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六章:見老侯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祖父就想著自己,都不想蓉兒,還給蓉兒派這麼苦的差事。」 老侯爺卻是忍不住大笑起:「祖父這不是看你能幹,讓你能者多勞嗎?」說話間,表情變的有些認真:「不過,你也別因為答應了祖父這些有壓力,若...

柳蓉快速去了老侯爺住的地方,卻說門口伺候的丫鬟是大夫人的貼身丫鬟胭脂,胭脂一看到柳蓉,趕忙起身滿臉笑容的上前迎接柳蓉。

柳蓉卻是擔心,也沒注意胭脂的表情,只是快速的衝進屋中,一到屋中,卻見老侯爺正躺著,王老大夫正在給老侯爺扎針灸。

柳蓉趕忙上前,正要開口。

「三丫頭回來了?怎麼也不通報一聲。」

柳蓉微微一愣,低頭看去,卻見老侯爺雖然扎著針灸,眼睛卻是睜開好好的:「二夫人不是說祖父您昨晚暈倒了嗎?」

胭脂一聽柳蓉的話,不禁笑起:「我還在想小姐怎麼這般急沖沖地衝進來呢,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呢,原來三小姐是擔心老侯爺啊,老侯爺昨晚是暈倒了,不過王老大夫一直在,不一會就醒過來了。」

胭脂說著微微一頓:「只是大奶奶一直鬧騰,大夫人擔心大奶奶再氣到老侯爺,便對外說老侯爺一直昏m沒醒了。」

聽了胭脂的解釋,柳蓉才緩一口氣,不禁上前替老侯爺把脈,測了一下心跳的速度,發現總體都還算好,才放下心來。

一放鬆下來,便對上王老大夫,自她進屋開始,就一直盯著她的眼睛。

柳蓉滿臉無奈,她已經躲了這王老大夫很久了,直到王老大夫不再去同善堂找她,她才偶爾出現再同善堂,卻沒想到對方竟然跑到文定侯府了。

見柳蓉看向王老大夫,一旁的胭脂趕忙解釋道:「自小姐走後,王老大夫便住到了文定侯府,好在有王老大夫在,不然京城動亂的這段時間,恐怕就麻煩了。老侯爺暈倒了兩次,都是王老大夫在,才救回來的。」

柳蓉聽了胭脂的話,再看王老大夫一直看著自己的眼睛,不禁嘆一口氣:「我真的不知道其他針灸治病的辦法了,你看我也沒用,就是這個治療癲癇的針灸xu位,也是我從古籍中無意中看到,記下來的。」

「所以真的沒辦法教你什麼。」

王老大夫卻還是望著柳蓉,眼睛彷彿就在說。為什麼他就沒從古籍里看到。

柳蓉只覺得頭大,最終只能無奈的嘆氣:「我以後若是想起以前看的古籍中,還有其他病症可以針灸治療。我再告訴你可好。」

王老大夫這才開心的l出笑容,就彷彿一個老頑童一般:「就知道師父你肚子里還有貨,我以後就都呆在老侯爺身邊看著,師父你可要快一些想起來其他病症的針灸術埃」

柳蓉看著這樣的王老大夫不禁一陣頭大,不過老侯爺身邊能有個針灸師一直跟著也好。至少身體的問題能夠控制一些。

「不過,小柳師傅,老侯爺的癥狀真的不能再受刺j了,我看脈相,這癲癇昏m一次,脈搏便比以前要沉。身體也會陰陽更加失調,若是可以的話,還是要勸說一下老侯爺離開文定侯府。到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一住才好。」王老大夫得到柳蓉的承諾后心滿意足,卻還是認真的看著柳蓉開口。

柳蓉哪裡不清楚,知道老侯爺這期間又昏m兩次,忍不住看向老侯爺:「祖父,家中的事情管不完的。您還不如去外面好好休息休息,將身體養好。那以後萬一府邸里發生了什麼事情,至少還有您在,可以解決不是?」

老侯爺微微皺眉,顯然還是不放心文定侯府,但是眼底之間還是稍微有一些意動的。

一旁的胭脂聽柳蓉這麼開口,也趕忙跟著開口:「老侯爺,您便聽三小姐一句勸吧,大夫人也一直勸您,如今這府邸里都已經是這樣的情況了,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了,要我說,您還不如聽了三小姐和大夫人的,出去好好散散心。」

胭脂說著微微一頓,看了一眼柳蓉,對著老侯爺笑著勸說道:「這府邸中不還有三小姐在嗎?三小姐可是能給鍾姨娘掙回誥命的人,若是文定侯府出什麼事情,有三小姐在,還怕什麼?」

柳蓉見自己被胭脂這麼說,微微一愣,一抬頭,看到老侯爺認真的看著自己,不禁心中嘆氣,恐怕老侯爺心中也是這麼希望的,胭脂才會這麼說,如今恐怕是等著她點頭,好安心。

柳蓉望著老侯爺期盼的眼神,心底不禁無奈,最終還是對著老侯爺開口:「祖父,您這可是為難我了,若是文定侯府我能管的了事,我也就不會搬出去住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見老侯爺面上有些低落,終歸是不忍:「雖然蓉兒沒有辦法管文定侯府的事情,但如果文定侯府真的遇到危急的情況,我保證定不對文定侯府袖手旁觀,這樣祖父可滿意?」

