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五章:混亂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1-04 06:44  |  字數:3348字

柳蓉趕忙走到屋外,便見冬兒已經站在院子不安穩,一聽到動靜就起來了,只見她這會正緊張的看著大門,對著守夜的護衛詢問:「怎麼回事,是什麼人敲門,可能透過門縫看清楚?」

護衛聲音有些沉:「看不清楚人,但可以確定來人不少,最少有七個。」

冬兒見柳蓉出來,趕忙對著柳蓉詢問:「小姐,這可怎麼辦才好,不會是叛軍來了吧。」

「那領頭之人畢竟也是三皇子的人,萬一……」萬一知道她們弄死了那些人,會不會直接對她們出手。

冬兒心所措。

柳蓉皺眉:「不要胡思亂想,也不要亂說話。」

幾個人說話間,另一個休息的護衛也已經走出屋子,就連身子弱的林山也走了出來,這會聽到冬兒的話,面上瞬間布滿仇恨:「若真是來了,知道又如何,是他們殺我父母在前,就是報仇,也應該是我們報才是。」

大門一直不斷的響著,聲音很急促,隱約間能聽到有人在叫柳蓉兩個字。

「將門打開。」柳蓉快速的對著兩個護衛吩咐道。

冬兒心姐?」

「別胡思亂想了,叛軍不可能只有這麼點人,應該是有認識的人。」柳蓉對著幾個人說道,心底卻是有些擔心林山。

董護衛留下的兩個護衛在見柳蓉對付那領頭的雷厲風行後,便對柳蓉佩服的不行,只因為那一刀命太彪悍了,一直不敢和柳蓉說話,這會見柳蓉和他們說話,立馬滿臉笑容的對著柳蓉點頭應是。

在門旁的護衛快速的開口。一邊開門,一邊讓柳蓉幾人站得遠些,如果有什麼危險也好提前反應。

門一開,立馬衝進一個人,卻被護衛快速攔住:「柳蓉,快,同善堂的大夫被官兵刺傷了,我一看這癥狀就不是我能救的,沒辦法,只能讓夥計趕緊將人搬到你這裡來了。」

劉老說著不等柳蓉回應。也不管攔著他的護衛,便對著外面的人吩咐道:「快,趕緊將屈大夫抬進小柳大夫屋」

護衛趕忙看向柳蓉。柳蓉皺著眉,卻還是對著護衛開口:「是認識的人,放他們進來。」

劉老護著擔架,直接帶著移動擔架的學徒進屋,並且送到蓉府的客房點了燈,不等柳蓉開口,便對著柳蓉快速的說道:「你快看看,這樣的癥狀可還有救。」

劉老的話一出,跟著劉老來的人都看向柳蓉,等著柳蓉給結果。

這時柳蓉才注意到。除了抬擔架的人,還有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婦人,只見對方聽劉老說完。便對著柳蓉跪下:「小柳大夫,求求你,劉老說,這個世上只有您能救我相公了,如果您都救不了我相公。就沒人能救了,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相公。我們家就靠我相公生活了,若是他沒了,我和兩個孩子可怎麼活……」

婦人哭著懇求柳蓉。

婦人一哭,她身旁的兩個孩子也跟著哭起,一起對著柳蓉懇求。

柳蓉微微皺眉:「我要先檢查一下病人,才能確定狀況。」說著話,柳蓉看向林山:「病房需要絕對的安靜,林山,你先帶屈夫人和孩子去客廳休息。」

說著,柳蓉就著油燈走向病人,只見擔架上的人面無血色,腹部一直殷殷的向外流血。

「屈大夫身上這一刀被砍的太深了,我仔細檢查過,已經傷到腸子了,恐怕必須像你當初給張麟做的那個手術一樣,將腸子縫合回去才可以。」劉老見柳蓉檢查病人,站在一旁快速的對著柳蓉說道。

「這事情我明顯做不了,所以只能送到你這裡了。」說到最後才對柳蓉解釋會將病人送到這裡的原因,到現在都沒注意到蓉府的變化,也沒注意到蓉府少了一個姚管家,一心只在病人身上。

柳蓉皺眉檢查,趕忙吩咐冬兒去準備手術的東西,好在冬兒經歷過幾次,已經熟悉了,不需要柳蓉仔細吩咐。

「究竟是怎麼回事?同善堂的大夫怎麼會被砍傷?」柳蓉一邊替屈大夫檢查,一邊對著劉老詢問,確實有腸子被損傷,但是現在最關鍵的卻不是腸子被傷到的問題,因為腸子縫合一下,應該沒有問題。

現在的問題在於腸子附近的血管被割斷了,如果是小的血管還好說,直接結紮起來就是了,但稍微粗些的血管,這個必須要縫合才可以。

而現在又是凌晨,油燈的光根本就不夠亮,這樣的手術太難了。

「據說是叛軍有人受傷了,半夜敲屈大夫的門,非要屈大夫看病,但是外傷屈大夫本就不擅長,只能說治不了。」劉老說著嘆一口氣:「那叛軍不信,就對屈大夫動手了。」

柳蓉皺眉:「軍隊不應該有醫官才是嗎?」

「醫官本來就少,這次叛亂死了這麼多人,人手怎麼可能夠,沒有大夫,自然只能徵用普通的大夫了。」劉老對著柳蓉快速的解釋道:「若是往常,不能治,最多也就是爭執幾句,沒想到今日竟是動手了。」

柳蓉手微微一顫,三皇子的軍隊已經這般沒有紀律了嗎?

「聖上病了這麼久才走,三皇子的軍隊也不知道潛伏在京城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們的糧食還有多少,他們現在對待不給治病的大夫就這樣,萬一需要糧食活命……」一旁抬著擔架進來的學徒不禁擔心的開口。

「不要瞎說,太子的軍隊肯定很快就會到,到時候制止了叛亂就好了。」另一個學徒趕忙開口。

「可是這都已經一天一夜了,京城除了亂,就是亂,而皇宮似乎只有防守的能力,如今被三皇子的軍隊圍著進宮,完全不見有救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