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四章:獎賞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微微一頓,不禁看向所有人,只見所有人都被她說的事情吸引住,忍不住等待下文,皇帝也忍不住詢問這屈大夫如何了。 柳蓉這才屈大夫受重傷。請了所有同善堂的大夫到同善堂,卻無一人能治,最後求到劉老處,然...

「聖上說的百姓勸說叛軍將士退出叛軍一事,民女完全不知。但是大夫們一齊幫助傷兵營之事,讓守衛軍隊士氣大振之事民女不敢居功,這是所有京中大夫做下的事情,並非民女一人所為。」

柳蓉在所有人注視中,對著皇帝一字一句的說道:「若是聖上想嘉獎,民女希望聖上能體恤天下醫者,為天下醫者下一道旨意,讓這世間不再出現因為醫術不足,無力治病,而被人傷害的大夫1

皇帝挑眉:「此話怎講?」注意力卻是被柳蓉微微引開。

一旁一直擔心的望著柳蓉的左庭軒和大皇子都忍不住舒一口氣,李公公卻是面露驚訝,即便當初聖上還不是聖上,是太子的時候,別人見到聖上今日這樣的表情,也會被嚇的不敢說話,卻不想這麼一個小小的女子,竟能在聖上面前如此鎮定,不說言語順暢,就是這一席話下來,將話題引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ahref=/3arget=_blank骨尊TXT下載/a。

屋中的小太監宮女,也都忍不住看向柳蓉,想柳蓉接下來會怎麼說,畢竟這話題只是一時引開,若是整體不回答好,還是會有問題。

「聖上有所不知,之所以所有京中大夫會到傷兵營幫忙,全都因為叛軍帶了傷兵到一位姓屈的大夫處看病,只是屈大夫擅長的並非治療外傷,所以那傷兵的傷勢卻是無能為力,不想叛軍不信,刺了那大夫一刀,深入腹部。」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不禁看向所有人,只見所有人都被她說的事情吸引住,忍不住等待下文,皇帝也忍不住詢問這屈大夫如何了。

柳蓉這才屈大夫受重傷。請了所有同善堂的大夫到同善堂,卻無一人能治,最後求到劉老處,然後劉老帶屈大夫過來看病的事情說了,只是故事裡,最後治療的主力並非是柳蓉自己,換了劉老罷了。

柳蓉低下頭:「恰巧民女的管家也被叛軍所害,心中難過難忍,突然又見到屈大夫這樣的事情,更是憤恨不已。終於忍不住希望能做些什麼。」

「民女實在不想再讓叛軍做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希望再出現屈大夫的事情,所以思前想後。最後建議師傅召集大夫,說服那些大夫去傷兵營幫忙,因為只有守衛的軍隊才能趕走這些叛軍。沒想到民女的師傅也正有此意,便直接去做了。」

「本以為能召集一部分一起幫忙就不錯了,不想。京中大夫都是有血性的,竟是如滾雪球一般,一個傳一個,最後竟是整個京城大部分大夫都到了傷兵營,這才會有如今的結果。」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皇帝一字一句的認真說道:「說到底一切還是因為聖上您的軍隊紀律嚴明。對百姓無半分叨擾,所以京中百姓才願意幫助聖上抵擋叛軍。」

「你倒是會說話。」

皇帝本來嚴肅的表情,在聽到柳蓉說的這些話。也忍不住漸漸有了些微笑容,誰不喜歡聽誇獎的話,更何況誇的還是他最在乎的地方,即便這誇獎的話中,有水分。

皇帝到底是對之前的事情不再追究。不僅因為這誇獎,也因為柳蓉沒有替自己說任何一句話。讓皇帝因為大皇子對柳蓉產生的不喜之感少了一些。

一旁看著皇帝面上變化的人,心底都忍不住對柳蓉升起佩服,很多事情,並非大家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在一些高位者身旁,因為各種原因,就會做不到。

而柳蓉今日卻做到了,敢這般轉移話題,然後將一切事情細化處理掉,這就是本事!

