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三章:心酸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而事實上,這一切,柳蓉都是仔細推敲后才做的。按照反應神經的作用,不重要的地方一個些微的疼痛,人可以忍住,這個時候逃跑,只要領頭之人快速伸手,或者快速揮刀,再伸手,都可以控制她。 這樣的情...

柳蓉深吸一口氣,最先向外走去,一旁的冬兒趕忙跟著柳蓉。。

「錚1

突然一聲鐵器相撞的聲音響起。

柳蓉瞬間抬眼,便見領頭之人的刀竟被一隻箭射開,趕忙抬頭看向領頭之人看的方向。

「董護衛?」只見她之前躲的地方,走出兩個人,除了冬兒,另外一個人竟是許久不見的董護衛。

而在他們站的位置的屋頂上面,不知什麼時候,竟站了一排的弓箭手。

就在這個時候,冬兒看著柳蓉驚呼,柳蓉只覺手腕一緊,便被拽了過去,再抬眼的時候,一把刀已經駕到她的脖子上。

卻是領頭之人在這片刻時間反應過來,快速控制柳蓉。

而他身後的官兵也多圍了上來。

直到做好這一切,領頭之人才笑起:「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柳三小姐,既然董護衛已經出現了,還不快叫對方將兵符交出來1領頭之人說著,將刀一緊。

柳蓉只覺得脖子一涼,冰涼的刀鋒已經碰觸到她脖子間的肌膚。

領頭之人的話讓董護衛目露訝異,隨即便被擔心取代。

柳蓉卻是沒有開口,只是將手微微伸進衣服里,自從到了古代當外科大夫,她便有個好習慣,治病救人的必備品隨身攜帶。

只是動作之間,心,撲通撲通的跳著,竟是比自己第一次主刀給病人動手術還要緊張。

領頭之人見柳蓉沒有說話,忍不住將刀靠近柳蓉的脖子一些,一絲猩紅從柳蓉脖子間沁出。

「慢著1董護衛快速開口。。

冬兒看著柳蓉脖子間的猩紅,緊張的滿眼淚水,忍不住看向董護衛:「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1

領頭之人見董護衛緊張,其他書友正在看:。不禁笑起:「只要你將兵符交給我,我就不繼續對柳三姑娘動手,若不然,我就讓她血濺三尺。」

柳蓉微微急的呼吸著,摸到了,只是手之前在摔茶杯的時候,弄傷了,這個時候碰觸手術刀,都只覺得無比疼痛。

卻還是緩緩的拽出,若不是一個經常整理手術包的人。絕不可能在這樣盲拿的情況下,一下子找出手術刀的位置,即便是劉老。也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柳蓉抬頭對著董護衛眨眼,董護衛眉頭微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卻配合著領頭之人的話說下去:「我可以將兵符給你,但是你要放了柳三小姐。」

「你沒有談條件的資格。現在柳三小姐在我手裡,你若是不將兵符交給我,我現在就將刀劃下。」領頭之人說著又故意緊了一下刀。

「別。」董護衛趕忙介面:「我交給你,我交。」

董護衛說話之間,看著領頭之人詢問:「只是你要我怎麼交給你呢?」

「將兵符直接拋過來。」領頭之人興奮的看著董護衛說道。

董護衛不禁看向柳蓉,柳蓉對著董護衛兩隻眼睛一起眨了一下。示意董護衛同意。

董護衛皺眉,卻還是對著領頭之人點頭同意,隨即伸手放入胸口取兵符。

領頭之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董護衛伸手。手上的刀也不禁微微鬆開。

電光火石之間。。

柳蓉眼睛微微一眯,拿著手術刀,對著領頭之人的腰快速捅下拔出,領頭之人吃痛,微微鬆開柳蓉。

冬兒不禁呼出一口氣。小姐只要逃走就不會有事了。

董護衛也隨時準備著下令放箭,只要柳蓉離那領頭之人遠一些。就可以放箭了。

而屋頂那些弓箭手也做好了準備。

只是下一刻,他們的表情都凝固了。

只見柳蓉根本沒有立刻逃跑,反倒是快速轉身。

冬兒緊張的咬著下唇,看著柳蓉,小姐,你究竟這是要做什麼,趕緊跑啊,這樣轉身根本沒辦法逃跑,若是讓他們再抓住,可就完了!

