jio,這會卻是毫無反應,鍾姨娘不禁疑hu的低頭,待看向柳蓉,卻是一愣,柳蓉竟是這麼趴著就睡著了。

鍾姨娘趕忙讓屋裡的丫鬟們都小聲,沒有吵醒柳蓉,而是小聲的吩咐珊瑚拿毯子給柳蓉蓋上,自己卻是一動不動的,擔心把柳蓉弄醒。

只是看著柳蓉那疲憊的模樣,從心底心疼,忍不住如同往常一般順著柳蓉的頭髮,柳蓉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又繼續睡。

不一會,珊瑚就拿了毯子過來,將手中的毯子遞給鍾姨娘。

鍾姨娘輕輕的給柳蓉蓋上毯子,才望向珊瑚:「你說三姐兒在外面都做什麼了,竟這般疲憊。」

「聽說是召集了京城中的所有大夫給傷兵營幫忙,一直不曾休息。」珊瑚將自己打聽到的,同鍾姨娘說。

鍾姨娘心底更是難受:「我也不曾想要什麼誥命,只是希望她能安安穩穩一輩子,過的好便是了,做什麼這般拚命,這般苦了自己。」

珊瑚想起以前跟著柳蓉,看著柳蓉做事的模樣,不禁開口:「小姐大約就是喜歡吧,若是我有小姐的本事,我也希望能像小姐那般生活。」

說話間,珊瑚全是崇仰和嚮往,倒是叫鍾姨娘微微一愣,不禁更加仔細的望著自己的女兒。

不知不覺間,她的女兒不經長大了,會讓她自豪了,竟也讓身旁的丫鬟們都這般崇拜。

卻說劉大*奶在自己屋中跪了一個下午,柳茗在一旁也是一樣。

到得晚膳后,柳重權離開了,母女倆才偷偷站起,吩咐了丫鬟們到門外守著,若是老爺回來,就告訴她們,順便讓丫鬟們再去偷偷準備些吃的給她們。

屋中凄冷一片,和柳蓉屋中情形形成鮮明的對比。

待得丫鬟們將吃的東西拿回來,劉大*奶看到剩下的吃的不禁大發脾氣,問及為何府邸里只剩下這麼點吃的,還都是些不好的。這才得知柳蓉回來,好的都東西都送過去了,姨娘們都去了鍾姨娘那邊討好,以及那邊的熱鬧情形。

聽到這些,劉大*奶和柳茗瞬間氣的飯都吃不下去。

「該死的柳蓉,害的我們這般受苦,竟讓府邸中的所有人都這般迎接討好鍾姨娘,我才是大f,這幫人眼中還有我這個主母嗎?」

「絕對不能再繼續這樣,絕對不能1劉大*奶只恨的咬牙切齒,嫉妒無比,只差沒跳腳。

柳茗也是咬牙切齒:「母親你這麼喊又有什麼用,這些人見柳蓉這般能耐,不還是不會將我們放在眼裡,說不定這會廢了你,重新把鍾姨娘抬回正妻呢。」

「到時候我們這些人,在文定侯府就什麼也不是了1

劉大*奶瞬間跳腳:「這絕對不行,必須想個辦法,必須將個辦法把這個災星趕的離我們遠遠的1

劉大*奶思來想來完全沒有對付柳蓉的辦法,臉色不禁越來越難看,最後只能將一肚子的憋屈咽回肚子里,這還是她在成為文定侯府的大*奶后,第一次如此憋悶,如此無可奈何。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