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九章:左庭軒受傷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大人在蓉府附近這是和誰交上手了,可是處理了一幫跟在郡主身後的叛軍?」 左庭軒面上微微露出驚訝:「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蓉府附近動的手,而不是別的地方?」 「你們身上的傷口明顯都是剛剛出的。衣...

柳蓉深吸一口氣,示意冬兒到門口看看,冬兒點了點頭,便走到門口,將眼睛湊到門縫之間。

看著冬兒的動作,柳蓉都忍不住屏住呼吸,永城郡主拽著柳蓉的手更是攥緊。

冬兒透過門縫看到外面,卻是微微一愣,不禁轉頭看向柳蓉:「是左大人帶著官差來了。」

柳蓉輸出一口氣,抬手示意冬兒開門,這才看向永城郡主,面上透著嚴厲:「外面如今這麼危險,你又是三皇子注意的人,你怎麼能這麼隨便的離開果親王府,萬一出什麼事情怎麼辦?」

「我這不是聽董護衛派來的人說你和董護衛說不想見我們了嗎。」永城郡主說著看向柳蓉:「我待我哥和你道歉,這兵符本應該放在我身上的……」

柳蓉不禁嘆一口氣:「我不過是說氣話,誰捨得和果親王府老死不相往來。」

「這話說的好,誰捨得和果親王府老死不相往來,捨得的人肯定是腦子讓驢踢了,不過郡主大人,你就不能不出這麼大的變故嗎?這果親王府的管家都找到威北侯府了,我為了你,可差點小命都丟在街上了。」左庭軒調侃加哀怨的聲音響起。

永城郡主一翻白眼:「少來,我看你根本就是聽到蓉府的消息,和我一樣不放心跑來了。」

柳蓉這才順著永城郡主的話看向左庭軒,看到左庭軒和他那一干官差不禁一愣,快步上前,只見一行人身上竟都帶著傷,衣服上的血漬很是鮮艷:「怎麼真的受傷了,外面如今亂到這種程度了嗎?」

不等左庭軒開口,柳蓉便對著關了門的冬兒吩咐道:「冬兒,趕緊帶受傷的人去包紮傷口。府邸里應該還有些金瘡葯。」

冬兒點頭,便領著左庭軒的人去大堂包紮傷口。

永城郡主看到左庭軒一行人身上真的帶傷,才面上露出愧疚:「真的是我家管家請你出來找我的?」

「噗,我說什麼你就信啊,我可沒這閑工夫,你們果親王府的護衛,可是比我這衙門的官差厲害多了,我要是出來,這不是閑吃蘿蔔淡操心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蓉蓉1

左庭軒閑閑的開口,說著走到一旁的石桌上坐下。伸出受傷的右手,一副可憐的模樣看向柳蓉:「蓉兒,我也受傷了。趕緊給我也包紮下傷口吧。」

卻將一旁的永城郡主氣牙痒痒,立刻轉頭看向柳蓉:「你可千萬不要給他包紮傷口,讓他流血流死好了。」

柳蓉不禁笑起:「左大人在蓉府附近這是和誰交上手了,可是處理了一幫跟在郡主身後的叛軍?」

左庭軒面上微微露出驚訝:「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蓉府附近動的手,而不是別的地方?」

「你們身上的傷口明顯都是剛剛出的。衣服上的血都沒凝結,而又這麼緊跟在郡主身後,唯一的可能也就是在蓉府附近動的手了。」柳蓉看著左庭軒,等著左庭軒確認。

「小柳師爺真是越來越神了,什麼時候到順天府再給我做幾日師爺?那對懷疑媳婦偷情的案子可還沒有斷,就等著你出手了呢。」左庭軒笑眯眯的對著柳蓉開口。

永城郡主面上沒了剛才的生氣。柳蓉將一切看在眼「郡主,我覺得讓我不給左大人止血不靠譜,左大人這麼喜歡貧嘴。我看應該你親自動手,疼死左大人更好。」

永城郡主笑起:「這個主意好,我這便去找冬兒要金瘡葯去。」說著話,不等柳蓉同意,便向大堂走去。

看著永城郡主的背影。柳蓉撇撇嘴:「說句真話會死人啊,換種說法也不錯。何必這麼氣郡主。」

左庭軒靠在石桌上:「郡主這次是真的過分了,若是郡主被抓了,董護衛到時候調回來的軍隊就不一定幫誰了,太子這次恐怕就麻煩了,我們威北侯府如今可是將賭注都壓在太子身上了。」