老侯爺趕忙點頭:「滿意,這怎麼可能不滿意,這府邸之中,我也就三丫頭你放心了,有你這句話,我也就能安心將這侯爺的位置傳給你父親,然後出去好好休養一陣子了。」老侯爺說著看著柳蓉笑起:「你祖母也一早就想我帶著她到別院去住,這回倒是如願了。」

柳蓉卻是微微嘟嘴,半撒jio的開口:「祖父就想著自己,都不想蓉兒,還給蓉兒派這麼苦的差事。」

老侯爺卻是忍不住大笑起:「祖父這不是看你能幹,讓你能者多勞嗎?」說話間,表情變的有些認真:「不過,你也別因為答應了祖父這些有壓力,若有一日,這府邸里的事情,真的是要損害了你,才能成全,你便叫它自身自滅吧。」

老侯爺眼中明明有著不舍,卻還是對著柳蓉認真的說道。

柳蓉心中不禁一暖,微微點頭,心底卻是決定只要不是太過分,就都稍微幫襯著,最多明面不幫,暗地裡幫襯,也省的這位老人離開了文定侯府,還一直的不放心文定侯府的狀況。

「那等我上奏摺請求當今聖上允許我將侯位傳出,到時候便去京城外的別院祝」老侯爺說著微微一頓:「你到時候閑暇,也記得來看看你祖父,可不能你祖父一離開京城,你就忘了。」

柳蓉笑著對著老侯爺逗趣:「怎麼會,說不定是三天兩頭去煩祖父,到時候祖父您都不耐煩了,直接把我趕回京城呢。」

老侯爺忍不住再次笑起,面上的開心卻是喜於言表的,柳蓉望著也忍不住安下心來,老人家能因為她答應一件事情,安心去養病,她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是曾經經歷過,永遠也不會知道,一個老人,他擁有的時間,你能孝順的時間,真的可能很少,有很多時候,那些老人都像太夫人那樣,說去,就去了,攔都攔不及。

待得去了,再後悔當初不曾做過什麼叫對方開心的,那都是浮雲,不若如今在的時候,點個頭,逗個趣,讓老人真真實實的高興一下。

好一會,柳蓉才忍不住對著老侯爺問起大夫人:「今日怎麼不見祖母,若是往日,祖母應該都在祖父旁邊陪著才是,怎麼今日卻不在,連前院的事情,竟然都交給了二夫人。」

老侯爺面上的笑容微減,一旁的胭脂趕忙幫著回答:「前院其實是交給了二爺,只是二夫人不放心,便接了過去。而大夫人這段日子一直照顧老侯爺,忙的脫不開身,便沒管這件事情。」

胭脂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柳蓉:「至於大夫人,在三小姐您來之前一會,因為有些事情,去了大奶奶屋裡。」

胭脂說話之間,對著柳蓉炸了眨眼。

柳蓉微微一愣,隨即明白,大夫人應該是因為大奶奶和二小姐扭打的事情過去的,這會恐怕是擔心老侯爺的身體,瞞著這件事情,沒有告訴老侯爺,所以胭脂才這般做表情。

後來,也證明柳蓉猜對了,柳蓉告辭老侯爺,說去看鐘姨娘的時候,胭脂送出來,便告訴了她,只是提及劉大奶奶的時候,面上全是不屑。

柳蓉點點頭,吩咐了胭脂仔細照顧老侯爺,然後也讓她繼續瞞著這件事情,才離開。

不過走出老侯爺屋子不久,便迎來了許多人,大夫人、二奶奶、三奶奶、柳芸、柳茜都來了。

卻原來之前二夫人一直隱瞞著柳蓉回來了的事情,這會柳蓉去了老侯爺那邊一趟,這一路上碰上了幾個丫鬟,那些丫鬟都趕忙去通知了各自的主子,這才有了如今的場面。

柳蓉趕忙上前同大夫人行禮,大夫人一臉開心的扶起柳蓉。

至於其它人,一個個不是面帶驚喜的望著柳蓉,便是面帶討好,還有那滿臉羨慕嫉妒的,至於這羨慕嫉妒的,自然是走在最後的柳芙。

打了個招呼,才知道,這群人竟然都是劉大奶奶屋中出來迎接的,連劉大奶奶受罰都不管了,就衝過來迎接她了。

柳蓉完全可以想象到劉大奶奶氣的面色鐵青的狀況,而這中間還有鍾姨娘,以及跟著鍾姨娘身旁伺候的珊瑚。

只見珊瑚一臉開心興奮的望著她,那模樣,分明是有無數的話想要說,但是礙於這麼多主子在,不好開口。

至於柳蓉最重視的鐘姨娘卻是站在最外圍望著她,只是那麼站著望著,可以看出鍾姨娘眼底的酸澀,和那說不出來的情緒。

柳蓉對著大夫人說完話,便尋找鍾姨娘的身影,待看到鍾姨娘,見鍾姨娘真的安好才放下心來。不過見鍾姨娘也看向自己,柳蓉一改平日精明的模樣,對著鍾姨娘傻傻的笑起,這對母女只是這麼對視著,卻彷彿有無限溫馨存在。

PS:愧疚,這一章,再欠一些時候吧。今晚沒寫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