不單單李公公看著柳蓉的眼神和原來的不同,就是御書房裡伺候的太監宮女,看著柳蓉稚嫩的面龐,也忍不住露出一絲讚賞。

只是李公公比所有人看到的卻更多,眼前這個稚氣未脫的少女,可不僅僅是將危機處理了,這可還是處理的同時,叫天下大夫都得了好處,以後所有大夫恐怕都要感激眼前這稚氣未脫的少女。

果不其然,皇帝看著柳蓉微微一頓,才繼續開口:「你都如此說了,若是你說的體恤天下醫者的旨意,朕不下,恐怕要叫天下醫者寒心了。」

「李公公,去擬一道旨意,任何人不得逼迫大夫治病,若是膽敢逼迫,甚至去傷害大夫,死罪。」

皇帝說完看向柳蓉:「你覺得朕如此處理如何,可還滿意?」

「聖上英明,做的決定怎會叫人不滿意,只是民女擔心有醫者誤解了聖上的意思,所以民女懇請聖上再設一條,若是大夫明明可以醫治病患,卻袖手旁觀,也應當懲罰。」

柳蓉看著皇帝說道,她可不希望爭取到的這種東西是特權,最後被那些不仁的大夫利用,反倒一顆老鼠屎,害到許多好大夫ahref=/27667/target=_blank侯門閨秀全文閱讀/a。

皇帝聽著柳蓉的話,望著柳蓉的目光不禁一亮:「你倒是和大皇子說的一樣,是個聰慧的。」說話間,對著身旁的李公公吩咐道:「照著小柳大夫的話,再添加上小柳大夫後面說的東西。」

柳蓉趕忙對著皇帝行禮謝恩。

大皇子沒想到他所擔心的事情,柳蓉竟然這麼快解決了,不僅解決了,還能得到他那甚少誇獎人的父皇誇獎,不禁滿臉驚喜的看著柳蓉。

雖然他早就知道柳蓉聰慧,處事不驚,卻沒想到到了這樣的場合,柳蓉竟還能處理的這樣好。

只是心底到底有一些遺憾,遺憾柳蓉做了這麼多事情,最後所有的功勞都給分薄分散了,給了天下的大夫,自己卻沒得到一絲一毫。

不說沒有得到什麼嘉獎,就是身份上也沒有絲毫改變,他們的距離依舊那麼遙遠。

而一旁的左庭軒看著柳蓉卻是升起一股擔心,擔心太多人看到柳蓉的好,太多人看到柳蓉的光芒。

只看如今事態發展的,已經和他起初想到的,希望的,替柳蓉求一個身份的狀況完全不同。

只要今日的事情一經傳出。恐怕會叫許多人看到柳蓉身上的光芒,他不想讓別人看到的那些光芒。

他突然有些後悔,後悔求李公公帶柳蓉入宮。

柳蓉完全不知道別人的想法,也不知道身旁的人心裡的變化,她如今聚精會神的應對眼前的皇帝。

別看她說的這般簡單輕鬆,可事實上她心底也是緊張的,要知道如今在她身前的,可不是什麼旁人,而是能夠掌控所有人生死的一個人。

這樣的人屬於孤家寡人,心裡和一般人完全不同。需要更小心相處對待,必須仔細的注意對方的心裡變化,必須快速的根據對方的表情變化。調整自己的說話方式。

這並非只是簡單的敘述一些事情而已,可以說,這種仔細觀察,和給人做一場精細的手術時花費的精神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皇帝這道聖旨下了,她終於真正的輸出一口氣。

就在柳蓉微微放鬆下心情的時候。皇帝卻是看著柳蓉繼續開口:「天下醫者,朕是該嘉獎,不過將這些大夫聚集在一起,最後說服並送到傷兵營,都是你的主意,只憑這一點。朕也該嘉獎你,你可有什麼想要的?」

大皇子不禁一喜,望著柳蓉。希望柳蓉能求一個身份!封個縣主什麼的也好,祖制中,只要有大功勞者,也有賞賜這些身份的。

只要柳蓉的身份高了……

柳蓉聽到皇帝的話微微一愣,隨即面上一喜。連平日里的謹慎都忘記了,看向皇帝直接詢問:「求什麼都可以嗎?」

皇帝聽柳蓉這麼詢問微微皺眉。之前的好感一掃而空,甚至連提出嘉獎都後悔,不過皇帝的話,自然不能自己隨便收回,卻還是對著柳蓉點頭,只是看向柳蓉的目光不再像之前那般溫和。