「不過即便這樣,太子在皇宮也不好過。整個太子府被血洗,如何端坐得住,聽說若不是是宮太子,太子恐怕已經衝出皇宮,直接和三皇子對上了。」

見左庭軒竟然有皇宮裡的消息,柳蓉不禁詢問:「那七皇孫如何了?可安全?」

她可是受了對方很多幫助,真不希望聽到不好的消息。

左庭軒微微一愣,沒想到柳蓉會問及七皇孫,不過還是很快回答:「七皇孫是跟著太子進宮的,一直在宮內,如今可是太子唯一沒有事情的子嗣了。」

「倒是我路上有遇到劉老,看他帶著兩個學徒小心翼翼的在外面走動,說找其它的大夫,樣子看起來很是忙碌,還說是你交代的事情,你究竟想做什麼?」左庭軒看著柳蓉好奇的問道。

柳蓉沉默,好一會才開口:「我想替姚管家和姚氏報仇。」

左庭軒皺眉:「這和你做這些事情有什麼關係,再說傷害姚管家和姚氏的人不都已經死了嗎?」

「是。但是吩咐他們到蓉府抓我的人,卻還好好的活著。」柳蓉說著微微嘆一口氣:「我不過是想給自己找點自己能做的事情罷了,一想到姚管家他們的事情,我心底就難受,想做些什麼。」

「況且真叫三皇子登上皇位的話,恐怕也不會放過我,我可是殺了他派過來的人。到時候我又怎麼做到替姚管家夫婦照顧好林山。」

左庭軒皺眉:「那你打算怎麼做,事實上,你根本左右不了這次京城的動亂。」

柳蓉卻是笑起:「誰說不能左右,雖然不能直接有作用,但是如果整個京城的百姓都不願意三皇子登基,都暗的話,想來守衛的軍隊應該會輕鬆一些。」

左庭軒目瞪口呆:「你不會是想說,你讓劉老他們這麼出去走走,就能幫到守衛軍隊了吧?你這想的也太天真了,這會京都之衛調來軍隊,才會有起色,不然太子守衛的軍隊只會一步步後退,兵力決定了結果。」

「不過要等到董護衛調動的軍隊到京都,恐怕也要三日後,如今也只能努力拖延時間了。」左庭軒說到最後,卻是忍不住皺眉。

柳蓉卻是不介意左庭軒的不信任,只是微微一笑:「不然我們打個賭如何?我印象個條件。如果我輸了,這兩個條件就算了,如果你輸了,就再多答應我兩個條件如何?」

左庭軒仰頭看向柳蓉,滿臉疑惑:「你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竟然想打這種有輸無贏的賭,是不是愛上我了?」

「不過這麼打賭輸給我兩個條件,還不如你直接說這兩個條件不作數,這樣說不定我還會大發慈悲,勉強接收你,娶你做我府上的第十三任小妾。」

「滾1柳蓉翻白眼,左庭軒這樣的痞子官員,只能用幾個排比句來形容,欠抽,太欠抽,欠抽的叫人咬牙切齒。

「直接說,賭還是不賭。」柳蓉直接對著左庭軒問道。

「賭,為什麼不賭,必贏的事情,這個時候不去掉兩個條件更待何時?」左庭軒笑看著柳蓉說道:「不過你可別輸的太心疼就好。」

「你們賭什麼?也讓我參合一腳呀。」永城郡主端著金瘡葯和消毒了的棉布走出,聽到柳蓉和左庭軒的話,不禁開口。

柳蓉大致說了一下他們打賭的事情,永城郡主不禁擔心的看著柳蓉,不過最後還是很友情的支援了柳蓉,一枚上好的和田玉壓柳蓉贏,然後才給左庭軒處理傷口。

柳蓉卻是笑起,卻說不久之後,劉老帶著一群大夫在左庭軒和永城郡主目瞪口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