董護衛也忍不住不贊同的皺眉,放箭的命令只能含在嘴中。

柳蓉卻不知道別人的想法,她現在沒有時間思考,只能快速的動作,只見她手肘微微向後,直接快速的對著領頭之人的重要部位捅下。

領頭之人瞬間身子一弓,就連手中的刀都拿不住,快速落到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音。

快速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而事實上,這一切,柳蓉都是仔細推敲后才做的。按照反應神經的作用,不重要的地方一個些微的疼痛,人可以忍住,這個時候逃跑,只要領頭之人快速伸手,或者快速揮刀,再伸手,都可以控制她。

這樣的情況下失敗,她只會更倒霉,一是領頭之人有了防備,再想出其不意絕無可能,二就是她很有可能受重傷。

只看很多現實的例子就能知道,多少第一反應逃跑的人,結局悲劇了的。

而這樣不逃反進,反倒不會有人猜到,就是反應過來,一個人對著自己的方向用力,又能使出多少力氣?

卻說領頭之人身後的官兵看著領頭之人突然弓起身子,全都愣住,完全反應不過來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好看:。

而營救柳蓉,站在屋頂的人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雙腿夾緊,心底只有一個念頭,這柳三小姐絕對不能得罪,絕對不能得罪,這一刀下去,是誰恐怕都得廢了。

董護衛更是目瞪口呆的望著柳蓉,這……這小柳大夫也太彪悍了吧!

所有人都忘了自己這個時候該做的事情。

只有冬兒沒有任何想法,快步上前,想要走近柳蓉,其實是她根本不懂柳蓉做的這些,對這個時代,對著些男子來說是多大的震撼。

柳蓉才不管這些人的想法,一把推開領頭,拉起旁邊都沒在這一系列變化中反應過來的林山往回跑。

跑了幾步,見屋頂的人沒放箭掩護她們,眉頭不禁皺起,怒聲開口:「你們站在屋頂就是看戲嗎?連放箭都不會了嗎?」

屋頂本應該聽董護衛命令的兵士,下意識的就遵了柳蓉的命令,快速的向柳蓉身後放箭。

說著似乎很慢,可事實上這一切都在電閃雷鳴之間。

柳蓉跑到董護衛附近,才轉身,看著那些被劍射的抱頭亂串,還有那弓著身子已經被射成刺蝟的領頭之人,她沒有一絲欣喜,只覺得想哭。

而她身旁的林山已經先柳蓉一步大聲哭出,繼而是冬兒哭起,一個哭的是父母離世,一個哭的是劫難重生。

柳蓉忍住心底的悲哀,安撫的輕輕的拍了拍兩人,才轉身看向董護衛:「你是來這裡取將軍私印的吧?」

董護衛在聽到兵符之時,便猜測到柳蓉應該知道了一些事情,不禁低頭點頭。

柳蓉鼻子酸起,深吸一口氣,伸手從脖子上取出一個掛件,遞給董護衛,只見這掛件正面寫著上官煜,背後面寫著私櫻

原來自始至終,那領頭之人要的兵符一直就掛在柳蓉的脖子上,他曾經離這兵符這般近過。

柳蓉微微顫抖,忍著眼底的濕意:「快將這東西拿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們了。」

董護衛接過兵符,這一刻竟覺得萬鈞之重。

柳蓉說著話,喚了林山和冬兒向著姚管家夫婦的屍體走去。

昨日,蓉府還歡聲笑語,姚管家還一旁說著蓉府越來越好了,說姚氏紅棗糕做的越來越好了。

如今,說話的人,做她**吃的紅棗糕的人卻不在了。

柳蓉對著姚管家夫婦跪下,林山痛哭著撥弄姚管家夫婦身上被這些官兵波及的散箭,冬兒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

天,烏沉沉的,分外的重。

董護衛看著手不禁握緊,好一會,才咬牙離開,他,還有他的使命。

只有平了這一場亂,才能少些枉死之人。

PS:

補昨天的更新,還欠昨天一章更新,我盡量努力補上。

順便謝謝千羽關心,小安糊裡糊塗的,也不知道怎麼就給刮下那麼一層,等發現的時候,食指就被颳了拉長一片皮下來,疼起來才發現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