一旁仔細注意著一切的左庭軒,心底不禁升起擔憂,不明白柳蓉一直表現狀態什麼的,都是好好的,怎麼到了這一刻,突然就變了,在她面前的可是當今聖上,怎麼能這般直接詢問。

李公公也不禁搖頭,本來好好的機會,如今卻是叫聖上印象不好了,恐怕這次無論要了什麼,聖上面上過了,以後也會從旁的地方討回來,這小柳大夫到底是年紀太小,沉不住氣,將好好的機會就這麼浪費了ahref=/4021arget=_blank絕世婚寵/a。

御書房的其它太監宮女,心底也不禁微微搖頭,不再仔細關注柳蓉,只是眼光比鼻觀心,等著柳蓉趕緊提完要求,然後退出皇宮。

柳蓉卻是不知道這一瞬間,所有人對她的感官完全顛覆,不過即便知道恐怕也不會在意,因為在她心中,現在有一件比任何事情都還要重要的事情。

柳蓉看著皇帝快速開口:「柳蓉求聖上賜民女的親生母親鍾姨娘一個誥命。」

說完,柳蓉真心誠意的對著皇帝磕頭。

只要鍾姨娘能有誥命在身,以後在文定侯府誰還敢亂動,一個比大婦還高的身份,恐怕即便是劉大奶奶也只能供著!

皇帝微微一愣,他本來以為柳蓉開口詢問,是為了獅子大開口,卻不想柳蓉求的竟是這個。

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替自己親生母親懇求,求一個誥命身份!

皇帝看著柳蓉眼底神色不斷變化,最終定在讚賞上,沒想到眼前這面容稚氣,一身男裝的少女竟還是個有孝心的孩子。

不過誥命一般都是五品以上官員的夫人才能有,一個妾侍封誥命,恐怕不妥當……

聽到柳蓉求的事情,大皇子和左庭軒也都是一愣,他們實在沒想到柳蓉會提這樣的要求,要知道誥命身份,一般只有有重大功勞的官員的夫人或者母親才能得封,封一個沒有品級的人的小妾做誥命,這可是前古未有的事情。

這可是有反祖制的事情,就是說出去,一般的大臣也會勸阻,而如今聖上剛登上大典,如此不符合祖制的事情,按照中庸之道,恐怕也不能答應。

柳蓉也擔心的望著皇帝,見皇帝許久沒有回答,一咬牙再次開口:「民女知道自己的懇求有些過分,可是聖上。您可能不知道,我母親本是文定侯府的大奶奶,只是我父親寵妾滅妻才淪落到如今這般身份。」

「偏偏民女的母親只有民女一個女兒,沒有兒子科舉爭光的機會,無法因子得榮,也無法得子維護,只能任人當著民女的面欺辱,咬碎銀牙,面裝堅強,背地裡卻偷偷傷心。民女每每看到心酸至極。」

柳蓉不禁低下頭:「聖上,民女本不奢望,可沒想到如今竟能得聖上一個嘉獎。民女只希望自己能如同一個兒子一般,替母親爭得一個誥命1

「民女不求其它,只求母親能有個身份,在文定侯府安穩生活。」柳蓉說著對著皇帝再次磕頭,額頭碰地的聲音撞進所有人的心底。

御書房中。所有人都不禁動容,都忍不住看向皇帝,等著皇帝的結果。

皇帝望著柳蓉也不禁微微動容,若是他以後的子女能如同柳蓉這般想著自己的母親,想著他……

皇帝望著柳蓉終於開口:「這個誥命,朕准了1

柳蓉瞬滿臉驚喜。雖然她沒能像以前想的,帶鍾姨娘離開文定侯府,不再在文定侯府受苦。可終於,終於她替她母親爭了一個可以在文定侯府立足的身份。

這一聖旨一傳迴文定侯府,整個文定侯府嘩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文定侯府落魄到如今這種程度。竟然還能出個誥命夫人。

更沒想到這個所謂的誥命夫人,竟然還是一個府邸之中的妾侍。

所有人都不禁感嘆鍾姨娘這一輩子做對了一件事情。那便是給自己生了一個柳蓉這樣的好女兒,才能有如今的福氣,在整個文定侯府走下坡路的時候,還得一個誥命的身份。

所有人都不禁對著接旨的鐘姨娘祝賀,那些平日裡面上尊敬鍾姨娘,暗地裡使壞的丫鬟婆子,也是滿臉的討好ahref=/33032/target=_blank最強進化系統TXT下載/a。

一旁看著一切的劉大奶奶卻是嫉妒的咬牙切齒,只能快步回到自己屋子裡抓不值錢的東西扔摔,嚇的所有屋裡伺候的丫鬟不敢說話。

「憑什麼我都不是誥命,這個賤人就能是誥命,皇上是怎麼弄聖旨的,再如何嘉獎,庶女的獎勵也應該嘉獎到我這個嫡母身上才是,怎麼能嘉獎到那個賤人身上1

「該死的柳蓉,一定是這該死的柳蓉做了什麼,這該死的柳蓉一直這麼和我作對,連應該是我的誥命,都弄到那個賤人身上,當初蓮花池裡,就該淹死柳蓉,省的一直在府邸之中礙眼1

劉大奶奶已經氣的忘記所有理智,連不該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突然,她看向一旁在她屋中因為親事黃了一直哭泣的柳茗,一把拽住她的耳朵:「柳蓉都能這麼爭氣,為鍾姨娘掙一個誥命回來,你怎麼就沒這個本事替你母親我掙一個誥命回來,每日只會到我這裡哭、哭、哭,你除了會哭,還會什麼1

柳茗痛的嗷嗷直叫,終於忍不住拽自己的母親:「你怪我做什麼,我這一輩子都被你毀了,你竟然還怪我,就是我有本事,我也不會給你掙什麼誥命1

一時之間,這母女二人竟是扭打起來,醜態百出。

屋裡的丫鬟們看著,由於平日里劉大奶奶性子凶,一不如意就打罵她們,這會也不敢上前做什麼,只能看著這對母女將彼此的朱釵銀飾扯下,披頭散髮。

待得很是難看之時,間有一個小丫鬟偷偷離開屋子,向外走去,不多久,正當這對母女打的厲害之時,巧兒姨娘卻是帶著老爺到得劉大奶奶屋中,恰恰看到這一幕醜態。

柳蓉卻不知道這一道聖旨還能引出這麼多事情,而鍾姨娘卻是抱著聖旨茫然的走回自己屋中,獃獃的望著眼前的聖旨,許久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即便是她這樣淡然的性子,也忍不住對著身旁伺候的珊瑚開口:「珊瑚,你掐我一下,我看看會不會疼,看看這是不是夢1

珊瑚不禁滿臉笑容:「鍾姨娘,這不是夢,這是小姐給你掙回的誥命封號,您可算苦盡甘來了1

「這世上,恐怕也只有我們小姐這麼聰慧厲害的人,才能有這樣的本事,不是男兒身,卻憑著自己的本事,硬生生的替自己的親娘親掙回一個誥命1

這件事情,不說後無來者,卻是絕絕對對的前無古人。

聖旨傳到文定侯府不多久,就快速的向外傳去,幾乎一夜之間就成為老百姓口中的一個奇談。

就是那些躲過這場京城動蕩的達官貴人聚會,互相詢問的,也全是,你今日聽說文定侯府三小姐的事情了嗎?

更有甚者,互相都詢問彼此是否認識文定侯府的柳三小姐,一個個全都感嘆,若是自己能有這麼一個能幹的女。

這樣的女兒,可是比一般的兒子都要強上千倍百倍。

所有人都感嘆,文定侯府的祖墳上燒了高香,才在這般沒落之時,生出這般聰慧厲害的女兒!

PS:

回一下馮不順留言,在小安心裡,這本書就是說一個外科大夫穿回古代的生活,和許多無限可能。

在這裡謝謝千金和淡雨思涵的打賞,感謝。所以特地寫了一章五千字的大章獻上。

大家晚安哦。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侯門醫女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一百八十四章獎賞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cent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